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玄幻魔法 > 逆天之丑顏狂女召喚師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102.老人見,妖孽現 文 / 丵灼

    兩人齊齊掉頭,只見昨日熄滅篝火旁的大石頭上盤坐著一位花甲老人,身穿黑色長衫,頭髮眉毛花白,雙手隨意放在膝蓋上,微閉著眼。

    兩人眼中同時掠過一絲驚愕之色,這位老人是什麼時候來的,他們為何沒有發現?難道對方的功夫高達他們所不能觸及的境界?

    「小娃娃,看我做甚?不是在哄這小女娃嗎?接著哄啊!」老人神色威嚴,聲音有種特別的氣勢,讓人不可阻擋。

    司空炎不再嬉笑,露出少有的尊敬之意,幾步探上前去,恭敬的作了一揖,「見過前輩。」

    景致也放下了鮮有的氣惱,上前而去,「見過前輩。」

    「嗯。」老人滿意地點點頭,兩個小娃娃見到他並沒有驚訝懼怕,還是一副恭敬的樣子,捋著花白的鬍子讚歎道,「兩個小娃娃是見過大世面的,不錯不錯。」

    「前輩為何到此,此時正是試煉的時候。」司空炎問道。

    「試煉?」老人茫然,隨後恍然大悟,「我竟然忘了,這個世界還有試煉這回事。」看來他是離開久了,以前的事都忘的差不多了。

    司空炎與景致眸底微光一閃,兩人對看一眼都互相明白三分,看樣子這為前輩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司空炎看著老人,「那麼前輩,需要晚輩做些什麼?」

    「哈哈!」老人爽朗大笑,這笑聲氣勢渾厚,兩人皆是一震,一股無形地破浪推拒兩人,但是兩人的定力甚好,所以才被能推到百米之外。

    「小娃娃,眼力真毒,不錯,我的確有事相求。」老人見他們能擋住自己加壓的笑聲,便不避諱,道出實情。

    司空炎也是微微一笑,「前輩請說,若是晚輩有能幫到的地方,盡力而為。」

    老人訝異,反問,「你就不怕我這個老頭子耽誤了你們兩個娃娃的試煉?」

    司空炎搖頭,似乎是情深地看了景致一眼,說道,「不會,只要和我的媳婦兒在一起,試煉並不重要。」

    景致聞言神色一斂,狠狠瞪了他一眼,這傢伙真是毫不避諱,竟然在外人面前說這種沒皮沒臉的話,真是不害臊!

    司空炎也是眨眨眼,知道了她內心的想法,腆著臉,一副「你能怎樣」的表情。

    景致心下又是一惱,挖了一眼不再看他。

    老人早將他們兩人私下的小表情看在眼裡,笑著說道,「哈哈,小娃娃,你可不能強人所難,這小女娃更本不喜歡你。」

    道出了司空炎心中所想,他也不惱,只是擺出心甘情願的表情,幽幽道,「不管她喜不喜歡我,但我這一生只為她生,只為她死,無怨無悔。」

    景致瞪的更厲害了,對老人說道,「前輩請無視他的話,我與他只是萍水相逢,沒有絲毫情感,況且晚輩並不想談情說愛。」

    襄王有心,神女無意,老人笑著眼神流連與兩人之間,「既然如此,我也不多說了,此次前來,想在這魔獸森林裡找一樣東西。」

    「哦?前輩是想找什麼,可否說與我們聽聽。」司空炎問。

    老人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歎息搖頭,「本是一件無所謂的物件,只是現在必須要有那物件,這事方可完成。」

    「此事說來話長,還是到我現在的住處去談吧。」老人說道。

    司空炎看了景致一眼,見她沒有拒絕之意,答應道,「好,請前輩帶路。」

    老人跳下大石,對著森林叫道,「雪熊,該走了。」

    景致司空炎齊齊向林子那方看去。

    雪熊還未出來,一聲震徹雲霄的吼聲由遠及近傳來,震的周圍的樹上的葉子都掉了下來。

    老人樂呵呵道,「我這獸寵有些調皮。」他又中氣十足地向林子中吼道,「雪熊,不許嚇人!」

    聲音一波一波傳了過去,回音不斷傳來。

    果然,這還沒有見過面的雪熊停下吼聲,歡快地跑了出來,大地又震了幾震。

    只見雪熊巨大無比,體型可以與景致第一次打死的魔獸相比,皮毛通體雪白,一雙黑曜石般的眸子閃爍明亮,嘴邊逸著低低地吼聲,歡快地跑到老人身旁,低頭用自己的大臉蹭了蹭老人的臉頰。

