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青竹桃花少年行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13章 文 / 黃藍

    司徒寒江聽她這麼一說也覺得她對自己那點「報復」比起自己對他們父女的所作所為簡直是輕之又輕了。聽得她說自己曾幾次從鬼門關繞回來,便心中大為後悔罵她「死丫頭」,他想:罵她「鬼丫頭」也不對,我以後罵她「壞丫頭」好了。他佯怒道:「你這不是好好的麼?在哪裡說什麼要死要活的?我看你就算是變成了鬼也是個小氣鬼、頑皮鬼、無賴鬼……」說到最後老臉也笑了開來。

    羅景天微笑道:「做父母都是希望自己孩子平平安安,長命百歲的。」

    艾少六心想:你這大叔真是不老實,這話表面上看起來是關心我,暗地裡卻是暗示我快放了你女兒。她對羅景天眨了眨眼,笑嘻嘻道:「羅大叔的苦心小童兒我明白的很。」說罷便把匕首移開,示意歐陽雲解穴。

    羅景天歎息:這孩子真是聰明絕頂啊!

    歐陽雲慢慢移到羅紫妍面前,又一次強忍疼痛運功解穴。若不是歐陽世家的獨門點穴手法只有他解得,他也不用再那吃苦頭。他在羅紫妍身上數下急點,解了她的穴道便又馬上退回蓮生身邊。艾少六早就離她遠遠的,這女人強橫霸道,她生怕她立即發飆。

    羅紫妍雖被解了穴道,卻暫時血脈不通,依然動彈不得。她內力不深,封她穴道的是武功高強、內力深厚的歐陽雲,穴道被封時間更是長達三個時辰,動不了也算正常。她掙扎著想站起來,可是哪有那麼容易?蓮生心中對她頗有歉意,見她很是狼狽,便輕柔勸道:「羅姑娘,你等羅莊主來幫你下車吧。」羅紫妍毫不領情道:「不用你這妖女裝好心。」歐陽雲眉頭微皺,捏了捏蓮生的手,對艾少六道:「我們別讓羅莊主久等,你請他過來帶羅姑娘離開吧。」羅紫妍滿眼不甘,盯著他道:「你就那麼護著她?她到底哪裡好了?她引誘……」歐陽雲打斷道:「在下今日對羅姑娘所作所為實是逼不得已,羅姑娘心中憤怒之情歐陽雲可以理解。要殺要剮衝著歐陽雲來便是,一切與我妻子女兒無關,請你不要把怒氣撒在她們身上。我與蓮生之事也請羅姑娘莫要一相情願胡做猜想才好。今日別過,想來彼此再不會相見,羅姑娘保重了。」

    羅紫妍聽了又傷心又憤怒,目光緊緊纏繞著歐陽雲。她在這一天之內經歷了太多事情,先是在竹舍被艾少六和蓮生刺激的當場大哭,跟著又驚聞自己心上人竟是與妹**的歐陽雲,後來又被心上人捉住,幾次三翻的被人當做人質要挾父親,直到現在才重獲自由,卻又被心上人無情驅逐。她一生都在父親、兄弟以及同門的呵護下成長,從沒吃過什麼苦頭,即使年紀輕輕行走江湖,也因陸世遠一路跟隨照顧,過的舒舒服服。頂著四羅山莊大小姐的名號,憑借她嬌媚的容貌,江湖上很少有人找她麻煩,更多的是青年才俊鞍前馬後為她效勞。直到來到這蒼茫山,遇到那命中魔障歐陽雲,竟是幾日之內心情跌宕起伏,一顆少女心如今更是傷痕纍纍。一翻深情確也可悲可歎!她現在恨極了蓮生,那是夾雜了舊恨新仇的深刻怨念。手足終於有了知覺,她狠狠看了一眼蓮生,帶著滿腔悲憤和不甘下車朝羅景天與司徒寒江走去。

    羅景天早就想去馬車那邊把女兒接過來,奈何艾少六沒有發話,所以「停在車前二十米處」的承諾在即使已發了毒誓的情況下,他還是不得不守。他雖然做事手段狠辣,但卻極守承諾。見羅紫妍在車內與歐陽雲他們牽扯不清,他真是對這個女兒又怒又擔憂。那歐陽雲一家豈是容她放肆的?且不說愛妻如命的歐陽雲,就是那歐陽小丫頭也不是好惹的!直到見到女兒下車走了過來,那心中大石才放下。看她臉色蒼白,形容憔悴,本該斥責教訓的話便再也說不出來。這畢竟是自己唯一的女兒!

