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科幻小說 > 養鬼的胡大師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九十九隻餓鬼 文 / 請叫我胡大師

    安局,聽名頭就是很囂張的地方。當然咯,這種部找不到個比試的地方是不可能的,蘇天豪帶著幾個人過了幾道鐵門,走進了一處空曠的地方。

    胡九斤走了進去,摸了摸邊上的牆壁。用力打了一下,發出一陣金屬交鳴的聲音,看來這牆壁後面還有鋼板擋著的。

    在這個地下建立出這個三四百平米的空間,所消耗的金錢可是很大的。靠在邊上的一些被煙熏出來的黑斑塊能看出這裡是用來試驗一些個武士所用。

    「請!」外面有一間想屋,青雲跟著胡九斤走進了場中。其餘的人都進了小屋,裡面的技術人員趕緊讓出座位。

    「蜀山派第一百六十七代弟子,幻霧峰青雲!」青雲的樣式很正規,手中不知道從哪掏出了一把桃木劍,胡九斤看了愣下。這玩意能砍人?

    其實這就是胡斤不知道了,所謂御劍飛行,就是把自身的精血跟劍融合在一起,念頭寄存在上面,而桃木呢。這種木頭對人們的念頭都很大的兼容性,同樣的是死物。鋼鐵就不能夠飛行了,以前的時候胡九斤見到的御劍之人,腳下踩的看上去是鐵劍。其實也是某種木頭,只是比較像金屬罷了。

    胡九斤手中沒拿武器,只淡淡的點了下頭。這個動作讓青雲更是生氣,手中的長劍一揮,橫在胸前,念了幾句咒語,這把劍冒著紅光就射了過來。

    「嗯,青雲兄的現在是如使臂膀啊,這把桃木劍也是百年以上的產物,蜀山不愧是專門練劍的。我等實在比不上啊!」

    說話的是青城派的一弟子,蜀山派跟他們青城派相隔很近,兩家的關係都不錯。蜀山派專修御劍之法,而青城山是修五行之法。同樣的,兩家都有交流城派的也會用劍訣,蜀山派的也會用五行法術。

    「嗖!」桃劍的速度很快,一溜的紅光。直直的對著胡九斤的面門射了過來,胡九斤的心裡頓時閃過一絲殺氣,這傢伙上來就出殺手,這蘇天豪到底跟他說了些什麼?

    手中動作減。結出無謂印拍在桃木劍上面。這也就是胡九斤地身體經過高僧精血煉化不然就算腦子裡想出了要這麼干**也不一定反應得過來。

    飛劍面都是連著主人地心神地。胡九斤手中地無謂印結合金剛大手印直接「啪!」地一聲。桃木劍已經斷成了兩截。青雲一口玄學噴了出來。倒在地上。眼神驚恐地看著胡九斤。

    「嘿嘿。青雲道長。實在不好意思。雖然說都是自己人。但是這切磋用不著放水地用一把木頭地劍來打我怎麼會不被拍斷呢?」在胡九斤地理解看來。這傢伙肯定在門派中混得很不好然怎麼會派下山來。要不然又怎麼會讓他只帶著一把木劍就開搞?剛才青雲地語氣已經讓胡九斤很是不爽。這會教訓一下他正合胡九斤地心意。

    「青雲兄!」胡九斤正在想要不要再上去踹兩腳地時候。在外面觀看地幾個人突然闖了進來。幾名道士快速地跑到青雲地身邊。把他扶了起來。胡九斤看到有個道士在青雲地嘴裡好像塞了一顆黃色地藥丸。

    「咳咳。學藝不精。丟人啊!」青雲地臉色蒼白一說話嘴中又噴出血來。蘇天豪站在門口。眼神一瞇一瞇地。也不知道腦子裡這會到底在想什麼鬼主意。

    「青雲兄切勿妄自菲薄。你地身手在門派中也是高手。這裡地場地太小你沒有發揮出來罷了。千萬別動了道心啊!」青城派地雲飛子大聲地說道不斷地晃著青雲地身子。邊上地道士們同樣地不斷附和。

    「道心?」胡九斤站在遠處看熱鬧,聽到這個詞。有點惑的念了句。

    「阿彌駝佛,行真大師,這一次你可闖大禍了!」胡九斤在愣神的時候,那名峨眉山金光寺的花月和尚走了過來,胡九斤本來在開始的時候聽到他的這個法號心裡就以為這傢伙的師傅難道生前對世間的風花雪月很是留戀?

