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齊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306.第306章 撒潑 文 / 二月二

    趙氏聽到瑞人的話,輕輕的撫了撫孩子的頭:「淑沅真是不白疼你們啊,你們真得懂事了。()也不枉她做你們的母親一場,更不枉她就算再忙再累也想著你們兩個。」

    「人心都是肉長的,這話一點兒也不假。」汪氏也拉起芳菲的手來:「你們是應該孝順母親的,不是你們母親的話,哪有你們現在,是不是?」

    孫氏看一眼兩個孩子,想到他們從前的慘樣歎口氣:「不只是兩個孩子要記得淑沅的好,我們也應該記得了。不是淑沅,咱們這些做長輩的豈不是要做錯事?」

    「孩子是孩子,大人是大人。不管如何也不能把大人的錯記在孩子的身上,我們雖然沒有存那等見不得人的心思,可是卻被府中惡毒之人蒙騙,差點就害了兩個孩子。」

    三位夫人的話讓芳菲的眼圈紅了:「不是祖母們的錯,是那些人太壞了;如果祖母們真得不管不要我們了,也不會讓人去照顧我們。」

    「這些道理也是母親教我的,不是母親我也不會懂的這些。」芳菲說完話抬頭看一眼趙氏:「千錯萬錯也和祖母沒有關係的。」

    當初就是趙氏直接照看兩個孩子,也是趙氏把兩個孩子丟給僕婦們就不管了,才會讓芳菲和瑞人差一點就丟掉小命。

    此時芳菲的話無疑給了趙氏台階下,免得趙氏太過尷尬。

    趙氏連忙把芳菲摟進了懷裡,嘴裡不停的誇著芳菲懂事兒。其實趙氏三位夫人不愁吃喝,可是夫婿都早亡,孩子對她們來說那就是最大的安慰。

    金承業聽著芳菲的話眉頭都皺了起來,他很不喜歡現在芳菲的能言會道:從前的芳菲不是這個樣子。

    而現在的芳菲,不論是察顏觀色還是能哄人開心上,都和錢氏十分的相像。

    此時屋裡傳來了淑沅的一聲痛呼,芳菲和瑞人的身子都是一顫,抬頭看向屋裡,眼神裡的擔心極為明顯。

    隨即而來的就是一聲嬰兒的啼哭,聽得孫氏三人激動的站起來,因為站的太急還差點讓瑞人摔倒:汪氏及時拉住了瑞人。

    「生了,生了,終於生了。」汪氏忍不住念起佛來。

    趙氏更是高興的道:「我們金家有後,金家有後啊!」倒不是她忘了瑞人姐弟,只是高興之下順口而已——北府的子翅艱難,她們常掛在嘴邊的話就是有後,此時一高興便衝口而出。

    金承業再也顧不得其它衝到門邊就推門:「淑沅,淑沅!」

    孩子現在他也顧不上,只想知道淑沅是否還好;他就怕淑沅有個萬一,真得很怕以後的日子沒有淑沅的相伴。

    就算他以後再有更溫柔、更貼心的女子相伴,他一樣還是會孤老一輩子:因為無人能替代淑沅的。

    「爺,你不能進來。」雲霧把金承業推了出去:「少奶奶一切都好,你即管放心就是。」

    她看到了芳菲和瑞人笑了:「姑娘和哥兒來了,剛剛少奶奶還惦記你們呢,說這兩天府裡事多可是天偏又熱的緊,怕你們兩個會中暑。」

    芳菲看著雲霧沒有作聲,直到雲霧關上門半晌她才輕輕的道:「讓母親掛心了。」

    沒有人應答,因為沒有人注意芳菲和瑞人,所有的人的注意力都在屋裡的淑沅母子身上。

    「雲霧這丫頭真是的,出來一趟也不說聲是男是女。」趙氏心癢的很。雖然說現在金承業的妻子只有一個,但淑沅自嫁進來就是她的兒媳。

