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青竹桃花少年行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22章 文 / 黃藍

    雲煙不再理會她們,轉身對紅馨道:「我猜你是死也不願說出你背後的主人是誰了?」

    紅馨木然道:「不錯。」

    雲煙緩緩抬起右手,對她道:「我這掌有個名堂,叫『痛徹心扉』,中掌之人無論被拍到那裡,痛的只會是心臟。那種痛也有個名堂,它不會讓你一直痛的要死要活,而是發作一陣消停一陣。消停之時,特殊的掌力會稍稍修復痛極的心臟,那時你會覺得舒服異常,相對的,再痛的時候你會覺得更加難以忍耐。如此循環往復,若是我用十成功力,你定要痛上個七日七夜,最後心臟再也承受不住,爆裂而死。我問你最後一遍,你背後的主子是誰?你老實回答我便給你個痛快,不然我便讓你『痛徹心扉』。」

    紅馨微微發抖,苦笑道:「我若不說你便讓我『痛徹心扉』,我若說了他便讓我『傷心斷腸』,說與不說結果都是一樣。」她忽然轉頭對長樂道:「起初我是為了保住性命,可是後來……呵呵……後來……」她聲音越來越低,雲煙一把扣住她的脈門,輕道:「服毒?」長樂奔了過去,跪在她身側道:「你為什麼護著他?他逼你做那樣的事情,你為何……」紅馨聲音越來越弱,她神色淒迷道:「後來……後來……我的……心沒了,心……心都不在了……做什麼……都無所謂了,小……小姑娘……別把心……丟……丟在壞男人身上,那時就……就真的……再沒選擇啦……」她看著長樂迷惑的眼神,淡笑道:「這個道理……你就真是不……不懂了吧……」她那一笑真是淒美之極,可是說完全身一軟,倒在冰冷的地板上,再無聲息。雲煙輕道:「她死了。哎,我不該逼她,原來她也是個可憐的女子。」長樂黯然道:「殺人償命,她這番也算罪有應得。紅馨再可憐也不能不為自己犯下的罪行負出代價。」

    歐陽雲將長樂拉起來,歎息道:「可惜我們沒法從她嘴裡探出她主子是誰。人說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這位姑娘雖然犯下罪孽,可也算得一個癡情之人,雖然她癡情的對象……哎……」蓮生握住歐陽雲的手,輕道:「可憐她一腔真情所托非人。」

    雲煙起身走到司徒寒沙面前道:「我有兩件事情交代你辦,你若辦好了,我便饒你性命。」司徒寒沙瞪大了眼,不敢相信道:「臨大小姐不追究我在臨翠被害一事上的責任了?」雲煙冷道:「你只不過是個被人愚弄的笨蛋,我已知曉你是被人有預謀的利用,而且你雙腕已斷,也算受了教訓,我還殺你做甚?難道我雲煙在你心中是仗著一身武功濫殺無辜的蠻橫女子麼?」司徒寒沙就算吃了豹子膽也不敢說「是」,連忙道:「臨大小姐有什麼事情儘管吩咐,在下一定辦的妥妥帖帖。」雲煙道:「第一,你好好安葬了紅馨,她雖然利用了你,卻也是身不由己。我看她可憐的緊,你安葬她時碑上只刻上她的名字即可,她既不是真心下嫁於你,我便不准你在她的碑上打上你司徒家的記號。你聽明白了?」

    司徒寒沙心想:臨翠曾說臨氏女子對待女子特別寬容,看來她所言非虛。紅馨雖然聽命於人,可是毒卻是她親手下的,即使如此臨大小姐還願好好安葬她,還為她設想周到。我雖是被人陷害利用,卻被她整治的苦不堪言。這男子與女子的待遇在臨氏女子手中真是大大不同!

    雲煙見他傻愣愣的站在那裡,喝道:「我的要求你可聽清楚了?」司徒寒沙急忙點頭道:「聽清楚了,在下一定按照你的吩咐好好安葬紅馨。」雲煙道:「嗯,這種不用腦袋的事情自然難不倒你。第二件事情你就得好生想辦法給我辦好嘍。」司徒寒沙道:「大小姐請講。」雲煙道:「我要你回金錢幫之後仔細查探,兩個月之內告訴我紅馨潛伏在幫中到底所為何事。」長樂插口道:「司徒前輩請先往帳目上看看,『金錢幫』既然叫『金錢幫』那可讓人覬覦的也不外乎金錢而已。」司徒寒沙感激的看向她道:「多謝小姑娘提點。」他對長樂的感激真是如滔滔江水,若不是她,自己早就被雲煙一掌劈死了,現在又得她提點追查的關鍵,司徒寒沙差點要對她磕頭致謝了。