    「花月大師,何出此言呢?切磋切磋,哪有不受傷的道理,要怪只能怪他自己,沒本事還要想當出頭鳥,這下好了吧。」胡九斤的聲音很大,蹲在一邊的道士們頓時怒目相視。

    同為佛門眾人,花月對於胡九斤的親切感比對這些個道士好多了。佛道相爭,這個千年不變的道理,就算是釋迦牟尼在也要打起來。

    「哼,我到是看看行真大師的本事有多厲害!」站起身來的正是青城派的雲飛子,他沒有叫胡九斤為組長,就擺明這件事不像扯到世俗中來,等會就算蘇天豪來拉架看這樣子,雲飛子仁兄估計也不會買賬。

    「好啊,那就來咯。」胡九斤笑了笑,這些道士元神都還沒練成,也就是所說的元嬰,胡九斤現在可以說是半仙之人,對上這些小角色,又有啥怕的呢?

    「這裡的場地太過狹窄,蘇局長。能不能麻煩你換個大點的呢?」雲飛子眼中只有淡淡的冷芒,語氣很是僵硬,似乎青雲的傷讓他現在一肚子的火想要發出來。

    蘇天豪瞪了王道興一眼,來這比武就是王道興安排的,說是這些人就算再厲害,在這裡面破壞力也大不到拿去,而且還不用擔心有別人看到。外面的天上可是有間諜衛星的!

    「這個,好吧。」蘇天豪想了想,胡九斤跟這些道士都是一路的,同樣的來到組織當中蘇天豪在之前說了胡九斤很多壞話,就是怕兩幫人合在了一起,把持權柄,自己控制不了。手槍可是對他們沒有效果的,現在看到兩幫人這才見面就開始吵了起來,蘇天豪不由暗自心喜。

    帶著一群肚子冒火的道士,坐上電梯,來到了國安局大樓後面的一處小廣場。這裡有七百百平米左右,邊上種植著茂盛的大樹,國安局的所在地距離市區比較遠,這裡頂的名頭是一家保安公司,這個小廣場上上有幾個籃球檯天的冷風吹過,地上飄起的葉子在眾人的眼前晃了過去,很是淒涼。

    「你,帶著人去戒嚴咯。沒我的命令不准一個人過來!」帶著人走進的了廣場,蘇天豪對著一名士兵說道。

    「慢著,蘇局長。這都用不著的,看我給你表演下。」穿著黃色道袍的茅遠笑呵呵的說了句,拿出了幾個旗子了咒語,這幾根旗子飛到了天空然後插向了八個位置,完事以後茅遠從袖子裡拿出了一塊淡綠色的玉珮,臨空在上面劃了幾道符咒,然後對著天空一扔。

    「嗡!」

    天空中突然的閃過一個大大的八卦,然後又隱了下去。一陣淡淡的無色波紋罩住了整個小

    「茅遠兄的旗門幻術又有了更大的進步了啊麼快的就佈置好了。真不愧是茅山派的第一高手啊!」雲飛子看了看天空,然後滿臉喜色的對著茅遠說道中長劍一揮。對著胡九斤拱了下手,意思他已經準備好了。

    胡九斤點了下頭,站在原地沒動。手中已經掏出了一傳佛珠,這玩意是從蓮雲手中奪過來的戰利品,對敵的時候瞬間的爆發力很是強勁,唯一可惜的就是。用過了以後下一次再使就得過三個小時。

    佛珠胡九斤已經研究過了料是一種樹脂類的物品。其中可惜吸收天地間的庚金之氣,聚集在其中用柱子上面的法咒激活後產生很很強的爆炸力。庚金之氣這種東西對於修煉這些劍訣的人很有好處,一個呢是這種五行元氣可以用發陣凝結起來然後形成庚金,這東西是打造飛劍的好東西自身的念頭附在上面不會有排斥之感,打造出來的飛劍又堅硬,可是比桃木的好許多。

