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誘個王爺來撐腰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二卷 第三百八十六章 完結番外 文 / 雍容典雅

    (番外一)

    天朝歷三九零年,新皇登基的新年,舉國歡慶,連朝臣的年假都比以往要長得多,新年假期一直放到元宵節之後。

    在宮裡閒著悶了幾個月的李文昔,終於覺得有機會能出宮玩一趟,鑒於她如今的身份不同,不能像以前那樣隨意出宮。而且,她自從生下大昭小昭後,就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整天圍著大昭小昭轉,真是苦逼的只有做了母親的人才能理解。

    所以,她需要一次個人的假期,沒有丈夫和孩子在身邊的假期。尤其是文易送來消息說,元宵燈會要單獨約她見面,而且非常慎重明確的表示不能跟趙珩一起,只要她一人前往。

    雖然文易的的要求會讓人誤會,可以李文昔對文易的瞭解,肯定不是什麼小事,而且是她意想不到的事,當然,也不是你們所猜想的要表白之類的俗套劇情,文易和李文昔可是親表兄妹,純親情的!

    可是,要如何跟大魔頭請假,又不惹他懷疑,這個,是李文昔目前最為頭疼犯難的事情,畢竟魔王陛下可不是那麼好糊弄的。

    這一考慮,李文昔就思考了七八天,轉眼便到了元宵節的前一日,李文昔依然沒找到好的說詞。於是,神情有些懨懨的,任誰都能看出她很鬱悶。

    「昔兒你這幾日到底怎麼了?」趙珩坐在書房翻著書,有些無奈的問,實在是李文昔那一臉『我很鬱悶啊啊!』的神情想忽略都難。

    李文昔聞言,聳拉著眼皮抬了抬,道:「最近總覺得這宮裡的空氣不是那麼新鮮啊。陛下你有沒有覺得?」

    「不覺得。」趙珩面無表情的說道。

    「……」李文昔頭頂的鬱悶陰雲更厚了。

    「涼,涼,抱抱。」原本在矮榻上玩著李文昔親手縫製的西瓜抱枕的大小昭從榻上爬了下來,兩人屁顛屁顛的邊往李文昔身邊跑,邊口齒不清的喊道。

    大昭小昭已經開始學著說話,並能簡單的說些單音字,李文昔甚至還能記得當初大小昭第一次喊她娘時的那種興奮和喜悅。

    面對兩個肉嘟嘟可愛的兒子們,李文昔鬱悶的心稍稍緩了些,蹲下來摟著兩兒子,吧唧吧唧一人臉上親了一口,然後道:「乖兒子,大過年的你們是不是也悶了?要不讓父皇帶你們出去玩玩?」雖是開玩笑般似的經意看著兩個兒子問,但語氣卻有些是在尋問趙珩的意思。

    趙珩瞥了李文昔一眼,上前,一把抱過兩個兒子,一手抱著一個,然後看著李文昔,歎氣道:「原本明日我讓人準備了最漂亮的琉璃花燈來佈置昭和宮,想讓你們母子三人開心開心,可昔兒竟然這麼想出宮,那我便明日陪你們出去走走吧。」

    李文昔聞言,心虛的看了眼趙珩,道:「其實可以先到宮外看完花燈後,再回來宮裡欣賞琉璃燈的嘛,反正宮裡的琉璃燈可以不用拆。」

    「你是不是有什麼事一定要出宮?」趙珩忽然問。

    「……」李文昔默了默,難道趙珩他也有讀心術?居然這都能知道。

    看來想要瞞著趙珩獨自出宮去見文易看來已經不可能,只好道:「文易約了明日燈會在園中緣見面,他說有重要的事情跟我講。他還說……不能帶你。」說完,似乎準備好迎接趙珩的批判。

    「那你去吧。」趙珩出乎意料的道。

    李文昔聞言,不可置信的看著趙珩,沒想到趙珩居然這麼好說話。頓時鄙視了下剛才自己把趙珩想得那麼壞,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然而,趙珩的下一些句話,讓她瞬間僵硬!

    「你去了就不要回來。」趙珩毫無語調的說。

    李文昔好半天回過神來,很想硬氣的說『不回來就不回來』,可是又想到因為這種事情鬧情緒很不理智,也很幼稚。

    趙珩緊接著又說了句:「除非我陪你一起去。」

    李文昔呆,若是要他一起去,她又何必繞這麼大的彎?這些天她又糾結個毛啊!

    於是,很委婉的解釋道:「陛下,您想想看啊,倒不是文易有意撇開您獨獨見我。而是,您畢竟是一國之君啊,您在身邊他肯定很拘束的。我與他自小一起長大,平時相處也是沒大沒小的慣了,也沒那麼多規矩,畢竟他也算是江湖上的人嘛。」

    說到這裡,李文昔瞧了瞧趙珩的臉色,見他已經將兒子們抱回榻上讓他們自己玩,一臉平靜的看著她,待她繼續說。

    「您想啊,他自小無拘無束的慣了,自然是不想有那麼多規矩,可您在身邊吧,若是沒規矩就是對您不敬。所以他才想著乾脆單獨約我見說的,我保證,他說了什麼我一字不漏的都告訴您。」李文昔說。

    趙珩很理解的點點頭,「確實。那我坐隔壁房間,否則免談。」說完便不再理會李文昔。哼,想單獨跟青梅竹馬見面,他又不傻,怎麼可能會允許這種事發生?趙珩心想。

    李文昔心想,看來這是趙珩最低的妥協限度了,只好無力的點點頭。

    翌日,李文昔一早起來,與趙珩帶著大小昭、白太便準備出宮,只帶了青衣、雨雪和青芽隨身伺候。

    而早已恢復身份的紫衣和藍衣不知道從哪裡聽了風聲,兩人穿得一身華麗的湊了過來朝趙珩和李文昔行禮,然後表示了下為了陛下和皇后的安危要一同前往。

    李文昔暗暗鄙視,想一起去熱鬧直說就是了,穿得跟去相親似的還說什麼保護人,這真要打起架來他們那身衣服恐怕行動也不會太方便吧。

    路上藍衣一如既往的面帶微笑。而紫衣自以為風度翩翩的朝雨雪拋了個媚眼,只不過被雨雪無視了,引來她的自討沒趣,然後又朝青芽送秋波,不過感到後頸有絲絲涼意,轉頭卻見青衣冷冷的盯著他,頓時訕訕然……忘了這位姑娘是有主兒的。

    待到園中緣時,趙珩直接到了一個套間,然後示意李文昔就在外面的房間,在裡面能一清二楚的看到外面的情況,而外面的人卻看不到裡面的人。

    李文昔心中詫異了,她都不知道自家娘開的園中緣什麼時候有這麼一間高科技的套屋了……

    如果她知道是是昨晚趙珩連夜讓人弄的,不知道會不會更驚訝。而昨天聽到消息的紫衣和藍衣也是因為此才大早上巴巴的湊過來看。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