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青竹桃花少年行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9章 文 / 黃藍

    歐陽雲心想:出了落霞嶺後道路四通八達,那些人想尋我們可就難了。等到安全了,便可放了羅紫妍。馬蹄聲在這靜謐的山谷中響的出奇,「得得得兒,得得得兒」,眼看就要穿出山道,突變驟起。一棵腰粗大樹「轟」的一聲倒下,橫在馬車前面。馬兒驚得一聲長嘶,前蹄高高抬起。歐陽雲待得馬兒落下,便飛身而起,穩穩落在馬車旁邊,對車內的蓮生吩咐道:「別出來,看好她們!」

    他厲聲喝道:「出來吧!」

    羅景天面帶冷笑,他和歐陽念一人一邊站在馬車前方,司徒寒江悄悄繞到了後面。歐陽雲一見到羅景天便心中叫遭,此人武功高強、心思細密,機智謀略不在自己之下,實在很難應付。他看了一眼毫無表情的歐陽念,心道:看來這次連二叔也要對我痛下殺手了。

    羅景天笑道:「歐陽世侄,你是束手就擒,還是要勞煩我與你二叔動手?」見他笑瞇瞇的叫自己「歐陽世侄」,歐陽雲心中一寒,隨即笑道:「這可不好辦了,小侄不想束手就擒,更不敢勞煩羅叔叔。如此只盼羅叔叔高抬貴手,小侄日後必有厚報。」羅景天笑的更歡了,他戲謔道:「哦?難道賢侄還有一個妹妹麼?」見歐陽雲臉色微變,他繼續道:「就算賢侄還有一個妹妹我四羅山莊也不敢高攀了。」

    歐陽念面色陰沉道:「羅兄可還記得答應過我的事情?」

    羅景天笑道:「歐陽兄若是真能大義滅親,我羅景天對天發誓決不再提歐陽家**之事。只是歐陽兄別忘了,你現在還沒兌現自己的承諾呢。」

    歐陽念心中氣極,他一代宗師,何時被人這般要挾過。要他親手殺掉歐陽世家的希望,真是令他難以下手。

    歐陽雲見二叔猶豫不決,心中一歎:我犯下滔天大罪,歐陽世家百年聲譽毀於我手。如今一向高傲的二叔竟淪落到被人要挾,他這時依然猶豫不決,對自己也算是仁至義盡了。他恭敬的對歐陽念道:「二叔,雲兒罪孽深重,請二叔凡事以歐陽世家為先,不用再顧及我這歐陽世家的罪人。」說完又對羅景天笑道:「羅叔叔,前些日子小侄在桐子鎮上偶遇羅家紫妍妹子。今日大家難得相聚,怎不見她?」羅景天臉色一變,道:「歐陽雲,妍兒在你手裡?」歐陽雲笑道:「羅叔叔,紫妍妹子今日上山看望蓮生,兩人一見如故,她對蓮生說定要陪她個三五七年。哎,小侄知道羅叔叔只有這一個女兒,自然是愛若珍寶。可是女人家的事情真是很難說,蓮生苦勸之下紫妍妹子還是不改初衷,我只好答應帶她與我們一起浪跡江湖。小侄本想羅叔叔若是高抬貴手,我便著蓮生再勸勸紫妍妹子,讓她乖乖回四羅山莊。我們一路上常會遇到一些意想不到的危險,就像今天,她嬌滴滴的一個千金小姐若是在打鬥中傷了點皮肉,我怎麼向羅叔叔交代呢?」

    羅景天的臉色變的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他罵道:「歐陽雲你好不要臉,居然用女兒來要挾我。若是她少了一根寒毛我必將你千刀萬剮!」

    歐陽雲笑道:「彼此彼此。我本計劃安全之後便讓你那乖女兒自行回家,哪知你居然用我與蓮生之事要挾歐陽世家。這下我非要請羅姑娘陪我家蓮生住個三五七年不可了。以後你們見面不易,我只好時常叮囑羅姑娘寫家書了。」

