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歷史軍事 > 病王的絕寵妃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有孕 文 / 唯一XXL

    似夜,夜柔如水,一間小屋內,窗前紅燭被輕風拂動搖曳,蒼雪辰一臉溫和的注視著已然入睡的木梨,俊美無暇的臉上那寵溺竟柔得出水來,肆意張狂的紅衣愣是多了幾分柔和,眉目含笑,指尖輕撫著木梨的睡臉,恍若稀世珍寶般。

    床上的木梨感覺臉被撫的有些癢癢的,不禁嘟噥了幾句,翻了個身繼續入夢,蒼雪辰笑笑便不再逗弄她,替她蓋好被子,確定除了那小腦袋外沒有一個地方露出來外,便起身向外走去,這深秋不是很冷,但除卻晚上還是有些寒風的。

    輕輕關上房門向前走了幾步,便看到坐在溪邊獨自飲酒的銀逸絕,輕歎了口氣,緩緩走過去,席地而坐,那張狂的紅衣瀲瀲恢復了往常的肆意,不說話拿起地上的酒便喝,銀逸絕只是撇了他一眼,便默許他喝了。

    夜,靜悄悄的,除了兩人飲酒吞入肚的聲音別無其他,兩人像飲水一般一壇接著一壇往嘴裡送,不一會地上如小山丘般的酒罈便空了,只剩最後一壇,兩人的手同時觸到酒罈,分毫不讓。

    「老規矩!」蒼雪辰帶著些嘶啞又性感誘惑的聲音脫口而出,以往兩人也有過搶東西的現象,都是比武解決的,聽到蒼雪辰的話,銀逸絕二話不多說,直接一掌劈了過去,蒼雪辰閃躲過一旁一個拳頭迎了上去,不過一會兩人便打了起來,看是激烈但兩人卻沒使用內力,直接手腳拚搏,完完全全用力氣搏鬥,兩人很有默契的不打臉,身上每個地方都招呼一下就是不打臉,不知打了多久,直到兩人都乏了躺在地上,任分不出勝負,但銀逸絕心裡卻舒坦多了,躺了一會便準備起身離開醣。

    蒼雪辰抬頭看向天空中的繁星,一個笑臉閃現了出來,看到笑臉蒼雪辰原本張揚的俊臉變得柔和,聽到銀逸絕起身的聲音「絕,愛不是佔有,是看她幸福,是你的終究會是你的,不是你的強求不來……」該放手就不要死拽著,這樣痛苦的只有自己和最在乎的那一個人。

    聽言銀逸絕雙手緊握,似是在掙扎什麼一般,不一會便放開了,轉身離去,最後一次,最後一次放開你,倘若他還是讓你傷心讓你受傷,那麼哪怕傾盡我所有我都會帶你走咼!

    知道銀逸絕聽進去了,蒼雪辰也無聲笑笑,配上那俊美的臉龐,週身的月色都黯然了不少,天上的繁星依舊璀璨,起身走到溪邊,蹲下掬了一掬水灑向臉面,頓時清醒不少,感覺週身酒味淡了些,便走回小屋子,一進屋子裡還沒反應過來,一個黑影撲向他,本能的就要推開,一股熟悉的香味撲鼻而來,嘴角勾起,順勢把撲過來的人攬入懷中,看到木梨只著裡衣,還赤著腳的時候,嘴角便放了下來,眉頭死死的蹙起,一把抱住她向床走去。

    木梨迷迷糊糊的把頭埋在蒼雪辰懷中,閉著眼小聲嘟囔道「喝酒了?」

    蒼雪辰沒回答她,直接把她放到床上,看著她那迷迷糊糊的樣子,雖然霎時可愛,但想到她如此不愛惜自己還是有些語氣不好的訓到「此時外邊已是深秋,又是深夜,寒露甚重,你……」

    「你不在,我睡不著……」木梨無視他的怒火,身子又往他的懷裡縮縮。

    聽罷,蒼雪辰身子僵了僵,俊臉緩和了下來,嘴角又微微勾起,顯然,木梨那話深得他心,伸手撫了撫她的小臉「下次記得把鞋子穿上哈,剛才和絕喝了一點,沒事,睡吧。」

    「唔」木梨聞著蒼雪辰身上好聞的味道,又迷迷糊糊地準備睡過去。

    蒼雪辰小心的把木梨放到床上,準備更衣睡覺,不料木梨一把撲到床邊,迅速抓過痰盂「嘔……」,喉嚨噁心至極,實在忍不住,趴在床邊吐了起來。

    蒼雪辰反應過來,輕輕拍著木梨的背,眉頭都打結在一起,柔聲問道「梨兒,怎麼了?哪裡不舒服?」

    「我……嘔……」木梨剛想開口,怎想一陣噁心感再次襲來,只能趴在床邊再次吐了起來,吐得淚水都流了下來,感覺自己的心肝脾都要被吐出來了。

    蒼雪辰緊緊抱著木梨,忽而想到什麼,朝門口大聲吼「銀逸絕!」這一聲吼蒼雪辰用了十足的功力,感覺地都抖了一抖,山谷內都傳著那一聲吼叫。

    銀逸絕剛回到自己的屋子,剛準備躺下就聽到蒼雪辰急切的吼叫,立馬起身衣服都不穿直接朝他的房間飛奔而去「怎麼了?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跑到房內站都沒站穩就被蒼雪辰一把拉倒床前,「快看看梨兒怎麼了?!」

    此時木梨剛緩過來,額頭有些細汗,倒也不顯狼狽;

    銀逸絕伸手去幫木梨把脈,不一會便放開她的手,看了看床邊的痰盂,更是古怪的看著木梨,木梨被他看得有些莫名其妙,正想開口,銀逸絕便開口了「嫂子,你,真不知道你有喜了?」不怪銀逸絕那麼問,因為木梨的醫術比他高太多,一有點不對木梨應該想到才是啊!

