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玄幻魔法 > 波斯女帝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八十六章 祖孫相見VS登基大典(下) 文 / 幸夜

    八十六章祖孫相見vs登基大典(下

    四色留下來照顧雷恩,君竹和毒耀,再加上費盧茲一起按照比特父親留下的地址,去到那個。的位置很很好,因為那是唯一的一家青樓楚館。

    深夜的時候,正是生意最火爆的時候。這兒的背後,就是搶了比特的幫派老大。君竹和毒耀穿著上好衣料的衣服,門口的小子十分有眼力價,一眼就看出冤大頭來了,二話沒話就把君竹給讓了進去,也沒在意居住身邊還跟著兩個男人。

    春花樓】的老闆是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三十多歲的男人,已經過了漂亮的年齡,臉上塗了厚厚的粉,卻依然沒有遮蓋住歲月的皺折。

    「這位夫人,您還帶著妻夫來啊,也不怕妻夫嫉妒……」老闆迎上君竹,主動招呼。

    「他們不敢。」君竹隨口道:「有沒有新鮮的雛……」

    「有,有。我給您說啊夫人……」老闆一點都不客氣,直接就把君竹拉近了一間裝飾的相對比較華麗的房間。老闆叫上來幾個男子,君竹lou出一副看著都不滿意的模樣,老闆識相,立刻就去叫來幾個人,這裡面就有比特。只不過,看比特的樣子,好像是被折磨的挺慘,鼻頭和眼睛還是紅紅的。

    「就他了。」君竹指著比特道。

    那老闆一聽倒是急了,立刻.出來說道:「夫人,這是個還沒調教的雛……」

    「就他了。」君竹道:「費盧茲給錢,這個人我要了。」

    「夫人……」老闆看著錢眼睛都笑的沒.有了,可是後來他發現這人不是要在這裡玩啊,是要把人買走,這一下老闆不願意了。

    「怎麼,我都給錢了,你也收了,現.在怎麼又反悔了!」君竹氣憤的說道。

    那老闆也急了,耍起橫來,讓君竹把人留下,不然的.話,就要拿出十二倍的價錢來。結果,就如君竹所願的鬧起來了。費盧茲一個人上去,就把那些看門的武師給打趴下了,老闆哆哆嗦嗦的叫人去搬救命。君竹也不急,事先她也安排了個人去了趟總督府,估摸一下,相信不久之後就有好戲看了。

    事情就像君竹所預料的那樣順利的進行著。老闆.的後台幫派老大來了,上來二話沒說就和君竹的人打起來。打的正熱鬧的時候,無卡子就帶著兵來了。這些熱鬧了!一番好戲下來,被查封了,幫派老大被抓了,被賣的男孩們都回家去了,比特也和自己的父親團聚了。臨走的時候,君竹就把麵店和房子都留給了比特,還給他們指了條明路,讓他們去糧店工作。

    君竹臨走的時候,比特的父親還一個勁兒的想.讓君竹把比特帶走呢!君竹笑一笑,也沒生氣。他能理解比特父親的感受。君竹在無卡子的送行下,剛來到牙買提北城的城門口,就看到了不遠處馬蹄聲聲,滾滾而來的一隊皇家侍衛。帶隊的人,還是洛迦。

    加入到洛迦的.隊伍中,君竹一行人浩浩蕩蕩的直奔聖京而去。

    --------------

    謝赫女皇這些來一直都覺得身體似乎越來越差了,恍惚間,一眨眼,六十多年過去了,她也禁錮了巴西有二十來年了吧。或許是覺得自己活不久了,謝赫女皇有些傷感。再看看現在亂七八糟的波斯帝國,她突然覺得,自己的這一生,似乎過得很失敗!到來了,寂寞了,身邊竟然一個親人都沒有!這一刻,謝赫女皇悲傷起來。

