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青竹桃花少年行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14章 文 / 黃藍

    歐陽雲見蓮生一臉憂慮,微笑道:「娘子,待我們養好了傷便出山四處走走吧。記得小時候你總是吵著要闖蕩江湖,雖然咱們已過了做少俠的年紀,但是為夫還是很支持你做個女俠的。」

    蓮生眸中顯出回憶色彩,嗔道:「我這點功夫哪裡做得了女俠?既然已做了男俠的妻子,我這女俠不做也罷。不過,憑房老前輩教的醫術,女大夫卻是做得的。若是能夠治病救人,不辱沒了房老前輩的威名,報他傳道受業的恩情,我這一生也就再沒有什麼遺憾了。」歐陽雲點點頭,又對艾少六道:「乖女兒,我還有一事不明。今日見你說話條理分明、做事冷靜果斷,真不像一個三歲小兒,是否你還有奇遇呢?」

    艾少六頓時有些頭痛,暗道:他果然不是好應付的主。先拍了個馬屁道:「爹爹果然聰明。」略一思考,黯然道:「我也不知那算不算奇遇。簡單的說只是我留了些上輩子的記憶罷了。」見歐陽雲和蓮生臉顯驚異神色,她解釋道:「我上輩子只活了十七年,可也遇到不少事情。比一般十七歲的女孩經歷複雜了些,積累了不少處理危險的能力和經驗。我來這裡不是經過正常程序,記憶還保留著。遇到危險表現起來自然不是小孩子模樣。」歎了口氣,略帶委屈,怯怯的問:「爹爹、娘親會不會覺得我是怪胎,你們會不會嫌棄我,不要我了?」

    蓮生把她抱的緊緊的,母性大發道:「怎麼會?你吃了那麼多苦,本該早和我們團圓,我們怎麼會嫌棄你?哎,我苦命的孩子!你別再那麼委屈,娘一定好好待你。我們一家再也不分開。」說完橫了歐陽雲一眼,似在怪他老是提孩子的傷心事。

    歐陽雲微笑道:「我只是覺得有些奇怪罷了,既然現在已經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以後便再不會提這些不開心的事兒了。我們一家好不容易真正團圓,以後定要過的開開心心的。咱們女兒這麼聰明,我喜歡都來不及了,又怎麼會嫌棄呢?」往車外看了看,一夜已經過去,天色有些泛白。他對蓮生和艾少六道:「我們還是回山裡吧。既然羅家答應不再來找我們麻煩,我們便在山中休養一段時間,過些日子想出來時再出來便是了。」

    艾少六也覺得這樣很好,自己是在這裡「復活」的,留在這裡最好不過。

    蓮生自然毫無異議,她現在只想陪在丈夫孩子身邊,盼著一家人能平安過了這七日。

    三人就這樣駕著車又緩緩駛回了蒼茫山中。

    日子平平靜靜的過去,沒人上山找尋他們,一家三口平淡溫馨的待在一起。越到最後期限蓮生越是緊張,而可憐的艾少六心裡絕望又沮喪還要做出歡喜的樣子安慰愛女如命的蓮生。直到最後一天,她終於再也掩飾不住,太陽下山的時候,在蓮生懷裡號啕大哭起來。嘴裡喃喃喚著:「哥哥、哥哥……」。

    蓮生不明所以,以為她想起過去受的委屈,或是憶起上輩子的「哥哥」,她也不知如何安慰,只想:這來之不易的女兒一定要好好保護,讓她這輩子開心快活,受盡寵愛。她心裡實在歡喜,為了討女兒歡心,做了七八套漂亮極了的女孩衣服送給她。山裡物資簡陋,她竟也能做出極為可口的糕點零食,看女兒吃的高興她也放下心來。