    聽到銀逸絕的話,木梨猛地抬頭,看著他那古怪的神色,木梨便伸手自己把脈,別看她一臉鎮定,若細瞧的話可以看到她的小手微微有些顫抖,摸上自己的脈搏,木梨便愣了,真有了!蒼雪辰早已石化在一旁了,怪不得梨兒這幾

    日怪怪的,原來是懷孕了!複雜的目光落在木梨平坦的小腹上,直愣愣的看著。

    而早就聞聲而來的木蓮聽罷銀逸絕的話後,一直淡淡的臉上欣喜不已,連忙退了下去,準備些吃的給木梨,前邊她可看見木梨把今夜的晚飯可都吐出來了,若不吃點進去填填肚子,今夜恐怕會睡不著呢。

    看著蒼雪辰那傻樣,銀逸絕也退了下去,心中為蒼雪辰感到高興,第一次看到他那樣呢,想必是很高興吧。

    而木梨則有些忐忑的看著愣在一旁不發一語的蒼雪辰,他,辰不喜歡孩子嗎?然,沒等她問出來,蒼雪辰便爽朗的笑出聲來,從他的笑聲裡可以感覺的到他很開心,木梨放心下來,不禁嘟囔,原來某爺是屬於悶***型的,那麼久才反應過來。

    蒼雪辰笑了半天才反應過來,臉都有些僵硬了「梨兒,我們有寶寶了

    了!我們有孩子了!呵呵!」

    「恩恩,我們有寶寶了。」木梨含笑看著他那孩子樣,一種叫滿足的情感緩緩流過心間,真好。

    「梨兒還有沒有哪裡不舒服?餓不餓?我去給你找些吃的?」想起前面木梨吐了那麼多,隨即又有些心疼「梨兒對不起……」

    「恩,怎麼了?」不知道他為何心情低落,這落差是不是有點大了。

    蒼雪辰伸出手,想要撫摸她的腹部,到了一半卻又縮了回來,怕傷害到那肚子裡的小東西「很難受吧?」

    木梨笑笑,原來是擔心自己,那滿足不禁升溫,傾身向前捧著他的臉頰,定定的看著他「沒事,這是我的榮欣及義務。」

    蒼雪辰也笑了,燦爛無比「來,梨兒你躺會,我去找吃的。」想著便要扶她躺下,目光再次略過她的小腹,手頓住了,不知從哪下手,一時手無足措起來「怎麼辦?媳婦,我都不敢碰你了。」

    「呵呵。」木梨看著蒼雪辰那呆樣,忍不住笑出聲來,這樣的他,她還是第一次見呢;倘若被旭浩等人瞧見必會震驚無比,這,還是他們的主子嗎?!不會被掉包了吧?!

    木梨小手抓住他的大手,放到腹部,感覺到他僵了一下,溫和的目光看向他「不要擔心,我們都那麼強,我們的寶寶也不會這麼脆弱的。」木梨有預感,這個寶寶將來會和他們一樣強,甚至更強!

    蒼雪辰直直看了她一會,相信這個寶寶不會那麼脆弱,安下心來,輕輕的來回撫摸著她的腹部,這種感覺真的很奇妙,謝謝你,梨兒。

    安撫了木梨,蒼雪辰便向外走去,他可沒忘要給木梨找吃的,剛打開門,便看到木蓮端著剛熱好的飯菜過來,眉頭又輕輕蹙起。

    「這是公子吩咐的,雪王趕緊拿去給王妃用吧。」木蓮看到蒼雪辰站在門口,便把飯菜端給了他。

    蒼雪辰接過緩緩道了聲謝,便轉身回屋子裡去了,在蒼雪辰轉身的瞬間,木蓮愣愣的看著木梨,眼中神色複雜無比,最終歎了口氣,轉身離去,蒼雪辰沒有漏掉她那細微的動作,沒說什麼關上門,把飯菜端到床邊讓木梨吃。

    第二天一早,婉兒便從延安城過來了,是蒼雪辰昨夜吩咐暗衛做的,原因是木梨懷孕了,怕自己照顧不過來,自己是男兒心也沒有女子細,婉兒一來便知道木梨有了身孕,高興極了,不斷的向木蓮討教經驗,木蓮孕有一女,剛滿十五歲淘氣得很,這幾天剛好跑到城裡去了所以木梨等人沒有見到,知道木蓮有經驗,婉兒一臉虛心求教,蒼雪辰也在一旁聽著,默默記在心裡。

    木梨坐在一旁含笑看著他們,心裡無限的滿足,真想日子就這麼一直安逸下去,倪靜則在一旁羨慕的看著他們,他們的這種相處方式真的很好。

    知道木梨懷孕了,蒼雪辰等人就差沒把她當國寶供起來了,木梨對於此深感無奈,為了不影響寶寶,眾人決定在這再休息一日,明日出谷,把紫蕊帶出去,木梨知道能把紫蕊帶走這一切都歸功於蒼雪辰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