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青竹桃花少年行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21章 文 / 黃藍

    眾人只見一名身著青衣的軒昂男子,輕袍緩帶從門口緩緩走了過來,他目光冷淡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紅馨,淡淡道:「姑娘以為憑你那招半生不熟的『摧心雙印』便能傷得了我的女兒麼?」說完再不看她一眼,眼神溫柔無奈,對蓮生埋怨道:「真是慈母多敗兒,我才出去半天,剛回來就見她惹麻煩了。」長樂一聽不幹了,反駁道:「今天可不是我惹麻煩,全是麻煩自己來找我的。爹爹可別錯怪了好人。」那青衣男子眉頭微皺,卻目光溫柔,眼中帶笑,不是歐陽雲還能是誰?他微微一笑,不和長樂計較,轉身向雲煙一拱手,溫文有禮道:「在下雲笙,剛才多謝姑娘出手攔下那名對我女兒動粗的女子。」

    雲煙只覺這名男子氣質之高雅,風度之瀟灑真是自己生平僅見,見他目光溫潤清澈,更是對他好感倍增,微笑道:「小女子雲煙,今日和尊夫人,還有長樂小丫頭一見如故,剛才只是舉手之勞,雲公子不必謝我。何況雲公子也說了那女子本就傷不了長樂,我還擔心長樂怪我搶了她表現的機會呢。」

    長樂一聽,嘻嘻一笑道:「既然咱們都是雲氏一家,姑姑出手便如長樂出手,長樂決無半點怨言。」歐陽雲在江湖上一直用雲笙這個名字,今日遇到雲煙真算得一個奇妙的巧合了。

    紅馨忽然冷笑道:「我怎麼不知道歐陽世家的歐陽雲改名叫雲笙了?」

    此話一出,廳中眾人表情各自不同。

    盧鶴、胡慶和程三淺面露驚奇神色,暗道:有歐陽世家那麼大的名頭不用,這位自稱「雲笙」的公子為何要隱藏身份呢?

    雲煙仔細打量歐陽雲一家,心想:難怪一家都是人中龍鳳,原來是歐陽世家的公子小姐。我三年前大敗歐陽憶,不知這算不算不打不相識呢?

    西兒想得比較簡單:原來她叫歐陽長樂啊。

    歐陽雲三人心中震驚,這女子到底是何人?為什麼一眼就認出化名雲笙的歐陽雲?仔細一想,她罵長樂「小雜種」雖然可惡,卻也別有深意。

    紅馨對歐陽雲道:「『雲公子』,小女子今日想和公子做個交易。」歐陽雲沉默片刻,正要說話,長樂突然厲聲喝問道:「紅馨,你今日善做主張,難道就不怕打亂你主子的整盤計劃受到處罰麼?」紅馨猛然轉頭,震驚的瞪向長樂,顫聲道:「你……你……到底是誰?你怎麼知道……知道……?」也不知她想問你怎麼知道我還有個主子,還是你怎麼知道主子會因今日之事嚴懲於我?

    長樂見紅馨被自己唬住,心中也是一震。金錢幫之事表面上看似小妾掙風吃醋,最壞不過丈夫謀殺妻子,可是仔細一想,真是竇疑叢生:為何紅馨年輕貌美卻願委身於司徒寒沙那樣的老男人做他第七房小妾?為何她一口咬定司徒寒沙唆使她下毒害人,而且故意提起臨翠死狀激怒雲煙?為何她一個深閨女子竟一眼便認出罕至江湖的歐陽雲,而且語帶玄機,似乎對他們一家十分瞭解?身體裡「艾少六」的部分慢慢復甦,憑著前世多年的辦案經驗,她隱隱覺得這並不是一個單純的家庭內部刑事案件,紅馨身後應該有一個嚴密的犯罪組織在支持著她。再想深一層,能毒倒臨翠的毒藥定然不是一個普通的妾室能隨便找到的。諸多疑惑匯聚在心中,她在紅馨以為歐陽雲必會為保歐陽一家秘密乖乖就範的當口上,出其不意一聲喝問,果然帶來奇妙的效果。一看紅馨的表情她便知自己心中猜測十有□是正確的,紅馨的一番作為果然是蓄謀已久。可是她背後的主子到底是誰?這一切事件的目的又是什麼呢?長樂心中一歎:真是輕鬆的日子過得太久,腦子沒以前好使了,不然怎會直到現在才看出那麼一點端疑來?

    歐陽雲再次為女兒的絕頂聰明暗暗喝彩,他是何等人物,一見紅馨表情心中馬上有了計較,微微一笑道:「在下這幾年身處山中,靜坐沉思,慢慢悟出一個道理來,那就是『人生在世,有得必有失』。姑娘今日若是心中不忿,只管想說什麼便說什麼。從你出手欲傷我孩兒開始,我們之間就再沒有什麼條件可談。我們一家三口出山之前便早有覺悟,像姑娘這樣的人早晚會站在我們面前,其差別也只是『威脅利用』與『鄙視欲誅』而已。哎,姑娘身後之人如此精心計劃,若是知道姑娘輕易便代他洩了底牌,想必心情會變的非常不愉快,在下勸姑娘做出決定之前一定要多加思量才好。」他這番話無所謂中帶了點威脅,威脅中又帶了點半真半假的勸解,激得紅馨怒視著他和長樂道:「歐陽雲不愧是歐陽雲,你們兩隻大小狐狸不就是看準了我不能違抗主人命令善做主張麼?哼,我紅馨今日雖然逃不過此劫,你歐陽一家遲些日子卻也要來地府與我作伴。身敗名裂的滋味一定好受的很,哈哈哈……」

