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青竹桃花少年行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15章 文 / 黃藍

    儂城臨水,洛水蜿蜒繞城而過。人們常說:若不是洛水穿洛城而過,將它一分為二,那麼被它繞過的儂城更適合叫做「洛城」。

    儂城多花,這座美麗的古城像浸泡在花香裡的夢幻都市。「儂城、儂城」,正如它的名字,給人溫溫軟軟的旖旎感覺。傳說這裡發生過無數繾綣纏綿的愛情故事,至今不知有多少青年男女懷著對愛情的浪漫幻想來到這嫵媚多情的古城欲找尋可以相拌一生的愛侶。

    春日游,杏花吹滿頭。

    又是一年春,儂城旖旎依舊。城中一家頗為雅致的客棧前停下一輛極為普通的半舊馬車。看門的小二很是機靈,笑吟吟的迎了上去,趕車的青衣男子雖是略帶風霜之色,但被他一雙如水溫潤的眸子一掃,小二竟呆了一下,回神之後馬上慇勤的接過韁繩道:「公子趕路辛苦了。」

    青衣男子面帶微笑,對小二道:「麻煩小二哥把馬車安頓一下,另外準備兩間上房。」

    小二見他彬彬有禮,有些受寵若驚,連忙笑道:「小的這就去安排。請公子先進店休息,正好晚膳時間快到了,若是公子不嫌棄,小的一會兒專門給公子推薦幾道咱們店裡的招牌菜,保證公子吃的滿意。」

    青衣男子溫言道:「那就麻煩小二哥了。」說完面帶溫柔笑意走到車廂門口道:「娘子,下車吧。」

    只見車門一開,一位極為秀麗閑雅的美貌女子笑吟吟的看著那位青衣男子。青衣男子溫柔的扶她下車,待她站好,向車內繼續說道:「長樂,你還不下來?難道想去馬廄休息?」

    車內響起一個脆生生的聲音,「爹爹不許長樂亂跑,不得爹爹允許,孩兒怎敢下車?」話雖是這樣說,人卻是利落的從車廂裡跳將出來,俏生生的站在那對夫婦面前。

    那小二站在旁邊只覺得這一家三口男子儒雅英俊,女子秀雅婉約,而那身穿淡青衫子的小公子更是生的俊秀無比,雙眸寶光流動,靈氣逼人。他也算是「閱人」無數,可是這樣神仙般的一家子還真是頭回見到,眼兒都看直了。

    這一家三口正是歐陽雲、歐陽蓮生和他們的寶貝女兒長樂。

    長樂見小二呆呆的站在那兒不動,心中覺得好笑,她拉著蓮生道:「娘親,你看那人看咱們看傻啦。」蓮生順著她的目光看去。

    小二一聽,回過神來,尷尬笑道:「小的這就去安頓馬車,準備客房。三位請進店休息。」招呼另一個小二領著他們進店去了。

    歐陽雲一家走走停停,經過不少小鎮,留宿過不少客棧,可是這樣的大城初來此地的長樂還是覺得非常新奇震撼的。她邊走邊看,只覺得這裡的建築結構精巧,構思巧妙,無論是華麗絢爛的,還是清雅秀麗的,都與這座古城嫵媚旖旎的氛圍甚是搭配。她覺得這裡的古人其實也是極其浪漫的,夾道兩旁種的大多是開花的樹種,像桃樹、梨樹、槐樹……聽歐陽雲說,那些桃樹、梨樹經過特殊處理,只開花不結果,花期更是可以從春天一直延續到秋末。在儂城裡就像泡在一片花海,空氣裡是醉人的舔香,真是讓人沉醉不已。這裡的客棧大多極有特色,有的富貴逼人,有的雅致清幽……不過它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店裡種滿了各式各樣的花樹。儂城裡的女子大多不帶金銀製成的釵鈿,她們喜歡把鮮花採下別在發間,美人與鮮花相映成趣,更添她們嫵媚風姿,正是:暖風十里麗人天,花壓鬢雲偏。

    歐陽雲一家坐在二樓靠窗雅座,窗外繁花似錦,雖是已近黃昏,街上仍可見到不少年輕麗人不急不緩的優雅身姿。

    蓮生歎了一口氣道:「這裡真是美的讓人來了就不想離開,若是能在此長期居住那該多好?」

    歐陽雲目光溫柔,他輕折一朵淡黃月季插在蓮生鬢間,微笑道:「若是你喜歡我們就在這裡住下也不是不可。」

    蓮生臉色微紅道:「你不是要遊歷江湖?我們怎能長住在此?」

    歐陽雲輕道:「你要行醫救人,我便隨你出山行醫救人;你要定居儂城,我便隨你安然定居儂城;遊歷江湖只是我少年時的心願,那是年少時一腔熱血,對外界充滿好奇時發下的豪言壯語。後來我確是在江湖上闖蕩多時,也得了微薄名氣。即使如此我還是知道我最大的願望不是在江湖中揚名立萬,而是找到今生至愛之人與她快快樂樂的共渡一生。傳說這儂城是世間有情人的福地,若是你願在此定居,我們也許可以借點它的福氣,以後過的平安歡喜。」

