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青竹桃花少年行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7章 文 / 黃藍

    陸世遠安頓好羅紫妍便急忙去拜見師傅師叔。一進房間便見一身藍袍的羅景天端坐桌前,左手邊坐的正是人稱「鐵扇先生」的師叔司徒寒江。待看到羅景天對面之人時,穩重如陸世遠也大吃一驚,他竟是歐陽世家現任家主,江湖上鼎鼎有名的歐陽念。當年因為歐陽雲和蓮生一事,歐陽世家與四羅山莊在江湖上顏面掃地,彼此責怪對方,親家不成成冤家。兩家都是江湖上盛名遠播的百年世家,本來關係良好,若是結親,勢力堪可發展成為江湖第一。可是,事發之後兩家徹底斷了往來,在家主的默許下,座下弟子甚至常有打鬥發生。兩家恩怨是越結越深,有好事之人甚至猜測兩家不知什麼時候會徹底翻臉,滅掉對方。現在歐陽念居然和羅景天聯袂而來,陸世遠自然吃驚不已。

    羅景天見陸世遠看到歐陽念之後臉色驚疑不定,哈哈笑道:「世遠來了,傻站在那幹什麼,快來見過歐陽前輩。」陸世遠見師傅似乎對歐陽念毫無敵意,便連忙恭恭敬敬對歐陽念一拜,朗聲道:「晚輩陸世遠拜見歐陽前輩,前輩威名如雷貫耳,晚輩今日親眼見得前輩實乃三生有幸。」歐陽念一身黑衣,表情嚴肅,雙目有神,聽了陸世遠語帶恭維的請安後,淡笑應道:「陸少俠過獎。」

    羅景天半天不見羅紫妍,向陸世遠問道:「世遠,妍兒呢?」陸世遠見有外人在此便道:「女兒家總是愛美,師妹說要換身衣服再來拜見師傅。」羅景天心知自己愛女確是嬌生慣養,笑道:「也罷,我們談正事要緊,不用管那丫頭了。世遠,你坐下,我也該告訴你我們這次上山目的了。」微微沉吟後道:「世遠你可知道為何這蒼茫山被列為天下三大名山之一?」陸世遠道:「徒兒曾聽家父說過,這蒼茫山中長有無數珍稀藥草,有的藥草經醫術超群者提煉之後甚至有起死回生之效。聽說山中還有一種靈獸,以草藥為食,得仙山靈氣。家父曾在一本古書中讀到:靈獸白皮銀紋,似虎非虎。雌獸溫順,乳汁可治百病,更是治療內傷的極品靈藥。而雄獸凶殘,食其血肉可使練武之人功力大增,一般人得之也可延年益壽。不過,由於靈獸非珍奇草藥不食,經過了幾百年,已是幾近滅絕。書中最後有關靈獸的記載可追溯到百年之前,具記載靈獸最後出現的地方似乎就是這蒼茫山。可惜蒼茫山終年大霧瀰漫,百年來無論上山尋藥還是尋獸的人大多空手而回。正是如此,蒼茫山更加吸引那些有心尋寶之人,人人都知這山中蘊涵無窮寶藏,但是卻少有人能夠得手而回。這充滿詭異氣息的大山不知埋葬了多少覬覦它寶藏的英雄好漢。」陸世遠音色清朗,講到後面似有無限感慨,最後歎道:「蒼茫山可說是一種極至的誘惑,越是得不到,人們越是瘋狂。」

    羅景天聽他侃侃而談,心中讚道:這孩子天資聰敏,家學淵源,只要自己好好□,再過得數年定可在江湖中揚名立萬,光大我四羅山莊門楣。歐陽家雖是才俊輩出,但是除了那歐陽雲,怕是再難有人可以與之匹敵了。想到歐陽雲,他臉色微微一變,看了一眼對面的歐陽念,他還是那一副不苟言笑的嚴肅樣,可是看陸世遠的眼光卻像是在追憶什麼人。

    羅景天讚道:「說得好!世遠,我們此次前來正是要捕捉你剛才所講的靈獸。」陸世遠眉頭微皺,問道:「百年來無人見過靈獸,師傅如今上山尋它不知有幾分把握?」羅景天道:「半個月前我在鳳天城遇到神醫相子寒,當時他被人追殺,身受重傷。相子寒醫術超群,救過不少江湖好漢,此人遇險為師自然要拔刀相助。我把他安頓在客棧,當時他傷的很重,外傷內傷都有,他自己開了方子,我便著人去為他抓藥。哪知不久之後歐陽兄便尋上門來。這之後的事情就請歐陽兄為小徒解釋吧。」

    歐陽念見羅景天非常器重陸世遠,便道:「當日我去鳳天城,為的是請神醫相子寒到歐陽世家為我三弟歐陽憶治療內傷。哪知剛進鳳天城便聽說相子寒被人殺傷。我急忙跑去客棧,這才發現救了相子寒的正是你師傅。可是相子寒受了很重的內傷,外傷也不輕,他連自己都顧不好,自然不能隨我回歐陽世家。我實在沒有辦法,只好給他詳細講了三弟的情況,他聽後對我說:若是他身體健康自然可隨我去歐陽山莊以銀針通脈手法為我三弟打通筋脈,治療內傷。可是他現在能醫不自醫,自己的內傷也只能夠慢慢調養,無法隨我去歐陽世家。後來他對我提到蒼茫山中靈獸乃療傷聖藥之事,若是我能找到靈獸,他與三弟都可大受其益。我當時便問他:尋找靈獸之事虛無飄渺,百年來無人見過靈獸,他怎知道蒼茫山中必有靈獸?後來才知他的一位師兄在蒼茫山中隱居。幾年前出山看望他時,曾提到在山中見過靈獸。我和羅兄後來得知三四月份蒼茫山中濃霧漸淡,覺得正是找尋靈獸的好時機,便聯袂而來。」

