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本宮是神醫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112還不是你害的 文 / 遺失的蟲

    手上傳來的疼痛,沒有讓凌非彥的眉頭皺一下,反倒是鬆了一口氣,幸好,她沒有推開自己的手……

    不時地,他伸出那只完好空閒的手,輕輕地為她拭擦去額上、臉上沁出的細密汗珠,關切地問道:「感覺好些了嗎?」

    儘管他從來也得不到回答。

    一個皇帝,何時如此討好一個人,卻得不到任何的回應。

    疾疼終是過去了,以初如同虛脫了一般,整個人也像從水裡撈出一般,以初下意識地舔了舔唇,這一小動作,哪裡逃得過視線一直膠在她身上的凌非彥,輕輕地將她放在被褥上,親自為她倒了杯水。

    此時的她,經過那麼一場鬥爭,水,需要得很,也就沒有拒絕,咕嚕咕嚕地喝下,頓時覺得整個人舒適了不少。

    凌非彥放下了杯子,急匆匆地離開,看著他頎長的背影,以初眸光一暗,他這麼急著,又是要去見誰?儘管告訴過不要去在意,心,卻仍然控制不住。

    闔上眼,以初疲憊不堪。

    急而穩的步伐,這可不是任何一個宮女能走出的,眉輕蹙,以初睜開眼。

    以初驚訝不已,那人極不符合身份地捧著木盆的進來,還冒著熱氣,映襯得他的俊臉有些模糊。

    他把盆子放到一邊,不甚熟練地扭了扭那可以稱之為毛巾的東西。

    以初怔怔地看著他,不知他要感謝什麼。

    被子猛然被掀開,一陣涼意侵入,以初大吃一驚,脫口而出,「你要幹什麼!」

    凌非彥被她這戒備的樣子逗笑,道:「你出了一身汗,不擦乾了,易感風寒。」

    說著,那大手便要解開胸前的紐扣,儘管兩人已經有過裸呈相對,但以初卻是怎麼也敵不過羞怯。

    紅著臉,以初結巴道:「你,你讓宮女來,粗手粗腳的!」

    「你的身子,只有朕能看。」凌非彥頭也不抬,手下的動作卻是毋庸置疑,以初忽地想起一句話,地球人已經不能阻止他了……

    胡思亂想間,她的上衣已被解開,露出了嫩黃的抹胸,以初一驚,氣急敗壞地低吼:「凌非彥!」

    聽到這熟悉的呼喊,低著頭的凌非彥唇角勾出一抹笑意,還好,她還有精神。

    他的手,繞過後背,摸到了抹胸的帶子,以初掙扎起來,「凌非彥!凌非彥!」彷彿除了喊他的名字,以初已經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看著她蒼白臉上的紅暈,凌非彥真怕她會因害羞而昏卻過去,只得作罷,帕子帶著溫熱,仔細地拭擦過她的每一寸肌膚。

    以初本來還有幾分抵死不從的意思,但被他的一句給堵回去了。

    「小初,你這樣,不知情的人,還不知道要作何猜想。」

    又是一抹飛快的霞,以初自問沒有他的臉皮厚,再不願意,也只得隨他,加之,身上黏糊糊的,確實不舒服。

    見她安靜下來,凌非彥也更加專心致志地做著自己的工作。

    上衣褪去了,褻褲,以初估計也阻止不了他,以她這副要死不活的樣子,她就是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眼不見為淨,以初乾脆合上了眼睛,把他想成宮女好了。

    忽視他,忽視他,以初在心中默念著。

    靠,以初凶狠地睜開眼,真當她死了!

    「凌非彥,拿開你的爪子!」

    那布,不知何時,已經消失不見,直接換上了他的手,他帶著薄繭的大掌,在她的腰際摩擦著,癢癢的,更多的,卻是火熱。

    因氣憤,她的腮幫微鼓,凝脂般的肌膚也泛起了緋紅。

    他發誓,一開始,他是帶著無比純潔的心,但試問,這世間有哪個男子對著自己的妻子,在這種情況下能淡定得起來?

    「你的衣服,也必須換掉。」他啞聲道,黑眸中,滿是情、欲。

    「我自己來!」以初瞪了他一眼,此刻,她已積攢了不少的力氣。

    以初一把扯過被子,遮住自己,卻不知何時,他的手竟攀上了那柔軟,這麼用力一按……

    想起剛才,竟然還拿教蘇凝曦看見了,以初頓覺臉上冒煙。

    以初覺得,跟他說再多也是沒用的,還不如直接行動,將手伸入被子底下,想把那魔爪扯出。

    他似是看出了她的意圖,俊臉上綻放出妖孽的笑意,壞心地捏了一下,惹得以初身子一顫,以初下意識地向後退,卻教他一手掌控,腰間蠻橫的力度將她拉向她,撞個滿懷,他的吻,鋪天蓋地而來,似洪水般將她淹沒。

    虛弱如她,癱軟在他的懷裡,他的舌,掠過她的齒,逼得她與他不休止。

    以初用力,他有所擦覺,卻是不躲避,血腥,在兩人間蔓延。

    直到懷中人雙頰通紅,呈缺氧狀,凌非彥方才鬆開,鬆開的是唇,手,依舊扣在她的毫無遮掩的腰上。

    唇角還掛著一抹妖冶的紅,如她。

    溫熱的指尖輕抹過,以初聽得他低沉好聽的嗓音,「今天你都咬朕幾次了?」

    眼,不自覺地掠過,他左手手背處,一排深深的印痕,帶著血跡。

    他的眸光,如同的他的體溫一般,炙熱。

    以初避過他的視線。

    他又要湊上,以初怕他……

    她不願,也沒有力氣。

    推拒著,帶著疲憊,低聲道:「我累!」

    「別,我就抱抱。」他摟得更緊。

    抱抱?如果不是那硬硬的,頂著她的東西,以初或許會相信。

    他紊亂的呼吸逐漸變得平穩,緩緩地鬆開以初,凌非彥站起,高大挺拔,瞬間形成了黑影,籠罩住了以初。

    以初無意間看到那羞人的地方,當然,是他的。

    隔著衣服,遮不住那雄風,以初不屑地切了一聲,嘀咕道:「真丟人。」

    凌非彥的臉,頓時就黑了,又惱又好笑,恨恨地捏了一把她的鼻子,咬牙切齒地說道:「還不是你害的!」

    以初瞪了他一眼,自己色胚,還賴她身上了!

    淡淡的月華,穿過窗戶,在以初雪白的凝脂上鍍上一層銀光,凌非彥眸光一深,但又動不得,把被子拉高,將她遮得嚴嚴實實。

    要不是她的身子,他肯定要狠狠地要她!

    「把衣服換了。」凌非彥把衣服塞到她手中,轉身離開。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