    雲飛子不愧他的道號裡面帶著飛,手中的長劍往天空一扔,整個人蹦起三米多高。直接就踩到了上面,手中法訣一掐,頓時在他的背後又出現了六把長劍,不斷的旋轉成圈。

    「七星御劍術?這是蜀山派的招數嗎?怎麼雲飛子是青城派的這個也會?」一群道士突然在下面嘰嘰喳喳的議論起來。

    七星御劍術,用一把母劍另外的六把子劍,擺出七星北斗大陣,青城派的五行道術看樣子蜀山的也應該會使了。

    「行真大師請教!」飄在天上的雲飛子腳下踩著一把紅色的飛劍,身後的六把比較小點的飛劍不斷的在他身前晃來晃去,看上去好不拉風。

    「轟!」在空中打鬥,胡九斤不虛,嘴中也不答話。念頭一動,整個人已經幻化成了大日光明佛的樣子,一隻大手對著雲飛子就拍了過去。

    「不好!」上本來還帶著微微笑意的雲飛子現在已經變成了驚弓之鳥,六把飛劍射過去擋住了胡九斤拍過來的大掌自己則飛到了另一邊。手中法咒一結,六把長劍冒出紅紅的火焰轉著圈對著胡九斤射了過去。

    「看我的法!」玩火,胡九斤還自認為不算差。念頭一動,分身出三尊佛陀,周中結出臉盆大小般的法輪對著飛劍就射了過去。

    「轟轟!……」

    一陣的爆炸聲在天空中響起,一群道士剛睜開晃住的雙眼,地上插著幾把已經還冒著黑煙的飛劍,可不正是雲飛子手中的傢伙嗎!

    「咳咳!」花月和尚的大袖一揮,黑煙頓時消散開去。天空中漂浮著的胡九斤幻化出來的金身法相看得花月不住的眨眼睛,老傢伙五六十的年紀已經是白鬍子一大巴,還伸手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眼睛。

    「如是我聞,世尊如來尊者法架降落!」胡九斤幻化出來的大佛兩手結蓮花寶印,天空中突然下起了金色的花瓣,雲飛子現在只剩下腳下的一把飛劍,天空中降下來的金色花瓣似乎對神魂有修復作用,雲飛子感覺自己剛才快要散掉的魂魄現在已經變得好了許多,歎了一口氣,從天上落了下來。

    看到雲飛子已經放棄打鬥,胡九斤也飛了下來。大佛閃過一陣金光,胡九斤從裡面走了出來,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跟剛才大佛的表情一模一樣。

    「胡組長已經是元嬰大成的前輩,我等實在是冒犯。」看到胡九斤走過來,雲飛子走過去低下了頭深的鞠了一躬。

    在邊上看熱鬧的蘇天豪本來嘴裡還叼著一支煙的,現在已經落到了地上,嘴巴長得大大的。不知道說什麼好,這傢伙當初不是很厲害的嗎?幾把飛劍可是練鋼板都能削斷啊,胡九斤變幻的大佛雖然看上去很威猛,但是只要你踩著飛劍到處跑難道還幹不過他嗎?

    蘇天豪這個外行人的心裡話別人並不知曉,他看到的是剛才本來還都是很囂張的道士們現在都和和氣氣的跑到胡九斤噓寒問暖,其中那名花月和尚居然還叫胡九斤師兄。蘇天豪好像記得花月和尚是金光寺的吧?

    「胡組長元嬰大成,已經為半仙中人。在修道界中已經是可以稱之為真人了理說,這世俗中的凡物瑣事怎能會勞煩胡真人出山呢?」茅遠的話問出了大家的心聲,一個個滿臉好奇的看著胡九斤。

    他們在門中可以說是高手,但是都派不上第一。這一次蘇天豪捏住了這些道派的小辮子,不給人的話就封你們山門是邪教。沒辦法,才派了出來。本來這些門派當初是想忽悠一下蘇天豪的是在京城的時候,胡九斤變成五六米高全身冒火的大佛樣子實在是讓他心有餘悸,自然湊數的不夠了。高手人,願意出山的也沒幾個。