    謝赫問巴西,「你想離開嗎?如果我讓你離開,你想走嗎?」

    巴西看著謝赫的眼睛,良久之後才道:「你還記得拉布拉多嗎?」

    「皇室的御用手工大師?」謝赫道。

    「你知道他曾經很喜歡你嗎?」巴西道。

    「……」謝赫女皇並不知道。

    「但是後來他卻走了,他知道你的秘密,卻沒有將它說出來,而你那時候卻沒有放棄追殺他!」巴西道:「知道你身邊為什麼沒有人嗎?你將所有的人都傷害了。還記得梅麗潔嗎?她的死時候說的那些話。這些孩子們,你關心過誰?」

    「謝赫,我也老了,我不想一生都像你一樣,荒涼的向沙漠,沒有人氣。如果你就像你所說的那樣愛我,到你死了之後,就放我離開吧。」巴西道:「在你死去之前,我還是會陪著你的!我真不放心,你就這樣一個人……」

    「巴西……」謝赫流著淚,想要擁抱巴西。

    「你曾經想要的一個擁抱,我給你了。」巴西接收了謝赫的擁抱,說出了這樣一句話。

    謝赫擦了淚,道:「等君竹繼位之後,你就走吧。我毀了你最美好的青春,沒有什麼可以補償你的,我落到這樣的下場,都是我自己的咎由自取。我能擁有的日子已經不多了。我自己卻還在迷茫,不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麼……或許是因為快要死了,我才會發出這樣的感慨吧!要是以前,我大約只會想到權勢……」

    「你想這樣想就最好不過了。時候差不多了,你的孫女應該到了……」巴西說完就離開了。謝赫望著巴西消瘦的背影,搖搖頭,歎口氣。終於離開。

    --------------

    朝堂之上,君竹正式覲見了謝赫女皇。君竹看到端坐的金燦燦的皇位之上的謝赫女皇,暗道,這個蒼老的老奶奶,就是自己的外婆嗎?原本預想之中只會看到威嚴氣勢的謝赫女皇,卻不曾會看到一個蒼老的機會讓人攙扶的寵著自己和善笑著的老太太!

    簡單的會面之後,正式的談話,確實在花園的小亭子當中的。謝赫女皇和君竹坐在一起,曬著太陽,喝著茶。有一句每一句的聊著,君竹還時不時的說一些自己和母親小時候的事情,逗得謝赫女皇哈哈大笑。

    「外婆,我來為您把脈吧。」君竹看著謝赫女皇的蒼白的臉色,暗道,毒耀哥哥說外婆似乎只剩下半年左右的生命了。自己就算是醫術再厲害,也不能讓身邊的親人永遠活著,想到這裡,君竹悲從心來,竟然哭了……

    「啊,竹兒啊,你怎麼哭了。你看看多漂亮的小臉蛋兒,這一下可不漂亮了……」謝赫女皇記著和巴西說過的話,想要對留在自己身邊的最後一個親人好一點。

    「外婆……都是我不好,不能早一點來陪外婆……我真不想和外婆分開……」君竹撲在謝赫的懷中嗚嗚哭著。

    「好孩子。外婆以前也曾經因為一些事情,讓身邊的孩子們都走了。現在,外婆也希望能和他們在一起生活。但是……」很多人都死了,再也回不來了!「孩子,你要堅強一點,三天之後,就是你的登基大典,外婆沒有什麼要求你的,只是希望將來你能將一個孩子波斯帝國,讓他繼承我們家族的使命,繼續守護波斯帝國……」

    「我知道了,外婆……」

    接下來的三天裡,君竹每一天都要被不同的官員逼迫著,學習這個禮節,學習那個禮節……還要試穿禮服……背一些該說的台詞等等……

    三天下來,君竹感覺自己像是度過了三年之久。轟轟烈烈的登基大典終於到了!周圍的幾個國家紛紛拍了官員來觀禮。君竹在做好最後的準備之後,也被安排一旁待命。謝赫女皇過來看看君竹,連聲讚歎。不愧是皇家的孩子,穿起帝王之服,更是顯得威嚴十足,氣勢十足。