    蓮生定定的看著歐陽雲,眼中似有淚花,聲音出奇的溫柔,一字一頓道:「我懂,我懂!」

    長樂默默的看著他們,心中一歎:歐陽雲啊歐陽雲,你這樣的男子難道是生來就是為了讓這世間其他男子黯然失色的?蓮生啊蓮生,你這樣的女子難道生來就是為了讓這世間其他女子羨慕一生的?你們怎能讓我親眼見證這世間最美好深刻的愛情?你們怎能將生生世世不離不棄就這樣活生生的在我面前演繹?你們叫我日後如何覓得一段愛情,如你們深刻雋永?你們將我對愛情的憧憬幻化至及至的完美!人說:情深不壽。你們歷經苦難才走到一起,這樣的感情是否可一還可再?她轉頭望向窗外,目光深沉悠遠,似穿越過滿目的繁花落在某個不知命的地方……

    歐陽雲和蓮生決定在儂城定居,他們暫時住在客棧裡。

    在儂城,想找到一個合適的房子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歐陽雲打算買個前有店舖,後有住房小院的房子。蓮生一身醫術,開個醫館正好合適,他則可以不時回到蒼茫山中採藥補給,順便看看小白虎。這次出門他硬是沒同意長樂帶上小白虎,畢竟那是靈獸,若是被人看到,少不得又要惹上無數麻煩。

    這天他一大早就出門找房子去了,蓮生留在客棧照看長樂。臨近中午,母女二人覺得在房裡吃飯甚是氣悶,便來到樓下找了個雅座準備中午好好吃上一頓。

    引路的小二還是那個頭回遇到的,他對歐陽雲一家印象極好,照顧的非常慇勤周到。長樂也是出手大方,賞了他不少銀子。那些錢大部分是歐陽雲和蓮生私奔之時帶在身上的,他們在蒼茫山中生活簡單,也沒什麼大的花費,剩下了不少。

    蓮生向來對長樂有求必應,區區銀兩更是不在話下。長樂頭回問她要錢買東西,她就非常乾脆的把自己的錢袋給她,讓她想買什麼就買什麼,看得歐陽雲大搖其頭,卻又無可奈何。好在長樂很有分寸,也不亂花錢,只常買些希奇古怪的小玩意兒,歐陽雲也就由著她了。如今母女倆若是要消費,別人見付帳的是一個六七歲的孩童,都大感意外有趣。店小二早是見怪不怪,領了賞銀笑嘻嘻的去了。

    今天長樂很不情願的穿了一身淡藍羅衣。蓮生覺得她總是穿男裝很是不好,為了讓她換上這套淡藍女衫,費了不少口舌。兩人大的一身黃衣溫雅秀麗,小的一身淡藍粉雕玉砌好不俊美,走過大廳便有不少人目光跟隨,嘖嘖稱奇。待二人坐到雅座,那些讚歎的目光依然似有似無的飄過來。

    長樂心裡老大不高興,本來穿上女裝她就覺得行動不便,心裡氣悶。現在又被人看來看去,特別是右邊那桌幾個男人,目光猥褻,有意無意的瞟向蓮生,她心中更是不快。正要發作,那幾個男人突然目光呆滯的盯著客棧門口,後又轉頭再看她們母女,如此循環往復,似乎在做比較。她環視一周,其他人也是目光從客棧門口看向她們,又從她們看回客棧門口。她人小個矮,被前面幾桌擋住看不清楚,不知那門口站的是何方神聖,心中大感好奇。看向蓮生,只見她美眸生光,和眾人一般看向門口,口中讚道:「好俊的兩個人!」

    此時門口那兩人終於跟著小二進了大廳,說不得,領路的正是對他們照顧周到慇勤的那位小二哥。長樂心中暗笑:這小二真是深得我心。只見他領著那兩人直直朝她們這邊走來,長樂直起身子,這才看清他們。原來他們竟也如她和蓮生一般,一個美貌女子帶著一個俊秀小孩。那女子身著一身白衣,氣質雍容閑雅,清華滿身,她身邊的小公子五官俊秀,雅致溫潤,生得一雙熠熠生輝的好眼,小小年紀便氣韻不凡。兩人順著堂中各人目光早已看見蓮生和歐陽長樂,饒是他們那般氣度,也在心中暗讚:好俊的兩個人!

    可愛又可敬的店小二十分利落的把白衣女子二人安排在離蓮生母女不遠的雅座上。長樂又好氣又好笑,小二到是好心得很,生怕那些人左看右看脖子扭到了,乾脆把兩大兩小,四個美色安排在了一起。堂中眾人這時已是不加掩飾,目光癡迷的看著這邊。長樂苦笑著看著蓮生,她也是一臉無奈,這頓飯在萬眾矚目之下怎麼吃的下去?兩人看了看旁邊那桌的白衣女子二人,那女子倒是十分鎮靜,臉上掛著有些傲然的微笑,那樣的微笑出現在那樣的女子身上一點也不覺討厭,反而讓人覺得這女子本就該是那樣傲氣的人。而那年約十歲的小公子卻是眉頭微皺,眸中略帶無奈色彩,那表情真像歐陽雲拿長樂沒辦法時的樣子。長樂心中不得不承認這男孩即使皺著眉頭也極是好看。她突然覺得今天沒穿男裝真是大大失策,若是兩個美人帶上的孩子又都是男孩的話,那可比性真是要翻個倍了。不知自己和那男孩一比誰更俊秀呢?

    此是那小公子正好抬起頭來,目光就這麼直直的和長樂的在空中相遇,他似乎愣了一下,復又微笑對她點頭示意,目光溫潤有禮。長樂見他小小年紀就老成的很,心中好笑,對他做了個奇怪無比的鬼臉,完了還吐了吐舌頭,真是又乖又可愛。那小公子被她這麼一逗,眸中無奈淡去,笑意吟吟。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