    艾少六起初實在傷心,後來見蓮生對自己千般好,連歐陽雲也為她愁眉不展暗暗擔心,心想:既然回不去,這對夫妻又是真對自己好,與其在這自怨自艾、浪費時間、惹人擔憂,不如好好生活,為真正的歐陽長樂盡盡孝道。自己憑藉以前的學識能力,難道在這裡還活不好?再說自己的父母都出生武林世家,自己爹爹更是箇中高手,說不定還可以學學武功,以後出山見識一番。她本就是個意志堅定,積極樂觀的人,想通之後心裡雖然還是有點沮喪,可是仍對未來充滿好奇和希望,加上歐陽夫婦想盡辦法逗她開心,終是老老實實的留在了這裡,開始她歐陽長樂的生活……

    山中歲月匆匆過,花謝花開,就這樣過了三年。

    一年前大白虎病逝,留下孤孤單單的小白虎,長樂思量許久,最後把小白虎帶回家,求蓮生讓她養它。蓮生對她可說是有求必應,溺愛到了極點,有時連歐陽雲也看不過去。養頭老虎在家這樣的事情,她實在不能確定歐陽雲是否會答應,便想先說服了蓮生。若是歐陽雲不答應,蓮生出馬,最後總是要讓他妥協的。這辦法百試百靈,蓮生可說是歐陽雲的罩門,而她則是蓮生的心肝。果然,小白虎留了下來。可是她卻也答應歐陽雲老老實實修煉內功、強身健體。

    說起教長樂練武真是歐陽雲一大傷心事。他本以為自己是練武奇材,在這年紀能練到第六重歐陽心法簡直就是歐陽世家的瑰寶。可是哪知第一次教長樂練功就被打擊到極點。《歐陽心法》讀了一遍長樂就馬上就一模一樣背了一遍,他心中雖然驚奇卻是輕斥道:光背得不會用豈非笑話?長樂馬上討價還價道:「若是我練過第一重是否可以和小白虎玩三天,什麼也不用學不用做?」

    歐陽雲其實很疼愛長樂,可是眼見蓮生簡直寵她寵得不像樣,便拌起黑臉來,總是在長樂玩耍的時候將她捉拿回來,要她老老實實學文習武。可是這孩子簡直可用神童來形容。只要不是很深奧的書,她總是能看一遍便記住。而習武更是讓他感到驚奇,他答應她只要練過第一重便可以休息三天,哪知過了半個月長樂就來告訴他,第一重過了!歐陽雲起初不信,後來試了試,發現她確是過了第一重,心中狂呼:真是……真是……奇才!他當年用了一年時間才練過了第一重,那已經是歐陽世家的奇跡。要是歐陽念知道長樂的進展怕是要來搶人了。

    其實他並不知道,長樂這奇快的進步不光是因為她本身就聰明,更是得靈獸靈氣相助。世人都知道吃靈獸可以治百病,增功力,可是卻沒人知道靈獸由天地靈氣養成,它吃的是珍奇草藥,得它伴在身邊便能得它身上靈氣滋養,身體強健,頭腦清明,經脈活絡。靈獸雖然希奇,卻也不是沒人得到過。幾百年前得到它的人總是心急火燎的吃了它,一來是此物稀罕可大增功力,二來是這樣的東西要不早早吃下肚去,被人搶去可就悔之晚也。是以沒人知道其實它最大的作用是助人養身練氣,長期下去功力自然大大提升。而這神奇的機緣也只有心存善念,又愛護小白虎的歐陽長樂在不知不覺中獨得了。其實若不是歐陽雲總是在兩小玩耍的時候拆散他們惹得白虎不快,疏遠於他,他便可以像長樂一樣受到莫大的好處,只是這盡則的父親不知道罷了。後來他每日督促長樂練武,任她如何討價還價也再不上當,直到她三年後便練到歐陽心法第三重,他生怕這樣的進步長樂身體承受不住,便決定放慢速度,免得走火入魔。長樂才又有了大把時間和小白虎玩在一起。

    這日歐陽長樂與小白虎在碧色湖邊又滾又爬,玩的不亦樂乎。蓮生遠遠見著兩個小傢伙打打鬧鬧一身又髒又亂也不著惱,她走到湖邊拉起長樂,一邊幫她拍下衣服上的泥巴一邊溫柔的說:「都不是小娃子了,怎麼還這麼不愛乾淨,你這樣子哪裡像個小姑娘,以後哪個男子敢娶你這髒西西的小丫頭?過幾天咱們就要下山去,你要帶什麼給娘說說,我給你收拾去。嗯,我得抓緊時間給你做兩件新衫,把我的乖女兒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對了,還得做兩條裙子搭配著……」