    「竹兒啊,記得那些官員叫你的,不要緊張,要是有什麼事啊,就看外婆,外婆給你頂著啊……」

    「謝謝外婆。」君竹盡量的扯開一個笑容,怎麼看都比哭還難看。毒耀安撫的握著君竹的手,不斷給她加油打氣。隨著氣勢隆重的音樂響起,君竹終於一步步的踏上了專屬於她的帝王之路……

    --------------

    半年之後,謝赫女皇辭世,舉國悲痛。完成了謝赫的後事之後,帝國官員們紛紛要求君竹立後納妃擴充後宮,為帝國誕下子嗣。

    君竹被帝國的官員們要快煩死了。她走進自己住的宮殿,對迎上來的毒耀說道:「每天被那些官員念叨,不勝其煩,毒耀哥哥,不如我們就此離開吧……」

    「你都幾歲了,還說這種不負責任的黃口小兒說的話……」毒耀道:「不用擔心,我正在幫你安排。」

    「不是吧!毒耀哥哥!」君竹瞪著毒耀道:「我可是說過了,我不要去任何人,我只要你啊。我也不要娶你,我要嫁你!」

    「竹兒,你可不能在皇宮之中說這種話。」毒耀趕快摀住君竹的嘴道。「我們誰嫁誰都不一樣啊,反正都是在一起,怎麼樣都可以!」

    「不行,我要是娶了你,以後怎麼面對伯父伯母啊!」君竹不依的說道。

    「沒關係,大不了我們回到龍日帝國,我再娶你一次不就行了!竹兒,你想太多了,我們只要能在一起,還會在乎這些瑣事嗎?歷經了重重磨難,我們才能有今天啊。我們珍惜都來不及呢,還要為了這些瑣事而傷懷嗎?」

    正八十七章喜事不斷vs兩次婚事(大結局

    八十七章喜事不斷vs兩次婚事(大結局

    「你說得對,毒耀哥哥,都是我想太多了!」君竹道:「可是,怎麼辦啊?你的那個計劃進行的怎麼樣了?卡可怎麼樣了?慕白怎麼樣了?底比斯又怎麼樣了?還有雷恩,他們都怎麼樣了?」

    「放心,那個計劃正在進行當中,一起都很順利。底比斯已經遇到了一個喜歡的人了,卡可似乎也轉移了注意力,至於慕白,你也知道了,他現在有心結,還不是那麼容易接受新感情。至於雷恩呢,他已經決定要跟我們回龍日帝國了,所以目前不會考慮婚事……」

    「哦,其他的世家子弟呢?」君竹又問。

    「凡事和你有婚約的八大世家的子弟,已經正在積極的安排了。我和慕白,雷恩和卡可一起去找他們談話,他們只有大部分都不反對我們的計劃,哦,除了一個本家族的少年,似乎很貪戀榮華富貴,我們已經將他排除在外,沒有聯繫他……」

    「好,希望接下來的事情都能順順利利的進行。」

    「沒問題的。我們先來成婚,堵住那些官員們的嘴吧……而且,我們應該為波斯帝國留下一個繼承人了……」

    「討厭,毒耀哥哥……」

    濃情mi意之時,可容不得人打攪哦……

    ----------------------

    一個月之後,君竹和毒耀的盛大婚禮在皇宮之中順利舉行,據說那一天的觀禮人數將聖京所有的街道都堵塞了。君竹和毒耀的成婚儀式非常隆重,但是這卻並不是他們所喜歡的。不過,兩個人終於能夠在一起卻比什麼都開心。夜晚來臨的時候,他們的新婚之夜是甜mi而美麗的……

    君竹聽婚之夜的時候,.女子要給男子吃一種果子,這種果子可以讓男子有生育的能力。君竹當時聽得滿臉通紅,事後,她跟毒耀說起私房話的時候,就說了這件事,當時毒耀的臉色花花綠綠的,不用說有多好玩了!當然,君竹是不可能讓毒耀服用那個果子的。還有她自己也不會吃的。

    結婚的新房裡還準備很多小巧.的工具,君竹一開始也不知道是做什麼用的,後開貼身的宮女解釋她才知道,原來這是給男子解環用的!君竹當時大為詫異,還問那宮女什麼解環啊之類的話。那宮女紅著臉對她說。男童在很小時候的就會被接生的長輩戴上一個環,知道男孩長大成婚之後,他的妻主才可以將環解下,這是驗證男子是否純潔的標誌。是非常重要的儀式!