    青雲,雲飛子,茅遠一群道士都是門中的高手,他們下山一個是給蘇天豪一個面子一個呢也是讓這些弟子跟國家的高層打打關係,武當山有朱棣給他修了幾次在就這麼的火,少林寺有雍正給修了幾次現在同樣的也很強悍。

    所以啊著這種想法來到了大慶,剛來的時候就聽見蘇天豪說他們是要加入一個叫特別行動小組的部門,負責天下大事。

    這個名頭可是喜壞了大家,但是蘇天豪後面又說了。小組中有個傢伙,名字叫做胡九斤,一身本領高深莫測,大家到了小組中乖乖聽話別惹他什麼的。

    這群人的年紀大多都在四五十歲左右,這個年紀放到世俗中已經是孩子爹的人物了,但是在這些門派中。這些整天只知道修煉的傢伙,只能當作十幾二十歲的小伙子們來看待,除了茅遠跟花月兩個以外,其他的道士現在看胡九斤的眼神已經帶著濃濃的敬意。

    元嬰大成,這是道家中所說的金丹大成以後破丹出嬰的意思,所謂金丹,就是把體內的法力凝聚一起,然後服下特殊的丹藥,讓這些法力像法輪一般的凝聚一起,不用自行運就可以大小周天的轉換。

    而元嬰大成呢,就是說你的功力已經飽和了,可以觀想幻化出另外一個身體,這個身體一般就是說的身外化身,元嬰是自身的法力幻化出來的,但是脆弱無比,但是驅使法器等等都比以前的時候靈活許多,而且最重要的是。元嬰修煉成功以後,可以肉身死亡後重新尋找新的肉身開始修倆,不用怕經歷輪迴,忘記身前事的煩惱。

    元嬰可以說是一個標緻,代表著你在修道界中已經是大學畢業了,想要攻讀研究生之類的就是修煉元嬰分身之法,就是把一個元嬰練出另外一個分身。

    在以後的大

    天劫升仙就是另外的事了,但是在這些道士的門中,的傢伙無不是幾百歲的老頭子,都是長老一職,現在看到胡九斤同樣是元嬰大成的高手,那還有不禮貌的道理,特別這位高說好好像還是自己的領導的時候。

    「咳咳,為國家做貢獻也是我們修道中人的改盡的義務,子曰:身體髮膚受之父母,我們在這片土地上生長,就要去愛護她。國家需要我們當然要義不容辭,否則就算以後升入了天界又有什麼意思呢?」胡九斤的話讓一群道士低頭諾道。

    「好了,今天就這樣了。以後我們都是一個小組的人,等會蘇領導會告訴你們辦公地點的,在我的小組中,對你們的要求不高。該來的時候來,不該來的時候你愛幹嘛幹嘛去,只要不是傷天害理的事,你們要是遇到什麼壞蛋的話,儘管懲治。有事我給你們頂著了。還有蘇領導也在後面支持我們的!」

    看到這些道士眼中的光芒,胡九斤趕緊說完幾個蹦跳就出了廣場,「胡真人!」茅遠剛要喊,他的法術還沒撤掉呢。

    胡九斤的動作讓他的嘴巴長得老大,一陣光芒閃過,一枚玉珮從天空中掉了下來。剛才胡九斤只是用了一拳,居然就把自己的法術破了?他的血氣這得要旺到啥地步?

    今天的對戰除青雲的飛劍給砸斷以外,跟其餘的幾個道士相處都還算和氣雲飛子被自己的法術傷到了神魂,後來自己用法坐金蓮給他療傷。又看到自己的強大計以後辦事起來不會有什麼小辮子,就是全真教的那幾個道士。剛才一直沒說話,不曉得他們的心裡是怎麼樣的。

    蘇天豪請來的人有七名,雲,雲飛子遠跟他兩名弟子,剩下的三人就是全真教的弟子們都穿著藍色的道袍,剛才的時候臉上笑容最多的就是他們,胡九斤落地的時候語氣最為恭敬的也是他們。但是胡九斤卻從這些傢伙的眼中看出了一些其他的東西。

    「全真教,這幫的道士心裡想的是什麼呢?」已經回到家中的胡九斤敲著二郎腿,背靠在沙發上,腦門上放著一塊毛巾面帶著絲絲的寒氣。

    「什麼全真教啊?」傅詩畫手中端著一碗沙冰,上面紅紅綠綠的果醬看起來就讓人柳口水九斤也覺得有點納悶,這都十月了。吃這東西不覺得冷嗎?