    老人微笑著撫摸著雪熊,「不許嚇著人了!否則再不給你吃魚了!」

    雪熊不滿而眼神幽幽地看著老人,垂頭喪氣地趴在了地上,又不忿的打了一個響鼻。

    景致看到這個雪熊,想到了自己的毛毛,她突然有點想那個小傢伙了,雖說還是很討厭。

    老人與雪熊親暱了幾番,才對兩人道,「路途比較艱險,我們就坐著雪熊去吧。」

    兩人齊齊點頭,可雪熊卻不滿意,它不喜地對兩人警告吼了一句。

    「雪熊!」老人沉下臉色,「如果你不想再來這世界就隨便任性!」

    雪熊瞬間變的可憐兮兮,垂頭低低吼著。

    「我們走吧。」老人對兩人說道。

    幾人依次上了雪熊,老人坐於前,景致在中,司空炎在後,等他們坐好後,雪熊低低吼了一聲,邁起粗壯的前爪,一躍而起,飛到高空約十米後,一下子落下,開始向溪流的上游跑去,速度飛快異常。

    景致司空炎兩人豈能被這種小把戲嚇

    倒,直接抓住它的皮毛,任由它亂蹦亂跳,雪熊依舊沒能甩下他們。

    老人暗暗讚歎,不愧是新一代的青年才俊,什麼危險艱難都阻擋不了他們,是世界之福啊!

    他拍了拍雪熊的脖子,示意別在調皮,趕路要緊,雪熊自然明白,那件事耽誤不得,便不再胡鬧,加快速度奔跑。

    小溪的盡頭是一座雪山,名為雪域天山,是亞特蘭蒂斯大陸的最高山。傳說中魔獸森林裡最凶殘,級別最高,實力最強的魔獸天山雪獸在那裡居住。

    但天山雪獸從來不會下山,因為它不怕寒冷,而怕陽光。但是人們一般都不會上雪域天山去招惹它,所以這種平衡從未打破。

    但是老人的居住之處竟然在雪域天山,不知道為何景致暗暗感覺有些不妙。

    雪熊的速度非常快,不一會兒便到了雪域天山的山腳下,它也停了下來。

    老人望了一眼天山,對後面兩人說道,「我的暫時的居住地便在這雪域天山的山頂,你們現在可以準備一下,上山的路很是艱險,隨時會下雪颳風暴,多穿點衣服,不會錯。」

    兩人也齊齊抬頭看了看雪域天山,只見天山高聳入雲,從山腳至山頂,千年冰雪從未消融,與後面的翠綠樹林赫然相反,偶爾從山上傳來一陣陣叫聲,估計那便是天山雪獸的叫聲了。

    景致沒有要加衣服的意思,一是她沒有心臟,感受不到溫熱寒冷,而是她也沒有多少衣服。

    司空炎見景致不為所動,自己自然也不加衣服,對於這點小寒冷,他還是能堅持的。

    老人見兩人都沒有動靜,自然明白,便不再多說,再次拍了拍雪熊的脖子,「上山!」

    雪熊後退了幾步,作衝刺狀,然後一下子跑向了山。

    在山腳下看時,山坡平坦,輕易可以爬上去,但是這雪熊一上,阿狸發現這山峰是何其的陡峭,基本上呈一個直角,若不是雪熊的速度飛快,或許沒走上幾步,便會掉下來摔個半死。

    景致司空炎死死抓住雪熊皮毛,盡量不上自己掉下去,再看前方坐寫的老人,氣定神閒,絲毫沒有一絲恐懼,更讓人驚訝的是,老人竟然沒有抓住雪熊的皮毛,但他也沒有因此而掉下去。

    果然,高手與菜鳥之間的差距,就是這麼的大!