    雲煙對他道:「你的事情算完了。現在來說說你那寶貝兒子。」

    司徒寒沙頓時心中一凜。

    雲煙掃他一眼,走到瑟瑟發抖的司徒匯面前,沉吟許久,自言自語道:「紅馨啊紅馨,你知道我有多想殺他麼?可你卻給我出了這麼個難題……咦?司徒匯,你裝死麼?快給我起來!」她聲音雖低,跪在地上的司徒匯卻聽得清清楚楚,只聽得雲煙那句「你知道我有多麼想殺他麼」他便嚇的昏了過去,後面幾句卻沒聽到。雲煙抬腳踹他,喝道:「司徒匯,你若再裝死,我這就一掌劈了你。()」

    司徒寒沙大驚,顧不得雙腕巨痛,奔到司徒匯身邊,細細查看後,對雲煙道:「臨大小姐息怒,犬子沒用到極點,怕是聽到你要處置他便嚇的昏了過去。求大小姐從輕發落,為我司徒家留下這點血脈。司徒寒沙回去之後馬上休了那些小妾,此生再不續絃,為臨翠……這個……這個……」

    雲煙輕輕一笑,司徒寒沙最後幾句話可算深得她心,她怒氣漸息,說道:「我可沒有逼你為臨翠守節,可是你那些小妾忒的可惡,趕出家門也是好的。既然你以後再不娶妻納妾,那司徒匯便是你唯一血脈,嗯,我這便饒他一命。」

    司徒寒沙長舒了一口氣,道:「多謝大小姐不殺之恩,我一定好好教訓匯兒。」

    雲煙輕道:「嗯,我也有些累了,今日之事到此為止。你這便廢了他的武功吧。」司徒寒沙心中一跳,對雲煙道:「大小姐不是說饒了他麼?這……這……怎麼……?」雲煙不耐煩道:「我已經是法外開恩,他今日對我言語輕薄,意圖不軌,若是按我平日裡的手段,他早已是屍體一具。我答應你饒他性命,可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難道我還容得他留下一身武功以後好欺負其他弱質女子麼?」司徒寒沙心知再求情也沒用,若是惹惱了臨大小姐說不定連兒子的命也保不住了,他頹然苦笑道:「在下雙腕已折,這事恐怕還是得勞煩臨大小姐親自動手。」雲煙看他一眼,走到司徒匯面前,輕輕在他胸口拍了一掌,出手如電以「大撫血手」點他週身各大散功要穴,只聽他全身骨節「啪啪」作響,那苦練幾十年的功夫便被廢了去。雲煙站起來對司徒寒沙道:「我用的手法特殊,他這般散功對身體影響已降至最小。我看在你還有用的份上對他格外開恩。你好好辦好我交代你的兩件事情,我便再不找你麻煩,否則再落在我手裡可不會像今日如此輕鬆了。」

    司徒寒沙點點頭,逕直走向那幾個嚇的花容失色的小妾面前,沉聲道:「你們待會兒回到幫中,每人到帳房陳師爺那裡支取三百兩銀子。從此之後你們不再是我司徒寒沙的妾室,以後無論想獨身還是想再嫁人都與我司徒家無關,你們拿了銀子便遠遠離開這裡吧。」

    此話一出那幾個小妾有的面露喜色,有的卻是眼見就要開始哭鬧。雲煙冷哼了一聲,幾個小妾頓時全身一顫。司徒寒沙只想快些送走雲煙那個煞星,以免夜長夢多,他對那群黃衣弟子中離自己最近的一個道:「人傑,你和師弟們把她們帶回幫中,在我回幫之前好好打發安排了。紅馨的屍體也帶回去,等我回來再好好安葬。」

    那些弟子也巴不得快快離開這是非之地,抱起紅馨的屍體,拉了那幾個小妾便匆匆回幫去了。那名叫人傑的卻留了下來,想必是擔心司徒父子受傷之後行動不便。司徒寒沙見他對自己依然恭敬如初,點頭道:「你是個好的。」

    雲煙見他爽快利落的處理了那些小妾,心中略感快慰,道:「嗯,你這事辦的不錯。這就帶上你的寶貝兒子回去吧,記住答應過我的事情。」司徒寒沙道:「在下一定徹查金錢幫上下,保證在兩個月內給臨大小姐滿意的交代。」雲煙道:「嗯,我知道了。你們走吧,我再不想看到司徒匯,你要好生管教他才好。」

