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玄幻魔法 > 韓靖修仙傳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三百三十五章 寶庫(二) 文 / 滿臉鬍子

    吾網提醒書友注意休息眼睛喲

    第三百三十五章寶庫(二)

    那青衣道人臉上露出一絲喜色,連忙伸手接過,用手輕輕撫摸著真龍血佩,臉上露出貪婪之色。

    「好xiǎo子,算你識相。」青衣道人手持真龍血佩轉身就向寶庫大men處奔去,看來他對寶庫中的寶物,也是垂涎已久。

    眾大臣和衛兵沒有一人敢出言,不過他們對韓靖卻是虎視眈眈,韓靖剛才的示弱,讓他們知道,護國法師的修為絕對在兩個年輕人之上。

    韓靖臉上露出一絲不為人察覺的笑意,進入寶庫,自然是一件十分簡單的事情,但是寶庫中暗藏的機關,可是不是白設置的。韓靖本來打算自己探測一番,沒想到半路殺出一個程咬金來,此人不用白不用。

    只見那青衣道人將真龍血佩輕輕放在寶庫大men的凹槽之中,大men上紅光一閃,開始慢慢的開啟。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寶庫的大men上,這些人對寶庫中的寶物早就耳聞,但是卻根本沒有機會見到。

    沉重的石men隨著眾人殷切的目光緩緩升起,映入眼簾的是堆積如山的金幣和珠寶,散發出奪目的光輝。所有人睜大眼睛,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就算是出生在帝王之家的少年皇帝,嘴巴也驚得合不攏,這麼多的財寶,是他想也想不到的。

    不過在場的卻有三人對此無動於衷,韓靖,雷情兒和青衣道人早已步入仙途多年,對這些俗世錢財沒有半點貪念,只有珍貴的煉器材料和丹yao才能吸引他們的注意。

    青衣道人取下真龍血佩,納入懷中,急忙進入寶庫之中搜尋起來。

    圍觀眾人臉上變得熾熱起來,但是卻無人敢動手,他們自然知道青衣道人的厲害。

    韓靖倒也不著急,索性在原地等了起來。

    「啊!前輩饒命。」

    隨即,裡面傳來一陣淒厲的慘叫聲。

    「哈哈哈……哈哈……我終於出來了。」裡面傳來極為彆扭的聲音,音質沙啞,頃刻間,從寶庫中飛出來一個白髮老者,頭髮足有七八尺長,凌luan的散落在身上,將面容遮的嚴嚴實實。

    韓靖定睛一看,此人竟然有築基後期的修為。

    「死!你們都得死。」白髮老者聲音裡滿是仇恨,瞬息之間,死在他手下的已有十餘人。

    那些大臣和守衛見此情景,也驚駭的說不出話,不過他們心裡都清楚,此人的修為絕非一般,不少膽xiǎo之人,已經跪地求饒起來。

    白髮老者怒道:「你們這些人都該死,我要殺光你們蘭國人,讓你們血債血償!」

    白髮老者大口一張,口中吐出一把血紅色的寶劍。

    這寶劍如一柄血紅之光,向人群之中射去,這一擊,恐怕要有二十餘人喪命在此劍之下。

    不過這劍卻在半空中停了下來。

    出手的竟然是雷情兒,眼看著這麼多人要死於非命,雷情兒動了惻隱之心。

    「你們是什麼人。」那白髮老者,才主要到韓靖和雷情兒兩人,讓他驚訝的是,兩人的修為他都無法看透。這老者已經達到了築基後期巔峰,以他的修為還不能看破兩人的修為,恐怕這兩人要麼是金丹期的修士,要不身上藏著隱匿的氣息的法寶。

    一想到這些,白髮老者竟然有些不自然起來。雖然被禁錮數十年,但是他卻不會魯莽行事,若真是因為這幾個凡人的性命招惹麻煩,那是極為不划算的。

    白髮老者嘗試收回寶劍,卻如同泥牛入海一般,根本用不上力道。這下白髮老者開始有些懷疑,這兩人的來歷了。

    雖然關閉著數十年,是一段不短的時間,但是對於修真者而言,還算不得十分蠻長。對於衝擊金丹期的修士而言,更算不得什麼時間。

    甚至打坐一次,就能有數十年。

    這幾十年裡,竟然突然冒出了兩名金丹期修士,這怎麼可能。

    未等白髮老者想玩,那把血紅的色的寶劍,已經開始舞動起來,頃刻間,白髮老者的頭髮,鬚眉都被此劍齊刷刷的切掉,露出一個光溜溜的腦袋來。

    儒雅的面容配合破舊不堪的道袍還有光溜溜的頭顱,著實十分可笑,但是沒有人笑的出來,甚至無人敢抬頭看。

    「你……你是金丹期的前輩。」道人面露驚色,心中如驚濤駭lang一般,他這才知道眼前的這名青衣年輕人,修為高深莫測,剛才若想要取他性命,應該是輕而易舉。

    見韓靖不語,急道:「前輩饒命,晚輩有眼無珠,但是晚輩絕不是濫殺之人,希望前輩能晚輩一個機會。」

    眾人見那一劍斬殺數十人的道人竟然跪地求饒,還自稱晚輩,心中驚訝無比,難道這個年輕的道人,真的是高深莫測的仙人?

    有幾個出言不遜的,心中暗暗懊惱起來。

    那少年皇帝,心中更是激動無比,原來自己的師傅修為如此之高。

    「都離去吧,今日之事不要出去說。」韓靖說道。這些凡人留在這裡沒什麼用,反而平添了許多麻煩。

    很快,這些衛兵和大臣在驚恐中悄然離去。

    不過跪在地上的道人,卻知道韓靖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他,心中更是逃跑的念頭都沒有,在金丹期修士面前,一切都是徒然。

    見眾人都走了,那道人沉聲道:「多謝前輩不殺之恩,我被這凡人囚禁了幾十年,實在是怒火難耐,雖然在這幾十年裡,我修為從築基初期進展到了築基後期,但是囚禁之恨,實在難消,所以剛才一逃脫出來,才出手傷人,還望前輩饒恕。」

    韓靖點點頭,道:「數十年,修為有如此神速進展,可不簡單。」

    「前輩謬獎了,我觀兩位前輩,壽元尚不過百,有如此修為,真乃是驚天之速。晚輩韓非子,乃是一散修,偶的築基丹一枚,僥倖在壽元將盡之前進入到築基期。由於修真資源匱乏,再加上青men派的擠壓,我才來到這皇宮之中,點播當年的皇帝一番,沒想到,他竟然對我起了歹意,將我騙入到這寶庫之中,將我囚禁起來。」

    「寶庫之中,定然有吸引你的東西,否則你也不會進入。而且這寶庫也是不凡,竟然能困住築基期的修士。」韓靖對這些恩怨並不關心,這寶庫更加吸引他了。

    享受閱讀樂趣,盡在吾網,是我們唯一的域名喲!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