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青竹桃花少年行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6章 文 / 黃藍

    艾少六打量著眼前的一男一女,男的一身白衣,身材修長,面容俊秀,目光清澈有神,雖遠比不上她老爹歐陽雲,可也算是一位英俊青年。女的一身紫衣,容顏嬌美,皮膚白皙,本該嬌艷如月季一般的美人現在卻是神色恍惚,不知為何又喜又憂。

    見面前兩人都不開口,艾少六心中不快:是你們來惹我,現在又不說話,這算什麼?她眉頭微皺,對盯著自己不放的陸世遠發難道:「你是誰?這樣盯著我,好生無禮!」陸世遠收回目光,乾咳一聲,道:「小姑娘,你一個人在家?你家裡的大人呢?」艾少六想:就是因為你們,自己連七天的好日子也沒的過,還要逃難。對他們很是不滿,聽那白衣男子說話的語氣完全當自己是個什麼也不懂的小孩子,心中更是不快,便決定耍他們一耍。她怒道:「我的問題你還沒回答,怎麼就問起我來?」陸世遠見這小孩不好打發,便認真的回答道:「我叫陸世遠,這位漂亮姐姐是我的師妹。」他答了話,又誇了師妹美貌,跟著又問:「你家其他人呢?」艾少六眼珠一轉,哼道:「也不見得有多漂亮。」

    羅紫妍雖然心中煩惱,兩人對話卻聽的清清楚楚,她本就生的很美,江湖上愛慕她的年輕才俊更是不少,見到她儘是讚她美貌大方云云,追求者更是對她千依百順,有求必應。直到遇見命中魔障歐陽雲,他對自己冷淡疏離,正眼也不瞧自己,令她初次對自己引以為傲的美貌產生懷疑,自從知道他有妻子之後,她常常在心中自問:難道我生得沒她美麼?要知一般女子最在乎自己容貌,像她這樣生的特別美的,要是聽說有人比自己更美,那一定要去看看,去比比。她早就猜測這孩子是歐陽雲的骨肉,這時又聽到她說自己「也不見得有多漂亮」,恍惚中竟覺得是歐陽雲對自己說:「也不見得有多漂亮」,心中又委屈又不甘。定下神來才發覺說話的只是像極了歐陽雲的小丫頭。她想到那孩子是歐陽雲的妻子為他所生,心中更不喜歡,心想:她在這山中能見過幾個人?一個小孩子又懂什麼美醜,我何必和她計較。便一言不發的站在陸世遠身邊,只希望心上人快回來。

    陸世遠見師妹面色冷淡,知道剛才那句「也不見得有多漂亮」惹惱了她,卻也奇怪以羅紫妍的脾氣怎會不發作。羅紫妍向他遞了個眼色,他只好繼續向艾少六打聽竹舍主人的情況,對艾少六道:「小姑娘,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你家裡人呢?」

    艾少六見羅紫妍被她氣的臉色發青,心中大樂,笑咪咪的問道:「你們是好人還是壞人?」

    陸世遠實在不知道怎麼問題又扯到他們是好人還是壞蛋了,他看了看瞪著烏溜溜的眼睛,好奇的望著他的小丫頭,問道:「是好人或者是壞人跟你回答我的問題有什麼關係?」艾少六得意道:「當然有關係。要是好人,我就告訴你們我爹爹媽媽去哪裡,要是壞人,我便不告訴你們,要是你們找我爹爹媽媽麻煩那可不妙。」陸世遠連忙道:「我們當然是好人。」艾少六咯咯笑道:「我爹爹說:這世上的壞人有兩種,一種名目張膽的做壞事,該作的惡作,該殺的人殺,這種人叫做真小人;還有一種壞人喜歡拌成好人的樣子,他們既做惡也殺人,可是卻很少人懷疑他們,因為他們看起來就是好人,這種人我爹爹說叫什麼君子。他還要我以後要特別小心這種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好人的什麼君子。嗯,你剛才說你是好人,可是我怎麼知道你是真好人還是我爹爹說的那個什麼君子?」陸世遠哭笑不得,這小丫頭怎麼這麼難纏,她東拉西扯,胡攪蠻纏,就是不乖乖回答自己問題。他又仔細的看了看艾少六,心道:這孩子看起來才三四歲,怎就這麼聰明?

    羅紫妍只聽那小丫頭左一句我爹爹說,右一句我爹爹說,真是百般滋味在心頭。她比陸世遠更迫切的想知道她爹爹的去向,奈何這小丫頭繞來繞去就是不說,心中一急,對艾少六道:「小丫頭,你看好了!」反手朝身旁竹凳一拍,「啪」的一聲,竹凳散成了一堆竹片。她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艾少六,冷然問道:「你爹爹在哪裡?」

    艾少六第一次見到傳說中的武功,嚇了一跳,隨即看了一眼神色冷然的羅紫妍,心想:這女人好不要臉,為達目的居然恐嚇小孩子。在心中鄙視了一番,暗道:要是你遇到原來的歐陽長樂便罷了,今日你遇到的是我艾少六,算你倒霉了。她眼圈一紅,語帶哭聲道:「你壞,你壞,打爛了爹爹親手做的竹凳。爹爹回來一定要生氣了。長樂討厭你,爹爹一定也會討厭你!」她句句說到羅紫妍的痛處。羅紫妍怎會知道隨手打爛的竹凳就是心上人親手所做。艾少六每句都像砸在她心上的大錘,腦海裡那一聲聲「爹爹回來要生氣」「爹爹一定會討厭你」驚得她臉色發白,萬般後悔為什麼為了嚇唬一個小孩做出惹他生氣的事情。她捧起地上的竹屑,眼淚嘩嘩的掉了下來,哪裡還有剛才那霸道跋扈的樣子?

