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青竹桃花少年行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11章 文 / 黃藍

    艾少六見他微笑心中卻是一凜,她心道:這老狐狸恢復鎮靜了!我得速戰速決。她笑著問道:「羅大叔,四羅山莊離這裡有多遠?嗯,你就說說你們從山莊來到這裡花了多少天吧。」

    羅景天不知她怎麼忽然又扯到距離上來了,但他還是老實答道:「雖說我們不是從山莊直接來此,但是若是一人單騎快馬加鞭的話,從四羅山莊到此地最快也要十天。」

    艾少六點點頭,若有所思道:「若是人馬眾多,一路拉拉雜雜,我看沒半個月是不行了。」羅景天點點頭道:「確是如此。姑娘問這有何用意?」

    艾少六笑道:「我可沒有什麼用意,哎,可惜可惜!」

    羅景天雖然知道她必是心有詭計,可還是非常配合的問道:「可惜什麼?」

    艾少六道:「可惜四羅山莊把時間和人力用在捉拿我爹爹的事上,浪費了那麼多人力財力。你想一大幫人拉拉雜雜的千里迢迢趕到這裡,路上吃喝拉撒哪個不花錢了?等到最後說不定連見也見不到我爹爹,更別說捉住他了。我知道我爹爹娘親所做之事實在是理虧在先,可是若是沒了他們我也不會來到這世上。說不得,就算千難萬難我也要想法兒助他們逃出這一生被人追捕的噩夢。今日就算是對不起羅大叔和羅姐姐我這要求也是要提了。」臉色一正道:「羅大叔你聽好了,我的要求就是:你此生不再追捕我爹爹娘親,你門下眾人,師兄師弟也好,徒子徒孫也罷,從今往後再不可為難我一家三口。」

    羅景天冷笑道:「我可沒看出這條件對四羅山莊有什麼好處。」

    艾少六笑道:「羅大叔還不明白麼?四羅山莊費心費力抓捕我爹爹娘親,為的就是逞一時激憤,說白了就是為個面子。羅大叔一代宗師不把大把精力花在將四羅山莊發揚光大上,卻對我爹爹娘親窮追不捨,我覺得實在是大為不智。試問你殺了我爹爹娘親除了那一時的快意之外,你還能到什麼好處?江湖中人知道四羅山莊報仇雪恥之後,發生過的事就不會再被人提被人說了麼?若是我,便不會把心思花在這些逞一時之氣的事上。要是四羅山莊變成天下最強的霸主,羅大叔你說還有誰敢提那些讓您不高興的事情?我請羅大叔你放我爹爹娘親一馬確是有私心。可是你仔細一想便知,我們只是撿回三條小命,而四羅山莊卻是重新回到了通往成就一代霸業宏圖的光明之路。我們三人的小命與您的大業相比孰輕孰重,羅大叔是個聰明人,必定不用我多費唇舌。」

    羅景天緊緊盯著她,眼中精光暴閃,他明明知道她強詞奪理就是為了讓他答應放他們一馬,可是自己心中一直以來所思所想竟正是如她所言。自己確是有稱霸武林的宏圖壯志。他也是個心高氣傲之人,總覺得世上才智能與自己比肩的人寥寥無幾,對周圍的人常有「燕雀焉知鴻鵠之志哉?」的感慨。如今心事被艾少六一語道破,竟有頓生知己的感覺。而且此子還不及四歲,竟可知人至斯,簡直就是個鬼才!他其實非常明白四羅山莊在追捕歐陽雲與蓮生一事上確是花費了太多人力物力。若說此事對山莊毫無影響,那必是假話。其實他最恨之事不是二人私奔害得四羅山莊大失面子,而是愛子被兩人氣的離家出走,任憑自己再怎麼努力找也毫無結果。他越是思念愛子越是憎恨這二人,總覺得是他們毀了四羅山莊的希望。羅丹青文才武藝堪與歐陽雲比肩,是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更是四羅山莊的驕傲。他這次主要還是想捉住歐陽蓮生,用她將愛子引出。若是要他在捉住歐陽蓮生和殺掉歐陽雲之間做個選擇,他定是毫不猶豫選前者。他現在對艾少六起了愛才之心、知己之意,若是他們願意把蓮生交給自己,放了他們父女,自己勉強還是可以答應的,畢竟耗在這事上的精力太多了。

    他看了看車中對艾少六怒目而視的羅紫妍,心中一歎:她真是連個三歲小兒也比不得。再看看靠在一起的歐陽雲與歐陽蓮生,心中再歎:這事怕是不好辦啊!

