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青竹桃花少年行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19章 文 / 黃藍

    西兒輕袍緩帶,緩緩走入大廳中央。()司徒寒沙問道:「臨公子用什麼兵器?」

    西兒搖頭道:「我叫雲西辭,今日只用一雙肉掌。小子學藝未精,請司徒前輩手下留情。」

    司徒寒沙本以為雲煙□的少年必是和她一般傲氣,哪知這少年謙遜有禮,心中對他頓生好感。他對西兒一抬手道:「雲公子過謙了,請。」

    西兒也對他一抬手道:「司徒前輩請了。」他話一說完便揉身而上,雙掌翻飛,一手拍向司徒寒沙面門,一手拍向他小腹。司徒寒沙雙手成爪衝他雙腕捉去,這招正是司徒匯抓蓮生那招,可是這下由司徒寒沙使來,無論速度還是出手的角度都不是司徒匯那招比得的。西兒雙掌急收,避開他那一抓,化掌為指,一招「雙龍奪珠」直取司徒寒沙雙目,這下又狠又快,司徒寒沙連忙抬手一格,臉向後一仰,避了開去。哪知西兒這招卻是虛招,待司徒寒沙向後一仰,手臂格擋之時,手指猛然向他胸前各處要穴點去,「大撫穴手」終於使出來了。司徒寒沙畢竟比西兒多活的幾十年不是白活的。他輕輕一轉,向右一越,險險避開了西兒這招。可是「大撫穴手」動作奇快,他還是被西兒點中的幾處穴道,內力稍有一滯。

    西兒想起姑姑和長樂評點「大撫穴手」時曾說,若是對敵兩人功力相若,那麼想用「大撫穴手」制服對手真是千難萬難,剛剛自己出手已是極快,可是畢竟功力不足,速度不夠,那司徒寒沙還是避了開去。他心思急轉,既然自己用「大撫穴手」制不了他,那只好用其他招數了。他忽又變指為掌,一套「飄雲掌法」使得輕靈飄逸,隱有名家風範。這套掌法是他們雲家的家傳掌法,講究的是舉重若輕,沾身即離,身法飄逸,出掌輕靈,不帶殺氣。眾人只見掌影翻飛,西兒在司徒寒沙四周遊走,只要一有機會便輕飄飄一掌拍將過去。司徒寒沙開始只覺這套掌法輕靈有餘剛猛不足,既是沾身即離,西兒小小年紀又有多少功力能舉重若輕,讓掌力穿入體內?可是中了幾掌之後,他心中叫苦,只覺得西兒小小年紀怎會內力練的這樣深厚,那幾掌拍得自己真是痛入骨髓。()其實那幾掌若是由雲煙拍出,他已經是骨頭斷裂,也不必再痛入骨髓了。他不敢大意,變爪為掌,護住全身上下,生怕再被打中。西兒見他全用守式,自己若要取勝真是大大不易,他想起姑姑說的誘敵之計,出手便越來越快,越來越急。司徒寒沙在他快速的進攻中又被拍了幾掌,可是那幾下卻不是很痛。他一思量,心想:這孩子極欲取勝,速度越來越快,內力不濟,卻是越使越弱了。他忽然露出胸前空門,心想拼了受你一掌我便扭了你的雙腕。只見西兒果然中計,一招「風吹排雲」推了過來,司徒寒沙正要抓他雙腕,哪知西兒忽然變掌為爪,雙手一翻,反而抓向自己雙腕,他心中大駭,閃避不及,只覺自己手腕巨痛,只聽「咯咯」兩聲,雙腕齊斷。他慘叫一聲,向後退了幾步,雙眼暴突,直直看著自己手腕。冷汗從他額上緩緩流了下來。

    西兒眉頭微皺,其實他也不想扭斷他的手腕,可是若是他比司徒寒沙慢上半拍,那個被扭斷手腕的人可就是自己了。他畢竟對敵經驗太少,剛才完全可以扣住司徒寒沙脈門,再發一股內力衝進他的經脈,讓他受點內傷,不能再出手傷他便是。

    兩人鬥了近百招,若不是司徒寒沙一直採取守勢,西兒也不用打到這時才拿下他來。雲煙對司徒寒沙道:「你輸了!」司徒寒沙雙眼充滿血絲,他絕望的看著雲煙道:「當年是我對不起臨翠,與匯兒無關,求臨大小姐看在翠兒面上,讓我司徒寒沙留下那一點香火。我雙腕已斷,從此已是廢人,大小姐若是要殺人出氣便殺了我吧。只求你不要殺了匯兒。」

    雲煙冷聲道:「當年我曾修書與你,言道:若是不好好對待臨翠,我必要取爾首級。我雲煙說一不二,今天殺你也不為一口意氣,只為當年那一紙警告。我雲山竹海的人就算是一個丫鬟,又豈是外人欺負得的?你以為我少入江湖就可瞞天過海麼?三年前我來儂城看望臨翠,她形容枯槁,滿心愁苦,你為了延續香火在她之後又娶了七八個年輕女子。男子三七四妾我雖很看不慣卻也不會為這事就為難你。哼,你那些小妾在你面前搬弄是非,詆毀臨翠,你竟色迷心竅,對臨翠日漸冷淡。即使如此我也忍了,畢竟你夫妻二人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臨翠若不向我訴苦我也可裝做沒看見。可是你竟貪圖我傳予臨翠的武功,逼她默出練功口訣。哼,臨翠嫁你之前曾發過毒誓,決不洩露我教給她的任何武功。你逼問未果,便惱羞成怒下毒害死了她,是也不是?」

