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青竹桃花少年行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3章 文 / 黃藍

    歐陽雲輕巧的從桐子鎮上唯一一家客棧越牆而出,不作絲毫停留,飄然往蒼茫山方向行去。路上思量著客棧中陸世遠兩人的對話。

    歐陽雲確實是見過陸世遠的,雖然陸世遠想不起來。七年前,他還沒有私奔離開歐陽世家,但是在江湖上也已經闖蕩多時了。當時他和朋友正好到了洛水城,恰巧四羅山莊宴請江湖各派豪俠。他本來並不想參加所謂的群英宴,但是想到離家多年,很久沒見到家人,這樣的英雄聚會歐陽世家一定會有人參加,去遠遠看看自己家人也好,便和朋友去了。歐陽雲知道歐陽世家名頭太大,樹大招風,所以在江湖上他一直用假名,叫雲笙。陸世遠當時還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年,在四羅山莊眾弟子中學武的時間雖然不是最長,但是聰明伶俐,悟性很強,加上他本身也是出身名門,從小見慣了不少這種大場面,小小年紀待人接物不卑不亢,處事周到圓滑,很得羅寒江喜歡。羅寒江便讓他幫著接待江湖各派人士,有些歷練他的意思。歐陽雲行事低調,穿了一身洗的發白的灰色長衫跟著朋友進了四羅山莊,來到廳中,接待他們的正是陸世遠。當時江湖各路武林豪傑齊聚四羅山莊,莊上人頭躥動,歐陽雲的朋友在江湖上只是小有名氣,陸世遠和他說了一些客套話,正想尋問身後一直沒說話的歐陽雲是哪位俠士,卻被一個小師弟告知自己父母到了,便告罪一聲,去迎接自己家人去了。事隔七年,只憑當年匆匆一眼,陸世遠能隱隱覺得見過歐陽雲已經是很了不起了。只是後來四羅山莊和歐陽世家結親,而自己卻和蓮生私奔,兩家引為奇恥大辱,合力追捕甚至是追殺他們。雖然事情過了很多年,但是發生了那樣的事情,歐陽雲不會認為他們會輕易放過他們夫妻二人。在桐子鎮一見到陸世遠他便想起他是四羅山莊的人,本來打算快些回到山裡處理完房老前輩的事就挾蓮生母女二人離開避一下風頭。後來卻被羅紫妍糾纏,陸世遠自報家門後,他心思一轉,對二人刻意冷淡。一來,他看出羅紫妍對自己有意,想斷了她的心思,讓她知難而退;二來,他想知道四羅山莊的人來蒼茫山的目的。自己也是老江湖了,知道即使表現出親近之意也極有可能什麼也打探不到,弄不好還要惹到一個羅紫妍。所以不如姿態冷漠,一副對你們不感興趣的樣子,反而讓兩人放鬆警惕,自己再暗中查探。他跟蹤陸世遠二人到了客棧,在暗中觀察二人,直到聽得他們二人自己也不知道來蒼茫山的目的,只是先行一步打點食宿罷了,便離開客棧往蒼茫山中趕去。

    天色已晚,歐陽雲知道蓮生一定非常擔心還沒回去的自己。越往蒼茫山去,路上的人就越少,直到蒼茫山腳下,除了他再沒有半個人影。此時夕陽已經漸漸西沉,當最後一絲光線消失的時候,四周更顯靜謐。歐陽雲已經很久沒有這麼晚還在外面了,全力施展輕身功夫,一路往山上飛奔。忽然,他隱隱聽到前方有衣袂被風吹動的聲音。身行一閃,急忙隱入旁邊一棵腰粗般的古樹之後,只見夜色之中一道纖細身影在山路上輕靈點過,依著山路走式那道身影時隱時現,在這黑暗的樹林中更顯詭異。歐陽雲一見那人身行便嘴角一勾,臉上浮現溫柔笑容。心中一動,待到那道身影飄過自己身邊時手輕飄飄的撫上那人臉頰……

    蓮生施展輕身功夫,速度奇快的往山下奔去,夜風吹得林中古樹灑灑作響,這條山路五年來走了不知道多少次,雖然天色已暗,無月之夜,四週一片黑暗,她一個年輕女子卻是一絲懼意也無。忽然右邊臉頰感到一絲熱氣,蓮生大驚,不待那溫熱的東西碰到自己臉頰便足下輕點,向左跳開,她反映奇快,只聽「錚」的一聲,手中寶劍出鞘便刺了出去。這一刺又快又狠,蓮生在受驚之下又用上了五分內力。

