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青竹桃花少年行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4章 文 / 黃藍

    艾少六躺在冰冷的儀器上,雖然已經被全身麻痺,她還是努力轉頭憤怒的瞪視在電腦前操作的變態男人。變態男人似乎感應到少六的憤怒,他抬起頭來看著她,好像在欣賞困在獸夾上的獵物,少六眼光越是憤怒他越是高興,足足過了十多秒,他才收回目光,慢悠悠的開口道:「世界聞名的大偵探dr.i也不過如此。找了那麼久也沒有找到我要的東西。哎,不得以,我只好請他可愛的妹妹做一趟時空之旅了,畢竟有壓力才有動力,你說是不是啊,艾小姐?」他又掃了艾少六一眼,看到她殺人的目光更開心了,手指不停的在鍵盤上敲擊,繼續說道:「其實我還是很喜歡你這樣的小姑娘的,嘖嘖,畢竟十七歲就精通八種語言,腦袋瓜裡存儲的各類犯罪資料、犯罪藥劑學資料可比數台電腦,又協助大偵探dr.i在世界各地處理事件,即當秘書又當助手,這麼能幹的人,為什麼我們組織就沒有?」變態男人深感無奈的歎息了一聲,繼續道:「嗯,聽說你和dr.i都是過目不忘,我猜測是你們家族遺傳或者是你們有專門的訓練方法,不知道我說的對不對?」

    艾少六的舌頭早已麻木,她狠狠的盯著那個狀似聊天的男人,他抓住自己逼迫哥哥為他尋找一個名為「桃花源計劃」的穿越時空機器設計圖。可是設計者似乎知道有這麼一天,早就把所有資料銷毀,人也在半年前失蹤了。可是那個變態根本不相信他們,他以為哥哥找到了設計圖卻不交給他。自己被抓之後哥哥想盡辦法還是沒能救出自己。兩天前的救援終於把他惹毛了,現在他就要送自己去另一個時空,只有哥哥找出設計圖,自己才能回來。

    變態男人自己說了半天,覺得似乎有點寂寞。他走到艾少六躺著的儀器床旁邊,俯看著她,咯咯笑道:「你是不是很想說話啊?嘖嘖,臉都氣紅了。好吧,時間也不多了,我一個人說也挺寂寞的,就讓你說兩句吧。」說完從身後拿出一隻注射器,在艾少六的脖子上注射了一針,弄完之後笑嘻嘻的看著她。

    艾少六覺得脖子上方慢慢有了感覺,那個變態說讓自己可以說話看來是真的了。她動動舌頭,有感覺。轉頭盯著那個笑的異常開心的男人,憤然罵道:「變態!」他聽了還是那笑嘻嘻的樣子,可是目光卻變得有點陰沉,突然像是想起什麼,有些幸災樂禍的問道:「你想知道前天和你哥哥來救你的那個男人現在怎樣了嗎?」艾少六知道那個人,他叫paul,是國際反恐組織的一名辣手神探,脾氣不大好,但是和哥哥是很好的朋友。()她盯著那男人,知道不問他也會告訴自己。果然,他很快說道:「你說我是變態?你沒有見過真正的變態。那個人體格真是不錯,很好用。」看了一眼眼睛都要瞪出來,氣急了鄙夷的看著他的艾小六,他才明白自己誤導她了,馬上解釋到:「嘿嘿,不是你想的那樣。lan覺得他體格很好,就……」他刻意停了一下,看艾少六睜大眼睛看著自己,感到非常滿意,這才繼續說到:「就把他**解剖了。」

    艾少六像看怪物似的看著他,她知道他們組織的人都不是正常人,但是把人**解剖……

    男人看著呆呆的艾少六有點不高興了,哼了一聲道:「lan才是變態,連我們內部的人都不喜歡他。不過你放心,我不會像他那樣解剖你的。等你穿越之後,**會留下,那時候就像是已經死亡了。七天之後,**和意識再也不可以結合,那時候就算是我再在你身上用刀你也不知道啦。」