    胡九開了點位置傅詩畫坐了下來。「全真教可不是小門派啊,全勝的時候觀中道士就有好幾千人面的香客之類的更是嚇死你。今天我就遇到了三個,嘖嘖。」

    「嗯?射鵰英傳中的全真教還真的有這個派別啊!」用小勺子鑰了沙冰塞進了自己的嘴裡,紅紅的小嘴唇上下的翻動,說話的時候還噴出了點在胡九斤的臉上。

    「注意注意點,大姑娘家家的。」抹掉臉上的冰屑,胡九斤用搭在頭上的毛巾擦了擦自己的臉,順便給傅詩畫的臉也擦擦,惹來一陣的小拳頭。

    「全真派,開山祖師王重陽,門下全鎮七子。其中有以丘處機最為出名,當初帶著尹志平等人前往大漠拜見成吉思汗。」乘著傅詩畫聽得入神的時候胡九斤搶過她的勺子自己趕緊的吃了兩頭,酸酸甜甜的帶著牛奶味,沙冰進入自己的肚子帶著的冰涼感覺很是舒服。

    「哼!」傅詩畫嬌嗔一聲,胡九斤居然把自己的勺子拿了過去。

    傅詩畫坐遠了開,胡九斤想吃也沒門了。「在我看來,丘處機此人的眼界是很高明的。在當時,終南山在北方,全真教上下又都是修煉武藝之人,可以說是古代的特種部隊,在北方的影響又大,但是說到底。蒙古人的南下不可能停下,先去搞好關係。以後天下的君主換了自己的門派也能保留下來。」

    瞄了傅詩畫一眼,胡九斤繼續說道。「這也在後來,全真教在元朝的時候大肆發展了起來,當時就是因為全真教的發展勢頭太猛,元朝的皇帝請賜了龍虎山天師教的掌教為天師。」

    「啊?」歷史書上可是沒這些東西的,傅詩畫不由驚訝道。在射鵰英雄傳中,全真教的人可都是很正派的呀。

    「唬你幹什麼,後來明朝的時候又去支持武當派的道士,永樂皇帝還動用好幾萬的民夫去修道觀,可像而知。當初這些教派的印象是多麼的大,在古代。少林寺雖然名頭響,但是也就是唐朝的十三棍僧就唐王的那會。」

    在傅詩畫的面前顯擺了幾下,看到她在自己說完了以後居然在看電視,剛才的話也不知道聽進去了沒有,心裡一陣的火大。

    站了起來走到了後廳,盤腿坐在蒲團上。胡九斤的念頭一動,攝魂幡開始冒出了一股黑煙,翠蓮從裡面飛了出來。

    現在的餓鬼翠蓮介乎於實體跟虛體之間,飄在胡九斤的面前若隱若現。現在的翠蓮就算吃掉血氣旺盛的生物也不再會花掉許多的時間來煉化,被胡九斤從楊教授哪收過來的冤魂成了她的最好補品。

    分出一絲念頭,感應了一下。幡中只剩下一百多個冤魂了,這些冤魂只有人個人頭,現在的樣子也很是萎靡,估計之前被翠蓮大量吞噬他們的樣子嚇唬到了。

    「一百多個,恩。正好全都練成餓鬼,以後對敵的時候直接放出來。一百多個人頭十個就足矣咬掉他的全身,剩下的就在邊上打埋伏。乘機下手!」

    想了就辦,胡九斤擺出香案,拿起了幾個小棋。插在地上的一個大八卦上,這個八卦是劃在一塊黃色的布料之上,後廳中有大威天龍菩薩的法力鎮壓,就算一百多個冤魂胡九斤也不害怕。