    司徒寒沙大驚,他雖然惱怒臨翠不告訴自己練功口訣,但是卻從沒想過要害她。臨翠乃是被自己一個小妾給毒死,那小妾甚是得他寵愛,當時他也在氣頭上,所以臨翠被毒死後,他也沒處罰那個下毒的小妾。兩人成親十年,臨翠對他謙卑恭敬,讓他早就忘記她來自雲山竹海,而且有個厲害無比的又極其護短的主子。

    司徒寒沙知道此時若是再護著那個小妾,自己和兒子就真要被宰了為臨翠陪葬。他對雲煙老老實實的交代了當年那個小妾是怎麼下毒毒死臨翠,指天發誓自己從來沒想過要殺了臨翠。

    雲煙聽後冷笑道:「你沒有想過要殺她,但那小妾殺人之後你不做處置,那便是默認了她殺的對、殺的好。既是如此我又怎能饒你?」她轉身對廳中臉色發白的金錢幫弟子道:「你們速去把那下毒的賤人綁來。做完這件事,我便饒了你們性命。」

    那十幾個弟子一齊看向一臉慘然的司徒寒沙。司徒寒沙對他們道:「你們去吧。今日能活得幾個是幾個,殺人償命,欠債還錢,你們與臨師娘之死全無關係,有機會活下去便活下去吧。」那些弟子向司徒寒沙磕了三個響頭,匆匆回金錢幫拿人去了。

    此時廳中安靜的出奇,只有司徒寒沙忍痛深深喘氣的聲音。司徒匯乖乖跪在地上,一動也不敢動。雲煙面沉如水,若有所思。西兒早已回來坐下,他眉頭微皺,也不說話。長樂見他愁眉不展,輕聲問道:「你怎麼了?贏了還愁眉苦臉的?」

    西兒苦笑道:「我覺得自己出手太重,不該扭斷他手腕。」長樂皺眉道:「剛才你若不先扭斷他的手腕,他可就要扭斷你的手腕啦。我本來還挺同情他的,但後來一想:他為了取勝對一個小孩子也能下那麼重的手,被你先下手為強也怪不得你。」

    西兒見她開解自己,心中微暖,輕道:「我只是有點害怕以後和人比武像今天這樣不知輕重,若是和人無冤無仇,出手太重總是不好。」

    長樂點點頭道:「你說的很對。可是你也不要太擔心了。今天只因為你對敵經驗太少才會出手稍重。以後和人打架打多了就知道輕重了。而且今天你也算自衛,沒人怪你的。」

    西兒見她小小年紀說的頭頭是道,笑道:「你說這話好像自己對敵經驗挺多的,你和很多人打過架麼?」

    長樂不答,做了個鬼臉,心道:比武的對敵經驗我們半斤八兩,用手槍的對敵經驗我倒是很多,可惜這裡也沒人能造把槍給我用用。

    雲煙微微一笑道:「長樂若選跟我一起上天慕山,對敵經驗一定大大增加。」話題又回到了長樂要選哪個獎勵上來。

    西兒頓時緊張起來,他微一思量,問道:「長樂,你覺得我武功怎麼樣?」長樂答道:「你的武功很好啊,至少比我好。」西兒道:「你看,我武功雖好,但是與司徒前輩比武時依然因為臨敵經驗太少不能很快取勝。剛才若是姑姑出手,那不下二十招司徒前輩就要被她拿下啦。所以……」長樂笑著接口道:「所以我該選和你們一起上天慕山,是也不是?」西兒見雲煙和蓮生一臉笑意的看著自己,對長樂微窘道:「武功可以慢慢再練,可是去天慕山觀摩高手比武對我們的武學修為大大有益,這樣的機會真是很難得,我可是為了你好才勸你和我們一起。」他說完最後一句看了看雲煙和蓮生,好像在說:我可不是因為見了她便覺心裡歡喜才想拉她一起上路的。

    長樂想起他比武之前叮囑自己仔細瞧他用「大撫穴手」,心想:原來他那時竟盼著我能從他那裡學會了「大撫穴手」。他就那麼希望我和他們一起去天慕山?她帶著疑惑的目光看向西兒,只見他故作淡然的端著茶杯,不時掃向自己的目光卻洩露了心裡的期盼,微一沉吟道:「西兒你說的對,武功可以慢慢練,看高手打架的機會真是非常難得,雲姑姑那麼厲害,和她打架的人一定也厲害的緊。我就跟著你們一起去看看。」西兒一聽,高興的兩眼放光,竟跳了起來,一把抱住長樂道:「哈哈,咱們彼此做伴,一路上說說笑笑不知道有多麼快活。」長樂也拉著他的衣袖笑道:「是啊是啊,你是我來到這裡的第一個朋友,咱們一路做伴上天慕山看雲姑姑大敗那個什麼高手,嘖嘖,咱們那時就是江湖一大盛事的見證人,嘿嘿,真是威風的不得了。」

    雲煙也笑道:「有長樂為我加油那贏面又大了幾分。」她轉頭對蓮生道:「夫人放心把長樂交給我麼?」

    蓮生微一沉吟道:「雖然我與姐姐今日首次相見,可是蓮生對姐姐佩服的很。長樂能跟著姐姐,那是她的福氣。蓮生信得過姐姐,可是這事還得問問長樂的父親,他對咱們這女兒總是不放心的很。」

    雲煙點頭道:「應該的。」說完眼睛掃向廳內剩下的兩桌客人。

    那兩桌人一直默默坐在廳中,並未插手雲煙和司徒寒沙的恩怨,直到剛才西兒和長樂開心大叫,他們聽見雲煙居然要上天慕山和人比武,眼睛控制不住的看了過來。那目光太過逼人,雲煙終於心生感應看了過去。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