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邪王拽妾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080章 三國皇子的預演 文 / 小荷朵朵

    ()()

    感覺這個話題越往下說自己越吃虧.樂樂趕緊換了.一本正經地提醒著月錯:「北冥墨明天後天一定會到啊.你之前說好了只要他同意你就沒話說.可不准耍賴.」

    月錯當然很驚訝.事實上他一到了北冥墨的行館就覺得很驚訝了.北冥墨對樂樂的時候好像有著格外的耐心.

    「他為什麼要答應你.為什麼會對你網開一面.」這簡直太出乎意料了.

    「我口才好唄.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唄.」樂樂大大咧咧地.

    就知道她會這樣說.月錯安靜地想了想.一個人去實在太有挑戰.遂決定把秦雲飛也拉上一起丟人去.想好之後.月錯心底還有些絲絲的得意.竟然破天荒調皮地笑著徵求樂樂的意見道:「按照你的標準.雲飛可以去嗎.你要是中意的話我明天給你一起拉去.」

    樂樂一聽開心得簡直要蹦起來了.行.太行了.月錯溫潤秦雲飛燦爛.兩個人氣質截然不同.但同樣飄逸高貴.迷死一票少女沒話說.

    並且她早想拉上秦雲飛了.但她知道那廝難纏.弄不好秦雲飛幾句話又給忽悠得連月錯都不去了多不好.所以樂樂才一直沒敢打秦雲飛的主意.

    這下倒好.由月錯提了出來.簡直再好不過了.

    月錯一定能搞定秦雲飛.樂樂堅信.

    兩人說話間.已經到了分岔的路口.樂樂望望睿王府的方向幾乎是歸心似箭.也就歡快地給月錯告別:「好了你快回去休息吧.明天還要找我報到呢.我也回去再思考思考.看看哪裡漏掉了沒有.」

    月錯看看夜色.已經有些濃了.他怎麼可能放心讓樂樂一個人回去.於是也就義不容辭地擔起了護花使者.雖然千萬個不願意但還是親自將樂樂送往睿王府.

    卻不想快到睿王府門口的時候.龍瑾巖也焦急地出了門.心想怎麼這麼晚了樂樂還沒有從糕點店回來.莫不是又打算像前兩天那樣直接住在糕點店不回來了吧.哼.這個小女人一點兒都不珍惜他們之間剛剛表白的溫情嗎.

    於是三人就理所應當地打了個照面.龍瑾巖看著施施然回來的樂樂正笑顏如花地跟月錯道別.心底不由得醋海翻天.

    月錯本來正要走.此時看到龍瑾巖陰沉著臉出來了.也微微滋生出一點點男人的嫉妒.便第一次很大膽地抱了一下樂樂.然後輕聲道:「晚安.」

    在樂樂看來分別時候擁抱說晚安簡直是再正常不過了.於是跟月錯道別完之後.她依舊輕盈快樂.看向龍瑾巖的目光還夾雜了發自肺腑的柔情.

    龍瑾巖瞬間熄火兒.好吧.原諒她在外面的大膽行徑.只是適時地提醒還是少不了地:「關係好歸好.但是要注意分寸.」今天是他們之間相互表白的第一天.他一定要體貼一點兒.脾氣好一點兒.態度乖一點兒.不然肯定要被這個香餑餑妞兒嫌棄.

    樂樂調皮地吐吐舌頭.雀躍著撲向龍瑾巖的懷裡.

    「今天累了一天吧.這麼晚才回來.你那糕點店那麼重要嗎.不如別開了.回府過以前的生活吧.安安靜靜的也沒什麼不好.」龍瑾巖一路心疼地摟著她.邊走邊建議.

    樂樂立即嗷嗷嗷地拒絕.當然不行.她才不要像別的女子那樣天天呆在園子裡.嫉妒這個嫉妒那個.要不就是閒得發慌清心寡慾.這樣都不適合她.

    她就是馳騁萬里的雄鷹.哦不.是雌鷹……女漢子一個.

    「看你的樣子.明天很忙」龍瑾巖心疼地扶著她的頭髮.互表心跡真好.他再也不用藏著掖著.偽裝著對她的疼愛.

    樂樂點點頭:「這幾天都不消停的.」說著看著龍瑾巖微微瞇起了眼睛.心裡嘀咕著自己是不是犯傻了.身邊兒就有這麼一位氣質形象俱佳的龍國王爺.她怎麼捨近求遠忘記利用了.

    好像之前忘記告訴他了.好吧.現在貌似也不晚.

    他還是自己的小情人呢.哈哈哈她下令.他敢拒絕嗎.

    樂樂越想越美.都笑出了聲.

    「什麼事兒這麼高興.」龍瑾巖好奇地瞥了她一眼.不知道這麼忙她還瞎樂呵什麼.

    「你明天去探我的班吧.我有驚喜要送你.」樂樂開始糖衣炮彈了.

    不過龍瑾巖卻又有些迷茫:「探你的班.」沒聽懂.

    啊.哦.樂樂連忙解釋:「就是去糕點店看著我工作.怎麼樣.」

    龍瑾巖當然很樂意.並且他早就想去看看了.於是很爽快地:「沒問題.」

    「要是我讓你做一些別的舉動呢.你聽我的號令不.」樂樂開始得寸進尺.

    龍瑾巖越發好心情.她能有什麼號令.還別的舉動.八成是讓他當眾吻她吧.只要她不害羞.他當然沒問題.

    看著龍瑾巖這麼容易就上套了.樂樂真的是開心死了.果然情人好辦事兒哇.

    倆人一路甜蜜.擁著往芙蓉苑的方向走.只是遙遙地隔著花木.一席白衣身影泫然欲泣.

    羅玉衣的指甲早已經深深地掐進了肉裡.殷紅的血液順著她白得嚇人的手指上往下滴.

    到了芙蓉苑的時候.兩個人只覺得好像是第一次一起來到這裡似的.明明之前;龍瑾巖也是在這裡宿過的.但今晚偏生覺得一切都是新的.又都是朦朧柔美的.

    不用等拜堂紅燭羅帳.他和她本來就是夫妻.她伺候他洗漱.他為她梳發.

    然後.相視一笑.

    一切都顯得那般和諧.

    只是就在龍瑾巖要擁著樂樂往床邊走去的時候.門外頭有丫鬟慌慌張張的聲音:「王爺.羅側妃忽然心痛不已.有舊疾發作的跡象.」

    什麼.龍瑾巖柔和的臉上陡然有了一絲不悅.眉頭折了起來.

    樂樂心中也是一滯.彷彿一腔柔情蜜意被人潑了涼水.有種說不出的失望.

    可是誰不舒服不行啊.偏是羅玉衣.她也不能坐視不管.

    「王爺快去看看吧.羅側妃身體才恢復沒多久.要小心著才是.」樂樂叮囑.

    龍瑾巖十萬分不情願地.卻也不願意再虧欠羅玉衣.也就只好去初見苑了.

    臨走.龍瑾巖緊緊地抱著樂樂:「你先睡.我一會兒就回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