    禪杖放在邊上,這玩意配合缽盂只要一敲這些東西的傷害可是很大的。

    胡九斤開始念起了《養鬼秘術》中的咒語,攝魂幡中的冤魂們都一個個的飛了出來。後廳的大門已經被胡九斤換成了物公分厚的鐵門關上以後除非把牆砸了,不然沒人進得來。

    後廳其實是這間小別墅中的客廳一分為二,這裡本是用來吃飯的。但是胡九斤覺得在客廳中吃就很可以了,這裡呢就作為自己的密室來使。地下室是放的大號冰箱,可以用來保存一些比較容易壞的東西比如說屍體啦,血液啦。什麼的。

    冤魂們飛了出來就到處的晃悠中大聲的嚎叫著,大威天龍菩薩的眼中突然發出一道光柱,這些冤魂的身上突然的冒出陣陣青煙,頓時老實了下來。

    煉製餓鬼,首先要把這些鬼怪的靈智給去掉,這些冤魂被夜叉王捆在身上以為夜叉王是白幹,這些冤魂嘴中發出的嚎叫

    引別的鬼怪到身邊且對戰的時候可以驅使去騷~

    這些冤魂的腦子中就一股子殺戮的念頭,胡九斤現在念的是《大悲咒》能夠洗去他們腦中的怨念百多個冤魂,也不知道要念多久。

    大威天龍菩薩貢台上的兩根手臂粗的紅色蠟已經燒過了一半東西號稱能燃三天,在這其間。趙詩夢跟傅詩畫都來敲過好幾次的門,看到胡九斤沒有反應知道他肯定有事就再沒去理他。

    冤魂們縮在一起,組合成了一個更大的鬼頭,冤魂身上的黑氣已經淡化下去了許多,要是胡九斤再念下去的話,就會變成白色。然後冤魂會在這一時間恢復自己身前的神智,雖然只有幾分鐘的時間,但是這已經能讓這些冤魂做出很多事情,而他們一般做的就是投胎傳世。

    《往生咒》在這些冤魂變成白色的時候就要念,因為他們體內的陰氣已經很弱了。沒有力氣在穿越地府的大門前往輪迴。胡九斤現在讓他們恢復神智,再用特殊的法咒困住他們,然他們心中產生**。

    這些**在以會化作口中的吃食,再用自己的血氣補充這些冤魂的損傷,這餓鬼也就算練成了。

    胡九斤現在的血氣之強是能達到一百個人的集合,讓這些冤魂融合下去的話同樣需要胡九斤的幫助,不然強大的陽氣就會讓他們化成灰灰。

    「凝!」突然,胡九睜開了雙眼,兩手在空中打出了一個玄奧的符咒,眉心溢出了一滴鮮血,對著在角落裡的冤魂們射了過去。

    「黃泉苦海,無定長延,餓輪迴,定神凝魄!」胡九斤念完咒語,凝出的精血變成了一個符咒,打進了冤魂的腦中。

    這些魂全都是只有一個人頭,現在已經變得滿臉的蒼白,眼中迷茫。這段時間就是他們暫時性的恢復神智,而在恢復神智的時候都會愣一下,而這個時間又只有幾秒鐘。所以胡九斤要快速的把法咒打進他們的體內,不然的話一會他們反抗起來就很麻煩。因為他們已經被胡九斤的法咒消弱到了最小,不說別的。放到外面去讓大風吹一下也會讓這些個冤魂消散開來。

    胡九斤的語中帶著濃濃的精神衝擊,這些冤魂本來就很虛弱腦中剛回想起點什麼東西,又被胡九斤的聲音給唬住,一個勁的暈來暈去。

    時間慢的過去了,冤魂們已經大多數變成了紅色,本來是虛體的冤魂現在的臉也是紅彤彤的,好像要滴出血一般。這都是胡九斤精血的作用,現在胡九斤的腦門上已經留下了顆顆的汗水,臉色蒼白。消耗大量的精血不說,幫這些冤魂了。現在應該叫做餓鬼,來煉化胡九斤的精血,而且還是一百一十三隻餓鬼。之前本來有一百五十多的,但是剛才有的受不了胡九斤強大的血氣被燒成了灰灰,有的是神智恢復過來反抗胡九斤沒法咒給弄得魂飛魄散,現在的這些餓鬼胡九斤可是很珍惜的。

