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青竹桃花少年行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12章 文 / 黃藍

    司徒寒江大怒道:「你這小鬼消遣我們麼?歐陽蓮生不去四羅山莊,我們拿什麼引他回來。」他這時氣急,竟把歐陽蓮生說得好似魚餌一般。

    羅景天亦冷笑道:「歐陽小姑娘的玩笑一點也不好笑。」

    歐陽雲和蓮生也詫異的看著艾少六,她怎行事這般古怪?

    艾少六笑道:「各位別急,我話沒說好,我的意思是我娘親不用去四羅山莊了……」她還沒說完就被司徒寒江打斷道:「這和你之前所說的那句又有何不同?」艾少六笑道:「大叔記性真是壞的可以,我之前說的是:那麼我娘親便不去四羅山莊了。剛才說的是……」司徒寒江似是要證明自己一點也不健忘,又打斷她道:「你剛才說的是:那麼我娘親便不用去四羅山莊了。」他把她的話原封不動的重複了一遍,連語氣語調也學的非常神似,可是他這麼一個煞氣逼人的五十來歲老頭學個小姑娘說「那麼我娘親便不用去四羅山莊了」,那樣兒真是說不出的怪異好笑。蓮生摀住嘴偷偷的笑起來,連歐陽雲也覺莞爾。

    艾少六忍住笑,道:「不錯,前輩記得很是清楚。」

    司徒寒江得意道:「那是自然,我本就記性極好。哼,我倒是沒看出來這兩句有什麼不同。」

    艾少六見他得意,忍不住又想氣他一氣,她笑瞇瞇的道:「老爺子記性好不好那可不好下結論,畢竟那句話很短,而且我剛剛說完,我想只要不是傻瓜或是笨蛋,誰都可以重複一遍。可是老爺子您的智商……呃……老爺子您的腦袋瓜子想必不是很好使,那麼明顯的不同你愣是看不出來。」

    司徒寒江被她氣的山羊鬍子一抖一抖的,他怒道:「不就是從字面上看後面那句比前面那句多了個『用』字麼?這連傻子都能看出來,我問你的是這兩句的意思到底有什麼不同。」

    艾少六懶懶道:「從字面上看的確沒什麼不同。」司徒寒江聽了氣的竟要衝過去,艾少六嚇了一跳道:「別動,咱們說好你們在那裡不准過來的。」她不敢再惹司徒寒江。剛才她一邊和他鬥嘴一邊暗自觀察羅景天,只見他站在原地想了一會兒之後突然眼神微閃,隨後他便面帶微笑的看兩人鬥嘴。

    艾少六回頭看了一眼歐陽雲,見他也神色瞭然的看著自己,眼帶讚許之色,她在心中暗道:你們二人今日算是不分高下,我那點小把戲兩人都看出來了。她對站在那邊吹鬍子瞪眼的司徒寒江笑道:「老爺子別惱,我爹爹和羅大叔都看出不同之處了,別怪我不親自給你講,我爹爹被你打的話也說不出來了,我要照顧他呢。你還是請羅大叔給你講講吧。」

    司徒寒江哼了一聲道:「歐陽雲若是這樣就說不出話來,他便不是歐陽雲了。小丫頭怪我打你爹爹便老是惹我生氣,我司徒寒江豈能與你一般見識?不說就算了,我問師兄便是。」說完便對羅景天投去詢問目光。

    羅景天對艾少六微微一笑,歎道:「小姑娘年紀如此之小便聰明至斯,我活了五十餘哉,即使在成名的江湖人物之中也少有見到智計能與小姑娘比肩者。俗話說:虎父無犬子。古人誠不欺我!若是我早些遇到小姑娘又如何會到了此時才明白,之前的努力都是浪費。只要用對了方法,有無蓮生已不再重要。」