    艾少六又驚又怒,大吼道:「你不是說等到哥哥找到圖就讓我回來的,怎麼又變成七天了?」

    變態男人眨眨眼,很無辜的道:「哎呀,我難道忘記跟他說要在七天之內才來得及嗎?現在這個機器是桃花源計劃的低版本,可以把人的意識送到另一個時空。但是,你這麼聰明,一定能明白意識剝離**之後,**的保存就是大問題了。要是在七天之內意識回不來,你的**已經發生變化,之後就算回來了意識也再也沒發和**融合了。所以我才會讓你的大偵探哥哥去找高版本的設計圖,高版本可以把人整個送去另一個時空,不用像現在這樣還擔心意識能不能回**的問題。是了,我想起來了,他前天來救你的時候炸毀了我的實驗室,我受到驚嚇一不小心就忘記了。」想了想,又道:「其實我還是很捨不得你的,你是我見過最聰明的小姑娘,被關在組織裡也有辦法通知別人來救你,還推測出我實驗室的方位,毀了我那麼多珍貴資料。我真是越想越覺得自己喜歡你。要是dr.i在七天之內回來的話,我該怎麼辦呢?對了,我就把他也留下來好了,到時候再把你弄回來,有兩個這麼聰明的人陪我,想想都覺得幸福啊!」

    艾少六怒極,心想變態男是不會放過自己了,乘現在可以說話,氣死他。她一反剛才氣的要死的樣子,笑道:「我和哥哥正常的很,不會沒事陪瘋子玩。就算是陪個笨蛋也比陪你這個變態強。而且,以你的資質怕是很難跟的上我們的思維,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是天才的。」相處幾天,她知道這個男人非常自戀,覺得他自己是天才,他喜歡跟他認為聰明的人交流,就算是氣氣艾少六他也覺得很開心。他似乎很不喜歡別人叫他變態,更不能接受別人說他笨。

    果然,他的臉色變了,陰沉沉的盯著艾少六,那眼神讓她心裡發毛,有點後悔激怒了他。變態男人冷冷的看著艾少六,艾少六覺得被他盯著時間過的慢極了,好像過了幾個小時,其實只過了十幾秒,他忽然眼神一暗,整個人看起來竟有些脆弱,他略顯迷茫的喃喃道:「你覺得我沒你聰明麼?你瞧不起我,不願陪我麼?」艾少六覺得他整個人都不正常,心裡非常害怕,正想說點什麼來緩和一下,那男人突然俯下臉來,艾少六要不是被全身麻痺差點就要嚇的跳起來了,只聽到耳邊一個冷靜且清晰無比的聲音:「我叫tao.」她完全不明白他又在發什麼瘋。那個男人說完也不管發呆的艾少六,回到電腦前面飛快的操作起來。艾少六知道他是要啟動機器把她送走了,正想大叫,卻覺得全身被電擊了一下,意識好像被抽了出來,又一下子被拋了出去。她失去意識前在心中狂呼:哥哥快來救我!

    甦醒過來的艾少六睜開眼睛看到的就是一位古裝美貌女子,那女子歡呼一聲,神色有點急切,更多是欣喜,她一把她摟在懷裡,拍拍她的臉,長舒一口氣道:「長樂,你終於醒了。是娘親不好,不該把你一個人留在家裡。你想去湖邊玩娘親也該陪著你,以後你去哪裡玩娘親都由著你、陪著你,你千萬別像昨晚那樣嚇娘親了。」說到最後哽咽起來。

    艾少六的心裡可用天崩地裂來形容了,即使知道自己難逃變態的毒手,即使已經到了這個不知名的時空,她還是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抬頭看那位摟著自己的女子,她說她是自己的——「娘親」,她這麼年青!那自己……艾少六連忙低頭看自己,小小的手,小小的腿腳,小小的身體,摸摸自己的臉,還是小小的一張。這是醒來受到的第二個驚嚇了。

    蓮生見女兒臉色發白,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自己,突然低頭看自己的手,還拉開被子看自己的腳,一臉被嚇到的樣子。她心中著急,難道長樂神志失常了?連聲急叫:「長樂,長樂,你看看娘啊,你還認得娘親嗎?快叫娘親啊!」艾少六聽到她著急的呼喚聲,心想她的女兒多半不知遇到什麼事情死掉了,留下的肉身沒超過七天,又正好遇到自己的意識,一拍即合,那位「娘親」就以為她的孩子活過來了。想到哥哥要是在七天之內救了自己,那這孩子就又要死一次,馬上對面前的「娘親」充滿了同情。心想:就先做她的乖女兒幾天好了。想罷,立馬抬起頭來,奶聲奶氣的叫了一聲:「娘親。」

    蓮生聽到這聲「娘親」,提緊的心馬上又鬆了下來,她似乎覺得女兒有些不同了,但是又說不上來,這是一種奇怪的感覺。艾少六伏在她的懷裡,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她告訴自己:既然來了就好好活著,等著哥哥救自己回去。她暫時不願去想回不去該怎麼辦,只是在心中默默祈禱:老天,你一的要讓我回去啊,我不想當小孩!