    「啊!」

    又是一聲的尖叫,餓鬼消散了一個。變成了黑色的灰灰落到了地上,胡九斤頭上的汗水是嘩啦啦的往下流咒語要是念錯的話就會讓一隻餓鬼消散,這才過了半個小時有七隻餓鬼變成了灰灰。

    胡九斤不敢在睜開眼睛,緩緩的閉上。心中開始默念靜心咒,一心而用此種方法也是胡九斤在地牢中學會的,在地牢中常年不見天日,無聊的日子中胡九斤只能這麼干互的對話是打法無聊的最好調劑,雖然看上去很傻逼。但是今天用到這裡九斤卻覺得很不錯。

    緊張的時光總算過去了,在第三天的時候,胡九斤哆哆嗦嗦的打開了大門,從外面的窗子看,應該是白天。九十九隻餓鬼被胡九斤成功的練成,胡九斤現在是臉色蒼白身的肌肉好像都萎縮了不少。

    這是血氣大損後的情況,胡九斤嗓子都是啞的皮子上都是燎泡。大腿因為長時間的盤著氣血不流通現在也是發麻大顫,挪著步子慢慢的走到了沙發上胡九斤靠著躺下來。

    上次從大慶不行到京城就讓胡九斤瘦了一大圈,現在的樣子更是皮包骨頭一般上的皮膚都是皺巴巴的,頭髮中居然還出現了點點的白絲。

    身上的衣服已經變大了許多,「哎,這一次可真的是要我的老命。全身的精血基本上消耗完畢,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恢復過來。」但是想到攝魂幡中的九十九隻餓鬼,胡九斤的臉上不由露出了微笑,這些餓鬼在煉化完胡九斤的精血以後跟吃了大補藥一般,頭上長出了雙角,嘴中也出現了尖尖的獠牙,當時胡九斤看到都嚇唬到了。

    這些餓鬼都來自於夜叉王身上的冤魂,而夜叉王是那裡來的呢?這是楊教授從阿修羅界請來的魔鬼。

    阿修羅是梵語,翻譯過來叫『無端正』,無端正就是醜陋。可是醜陋,是這個男的阿修羅,相貌非常醜陋;女的阿修羅,相貌又非常地美麗。

    阿修羅界,怎麼說呢。這一界連通天、人、地三善道。也就是說,在天界裡有天界的阿修羅,在人界裡有人界的阿修羅,而楊教授請來的夜叉王應該就是鬼界的。這些冤魂看來就是鬼界的阿修羅了。

    從這些餓鬼的相貌,跟身上的強大凶氣,不僅有餓鬼吞噬一切的**,而且還保留了其凶悍的氣息,很是讓胡九斤滿意,以後不斷的用精血餵養,也不知道能不能凝出他們的身體,這樣以後帶著九十九個阿修羅界的戰士,誰打得過自己呢?

    胡九斤想到這裡,嘴裡不由嘿嘿的笑了起來,只是聲音沙啞的樣子跟兩塊破鐵摩擦一樣,要是晚上的話肯定要嚇死不少人。

    「啊!」胡九斤的手中拿著一個蘋果,正要往嘴裡送時。一聲驚天動地的尖叫聲直接把胡九斤嚇得蘋果從手中落了下去。轉過了頭,只見趙詩夢正驚恐的看著自己,手中提著的菜籃掉在地上,裡面還滾出來幾個西紅柿。

    「詩夢!」胡九斤沙啞的喊了一聲,現在他可是虛弱得很,全身上下的肌肉裡面還有血液沒有都不一定知道,反正就是全身的疼。

    「你,你?」趙詩夢摀住了嘴,胡九斤覺得她的這個動作最性感。

    「我要死了,要過來救我兩下!」胡九斤顫顫巍巍的說完這兩句話以後,揮舞的手已經落了下來,在沙發上拍出一個個的音節。

    聽出了這是胡九斤的聲音以後,顧不得心中的惑趕緊跑到了胡九斤的身前………完待續,)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