    君竹聽後白嫩臉蛋更是變成.了紅蘋果,心中卻十分的不能理解。這些事情,君竹也會在夜晚的時候,說給毒耀聽,每一次毒耀都聽得臉色大變,不斷的說道,「幸虧自己是中原大陸的男人,不然的話,他這輩子要怎麼活啊……」

    君竹倒是有些同情慕白這些波斯男人,不過,想一.想龍日帝國的女人們,心中也就釋然了。

    君竹成婚三個月之後,終於確定自己懷孕了。這是.一個十分高興的好消息,但是,君竹卻不能告訴文武百官和波斯帝國的百姓。讓帝王產子,天下百姓要怎麼看這個皇帝呢?!而且,歷朝以來也沒有這個說法啊。

    朝廷政事開始被君竹不但分開,將政務分散到.大臣的身上,提拔了雷恩和慕白等人,幫助她協作處理政務。君竹懷孕的事情就這麼掩蓋下來,一直拖到快生產的時候,慕白才代表君竹向天下宣佈,皇后娘娘的一個孩子要誕生了。

    ------------------

    轉眼間一年多.的時間過去了,君竹越來越熟悉波斯帝國的運作,並且在她的大力改革之下,奴隸正在逐步消失,這是歷史上一次非常重要的改革。在未來的歷史記載上,曾經提出這一帶的波斯女帝做出了歷史上的重大變革,這是從奴隸社會向封建社會進階的大改革!

    君竹在位期間也做出了很多鼓舞人心的大事。清除海盜,通暢海路,加強與周邊國家的貿易來往,還有改造沙漠等等……

    轉眼間,五年過去,君竹的孩子小竹子也已經五歲了。五年裡,君竹和毒耀又增加了兩個孩子,現在他們已經有三個孩子了。最大的小竹子已經五歲了,他是個男孩。中間的妹妹,在下面是一個弟弟。

    竹子是個非常聰明的孩子,所以竹子五歲之後,君竹就開始帶他上朝議事,還經常在一個全民關注的場合,將小竹子帶出來。隨著小竹子越來越多的出現在眾人的面前,大家也越來越喜歡這個叫竹耀的男孩。這是君竹的計劃一部分,竹耀將成為波斯帝國的新王。從女帝到男帝是一個巨大的轉變,並不是君竹不想讓自己的女兒當皇帝,而是,三個孩子裡面,竹耀是最有承擔,最有能力,而且他自己也表示,希望將來可以做一代明君。君竹從不干涉孩子們的理想和選擇,她做的最多的也只是適當的引到而已。從女帝到男帝的轉變果然不容易。

    竹耀十歲的時候,正式登基為帝。雖然竹耀沖了新的波斯帝王,但是,他的大妹美雅卻不得不成為攝政王,只有這樣,朝廷的官員們才可以接受,帝國的百姓們才能理解。至於竹耀最後能做到那一步,君竹也不知道,這完全都要看這個孩子自己的發揮了。

    竹耀十五歲的時候,君竹和毒耀拜託慕白和卡可幫忙照顧這個孩子,他們二人終於帶著其他的幾個孩子踏上了回家的路。

    ----------

    大海還是一如既往的湛藍。再一次坐上船,從波斯帝國出發去龍日帝國的感受完全是兩樣的。

    十五年過去了,君竹和毒耀都已經三十多歲了,再過不久他們就會四十歲了,他們已經成熟了,已經穩重,但是,他們在自己的父母面前還是孩子。

    從去波斯帝國再到回來龍日帝國,已經整整十七年的時間過去了。毒耀想念自己的父母,不知道他們是否身體健康,都是因為自己的不懂事,才讓二老到了晚年還要孤獨生活,沒有兒孫承歡膝下……毒耀的愧疚君竹看在眼中,急的心中,這也是為什麼一等竹耀到了十五歲,她就立刻帶著毒耀趕回來的原因。

    孩子十五歲了,差不多可以自己生活了,有慕白和卡可在他的身邊照顧他,君竹就可以和毒耀放心的會龍日帝國。

    當毒耀來到熟悉的小鎮,來到熟悉的面鋪前,他的眼睛立刻就濕潤了。那個麵店還在,那是父母的麵店……

    門打開了,有人出來了。那是母親,她已經老了,她身後跟著父親,他們是在準備開店嗎?

