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青竹桃花少年行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18章 文 / 黃藍

    長樂心想:你已這樣厲害,居然還有人可在比武時戲耍於你,那人不知是怎樣的絕世高手?可是那『大撫穴手』我又很想學來,哎,為什麼兩個獎勵不能一齊得到呢?

    西兒見長樂猶豫不決,心中忐忑,他從小跟著雲煙學武,少有玩伴,從海外一路來到這裡也是匆匆而行,少有與人交集。這次雲煙姑姑居然有意帶上長樂同行,他心裡真是高興極了。他覺得長樂聰明伶俐、古靈精怪,武功見識也很是不凡,心裡非常喜歡,只覺得要是這一路有長樂相伴,自己一定非常快活。眼見長樂猶豫不決,他真是巴不得幫她答了「我跟你們去天慕山」。

    雲煙看了一眼西兒,向長樂問道:「想好沒?你再不回答這邊有人可要急死啦。」

    長樂抬頭看了看一臉忐忑的西兒,正要作答,十多個黃衣大漢雄赳赳的踏進店來,他們列在廳中虎視眈眈的盯著他們四人,卻也沒人上前動手。長樂心道:金錢幫幫主來啦!

    只見一個錦袍男子從十多人中間走了過來。他年約五十,身材高大,長相一般,一雙圓眼稍稍破壞了他週身散發的凜冽氣勢。他雙眼一瞇,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司徒匯,目光如電,上下打量悠然飲茶的雲煙,一拱手道:「在下金錢幫幫主司徒寒沙,不知姑娘是哪派高手?」

    雲煙認真的看了他一眼,說道:「原來你就是金錢幫的司徒寒江。我問你,你可還記得一個叫臨翠的女子?」

    此問一出,司徒寒沙臉色大變,躺在地上的司徒匯更是驚恐的盯著她,似是看到了什麼可怕之極的事物。

    司徒寒沙啞聲問道:「請問姑娘高姓大名?」

    雲煙將茶杯往桌上重重一擱,長樂覺那茶杯怕是要粉碎,哪知她看似用力剛猛,那茶杯落在桌上卻是半點聲音也無,只是杯底嵌進了桌面,杯中茶水半點也沒灑出來。這一下舉輕若重,似重卻輕,看得司徒寒沙心生寒意。這女子功力之深厚,武藝之高強,看來即使司徒寒江來了也是不敵。

    雲煙冷哼了一聲道:「你還沒回答我,你可認記得臨翠?」

    司徒寒沙縱橫江湖幾十年,在儂城中更是橫著走也沒人敢理會,這時被一個妙齡女子輕輕一問竟無言以對,箇中原由廳內諸人都是大感好奇。

    雲煙這時已經很不耐煩,她對默然不語的司徒寒沙說道:「臨翠離開我時,我便對她說過,若是今後有人對她不好,我定要為她出頭出氣。你現在知道我是誰了吧?」

    司徒寒沙雖然心中早有覺悟,此時還是非常震驚,他再次打量了雲煙一眼,頹然道:「原來是臨大小姐,司徒寒沙今天算是認載啦。我苦練多年武功也打不過你一個隨身丫鬟,今日大小姐親臨,在下再難逃出升天。請大小姐儘管衝著司徒寒沙來,莫要把氣撒在我兒身上。」

    雲煙道:「你欠臨翠的帳自然是要還的。你那不長眼睛的兒子今日竟敢當眾對我無禮,你自己說該怎麼辦吧?」

    司徒寒沙心中一凜,又急又氣的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兒子,自己的兒子是什麼貨色他還能不清楚?他看到美貌女子總是要調戲一番的臭毛病怎麼老是不改,終於惹到了那厲害之極的女人,看來今日之事是難以善了了。他對雲煙沉聲道:「犬子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大小姐,在下定會嚴厲處置,給大小姐一個滿意的交代。」

    雲煙哼了一聲道:「哦?你要怎麼處置,說來聽聽,若是可行,我今日便饒了他的狗命。否則新帳老帳一起算,我叫你金錢幫眾人一個也走不出這涼風客棧。」

    司徒寒沙正要答話,一名黃衣弟子越眾而出冷笑道:「小娘皮好大口氣,我金錢幫豈是你說滅就滅的?我倒要看看你今天怎麼讓我們走不出這涼風客……」他那「棧」字還沒說完,雲煙便一越至他面前,右手往他下巴一探,「喀卡」一聲捏了個粉碎。那人連慘叫聲也無便痛得昏了過去。

    司徒寒沙見大弟子黃人雄越眾而出便心知不妙,他這個徒弟性情火暴,言出無忌,又不知臨家大小姐的厲害,若是出言不遜必要受難。司徒寒沙本已是全神戒備,若是雲煙出手,他說什麼也要攔上一攔,哪知她竟身同鬼魅,自己還沒看清她怎麼出手,黃人雄已經被捏碎了下巴。他心中歎道:也罷也罷,自己連服侍她的丫鬟也打不過,臨大小姐親自出手又豈是自己攔得住的?