    司徒寒沙三人走後,廳中緊繃的氣氛終於漸漸散去。長樂毫不客氣的拿起司徒匯桌上動也沒動過糕點大吃特吃起來,她直到現在還沒吃飯,餓的快要昏了過去。她邊吃邊向西兒招手,西兒微笑著走了過去,還不忘為她端茶遞水,生怕她胡吃海吃噎著了。長樂喝了一口茶道:「你也餓了吧,怎麼不吃?大家一起吃啊,這幾碟點心可是算在我的帳上呢。」西兒笑道:「是啊,長樂第一次花錢請人吃糕點,可是人家司徒公子一個也沒吃,浪費啊浪費。」長樂聽他揶揄自己,笑道:「司徒公子不賞臉有什麼要緊,只要我們雲小公子高抬貴嘴,陪我吃上幾個我便心滿意足。」西兒點頭道:「不錯不錯,有我云『大』公子賞臉即可。」他不喜歡長樂把自己當小孩看,硬是強調了那個「大」字。長樂看了看他,嘻嘻笑道:「云『小』公子果然人小胃口也小,嘖嘖,這麼好吃的糕點也只吃了一點點兒。哎,胃口還比不得我這個小姑娘。」西兒心中一暖,笑道:「我不愛吃甜食,你喜歡就多吃點,不用想法兒逗我吃。」長樂微微一笑,心道:你還真是聰明的很哪!

    歐陽雲見長樂吃得全沒形象,微微搖頭,對蓮生道:「你去管管她吧,真沒個女孩家的樣兒。」

    蓮生微微一笑,對歐陽雲道:「她餓了好半天,我這做娘的可捨不得打擾她的興致,能吃是好事啊。」歐陽雲心道:能吃是好事,可是像那樣個吃法,以後大了還有人敢招惹咱們女兒麼?

    雲煙看著亂沒形象的長樂,對他們笑道:「長樂真是個特別招人喜歡的孩子,我第一次見西兒這麼喜歡一個人。連我這個做姑姑的都沒被他那樣照顧過呢。」蓮生一聽雲煙誇讚長樂,很是歡喜,得意的看了一眼歐陽雲,對雲煙禮尚往來道:「西兒小小年紀便武功不凡,而且那麼照顧我們長樂,我心裡對他很是喜歡。也只有姐姐才能□出這麼個出色的孩子。」

    雲煙有些黯然道:「我大哥大嫂死的早,西兒從小就沒有爹爹娘親,我這做姑姑的若是不對他好,那又怎麼對的起我死去的大哥大嫂呢?」

    蓮生一聽西兒從小無父無母,心中對他更是憐惜,暗道:我定要想辦法讓雲哥答應讓長樂陪這孩子一路上天慕山去。哎,難怪他當時聽了長樂答應和他們一起上天慕山就那般開心,小孩子沒人陪總會覺得孤單寂寞。可憐他從小便沒爹沒娘!她對歐陽雲把一天之內發生的事情細細說了,最後道:「雲哥,我已答應讓長樂和雲煙姐姐一起上天慕山去,這會兒想聽聽你的意見。」歐陽雲見蓮生一臉堅定,心想:人家幫我教訓了調戲你的登徒子,又好意要帶長樂上山見識,而且你如今早已下定決心,我若是不答應,你們大大小小幾個都要恨死我了,我還有得選麼?他輕笑道:「娘子既然已經批准,為夫的除了支持還是支持。」轉向雲煙道:「長樂雖然聰明,卻久居深山、不通俗務,這一路走來,我一直對她嚴加管束,生怕她無意中惹出禍來。所以在下有個不情之請,希望姑娘同意我與蓮生一路跟隨照看。孩子出門在外,我們做父母的總是不放心,想來姑娘能夠理解我們為人父母的良苦用心。」

    雲煙點頭笑道:「公子想法周到,雲煙深以為然。我這一路上匆匆而行,只有西兒相伴,也甚是寂寞。若是有公子一家一路相伴定會有趣很多。」

    歐陽雲朗聲一笑道:「能與姑娘這絕頂高手一起上路,我一家真是榮幸之至。」

    雲煙見他軒朗瀟灑,落落大方,這樣的風姿真是生平僅見,遂也笑道:「看來不光西兒要為公子的安排歡呼喝彩,雲煙對日後的行程也充滿期待。」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