    蓮生拍拍懷裡的長樂,見她抬起頭來,便對她說:「好孩子,我們去看看你爹爹吧,他知道你醒了一定開心的緊。」雖然長樂心智發育不全,但是她和歐陽雲一直堅持和她保持交流,房老前輩曾經說過,她心智不全,若是平時把她當作傻子不和她說話,那麼長大以後恢復的幾率就更小了。歐陽夫婦深因為然,即使長樂沒有反應他們也堅持和她說話,只當她是普通小孩。

    蓮生抱著她走出屋外,艾少六很想自己走,奈何這位母親似乎極其寵愛她的寶貝,認為她大病初癒,還是抱著保險。艾少六出得屋外才發現這裡原來是山中一處腹地,四周到處都是鬱鬱蔥蔥的大樹,她住的地方好像是用竹子建成的竹舍,想來應該是冬暖夏涼。這時她只見前方一位青衣男子站在一個小屋前面,背對著她們母女,不知在做什麼。只觀其背影,她就覺得這個人一定氣質不俗,長長的黑髮披在背後,舉手之間只覺得優雅無限。想來他就是自己的父親了。歐陽雲一轉身就看到抱著女兒的蓮生,他伸手接過長樂,拉著手腕探了探脈搏,感覺脈象平和,終於放下心來。習慣性的摸了摸長樂的頭頂,對蓮生溫柔道:「沒事了,我們女兒福大命大,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你照顧她一夜,眼睛裡都是血絲兒了,去休息休息吧。」艾少六終於見到了自己的爹爹,背面看就覺得一定不俗,現在看到正面更覺不得了,英俊優雅,五官清俊,那雙眼睛更是深邃溫柔又略帶憂鬱,無論從外貌還是氣質來論,真真是個難得的美男子!回頭再看自己的娘親,也是絕美女子啊,也許真是有夫妻像一說,她和那爹爹的五官竟有幾分相似,只是少了男子的堅毅,多了女子的柔美。兩人站在一起,艾少六心中自然而然浮現出兩個字——絕配。

    蓮生看到歐陽雲準備的香燭紙錢,還有竹舍外面放的一堆乾柴,知道他要火化房前輩的遺體,又難過起來。她走進房老前輩臥室,在老前輩榻前鄭重的磕了三個頭,眼淚似乎又要掉下來了,揉了揉眼睛,她對外面的歐陽雲說道:「雲哥,帶長樂進來,讓她給老前輩磕幾個頭。」歐陽雲邊進屋邊對長樂說:「長樂,裡面是對你疼愛有加的房爺爺,他如今要離開我們了,你去給爺爺磕三個頭。爹爹知道你不會,進去就教你。」艾少六聽了大奇,磕頭怎麼會不會呢?難道這裡磕頭和自己的世界磕頭不一樣?她也不說話,等著進了屋看這個爹爹教她磕頭。歐陽雲把她放在地上,蹲下和她臉對臉,眼對眼,緩慢的對她說:「長樂,你看好了,就像爹爹這樣做,乖乖得給房爺爺磕頭。」說罷轉身跪在床前,「咚咚咚」的磕了三個響頭。回頭示意蓮生把孩子帶過來,對長樂溫柔道:「乖女兒,就是這樣,照著爹爹剛才做的再做一遍。」艾少六有點懵了,這不是一樣的嗎?忽然靈光一閃,難道這個孩子是個癡兒?她不動聲色,乖乖跪下,老老實實的磕了三個頭。歐陽夫婦心中大震,他們本來還在想要是長樂還是不懂該怎麼辦,哪知她居然真的乖乖磕了三個響頭。平時教她說話做事,往往費勁唇舌卻毫無效果,今日難道真是房老前輩有靈?

    傍晚,夕陽的餘輝把整個蒼茫山鍍上一曾溫暖的橙色。碧色湖平靜的像一面鏡子,倒影出天上變化萬千的晚霞。就在這樣一個美麗的時刻,歐陽一家送走了一代神醫房老前輩。艾少六對他談不上什麼感情,只能將他看做一個不認識的老人,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她也不覺悲傷。歐陽夫婦深受老前輩大恩,此時默默哀悼這位武學醫術雙修的高人離塵仙逝。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