    羅景天氣的臉色發白,他怒道:「你要怎樣才肯放過妍兒?」

    歐陽雲臉色一正,道:「羅叔叔請發個誓吧。四羅山莊若有一人將我與蓮生之事洩露出去,你羅景天便武功盡失,受盡人間苦楚而亡。」

    羅景天心知今日女兒在他們手上,自己是討不得什麼好處的。他怒視歐陽雲,咬牙道:「我羅景天對天起誓:四羅山莊若有一人將歐陽雲與歐陽蓮生之事洩露出去,我羅景天便武功盡失,受盡人間苦楚而亡。」

    歐陽雲滿意道:「很好。」

    羅景天道:「可以把妍兒交出來了吧。」

    歐陽雲微微一笑,道:「羅叔叔莫急,我這就讓你見見紫妍妹子。」他走到車門,溫柔道:「蓮生,開門吧,羅叔叔想見見紫妍妹子。」蓮生將門打開,羅景天正要搶上去,歐陽雲閃到他身前,擋住他道:「紫妍妹子一切安好,待我們一家三口到達安全地方,小侄必定將她完整無缺的還給羅叔叔。」

    羅景天又急又氣,可是愛女被蓮生用匕首架在脖子上,自己不敢輕舉妄動。他狠聲道:「好,好,歐陽雲果然名不虛傳。只盼你以後都有今天的好運氣。」

    歐陽雲朝歐陽念深深一輯道:「二叔,我們走了。今後歐陽雲、歐陽蓮生與歐陽家再無瓜葛。我們二人在江湖中所作所為與歐陽世家再無干係。請二叔回去轉告爹爹,不肖子歐陽雲對不起他,只願爹爹別再為我們傷神,願他老人家身體健康,長命百歲。」歐陽念心中一痛,也不知該說什麼。他對歐陽雲默默點頭,轉身離開。

    羅景天見歐陽念轉身便走,心中氣極,暗下決心:終有一天我要你們歐陽世家為得罪我四羅山莊付出慘痛代價!歐陽雲見他氣的臉色發青,微微一笑便準備登車上路,忽然,車尾一聲巨響,只聽車內蓮生一聲驚呼:「長樂……」

    司徒寒江悄悄繞到車尾,羅景天和歐陽雲的對話他聽得清清楚楚,心中把歐陽雲罵了個十七八遍,思量著怎樣才能出其不意的救出羅紫妍。歐陽雲心思慎密,租馬車時專門選了個車門開在前面的,以防有人從後面登車劫人。司徒寒江無論武功還是江湖經驗都比歐陽蓮生高了好幾倍。他等到歐陽雲以為勝券在握,準備登車上路之時突然發難,內勁一發,一掌把車箱後面打了個大窟窿,快如閃電般從窟窿裡躥了進去。他不救那躺在車上的狼狽不堪的羅紫妍,伸手一抓,將驚呆了的艾少六提起就從窟窿裡扔了出去。

    蓮生一聲驚呼,顧不得躺在身前的羅紫妍,只想衝出去把女兒接住,這是身為母親的本能反應。她縱身便要衝將出去。司徒寒江經驗老道,這時還是不理羅紫妍,他左掌一招「煙雨天羅」又快又狠的劈向正要從他身邊越過的蓮生。蓮生不敢硬接,身子一偏,避開了這掌。司徒寒江步步緊逼,掌法綿綿密密施展開來。「煙雨天羅」第一掌先擊對手頭頂,就像那從天而降的細雨一般,從頭頂飄向全身,後續幾掌拍向敵人全身各處,掌帶陰寒內力。蓮生被他纏住,看到女兒落在遠處一動不動,心中急的發狂。她武功本就遠遜於司徒寒江,此刻心神大亂,不到五十招便被司徒寒江制住。

