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唐門女商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第一百六十一章 整治後宮 文 / 玉玄機

    沐思語一回宮,就被軒轅無極召喚了過去。還不等她開口問安,軒轅無極就急不可耐的問她要錢了。

    沐思語一聽這話,立刻拍著胸脯道:「父皇你放心,別的我沒有,銀子大把。我做了這許多,還不是為著助父皇你一統河山?當然,以後這江山也是我的嘛,嘿嘿。不過我唐門的大部分銀子都在北夏境內,若是一下子調動太多,只怕白昊天那個老狐狸會起疑心,到時候可對我們不利,讓我回去好好想個辦法,把銀子給父皇你送來。」

    軒轅無極一聽沐思語這話,突然笑逐顏開。起先他還擔心她會推諉,卻不想她還做著她那不切實際的女皇夢呢,有夢就好,方便他利用。

    不過這有錢能使鬼推磨的道理還真是萬年不變。雖然軒轅無極沒有給沐思語推磨,可是對她的態度明顯是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也不呵斥她了,也不阻攔她胡鬧的行為了,總之一夜之間,凝月公主在宮裡的地位是瞬間高漲。

    沐思語自然不會放過這樣大好的機會,一邊更加放肆的整治起這宮裡的人,整治的對象也從原來的太監宮女升級成了軒轅無極的那些愛妃。惹的那些美人整天哭天抹淚的去軒轅無極那裡告狀,什麼凝月公主偷了人家的肚兜掛在了樹上,將自己最喜愛的髮釵戴在了狗頭上,此類種種,不勝列舉。

    沐思語整治的這些人,看著沒什麼關聯,可只有她自己知道。這些人,都是在燕藍夕神志不清期間偷偷欺負過她的人。這份名單可是沐思語一個個「嚴刑逼供」之下拼湊出來的,得來不易啊。燕藍夕受過的屈辱,沐思語會幫她全部找回來。

    當然,另一方面就是,從這些人的身上,她一點點收集著線索。關於軒轅無極離奇身份的線索。

    在這宮裡,除了燕藍夕,最受寵的就是麗王妃。好巧不巧的,那麗王妃入宮時,正是軒轅無極性情變化的那一年。也是軒轅凝月失蹤的那一年。

    據說麗妃剛入宮時,半點寵愛都得不到,可是就在第二年,不知怎的,一夜之間,麗妃就寵冠天宗後gong。地位直逼燕藍夕。

    可是軒轅無極卻一直維護著燕藍夕正王妃的地位,只給了麗妃一個側妃的位分。

    所以在幾番胡鬧之後,沐思語便將所有矛頭都指向了麗妃。終日想著法子與麗妃宮裡的人過不去。

    麗妃要一盆花。她就故意不小心,提前一步剪了那花。

    麗妃愛吃雞,她就每天在自己宮裡擺什麼全雞宴,逼著那些宮女太監每天陪她吃雞。直到最後。她自己看到雞就想吐,還是不肯罷休。而麗妃則是連跟雞毛都吃不上。

    宮裡的人都看著凝月公主成日為非作歹,可是偏偏宗主是連一聲斥責都沒有。到了後來,就連告狀的人都沒有了,一來告狀也沒用,二來,誰告了凝月公主的狀。第二天必定遭殃,成為她下一個重點打擊的目標。

    沒多久,整個天宗後gong,就到了聞凝月公主色變的地步。沒人敢管她,就連那些愛嚼舌頭根子的,也都閉緊了嘴。生怕自己說上那麼半句一句的,就被整的不成人形。

    凝月公主不會要你的命,卻能每日讓你慘不忍睹痛不欲生。誰也不知道凝月公主哪裡來的那麼多整人的法子。總之大傢伙是都怕了她。

    沐思語非常滿意這樣的狀況,如此她便可以自由的在宮裡行走,辦自己的事兒。

    當然軒轅無極也不是那麼好忽悠的,為了讓他放鬆警惕,沐思語可是動了真格的。()一個多月後,就有十幾輛馬車,滿載著白花花的銀兩,十分招搖的由北夏進入了天宗。

    最讓沐思語頭疼的,倒不是這些銀子,反而是讓李虎和扎那押送銀兩前來,勢必就讓唐逸白和呼延寒夜知道了自己的行蹤。

    不過此時的沐思語,是打定了主意將鴕鳥做到底了,甭管是誰,她都下定了決心不見,堅決不見。

    在她將銀子獻給軒轅無極時就把這個附帶的條件提了出來,為了防止唐逸白和呼延寒夜情急闖宮,沐思語還特意跟軒轅無極申請了調用幾名聖使,駐守天宗皇宮。

    明裡說的是保護好那些銀子,暗地裡當然是豎起一塊高牌,上書幾個大字「唐逸白與呼延寒夜禁止入內」。

    沐思語狗腿的將銀子獻給了軒轅無極,也等於是把麻煩帶給了軒轅無極。先不說那那批銀兩一路上招搖過市,招惹來了多少江湖上的大盜,但就是這些銀子的看護就已經是個大問題了。