    黃人雄被人抬了下去,那些趾高氣揚、一臉凶像的弟子們,現在冷汗直冒,靜若寒蟬。司徒寒沙臉色陰沉,走到司徒匯面前,厲聲道:「畜生,看你做的好事。平日裡教訓你莫要貪戀美色,戒驕戒躁,你總是不聽。今天你犯下大錯,冒犯了臨大小姐,我這便廢了你的武功,看你以後還敢再犯。」說完看了一眼雲煙。

    雲煙端起茶杯,撫了撫桌上凹痕,說道:「你可知道你兒子是怎麼得罪我的?他瞧不起我臨氏武功,不信我在十年前勝了你族弟司徒寒江。嗯……其實他沒親眼見過,心中不信,我又怎會與他一般計較?」頓了頓,聲音轉冷繼續道:「可是他對我出言不遜,言語輕佻無禮,更揚言要將我綁回金錢幫好生教訓。連這位夫人也要順便帶回金錢幫,美其名曰:為她壓驚。哼,司徒寒沙你自己說,你這好色下作的兒子我可殺得?」

    司徒寒沙本想廢了他的武功讓雲煙消了那口被調戲的惡氣,兒子那條小命應該還撿的回來。哪知雲煙竟起了殺心!司徒匯是家中獨子,若是被殺,那便是斷了香火。他現在很是後悔為何平時對他溺愛過頭,直至今日闖下大禍,眼見要陪掉小命。而且臨翠一事他心中有愧,想到她身前說過這位小姐的雷霆手段,心中更是綴綴。他此時已是毫無辦法可想,但想到那位大小姐到現在還沒有對兒子痛下殺手,必是心中早有計較,便沉聲問道:「大小姐若要殺掉犬子那也是舉手之勞,可是您到現在還沒傷他分毫,敢問大小姐可是心中早有處置他的辦法?」

    雲煙笑道:「司徒寒沙你總算是聰明了一回。你的好兒子不信我曾打敗過司徒寒江,事實為何,大家心中有數,這事本也可大可小。但是當時客棧之內眾人還沒見我使出手段便已被司徒匯嚇得逃之夭夭。今後江湖中人傳出涼風樓今日之事,那些個看戲只看一半的人豈不是要到處亂傳:有個女子某年某月某日在儂城涼風樓中大吹牛皮,說她曾在少年時打敗過威名赫赫的司徒寒江,後來卻被金錢幫的少主某某好好教訓了一番。哼,若是今日司徒匯活著出去,我這自稱高手的女子臉往哪裡擺?我本想既然事已至此,我只有滅了你金錢幫滿門才能顯出自己的手段,可是你門中眾人卻也沒做過什麼大奸大惡的壞事,我無故滅了你們以後心中總會有愧,而且他是你唯一的血脈,看在翠媽媽的面子上,我也不得不留他一條小命,這事好生難辦。後來我左思右想終於想到了一個法子,所以這才沒有傷他。不過待會兒是死是活就要看他的造化了。」

    司徒寒沙心跳如鼓,他早就聽臨翠說過這位大小姐行事亦正亦邪,得罪過她的男人幾乎沒什麼好下場。臨家女子特例獨行,對待女子往往寬容大度,可是若有男子冒犯了她們,下手決不留情。也不知她想到的是什麼法子?

    雲煙掌控大局,量他也不敢不答應。轉頭對一臉好奇的蓮生和長樂道:「你們一定很想知道我想出什麼辦法,是不是?」

    長樂心中疑惑何止這麼一個。金錢幫幫主為什麼一聽她提到臨翠就嚇的要死?為什麼他叫她臨大小姐而不是雲大小姐?為什麼……

    西兒微笑道:「姑姑的法子我倒是猜到了一點,不知道姑姑還拿得出什麼獎勵?」說罷笑吟吟的看著長樂。

    長樂眼珠一轉,拍手笑道:「妙計妙計,姑姑做事真是出人意表,不過你要派誰上場?」

    雲煙笑道:「西兒一直跟著我,猜得出來也算正常,難得你這機靈鬼,一點就通。姑姑今天已經許了你一個好處,這事可一不可再,你乖乖待著看戲就好。」她此時心情甚好,轉頭對司徒寒沙道:「我今天不想殺人。當年我十二歲時打敗了司徒寒江,當時我倆相差二十來歲,我看你兒子三十左右,要是他能打敗我這十歲的侄子,那我便放他一馬,臨翠之事也從輕處理。要是他打不贏,哼,咱們的帳該怎麼算就怎麼算。」

    蓮生此時才明白,原來雲煙武藝高強,她可以輕易的一掌殺了司徒匯,可是這時她畢竟不是十年前的雲煙,司徒匯即使被殺了也難以從他身上找回場子。可是若是自己親手□的侄兒贏了司徒匯,那便如十年前自己贏了司徒寒江一般。

    司徒寒沙心中叫苦,雖然沒見過那位小公子動手,但是臨大小姐親手□的孩子又豈是一般?自己的兒子雖然比那小孩多活了幾十年,但是想要取勝自己真是沒什麼把握。他硬著頭皮道:「犬子武藝低劣,不敢和臨公子比較。若是臨大小姐不嫌棄,司徒寒沙願陪小公子切磋一番。」頓了頓,又道:「大小姐請放心,司徒寒沙決不敢傷小公子一絲一毫。」

    雲煙冷笑道:「你這做爹爹的對自己孩兒居然沒有半點信心,哼,你以為你自己上就能穩贏了麼?還想用激將法迫我讓西兒上場與你對決。好,我今日就讓你瞧瞧什麼叫後生可畏。」她轉頭對西兒低聲道:「這老頭連翠媽媽也打不過,你只要小心應付便必勝無疑。他武功雖不極你,可是臨敵經驗卻遠勝於你,若是他忽然空門大落,那你便要小心那是誘敵之計。你只要沉穩冷靜、不犯冒進貪功的錯誤,五十招內便可拿下他來。」

    西兒微微一笑道:「姑姑放心,孩兒知道了。」他見長樂有些擔心的看著自己,對她悄悄道:「一會兒我多使幾招『大撫穴手』,你可要看仔細了。」

    長樂搖頭道:「你想使什麼便使什麼,安全第一。」西兒心中一暖,展顏微笑,他本就生的極俊,這一笑真是如風吹湖面,讓人心曠神怡之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