    上山的路越來越陡峭,雪熊有好幾次都抓空了岩石,差點掉了下來。

    寒風凜冽,冰雪無情地拍打著他們的身體,侵蝕著他們的肌膚,若只是普通人,想必早就凍成了一個冰人吧,可見這山上是何等的寒冷刺骨,不比冰川邊境差。

    終於,雪熊一個猛的跳躍,跳上了山頂的一塊平地上。

    幾人也終於不再受這樣的艱險顛簸,下了雪熊的雄壯的後背,打量著著山頂。

    忽的,幾股危險氣息緊閉而來,景致司空炎警惕看向周圍。

    一個雪白毛絨大掌扒上一旁的岩石,然後翻身而上,渾身雪白的天山雪獸爬了上來,眸光通紅,貪婪的目光毫不掩飾,好似看到了美味的食物一般。

    緊接著,周圍的岩石上都扒了許多的白色毛絨大掌,隨後一一翻越而上,幾乎有三十來只的天山雪獸被美味的食物吸引而來。

    「嗷嗚嗷嗚……」天山雪獸嚎叫著,好似遇到了什麼高興的事情一般。

    很快,附近所有的天山雪獸都上了山頂,景致幾人被包圍了。

    「沒想到,這天山雪獸比我想像來的還要快,小娃娃,我現在的實力不如你們,我老頭子是要靠你們出了這天山雪獸的包圍圈了。」老人慚愧道,只怪他身負重傷,聽說下界有冥王的生珠,所以特來尋找。

    司空炎看了老人一眼,說道「老前輩,無礙,這點小事,還是讓我們小輩來做吧。」說罷,拿出他的魔法杖。

    景致也在一旁點點頭,召喚出自己的幻獸。

    經過一夜的休息,火獅的傷口早就恢復一大半了,再加上幻獸大陸有珍貴草藥,所以傷口得意癒合。

    召喚陣顯,火獅跳了出來。

    而不知何時隱藏在景致身子上的軟籐,也出現在景致的肩上,似乎是感受到戰鬥要來了。

    天山雪獸見他們只是拿出了自己的戰鬥武器,並沒有戰鬥的意思,以為他們的實力也不過如此,其中一隻天山雪獸便跳了出來,直接撲向兩人。

    軟籐見此,伸出自己的籐蔓,在路上就已經變的粗壯,立刻纏繞住天山雪獸的四隻爪子,轟的一聲,那只要攻擊兩人的天山雪獸如同大山一般頃刻間坍塌而下,憤怒的叫聲驚鴻遍野。

    其他天山雪獸見此,互相看了一眼,全部跑了上去,戰鬥打響。

    攻擊景致的雪獸一半被軟籐撂倒,一半被火獅的火舌燒的不成樣子,山頂上的清新空氣立刻變的污濁不堪。

    司空炎這邊,有魔法杖在手,口中輕吟誦唱魔法咒語,然後魔法杖隨意一指,幾個天山雪獸立刻摔倒。

    還有雪熊,雖然他是魔獸,但是被老人收服,自然要保護老人,它的戰鬥力可是處於不一般的水平,一般的魔獸見了它,感受到他它的氣勢,都要俯首稱臣,所以打敗幾個天山雪獸是不在話下的。