    司徒寒江很不耐煩,催促道:「我們都知道這小丫頭聰明的邪呼,你也不用再誇她了。快告訴我那兩句到底有什麼不同吧。」

    羅景天見師弟難得的焦急,覺得甚是有趣,他想通了心中大事,頓時童心一起便想逗他一逗,他學著艾少六懶懶說道:「從字面上看的確沒什麼不同。」司徒寒江頓時傻了。羅景天見他一愣之後就要發彪,連忙解釋道:「可是它們的意思卻是大不相同。師弟可記得我對小丫頭說丹青只要聽到她娘親在四羅山莊作客的消息,便會趕回羅家,而只要他一出現,我就有辦法讓他乖乖留在莊中?」

    司徒寒江此時最恨的便是有人問他「你可記得……」,奈何面前的是自己師兄,而自己也要等他給自己解惑,便有些委屈的道:「我當然記得。」話剛說完便聽得那小丫頭「嗤」的笑了一聲,怒目向她看去。艾少六利落的做了個鬼臉,那模樣又乖又可愛,司徒寒江心頭的那把火「哧」的一聲便被滅了下去。他悶悶的想:這小丫頭當真邪呼,我本恨她恨的牙癢癢,可被她這鬼臉一弄,便再也氣不起來。當真邪門的很!

    這邊羅景天繼續道:「只要江湖上傳出歐陽蓮生在山莊的消息,丹青自然就會現身,我們要找他就容易了。以往我們花費巨大精力財力捉捕他們二人,為的不光是雪恥洩憤,更主要的就是為了要找出丹青……」

    司徒寒江不等他說完便接口道:「可是我們卻傻的沒想到,其實只要隨便找個人假扮歐陽蓮生,或是乾脆發假消息說她已被帶回山莊,以丹青的個性怕是即使猜到大有可能是假的也會回來一探。哎,我們竟走了這麼久的冤枉路!」說完便讚賞的看向艾少六那邊,心道:這孩子真是了不起,人鬼成精!他本來也是智計傑出之人,光看他在破車劫人一事上的表現便知他不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武夫。只是後來被艾少六氣的失了冷靜才會沒有發現事情關鍵之處。若是平時,他決不會被人整得這般狼狽。遇到了艾少六,真是不幸中的大不幸,他也只能在心中狂呼奈何罷了!

    司徒寒江對羅景天低聲道:「我真不想為難這孩子,既然事情已有絕妙的解決之法,看在她的面上,我們便饒了她父母一命吧。」

    羅景天心中也是如此想法,他對車內歐陽一家朗聲道:「我羅景天在此立誓:從今往後,四羅山莊再不因逃婚私奔之事為難歐陽雲夫婦和他們的女兒,若違此誓,我羅景天武功盡失,受盡人間苦楚而死。我已立誓,還請小丫頭你放了我那可憐的女兒。」他對艾少六的稱呼從開始的孽種到歐陽小姑娘,再到小姑娘,最後到小丫頭,這期間的心理變化實在是不足為外人道也。

    車中的蓮生見羅景天指天立誓說要放過他們全家,心中驚喜言語難表。歐陽雲也是心情激動,他本是極為沉穩冷靜之人,即使遇到性命攸關的大事,也能平心靜氣,泰然處之。可是,當聽到再不用過那逃逃竄竄,躲躲藏藏的窩囊日子,心中也是大感快慰激動。

    艾少六見二人喜形於色,便對羅景天道:「好,我這就把羅姐姐還給你,希望羅大叔記住自己的承諾。嘻嘻,其實我也不怕你忘記,畢竟你不是記性奇差無比的司徒老爺子。」

    司徒寒江聞言對她怒目而視,口中罵道:「你這死丫頭就是不肯放過我,總是拿我開涮!」

    艾少六把臉皺的像苦瓜,委屈道:「你把我從車裡扔出去,又用寒氣讓我痛的死去活來,後來又折磨我爹爹,我只是嘴上佔你點便宜,你竟咒我是『死丫頭』,你一定不知道我小時候老是生病,幾次快要活不成了,卻又從鬼門關繞了回來。你這樣咒我,我要是真的死了,便化成厲鬼,天天扯你的山羊鬍子。」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