    「叮」的一聲,竟是劍尖被人彈了一下,偏了開來。

    蓮生又驚又怒,抬頭看到的卻是那個自己擔心半天的人。他滿眼笑意的站在路邊,山風吹得他廣袖和下擺微微飄動。

    歐陽雲見蓮生盯著自己一言不發,以為自己剛剛惹她生氣,連忙走上前摟著她道:「好蓮生,是我不好,不該作弄你,你跟我說說話,罵我也好,別不理我。」蓮生見著是他又怎會真的生氣,裝著怒道:「你壞的很,這山路上黑漆漆的本就嚇人,你還來裝神弄鬼,嚇著了我就好玩的緊麼?從小你就愛欺負我,長大了還是這樣,欺負人很好玩麼?」歐陽雲見蓮生不是真怒,索性把頭耷拉在她肩膀上,把嘴湊到她耳邊輕輕道:「欺負人是很好玩。」蓮生只覺得自己耳朵熱的要燒起來了,偏生他繼續用低沉的聲音說道:「只不過我這一生只欺負你一個。」蓮生滿臉通紅,心中只覺得溫暖幸福。

    夜風中,兩個人靜靜的抱在一起,他們為愛情放棄了太多,卻依然不悔,只要像現在這樣一直幸福下去,一直幸福下去……

    半響,蓮生從歐陽雲懷中抬起頭來,臉上又掛上了這幾日裡常見的憂愁,輕道:「我們回去吧,長樂一個人在家,我不放心。房老前輩的事我們也要做準備。」

    歐陽雲點點頭,愛憐的撫了撫她的臉,似欲撫下那些憂愁。

    兩人剛到碧色湖邊,同時見到竹舍西屋邊白影一閃。歐陽雲心中一懍,和蓮生幾下輕越,飛也似的奔向竹舍。二人極有默契,歐陽雲身行一晃往西屋衝去,蓮生奔去長樂那邊。

    一進西屋,歐陽雲先不查看那些珍貴的醫典藥材,直直走進了房老前輩的臥房。床上靜靜躺著一位白鬚白髮的黑衣老人,他神態安詳,像是睡著了一般。歐陽雲心中忐忑,因為以他的內功修為已經感受不到房間內除了自己之外還有其他任何的呼吸聲,這就是說床上的老人已經離開人世。

    他正伸手探老人的脈搏,蓮生衝進屋裡,往房中掃了一圈,視線最後停在了床上躺著的老人身上。兩人同時開口,一個問:「長樂沒事吧?」一個問:「老前輩怎麼樣?」話說完,屋中短暫安靜。歐陽雲見蓮生神色急切,連忙說:「老前輩去了。你別太傷心。」蓮生渾身一戰,眼淚滾滾而下。歐陽雲也極其難過,他對老前輩的敬重愛戴不少蓮生一分,但是蓮生已是如此傷心,他只好讓自己先冷靜下來。想了想,對蓮生道:「把長樂叫來,我們一起送送房老前輩吧。」聽到這句話,蓮生像被什麼驚醒似的,突然抬起頭來,眼神慌亂,急道:「長樂不見了。」

    歐陽雲大驚,「不見了?不在屋裡?你可四處找過?」

    「我進屋見她沒在床上,在屋裡找了一遍,又去其他房間找了一遍,你這裡也沒有。這可如何是好?」今日所遇之事已經大大超出蓮生承受範圍,敬愛的老前輩仙逝,愛女也不知所蹤。

    「我們去外面找找」,歐陽冷靜道。

    蓮生想起長樂下午在碧色湖鬧過彆扭,說不定是自己走後她一個人偷偷跑了出來到這湖邊玩耍。兩人便沿著碧色湖仔細尋去。耳邊傳來林中不知名鳥兒「嘎嘎」的粗啞叫聲,既淒厲又單調,在這靜寂的夜晚讓人頓覺不祥。蓮生急的眼淚直掉,歐陽雲緊緊握住她的手。忽然,他看到前面幾十米似有什麼伏在草地上。無月之夜,本來就難以看清四周事物,多虧了他內力深湛,夜視能力十分了得。兩人輕輕一縱,還沒落下蓮生就叫道:「是長樂。」歐陽雲心中又驚又急,因為他已感到伏在地上的人氣息微弱,怕是快要不行了。他一把抱起長樂,內力源源不斷的送了過去。蓮生找到歐陽長樂的狂喜在看到她蒼白的臉色時便如過眼雲煙,消失不見。她拉起長樂的衣袖想要為她把脈,卻被衣物冷冰冰觸感激的心中一戰。抬頭看正為長樂輸救命真氣的丈夫,歐陽雲對她點了點頭。他們都猜到長樂為什麼會這樣了,是因為落水。