    歐陽雲從車廂探身出去,對羅景天和司徒寒江一拱手,不卑不亢道:「在下一家祝四羅山莊早日找到羅世兄。請羅莊主記住自己的誓言,今日就此別過,三位走好!」他說不出「青山不改,綠水長流」這些話來,羅景天即使放了他們,心中仍是對他們不恥,想來也不願再見他們。而自己一家更不想再見四羅山莊的任何人,羅景天不為羅丹青的事找他們麻煩不代表他以後不會借其他事情將今天吃的虧、受的氣給報復回來。一代宗師的尊嚴總是不容被人挑釁的。歐陽一家始終是他心裡的一根刺,若是被有心人撩撥,這事兒發生的變數也很難講的清楚。歐陽雲深知見好就收的要義,此時最該速速離開這是非之地,找個安全的地方療傷去。

    歐陽雲說完,羅景天淡淡道:「今日與歐陽兄一家說過的話,我羅景天怕是一輩子也忘不了。」後又一歎,「歐陽兄得了個好女兒,老夫好是羨慕。不知我丹青孩兒何時才能回家?」他向歐陽雲輕點了一下頭道:「告辭。」轉身與剩下兩人一起慢慢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夫妻二人默默對視,心中感慨萬千。

    歐陽雲見女兒靜靜的望著他們,微笑道:「乖女兒,托你的福,也許以後我們真的可以過點平靜的生活了。」

    艾少六臉色異常平靜,她對他們二人輕道:「爹爹、娘親,你們先療傷吧。」

    歐陽雲與蓮生對視一眼,女兒現在真是讓他們有無法掌握的感覺。

    艾少六靜靜的坐在車內看著外面黑黝黝的山色,此時已快到子時,自己來到這裡已經過了兩天,前途的渺茫讓她頓時有種異常孤獨的感覺。以前即使自己一個人出任務也沒有過這樣的感覺,也許那時因為心裡知道即使哥哥不在身邊也是在同一個世界的緣故吧。這裡的自己雖然看起來有疼愛自己的父親、母親,還有家,但是她知道這些並不是她的,只是她佔有的這個身體的。這裡缺少一種叫做「歸屬感」的東西,那是只有和自己一起長大的哥哥才可以給她的,那是親人之間的感情紐帶。可是因為變態tao的報復,她失去了與自己世界的聯繫。看著劫後重生的歐陽雲夫妻,她突然有種無法面對的感覺。他們的幸福襯托出她的不幸。更大的恐懼來自於如過自己能夠回去,那麼這對好不容易得到幸福的夫妻就會失去他們的孩子。這必然對他們又是一個極其沉痛的打擊!他們可會受得了?

    歐陽雲運功完畢,覺得寒痛稍減。他隱隱覺得長樂要說之事非同小可,平復了一下心情,他冷靜道:「我們暫時沒事了,剩下的傷只要休養一段時間就好,你有什麼話就說吧。」蓮生此刻也感覺到氣氛有些緊張。

    艾少六人小個矮,她從車廂裡站起來,對歐陽夫妻直挺挺的跪了下去,無比冷靜清晰道:「爹爹,娘親,孩兒怕是只能再陪你們五天了!」

    歐陽蓮生大驚,叫道:「你說什麼?」

    艾少六心中百般思量要怎樣減少他們的傷痛,最後她決定對他們說一個善意的謊言。她拉住蓮生的手,問道:「難道爹爹和娘親就不奇怪為什麼我從那天醒來之後就變了麼?」

    歐陽雲道:「即使以前沒有察覺,但是過了今天我們怎能不感到奇怪?你現在要說的是否就是造成這一切變化的原因呢?」

    艾少六微笑道:「爹爹說的不錯。」她臉色一正道:「可是發生的事情有些匪夷所思,我說出來就怕你們不信。」

    歐陽雲道:「讓你產生變化的事情必定不凡,你說吧。我歐陽雲也不是古板不知變通之人。」

    歐陽蓮生卻道:「我不管是什麼勞什子原因,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女兒,我只要你一直在我們身邊,不要離開我們。」說到最後已語帶求肯之色。