    立刻山頂哀鴻遍野,屍體七到八歪的躺著。

    有幾個膽小的天山雪獸,見此立刻跳下山頂,性命第一,逃命要緊。

    但有些

    天山雪獸毫不屈服,一次次被打倒,一次次站起來再戰,絲毫沒有後退之意,看來這些天山雪獸大多都是有靈性的。

    火獅撕扯著最後一個活的天山雪獸的屍體,口腳齊上,愣是將大自己幾倍的天山雪獸給撕成了好幾半,還不停地將新鮮的血肉塞到自己嘴裡,吃了起來。

    老人突然鼓起掌來,讚歎道,「後輩可畏,後背可畏啊!那幾個糟老頭子這下再不用歎息沒有好苗子了。」

    景致司空炎收回了幻獸與魔杖,趕上前去,司空炎問道,「前輩您沒事吧。」

    老人笑著搖頭,「沒事,我糟老頭子一個,那些天山雪獸不喜歡啃我這個老骨頭,倒是你們,傷著沒有?」

    兩人齊齊搖頭。

    「那就好,快去將魔核挖出來吧,這樣也沒有耽誤你們的試煉。」老人很是豁達,並沒有將自己的事情放在第一位,而是在意兩人的試煉如何如何。

    兩人點頭,手腕隱晦一轉,一把匕首握在了手中。

    之前景致的軟籐與火獅共殺死十頭天山雪獸,所以她又增加了十分,總計七十分,當然司空炎也絕對不是吃軟飯的,一個人就殺了十三頭天山雪獸,所以總計七十一分,超過景致一分。

    兩人分工,景致與她的軟籐挖自己殺死的,司空炎也忙著挖自己殺死的。

    不一會兒,兩人都挖了出來,而雪熊所殺死的,都歸了景致。

    所以,現在景致總分為八十九分,司空炎總分為八十四分,景致依舊穩居第一。

    老人看了兩人的積分牌一眼,感歎道,「年少才盡出啊!」

    「前輩,我們可以走了。」司空炎恭敬道。

    老人點點頭,「走吧,就在不遠處。」

    幾人再沒有坐雪熊,而是選擇行走。

    而瀰漫著血腥味的山頂,不一會兒,寒風飄飄,將血腥味沖淡了。

    路途不是很遠,而山頂也是有別樣的風采,幾種珍貴的藥材都長自雪域天山,景致將東西一一採下,雪域天山之行,她是沒有白跑一趟。

    他們所行走的路漸漸窄小,而且似乎像是下山,老人解釋,這雪域天山總有天山雪獸出沒,所以自己居住的地方比較隱秘,而且還設了陣法,看似是下山,其實還是在山頂之上。

    良久,老人在一塊大石頭前停下,彎腰拍了大石頭三下,大石沉寂,浮上來的,則是一片片濃郁繚繞的雲朵。

    老人抬手揮了揮衣袖,雲朵向兩遍散開,一座氣勢輝煌的宮殿出現在幾人眼前。

    景致司空炎皆是一驚,立刻將自己的驚訝藏了起來,這一連串動作不過是一瞬間。

    只見宮殿大門紅光燦爛,當初戰神奧丁的宮殿大門是純金打造,而這宮殿雖然只是檀木門,但價值同樣不菲,尤其是大紅沉檀香木,是少之又少,大陸上見過大紅沉檀香木的沒有幾個,也只是聽說無名魔法師的手串便是大紅沉檀香木,但也只是手串而已。

    一扇大門,與一串串珠,可謂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老人打量著兩人的神色,果然不是一般人能有的鎮定!

    他抬手一揮,兩扇大門為三人敞開,對門的,便是磅礡大氣的白色系宮殿。

    滿地的白色濃霧,彷彿置身於仙界之中。

    老人率先邁步而入,雪熊奔跑到內追雲戲耍,景致司空炎緊隨其次。

    大紅門緩緩合上。

    走進了宮殿,才發覺這個宮殿的莊嚴肅穆!

    宮殿通身雪白,與這天山的雪,天山的雲,天山的霧融為一體,天地接連成為一片,約是仙境也不過如此。

    老人轉過身來,張開雙臂,微閉著眼,「這就是我的住處。」

    景致總覺得有些不對勁,然而這次的感覺更為強烈。

    老人花白的頭髮逐漸變長,長的有些妖媚,那本是滿臉的滄桑年華,瞬間成了妖孽驚艷。

    細長的柳眉,猩紅狹長的鳳眸,高挺的鼻樑,小巧紅潤,尖長的耳朵,尖尖的下巴,最終組合在一起,是何等的美艷,也只能用美艷妖孽這一詞來形容了。

    「我的獵物,還不臣服於我?」聲音沒有之前的滄桑,反而是低沉陰柔。

    ------題外話------

    終於回來了∼呼呼,抱歉吶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