    雖然有了幾個聖使,可都被沐思語搞去保護她自己了,軒轅無極無奈之下,只得將自己的所有暗衛都派了出來,連天連夜的看護銀子。

    以往的天宗還真是沒有一個雞鳴狗盜之輩,倒不是因為天宗那至高無上的血統,而是天宗實在是窮困苦寒,若是來這裡盜搶,只怕自己一路上吃的苦就已經讓大傢伙打了退堂鼓。可是這一次卻不同了,幾十車白花花的銀子加上守衛不足的天宗,已經足以吸引大批的江洋大盜了。

    但是這些都不是最苦惱的,最讓軒轅無極苦惱的是,手中握有了這大筆的銀子,可是然後呢?糧草沒有,兵馬不足,這些可都不是能輕易花銀子購買的。如果大肆的去採購,那豈不是向天下人昭示了自己的野心?軒轅無極可不想在這個時候暴露自己,所以他只能再一次低頭向沐思語求助。

    沐思語面上一副「我怎麼忘了這回事」的懊惱表情,心裡卻得意的大笑。哼哼,我早就料到你有銀子也花不出去,不然又怎麼會如此大方的把銀子給你送來?

    於是沐思語又假意想法子去了,只是誰知道這一想要想多久呢?

    一切都如她所料的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但也有一件事,是沐思語完全沒有預料到,那就是天山老怪天不缺老人家,也跟著李虎扎那一起來到了天宗。

    他一見沐思語就又急又氣的責怪她,說都怪她不讓他隨行,才害的沐思語自己在風雲國被惡人擄劫。

    沐思語一開始聽的雲山霧罩的,什麼叫被人擄劫?明明是她自己逃跑的好不好。

    不過後來聽著天不缺、李虎還有扎那三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個沒完。她才算是明白了過來,原來唐逸白根本沒有對任何人說出實情,而是編排了這麼一套理由來解釋沐思語的失蹤。

    沐思語的心,突如其來的一陣劇痛。原來就算自己傷他到了這個地步,他仍護著她,等著她,給她的歸來鋪好了路,敞開了門。

    天不缺死纏爛打的追問著沐思語怎麼從惡人手中逃脫的?又問她是如何回到了天宗?

    沐思語苦笑著,卻怎麼也答不出來,她不想為自己辯解,更不想撒謊欺騙眼前這三個與自己生死與共的朋友。所以沉默了片刻後,沐思語便忙忙岔開了話題,對著天不缺笑著問道:「怪怪啊,聽說當年你們川上三俠可是曾經試圖挑戰過聖使呦,可是最終你們是怎麼失敗,又是敗在誰手上,卻是沒有一人知道。現在既然你來了這裡,而聖使們又都是我的朋友,不如我安排一場友誼賽,讓你一雪前恥?」

    剛才還喋喋不休的天不缺,在聽到沐思語的話後,突然就安靜了下來,低著頭陷入了沉思。

    沐思語明知天不缺不想開口,仍不肯放過的拿胳膊肘子碰了碰天不缺。

    見天不缺不理會她,更加用力的用手肘撞了他一下,一臉的戲謔。她也十分好奇,像天不缺這樣頭腦簡單武功高強的高手中的高手,如何會在那一次戰敗之後開口不提,還沒有再度前來挑戰?

    過了好一會,天不缺實在是被沐思語不斷的提醒逼的沒了辦法,這才抬頭開口道:「唉罷了,罷了,事情已經過去了快六十年,我還有什麼看不開的?」

    天不缺望向沐思語那一臉對八卦渴求的雙眸,無奈的歎了一口氣,將當年發生的事情娓娓道來。

    原來當年自恃武功艷絕川上大陸的川上三俠天山老怪天不缺、鬼醫決崖子和劍仙御凌風,年輕時就已經鮮有敵手。在他們三人幾番切磋比試,卻總是打成平手後,終於感受到了高處不勝寒的孤獨寂寞。那時候年輕的他們,心中竟是有了只求一敗的渴求。

    於是三人思來想去,最後決定向天宗進發,向那世間傳聞深不可測的聖使發起挑戰。

    一路前來三人都是雄赳赳氣昂昂的,甚至還昭告天下他們三人將去挑戰聖使。一時之間整個川上大陸都因此事熱鬧了起來,不少人還私下開了盤口去賭三俠與聖使切磋的輸贏。

    三人到達天宗的最後一站的客棧中,簡直是人滿為患,就連那個鎮子都一夜之間因為他們的到來而變得熱鬧非凡。那時候的三俠,心中也是非常驕傲和喜悅的,就像是開閘前的洪水,有著勢不可擋的洶湧激情。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