    艾少六把她的手握得更緊了,她對蓮生道:「娘親別急,先聽我把話說完。你還記得我那天昏迷之前發生的事情麼?」蓮生不疑有它,馬上答道:「我和你爹爹猜測你是溺水造成的昏迷,當時我們在湖邊找到了你,你那時……」說到這裡她眼睛突然暴睜,緊緊的盯著艾少六,顛聲道:「難道……難道……你當時就已經……」艾少六點點頭,又搖搖頭。歐陽雲心中大驚,女兒當時已經氣息全無,那是絕對的死亡狀態,可是後來又奇跡般的活了回來,他們本以為是老天有眼,長樂福大命大,卻不知是……是……,這是什麼他竟也說不出了。看長樂點頭又搖頭,他心裡也是七上八下,不知如何是好。

    艾少六見兩人神色驚惶,連忙安慰道:「爹爹你們別慌,聽我說完。當時我確是死了,但是也算沒死。這個……這個說來話長,你們都知道我以前不像現在這樣吧?」其實她想說的是:你們都知道我以前是癡兒吧?可是怕勾起他的傷心事,便說得比較委婉。

    歐陽雲何等人物,他馬上反應過來,苦笑答道:「你以前的確比不得現在。」

    艾少六問道:「你們難道不曾想過為什麼我以前會那樣麼?」

    歐陽蓮生滿眼疑惑道:「難道不是我們做了逆天之事得到報應了麼?」

    艾少六心中叫妙,既然他們相信報應,那自己這一計必定有效。她搖搖頭,有些氣憤道:「娘親不知,其實我會那樣,是因為我的魂魄沒有全部歸位的原故。」果然,蓮生驚問道:「什麼叫魂魄沒有歸位?」

    艾少六道:「我們每個人都有肉身和魂魄,死後魂魄便離開肉身去另一個世界等待投胎,再一次進入輪迴。我本是爹娘的孩子,但是前世卻和人有怨,那人便用了個陰損的法子讓我的魂魄不能全部進入這個身體,直到我遭遇大難,管理魂魄投胎的神差發現我居然還有一部分魂魄被留在了異界。他當時大驚,便馬上要我速速進入肉身,讓輪迴走回正常軌跡。可是我走時他也告訴我,我的魂魄是打散之後分別在不同時間進入這個肉身,所以七日之內若是與這身體無法結合完整的話,就會魂魄離體,再入輪迴,重新投胎。今天已是第二日了,我雖沒有什麼明顯的不適,可是卻怕哪天突然魂魄離體,那時爹爹娘親你們什麼也不知道,那該有多傷心啊,這才想把事情的原委講清楚,免得到時候你們為我難過。」

    蓮生緊緊的捉住她的手道:「既然來了兩天都沒有什麼不適,那一定是魂魄和身體結合的很好,不會再離體啦。你一定會平平安安的,你魂魄分離一定吃了很多苦,娘親以後一定好好待你,讓你活的開開心心的。」

    艾少六心中一酸,突然覺得騙了這位溫柔慈愛的母親真是罪大惡極的事情。可是,若是自己離開這身體,長樂「暴斃」,她怕是承受不起那樣的打擊。把心一橫,她繼續道:「娘親不用擔心,那神差說了,要是我重新投胎,一定還是你們的孩子,這樣天道輪迴才不會被打亂。若是我真的魂魄離體,也只是晚些再與你們想見罷了,你不要傷心。」

    歐陽雲歎道:「我以前一直不信鬼神之說,直到我們生了兩孩子,一個早夭,一個癡傻,這才覺得也許是我們所作所為不合天理遭到報應。聽你說來卻是有人刻意阻你投胎轉世,斷我們父女緣分,這才讓你三年來癡癡傻傻。如今你已回來,即使有七日的考驗,我們也會陪你一起努力渡過。只盼我們的緣分不要真要等到你再入一次輪迴才可以開始。雖然心裡知道那只是短暫的分離,可是哪裡又有不為自己親生孩子離開自己傷心的父母呢?」

    艾少六聽他這麼一說,心中大石終於放下。蓮生好騙,歐陽雲可不是好糊弄的主。還好古代的人本就信奉鬼神之說,特別是他們做了天理不容的事情,心中早已愧疚不以,這一切就更容易被接受相信。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