    長樂見她笑的怨毒又猖狂,忍不住道:「紅馨姑娘,你又何必故技重施激我爹爹殺你呢?雖然雲煙姑姑不會輕饒了你,但我見你懼於你家主人雷霆手段,竟放棄我爹爹這根救命稻草,可見你背後之人必定手段殘忍之極,否則你怎會寧願死在這裡也不願做出背叛他們的事情。你這樣一個美貌女子為何竟願為那些凶殘之人賣命呢?」

    紅馨細細打量她,歎道:「你不過六七歲年紀,怎會聰明至斯?」她眸中似乎首次顯現真實情緒,幽幽道:「我今日是逃不了啦。這世上有的人一出生便什麼都有,身邊眾人百般疼愛、萬般嬌寵,有的人一出生卻是受盡苦難,即便活了下來也要任人擺佈、身不由己。你雖然聰明無比,可是這番道理卻也是懂不得的。有哪個女子願意嫁給比自己父親還大的男人?有哪個女子願意下毒殺害和自己無冤無仇的人?呵呵,紅馨只是沒得選擇而已。」

    長樂心情沉重,目光穿過紅馨放到了不知名的地方,輕道:「我懂的,我懂的。我們的出身是無法選擇的事情,就像你說的,有的人一出生便受盡寵愛,過得幸福無憂,順風順水;有的人一出生卻是注定要經歷各種苦難,說不定還不得善終。可是,無論出身怎樣,命運怎樣,那都不是傷害他人的借口。你有選擇的,這世上並不是只有你一人身世淒苦,受盡苦難,也不是只有你一人身不由己,受人威脅,路是自己選的,你屈服了,認命了,不逃了,化作那為虎傷人的倀鬼,又能冤得誰呢?怪只怪你早已為了活著捨去了自己的良心,你可以選的,這世上有種命運叫『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只是大多數人,如你,不願選它罷了。」而選它的人,如我,真的是為玉而碎了……

    廳中各人心中大震,他們沉默卻又驚異的看著長樂,她臉上的神情,她說話的語氣,還有話中的那股無奈、愴然、悲涼、決絕,真是讓人難以相信那是一個小童說出來的。歐陽雲將她攔在懷裡,輕輕拍打她的背心,目光略帶沉痛,在她耳邊低聲道:「想起『以前』的事情了?」長樂默然不答。蓮生過來,輕撫她的頭道:「娘親曾說過定要讓你過的開開心心,快快樂樂,你怎麼又回想起以前的事情了?我們不是說過要忘記過去,重新開始嗎?長樂,你說說話啊,別……別讓為娘的擔心……」說到最後哽咽起來。雲煙和西兒好像重新認識了長樂一樣,他們細細體會著那段略帶蒼涼的話語,驚奇讚歎的看著長樂。西兒憐惜的看著似乎沉浸在巨大痛苦中的長樂,他不知道為什麼她年紀那麼小卻懂的那麼多,他只知道自己此時心中所想正如蓮生一樣,他默默發誓:我定要讓長樂一生開心快活!

    其他幾人心中一直迴盪著那句「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只覺得若是有人真能做到這句所說,那樣的氣度真真是英勇決裂、蕩氣迴腸!復又心中一歎:那小姑娘說的對,這世上大多數人,如在座的自己,不願也不敢選那條不歸路啊。

    紅馨頹然坐在地上,喃喃道:「是我不選罷了,是我不選罷了……」

    忽然客棧門口一陣騷動,女子哭鬧之聲漸漸傳了進來。只見奉命捉人的黃衣弟子或拖或提,將六名姿色各異的女子帶了進來。他們將眾女往廳中一推,便靜靜的站在大廳四周,等待雲煙下達對他們的特赦令。那些女子本來有的小聲哭泣,有的大吵大鬧,可是一進大廳便被這裡凝重的氣氛鎮住,乖乖的站在原地。

    雲煙冷眼打量她們,其實此時她怒氣已消,不想遷怒她們,可是想到臨翠在金錢幫中受到的委屈,又覺得若是饒了這幾名小妾心中真是不舒服之極。她對那幾個小妾道:「你們老實站在那裡別惹我生氣,處理完這邊的事情,我再來理會你們。」那幾名小妾不知她的厲害,其中一個剛才大吵大鬧的綠衣女子質問道:「這位妹妹是老爺新收的小妾麼?你也太過霸道了吧,竟叫我們幾個先進門的大老遠跑來見你。到了這裡也不給口茶喝,真是一點規矩也不懂。」廳中眾人已經開始為她默哀,司徒寒沙簡直想跳過來把她掐死。雲湮沒有讓他失望,身影一飄,雙掌翻飛,只聽「辟啪辟啪」十幾聲,那女子頓時被她左右開弓扇了十七八掌。其他幾個女子頓時嚇的花容失色,老實至極的站在原地,再不敢小瞧這位美貌的白衣女子。雲煙回到桌旁,冷冽的眼光掃向那幾個小妾,對那個被她打的頭昏眼花,雙頰紅腫,嘴角帶血的綠衣小妾道:「看在你是女子的分上,我對你從輕處罰。可是我若再從你嘴裡聽到半句不乾不淨的話,那個被我捏碎了下巴的男子就是你的榜樣。」那幾個小妾雖然沒看到她提到的那名男子,可是「捏碎下巴」這幾個字還是懂的。她們看向雲煙的目光就像見到可怕之極的怪物,再也不敢有半分放肆。那綠衣小妾本是痛的眼淚直流,聽雲煙這麼一說,她居然嚇的暈了過去,「咚」的一聲倒在了地上。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