    「爹,娘,爹爹奶奶在哪裡啊?」毒耀懷裡抱著他們的小兒子,這是他們的七個孩子,大家都叫他小七,小七今年三歲了。

    開門的兩個老人這才因為孩子的聲音看向這邊,當他們看到毒耀的時候,言之不敢相信的自己的眼睛。

    「老頭子,你趕快掐我一下,快點啊……」毒耀的母親急切的想要確認對面的人是不是他的兒子。

    「老太婆,你說我是不是看錯了……我怎麼看那個人那麼像耀兒啊……」

    「爹,娘,是我啊,我是耀兒,我回來了。這是君竹,你們還記得嗎?我們成婚了,這是我們的孩子……小傢伙們趕快叫爺爺奶奶啊……」

    「爺爺,奶奶……」

    「好,好……」毒天夫婦已經受不出話來了,他們看著這一群孩子,激動的摸摸這個那個,都不知道該怎麼好了。

    三天之後,君竹和毒耀問毒天夫婦,「爹,娘,我們打算重新買一棟房子,你們二老一起搬過來,到時候,竹兒的爹也會一起搬過來。麵店,你們就不要開了……」

    「好,我啊,不開麵店了,我去看孫子孫女……」毒耀母親笑道。

    「我們這邊是沒有問題,只不過,不知道尉遲將軍他願不願意來啊?」毒天道。

    「爹,你就放心吧,岳父那邊,竹兒和我會一起去說的。」毒耀道。

    「是啊,爹,您就放心吧。」君竹也道。

    「好,好,都聽你們的。我們老了,沒什麼可求得。就是希望你們兩個好好生活,小孩子們健康長大。」毒天道。

    「是。」

    七天之後,君竹和毒耀近京城的地方買了一棟大房子,將全家人都接了過去。之後他們去了一趟金雞山。找到了自己的父親和師傅。師傅卜算子不願意出山,君竹的父親本來也不想出來的,但是耐不住小孫子出面,立刻就把他拿下了。

    --------------------

    時間如同流水一般匆匆而逝,轉瞬間,三年就過去了。竹耀已經十八歲了,也有喜歡的女孩了。這一天君竹和毒耀,還有毒天夫婦,尉遲青峰,以及孩子們全部坐上前往波斯帝國的船,他們要去給竹耀幫忙,聽說他要成婚了,轉眼間,竹耀都長大了,其他的孩子們要不小了……

    喜事會越來越多,生活會越來越好,君竹和毒耀也會越來越幸福……站在船頭上,君竹和毒耀相依而偎。邀看碧海藍天,兩人想起二十年前的事情,不由得相視一笑。

    「時間過得真快啊……」毒耀感歎道。

    「是啊,轉眼間我們都成老傢伙了……」君竹道。

    「可是,無論時間怎麼變化,無論我們變老了,還是年輕了,我都會永遠愛你……我的竹兒……」毒耀緊緊的抱住君竹,再一次感謝上天,感謝竹兒能夠走進他的生命中……

    「我也是……」君竹笑一笑,享受著毒耀懷抱的溫暖。多虧了小時候的那一次衝動,衝進了毒耀父母的麵店裡……想起年少時,那不經意的一撞,就撞出了著相聚一生的緣分……

    命運是無償的,人生是短暫的,能找到一個可以相知相愛,相互攜手共走一聲的人不容易!雖然經歷了很多的磨難,但是,為了這一刻的幸福,君竹和毒耀他們都會說,我願意!

    ----------

    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