    歐陽雲覺得長樂氣息越來越弱,輸進她身體裡的真氣就像鐵牛沉如大海,幾乎沒什麼反應。他心裡越來越冷,似乎有一個聲音在說:她要死了,她要死了,你唯一活著的孩子也要離開你了。呼吸一亂,突然,他感到長樂的心跳脈搏停了,氣息也沒有了。心中又驚又痛,瘋狂的把真氣輸進那小小的身體,視線與蓮生相接,在那雙美麗的杏眼中歐陽雲看到沉重的痛意,還有深深的絕望。蓮生一直在為長樂把脈,她知道長樂的脈搏越來越弱,雖然似跳非跳,但是心中卻期望著丈夫輸入的內力可以為她吊命。只要過了這一關還是有希望的。可是,突然停止的脈搏把她打入絕望的深淵,她一探再探,沒有,沒有,沒有跳動的脈搏。她的長樂終是要像她那夭折的姐姐一樣離開她。對上丈夫沉痛的視線,他們甚至無法安慰彼此,這個夜晚他們失去了世上最愛的兩個親人。

    歐陽雲把手從長樂背後移開,緩緩的將孩子小小的身軀攔在懷裡。蓮生還是握著長樂的脈搏不放開。歐陽雲啞聲道:「放手吧,我們帶她回去。她可以和她姐姐還有房爺爺住在一起了。」蓮生眼淚似乎已經流乾了,只是呆呆的看著長樂,不哭也不放手。歐陽雲看她這樣心中大感不妙。突然,蓮生猛的抬起頭來,對他大聲叫道:「她還沒死,她還有脈搏!雲哥,雲哥,長樂還有脈搏,快,快輸真氣。她還有救,她還有救……」歐陽雲腦袋裡轟的一聲巨響,緊緊盯著蓮生,心道:難道蓮生接受不了現實得失心瘋了?他一把抓住她的肩膀,聲音淒楚:「蓮生,你清醒一點,長樂已經去了,已經去了啊。」蓮生抓著長樂手腕,眼神急切,情緒激動,似乎很不能理解歐陽雲為什麼說長樂已經死了。她把長樂的手腕遞到歐陽雲手邊,哭叫到:「真的真的……真的還有脈搏,雲哥你快救她啊。」歐陽雲見她這樣只得把手指放到長樂脈搏處,心想先哄哄她也是好的。剛探上長樂脈搏,便指間覺脈搏輕輕一跳,而他的心卻是重重一跳,難道……

    他生怕是自己的幻覺,捏著小小的手腕,仔細把脈。指間脈搏從開始的微弱跳動到沉緩有力。懷中小人的氣息也漸漸強了起來,慢慢的甚至可以聽到呼吸的聲音。歐陽雲連忙運氣輸入她體內,他此時的激動狂喜也許只有急切注視著他和長樂的蓮生才可以體會。懷中的孩子呼吸已經漸漸平穩,只是依然沒有甦醒過來。

    歐陽雲讓蓮生再給她把脈,看看是否是真的已經沒事了,畢竟她在醫術方面比自己高明許多。蓮生早已平復了情緒,她仔細檢查了一下,終於放下心中大石,眼中盈滿喜悅淚光,抬頭對歐陽雲道:「沒什麼大礙,等她醒來就沒事了。」

    兩人帶著從鬼門關上回來的長樂回到竹舍。蓮生連忙為她換下那身濕衣,把她放進捂暖了的被窩裡,坐在床前不願離開。直到此時她還是能感到那種失而復得的狂喜,這位愛女如命的女子希望自己的寶貝能在睜開眼的時候第一個看到她。

    歐陽雲卻沒有那麼輕鬆,他見女兒已經安然無恙便轉去西屋,雖然老前輩已經仙逝,但是他沒忘記之前回來時看到西屋邊閃過的白影。他記得那道白影,如果記得沒錯的話,是那東西。查看了屋內草藥,果然少了幾味極其珍貴的。配好的成藥也少了一些,且同樣是用珍貴的草藥練制的。他整理好有些雜亂的藥房,進到裡屋,那是房老前輩的臥室。老人平靜的躺在床上。歐陽雲跪在地上,向房老前輩鄭重的磕了三個頭,起身再瞻仰了老人的遺容,最後把白天從鎮上買回的白布蓋在他身上,這才轉身走了出去。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