    司徒寒江雖被艾少六說成「健忘老頭」,更被她言語中夾槍帶棒的氣的不輕,可是在聽了她對師兄的一番話後還是打從心裡對這小鬼又驚又服。見師兄臉露遲疑之色,他沉聲道:「師兄請以大局為重。」

    羅景天面露詫異神色,他這師弟向來不大服人,聽這話的意思竟是覺得那小丫頭說得有理。他面色一整,對艾少六道:「你說的很有道理。你既是開了價,我可要還價了。你和歐陽雲只要把歐陽蓮生交給我處置,以後我四羅山莊便絕不再為難你們。」

    艾少六斷然拒絕道:「我們三人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請羅莊主三思。」她這時稱他「羅莊主」便是要提醒他以大局為重。

    歐陽雲見蓮生神情急迫似有話要說,他強忍運功時的痛苦為她解了穴道。蓮生穴道一解便對羅景天急道:「我答應你,我跟你回去,你放了他們父女。」

    艾少六轉身看她一眼,回頭對羅景天笑道:「開價的人是我,還價的人是你,別人說的可不算。」

    羅景天實在不想撕破臉皮,他的女兒還在他們手裡。他又退了一步道:「我答應你不傷你娘親性命便是。我可在此立下重誓,你大可放心。」

    艾少六原本以為他堅持把蓮生要回去,為的就是要殺她立威雪恥。哪知他竟然願意發誓不傷害蓮生,這就讓她摸不著頭腦了。她問道:「你不是把我娘親帶回去殺掉立威,那你要我娘回去做什麼?」忽然心念一轉道:「你還是想要我娘嫁給你兒子麼?」

    羅景天一愣,心道:原來她不知我兒出走之事,竟以為我想要殺她娘親立威,這才不肯放手。遂又自嘲道:她雖聰明無比卻也不是神仙,我怎會以為她事事皆知?其實他並不知道,艾少六展現出的那種超越年齡的處事態度以及那卓越的智慧在心理上給他造成巨大影響,讓他在心中生出此子不是凡人的心理暗示。這也是為什麼艾少六再不隱藏自己實力的一個重要原因,在這場心理戰中,他還沒意識到自己已經參戰便已一敗塗地了。他為了盡快達成共識,便簡略的將羅丹青離家之事告訴了他們。歐陽雲和蓮生也是首次聽到這個消息,聽後心中更是覺得對四羅山莊有愧。可是,世事便是如此,有得就有失。他們得到了長相私守的機會,卻失去了在陽光下無憂無慮生活的權利,且一生要活在對親人朋友的愧疚之中。

    歐陽雲一歎道:「我們的確欠羅家太多。羅公子憤然離家,我們卻安心在此度日。罷了,我和蓮生便與羅莊主一道回去,待羅公子歸家之後,請莊主遵守諾言放我們一條生路。」

    艾少六低頭沉吟不語,她曾對羅景天說過「開價的人是我,還價的人是你,別人說的可不算」,所以這時情況有些詭異好笑,一幫大人都靜靜看著她這三歲小孩,等她做出決定。她抬頭向羅景天問道:「你認為只要我娘親在四羅山莊的消息在江湖上傳開,羅丹青就會回去?」羅景天微微沉吟了一下道:「我可以肯定,若是他聽說歐陽蓮生回到四羅山莊必然會回來的。」艾少六追問道:「你憑什麼保證?」羅景天看了他們三人一眼,眉頭微皺,似那原因難以開口。司徒寒江淡淡道:「我師侄即使知道歐陽蓮生與親兄私奔卻依然對她難以忘情。離開山莊怕是為了離開那個讓他魂斷神傷的地方吧。若是聽說歐陽蓮生回到山莊,以他的心性,必然是要回來的。」艾少六恍然大悟。她對羅景天嚴肅問道:「若是羅丹青回來後還是要我娘親嫁他為妻,羅大叔打算怎麼辦呢?」羅景天道:「我早就想過這個問題,請歐陽小姑娘放心,即使丹青從此終生不娶,我也絕不會讓他再與歐陽蓮生有任何關係。」這是他的肺腑之言,他待條件達成後雖然願意放過他們三人,可是歐陽蓮生這樣與親兄**的女子在他心中還是非常不恥的。即使羅家絕後他也絕不會讓她再與羅丹青有任何瓜葛。

    艾少六聽了之後又繼續問到:「若是羅丹青又要離開四羅山莊,你是不是又要來捉我們呢?」

    羅景天微微一笑道:「只要他顯身,我便有辦法讓他乖乖待在四羅山莊。自然不會再來麻煩歐陽小姑娘一家。」

    艾少六還是不答應他,繼續問道:「你的意思是說只要聽到我娘親在四羅山莊做客的消息,羅丹青公子便會趕回羅家,而只要他一出現,那麼羅大叔你就有辦法讓他乖乖留在莊中,是也不是?」

    羅景天知成敗在此一舉,他斬釘截鐵的答道:「正是!」

    艾少六微微一笑道:「我在此恭喜羅大叔尋子有望了。」羅景天和司徒寒江大喜,他們終於能夠把歐陽蓮生帶回去了。

    哪知艾少六之後的一句話讓他們登時從雲端落到地下。她悠然道:「既是如此,那麼我娘親便不去四羅山莊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