    羅景天補充道:「我知你與妍兒一路向南,正是往蒼茫山方向,便飛鴿傳書,讓你們先一路打點。為了怕消息走漏,我對外宣稱與你師叔一起去南方看望老友。連定房間也是讓你只定了我們二人。」

    陸世遠看了看師傅心道:事情絕沒有那麼簡單!相子寒當著師傅的面對歐陽前輩說出靈獸秘密,一是報答師傅救命之恩,二是賣了個人情給歐陽世家。這樣只出聲不出力的人情真是高!他吃準了師傅知道歐陽念要去尋找靈獸必不會袖手旁觀。若是讓歐陽家獨得靈獸,治好歐陽憶之後必會利用靈獸提高功力。四羅山莊怎會讓歐陽家獨美?而歐陽念自然明白在這樣關鍵的時刻多一個朋友比多一個敵人好,只好暫時和羅家結盟。羅家自然也是同樣的想法。如今兩家連手,找到靈獸的機會自然大大增加。相子寒為自己找了兩大幫手尋找靈獸,歐陽家以後為了報答他自然會分些血肉給他,他的內傷外傷速速康復有望。

    羅景天和歐陽念都覺得越快上山越好,免得夜場夢多。司徒寒江一直沒有說話,只是捋著自己的山羊鬍子在旁邊靜靜坐著。陸世遠見歐陽念與師傅正討論得很是熱烈,便向司徒寒江使了個眼色。司徒寒江道:「世遠,我那紫妍侄女怎麼還不來?這麼些日子沒見了,我很是想念。你帶我去看看她吧。」羅景天道:「也好,師弟幫我把那不肖女抓來,看我好生教訓她。長輩來了也不快來拜見。」

    陸世遠帶著司徒寒江轉到自己房間,關上房門,面色嚴肅道:「師叔,我見到歐陽蓮生了。」

    司徒寒江驚道:「歐陽蓮生?與你大師兄定親的歐陽蓮生?」陸世遠正要回答,司徒寒江眼一瞇,道:「那歐陽雲呢?他必是與她在一起吧?」陸世遠答到:「我今日只見著了歐陽蓮生,歐陽雲不在她身邊。可是前幾日我見到一個人,當時沒想到。現在想起來,那人恐怕就是歐陽雲。」司徒寒江走到窗前,沉吟了好一會兒才道:「這件事情得盡快讓師兄知道,我們要在歐陽兄妹與靈獸之間作個取捨了。現在還有個歐陽念在身邊,不知是福還是禍啊?」

    陸世遠思量了許久道:「師叔,請你想辦法讓師傅把師妹譴回四羅山莊吧。師妹見過歐陽雲,對他大有好感,我們行事要瞞著她怕是很難。」司徒寒江又驚又怒道:「你說什麼?紫妍怎會喜歡上那無恥**之徒?你這個師兄是怎麼當的,怎不提前阻止?」陸世遠道:「我初時沒認出歐陽雲來,只是覺得這人實在眼熟。後來在蒼茫山中見到歐陽蓮生,這才想起他就是歐陽雲。可是那時已經來不及了。」司徒寒江道:「你怎麼會認出歐陽蓮生?你應該不可能見過她啊?她雖有一身武藝,卻從不在江湖上行走。」陸世遠眼神一暗,道:「大師兄親手畫了她的畫像,一直掛在臥室的牆上。」

    羅丹青人如其名畫得一手好畫。他在成親前其實見過歐陽蓮生,且心中愛慕。歐陽蓮生的畫像從那時起便一直掛在他的臥室牆頭。後來兩家結親,羅丹青喜極。哪知大婚當日,歐陽雲從洞房裡劫了歐陽蓮生,兩人從此浪跡天涯。那天晚上羅丹青滿心歡喜,一進洞房卻發現喜娘丫頭倒滿一地,最後才發現歐陽蓮生一紙留書,信中道盡她與親生哥哥歐陽雲的癡情愛戀。羅丹青大受打擊,之後便不知所蹤,直到現在也沒人見過。而羅景天更是對歐陽雲和歐陽蓮生恨之入骨,若是沒有他們,自己的好兒子又怎麼會不知所蹤?

    陸世遠和羅丹青感情極好,羅丹青失蹤之後他去打掃他的房間,在臥室牆上見到一副女子畫像。羅丹青畫藝非凡,這副畫又是他的傾心之作,陸世遠初時只覺此女極美,卻不知是誰家女子。後來看了落款才知道那是羅丹青為紀念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見到歐陽蓮生所作。那時他便深深的記住了這個無情的傷害了自己師兄的絕美女子。

    聽他提到羅丹青,司徒寒江心中一痛,這個師侄最得他喜歡,文才武藝皆為不凡。可是最後卻被歐陽家那兩個無恥**的兄妹氣的不知所蹤,羅家在江湖上更是顏面盡失。他對歐陽雲和歐陽蓮生的恨意一點也不輸給他的師兄羅景天。想到自己最疼愛的侄女羅紫妍竟又受到歐陽雲迷惑,心中越想越覺得那兩人簡直就是妖孽,若是不除,四羅山莊再無寧日。他對陸世遠道:「請你師傅過來,我有話要對他說。」

    陸世遠知道司徒寒江心中一定有了決定,起身便往房門走去。「唰」的一聲拉開房門,心中一驚。外面赫然站著臉色慘白的羅紫妍!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