    陸世遠見她突然哭了起來,心中大驚,他和師妹行走江湖,打爛的桌椅板凳數也數不清,那時師妹眼也不眨一下。現在為了一個一掌拍爛的竹凳,她居然哭了起來。陸世遠手忙腳亂不知如何安慰,他知道那竹凳是她心上人親手做的,但是心中覺得江湖兒女不拘小節,羅紫妍也算一代俠女,不該為這點小事就哭泣流淚。是啊,他並不知道,蹲在那裡默默哭泣的已再不是什麼江湖俠女,只是一個癡情又可憐的普通女子罷了!

    艾少六是從歐陽雲和蓮生的對話中推測出羅紫妍對歐陽雲的那點心思,這事蓮生也不知。她今日見到羅紫妍更是確定她對歐陽雲有愛慕之情,所以才說那些話來打擊她。哪知效果如此明顯,居然把她給弄哭了。這時她才深深的瞭解羅紫妍對歐陽雲的感情竟是那麼深。看到哭的萬分傷心的羅紫妍,心中不忍,她走到她面前,有些愧疚的對她柔聲說:「你別哭啦,再哭就真的不美了。」這時她再也不敢提「爹爹」兩個字,生怕就刺激了羅紫妍。

    羅紫妍哭的心志微亂,她淚眼婆娑,只看見一道青影走到自己面前,恍惚中竟覺得那人像極了自己的意中人,他似乎在自己耳邊柔聲哄道:「你別哭啦,再哭就真的不美了。」這樣溫柔的他在自己夢中也未出現過,她只覺得自己立時死掉也甘願,哭的更厲害了。

    艾少六從沒見過這麼能哭的女人,自己越說她哭的越厲害,後來竟面落溫柔幸福神色看著自己。她心中發怵,後來只傻傻的站在那裡,話也不敢說了。

    突然,外面一聲嬌喝:「你們是什麼人?」

    艾少六一聽便叫糟,蓮生回來了!

    陸世遠和羅紫妍一起轉頭,只見一個身著黃白衣裙的少婦站在門前,湖風吹過,她身資纖細,衣袂隨風飄動。陸世遠心中大震,思緒似乎飄到了很遠的地方,恍惚中覺得自己面前的不是一個女子,而是一株在風中白瓣黃蕊、仙姿搖曳的芍葯。

    蓮生見女兒呆呆站在那裡,一把將她拉過來抱在懷裡,急問道:「長樂,你怎麼啦?你跑到哪裡去了,讓娘好找?乖女兒,快叫聲娘親。」艾少六見蓮生又急又怕,連忙乖乖叫了幾聲「娘親」。

    羅紫妍看著眼前女子,歎到:她真是美啊,秀美絕倫,就像那風中芍葯。聽得艾少六叫她「娘親」,登時心如死灰。是了,是了,只有她才配得上他。他們二人在一起不就正是人們口中說的那神仙眷侶麼?停了的淚水又流了下來,再也止不住,她也不想止住。

    蓮生見女兒無恙,抬頭看眼前兩人,心中一懍,直道:來了!她本不是一般女子,片刻間便冷靜了下來。她見陸世遠一直盯著自己瞧,心中覺得此人好生無禮,她把孩子拉到身後,朗聲問道:「你們是什麼人?闖入我家中想做什麼?」這一聲振醒了魂飛天外的陸世遠,他面色一正,看了看哭得像淚人一樣的羅紫妍,小心回道:「在下陸世遠,我和小師妹在山中迷路,苦思不得出山之法,見到此處有人家便來問路。貴捨只有這位小姑娘在,我們也不敢擅自闖入,只是在這和這位小姑娘說說話,希望等到小姑娘的家人回來好問明出山之路。冒犯之處請夫人見量。」

    蓮生見他彬彬有禮,面色便緩和下來。雖然知道他們是四羅山莊的人,她卻不怕這兩人認出自己,自己在私奔之前算是閨閣千金,從沒在江湖闖蕩,除了自己家人,見過自己的人十個指頭也數的完。此時她只想早早打發了這兩個人。她沉聲道:「兩位稍等,我安頓好女兒便帶兩位出山。」轉身便往屋中走去。

    陸世遠怔怔望著蓮生背影,站在屋外若有所思。過了一會兒,他走到羅紫妍身邊,憐惜道:「師妹,世事難料,莫要再為那人傷心。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蓮生親自將二人送到山下,她特別選了一條道路複雜,崎嶇難行的山路下山。她怕二人以後再上山來打擾他們,更怕有一天身份戳穿被人追捕追殺。這條小路複雜難記,自己走了近十遍才記住。陸世遠他們下山之後再想原路尋來怕是千難萬難了。

    陸世遠和羅紫妍剛回到客棧被掌櫃告知有人住進了他們預定的房間裡,囑咐他們一回來就速速前去相見。陸世遠看了眼面色淒楚、情緒低迷的羅紫妍,決定先送她回房間休息。要是師傅見到愛女這副模樣,那還了得!而且他要稟告師傅的事情當著師妹實在是不好開口。

    桐子客棧共有五間上房,難得今日全部被人住了進去。老闆人逢喜事精神爽,連忙叫最利落的小二給上房的幾位貴客送去上好的桐子茶。小二連敲了幾次門,最後在三號房間裡見到了幾位財神,那位英俊的青年前天訂了四間上房,他一間,他那大美人師妹一間,剩下兩間似乎是為了面前這三位大爺中其中兩位訂的。果然,那位穿藍袍的大爺和那位有山羊鬍子的大爺住了進去,還為穿黑衣面色嚴肅的那位大爺追加了一間。

    作者有話要說: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