    歐陽雲和羅景天在前面打的難分難解,他們都擔心車內情況,奈何卻被對方絆住,不能進去幫忙。拳來掌往,片刻間兩人便過了一百餘招。這時只聽得司徒寒江一聲暴喝:「歐陽雲,你要她死還是要她活?」歐陽雲見蓮生被司徒寒江拎在身前,登時大驚,羅景天哪裡肯放過這個機會,乘他分神,一掌打在他胸前。歐陽云「噗」的一聲,吐了一口鮮血。他心中一歎:罷了,我們輸了。

    羅景天見一擊得手,心中大喜。可歐陽雲雖被他打的吐血,他依然不敢大意,手指急點,又封了他的穴道。這才放心得意道:「歐陽賢侄年紀青青便武藝高強,和老夫鬥了百招亦不見敗像,武林年輕一輩中歐陽賢侄可算的上頂尖兒的人物啊。哼哼,可惜啊可惜……」

    歐陽雲心中苦笑,在心中幫他說完——可惜自己這年輕一輩中的頂尖兒人物再也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他與蓮生目光相接,順著她的視線看到靜靜伏在遠處草叢中一動不動的女兒,眼角竟似有淚花湧出。兩人目光癡纏在一起,若無旁人,好像只要眼光不再分開,兩人就可永不分離。

    司徒寒江見不得這兩人視線交纏,把動彈不得的蓮生往車箱裡一放,打算將躺了半天的羅紫妍放出來。他在羅紫妍身上用了好幾種解穴方法都沒法解開她的穴道,心道:歐陽世家的家傳點穴手法果然了得,怕是只有歐陽世家的人才能解開了。他對歐陽雲道:「歐陽小賊,你若是解開妍兒穴道今日便讓你死的痛快些。」

    歐陽雲看了他一眼,嘴角一勾,道:「既是要死,痛不痛快也沒甚差別。」

    司徒寒江怒道:「好小子,你敬酒不吃吃罰酒。」說罷就欲對歐陽雲動手。

    羅景天將他撫開,淡淡道:「師弟,你去看看那躺在草叢裡的孽種死了沒有?」司徒寒江心思一轉馬上明白過來,他們不能以蓮生的性命威脅歐陽雲就範,可是那小雜種卻可任他們揉圓搓扁,無所顧忌。心想:我將那小雜種扔出時本也沒有用上半點內力,想來她只是摔得昏了過去。跑到草叢邊,把爬在那裡的小孩兒翻轉過來,探了探鼻息,果然還沒死。司徒寒江將她提了過來,對歐陽雲冷笑道:「這小雜種還沒斷氣,你若是馬上解了妍兒穴道我便給她留個全屍。」

    歐陽雲和蓮生聽他說女兒還沒斷氣,均是又驚又喜,但聽得他說「留個全屍」皆是又怒又擔心。歐陽雲道:「你們若是答應我再不為難她,我便馬上解穴。」司徒寒江冷笑道:「還有你討價還價的份麼?」說完手下勁力一催,一股陰寒真氣便湧進了艾少六小小的身軀。他心想:這孩子最好是痛得醒過來哭爹喊娘,歐陽雲見不得孩子受苦必會乖乖聽話。哪知那孩子痛的臉色蒼白卻仍是昏迷不醒。他不敢再發力,只是冷冷的看著又急又怒的歐陽雲。

    歐陽雲大罵道:「枉你們一代宗師,竟折磨一個三歲小兒,你們羞也不羞?」他見女兒臉色發白,心中大痛,可是若是他們不答應放她一馬,就算自己就範,答應他們解穴,暫時解了她的苦楚,也只是救得她多活一時半刻而已。是以始終不答應乖乖解穴,想要兩人答應他的要求,保女兒一條小命。

    羅景天哼了一聲道:「她是你與歐陽蓮生**所生,生就不合天理,乃是必遭天下人唾切的孽種,人人皆可誅之。我等今日所為與你所做喪德敗行之事相比,也不知誰該覺得羞恥?」接著又對司徒寒江道:「長時間血脈不通雖對身體有害,可是妍兒犯下大錯,就當這是小小懲罰罷了。我就不信歐陽雲的點穴能點了妍兒一輩子。穴道終會自行解開,我們不用再與這詭計多端的小賊廢話。」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