    長樂連忙打斷道:「娘,我不要裙子,穿裙子一點也不方便,想踢個人什麼的多不容易,你給我做兩套男孩子的衣衫好不?你看爹爹穿著青袍多英俊多瀟灑,教我武功時多利落。娘,你就給我做兩件吧。」

    蓮生笑道:「你還真不想做女孩兒了,哪有女孩子穿男孩子衣服的?我的長樂長得那麼好看,穿男孩子的衣服真是可惜了。娘保證給你做的兩套衣裙好看極了,你一定喜歡。」

    長樂不幹,她賴在蓮生懷裡道:「娘、娘,你就給我做男孩子的衣衫吧,我穿起來一樣好看。我知道娘對我最好了,你就給我做吧。娘啊……親娘……親親娘……」

    蓮生又笑又無奈道:「好好,我給你做,那你可要聽話,出山之後不許惹事。你爹爹總是說我太慣著你,要是我給你穿男孩子的衣服他不知又要說什麼了。」

    長樂跳起來猛親了她一下道:「爹爹那邊我才不怕,只要娘同意了,爹爹總是要同意的,嘿嘿,爹爹可是最聽娘親的了。」

    蓮生佯怒,輕輕捏了捏她的小臉道:「小小年紀,就知道胡說八道。再說我可就不給你做新衫了。」長樂哪會怕她的威脅,抱著小白虎「嘿嘿」賊笑。

    歐陽雲一進屋便見蓮生正在縫製一件男試新衫,蓮生一聲輕呼被他拉到懷裡。他在她耳邊輕聲道:「我又不是沒衣服穿,怎麼又在做新的?可別把眼睛累壞了。」蓮生一愣,笑道:「不是給你的,是咱們女兒要的。」歐陽雲一聽,心裡怪不是滋味的,他悶悶道:「那小丫頭又有什麼鬼主意了?怎麼女裝不穿穿起男裝來了?小小年紀便古靈精怪的,咱們到了江湖上她若是惹是生非,你可不許再慣著她,該教育的時候就得教育。」

    蓮生睨了他一眼道:「就我慣著她了?是誰簡直就想把畢生所學一股腦的教給女兒,弄得現在我都打也打不過,捉也捉不住,給你念叨幾句,你就說『奇才』要培養,進步快是好事。還說我護著,你這不是護著了?」

    歐陽雲乾笑兩聲,又喜又憂道:「哎,我們女兒是百年,不,是幾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才。無論學文學武都進展快的出奇,我常常在想,這一切與她所經歷的奇遇必然脫不了干係。既然老天讓她歷經劫難之後來到咱們身邊,我們理所當然要把最好的都給她。我教她歐陽家的心法本來是要她強身健體,哪知她進步神速,小小年紀竟能練到那般程度,我真是又喜又憂。既想看她到底能練到什麼程度,又怕她小小年紀便這樣成就不凡,總會樹大招風。我答應陪你出山行醫救人,繼承房老前輩遺志,可是出去之後禍福難料,難免會遇到危險。長樂雖然天縱奇才,可是江湖經驗畢竟太少,她年紀又這樣小,我很怕她會發生危險。所以出去之後咱們可不能再像在山裡這樣什麼都由著她,得把她看緊點,免得出什麼以外。即使她要怪我們,那也說不得了。」

    蓮生道:「雲哥,我明白你意思。我確是太慣著她了,你放心,出去之後,我不會再這樣不知輕重的。我想長樂是個懂事的孩子,我們的苦心她會懂的。」

    歐陽雲點點頭,語氣一轉,懶懶道:「好娘子,什麼時候也給為夫做件新衫?」

    蓮生白了他一眼道:「你剛剛不是說還有衣服穿?你就不怕我眼睛累著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