    不管旁人怎麼說,在趙氏的心中淑沅依然是她的兒媳,而淑沅所出的孩子當然也是她的孫兒。

    汪氏走過去:「怕是剛剛嚇壞了,現在還沒有緩過勁來,被承業一鬧才出來趕人,壓根兒就沒有想過要報喜。」

    孫氏笑著抹了抹眼淚:「報喜是穩婆的事兒,被人搶了穩婆肯定不高興的。紅封可備下了,不能少了。」

    「老太太,老太太就沒有看到……」她說到這裡把頭伏在了汪氏的肩膀上,再也說不下去了。

    海氏一直在盼著淑沅肚中的孩子,可是到最後卻沒有看孩子一眼:她的離開和孩子的出生,前後相差的不過是十幾時辰。

    孫氏這一哭,趙氏和汪氏也落下淚來:淑沅生了,母子平安是喜事兒;但現在金家卻有白事要辦,讓人怎麼能衷心高興起來。

    平常的時候,北府肯定要擺酒請客告訴親朋故舊他們府上添了一個孩子,現在嘛,卻只能先顧著老太太的身後事兒,孩子的事情只能壓一壓。

    而且因為在孝中,就算是孩子滿月了,也只能自己家裡人辦一辦,不能宴客的。

    「委屈了淑沅母子啊。」汪氏拭了拭淚,叫趙氏和孫氏:「有響動,可能穩婆要出來了。」

    她的話音一落穩婆抱著孩子出來:「恭喜夫人們,賀喜夫人們,府上添了一位哥兒。」

    是個男孩子。

    如果是個女孩子,三位夫人雖然不見得有多麼的不高興,但終會有失落的;是個男孩子,好啊,北府的男丁終於有兩個了,還是嫡出的,以後頂門立戶絕對不成問題。

    瑞人和芳菲手牽手立在不遠處,看著一家人高興:他們孤伶伶的完全被人忘記了。

    ******

    王府之中的氣氛並不偷快,世子身邊的東西已經砸的差不多了,而王妃撫著頭坐在椅子上,除了歎氣外什麼也做不了。

    她倒是想教兒子,可是兒子也要她教才可以啊。無論她說什麼,兒子是半點也聽不進去。

    「原本不是說好讓我去海外為王嘛,到時候還可以登基為帝,不比現在強百倍?為什麼現在又說不走了——說走的是你們,說不走的也是你們,你們倒底想讓我怎麼樣。」世子用盡力氣的吼了出來。

    當初他不願意走,因為眼前的花花世界多好,出海可是要吃很多的苦,而且那個什麼島國是什麼樣的,他還不知道呢。

    但是王爺和王妃對他說了許多的好處,比如天高皇帝遠啊,再也不用怕任何人來找他麻煩;比如他們可以帶走許多的財富和匠人,想要什麼就造什麼,也不用怕用銀子太多被朝廷說東說西等等。

    世子聽著聽著就感覺,咦,那不就是個皇帝嘛,可以為所欲為啊:他就問了一句可以登基嗎?他的父王和母妃雖然沒有直接點頭,但他明白那也是可以的。

    他的心一下子活了:島國不好可以建好啊,多多的帶去銀兩什麼的,到時候那個地方天是老大他是老二,多快活。

    卻沒有想到,昨天他沒有回府今兒一大早回來,還沒有等他睡一會兒呢,就聽到了他的母妃對他說,那個島國不去了,而且還不許他再提,更不許他對人說曾經想去那個島。

    放著皇帝不做,要留下來仰人鼻息而活,世子當然不樂意了。按著性子問了一句,母妃居然說什麼:朝廷知道了,所以他們不能再提去島國的事情。

    看到世子焦燥,王妃安撫一句,真要去以後從長計議也不是去不了的,但現在提也不要提此事。

    世子聞言更怒了,從長計議,那要等到猴年馬月去!他不管,他就要去島國,就要占島為國,就要登基做皇帝,反正他是不想再看朝廷的臉色過日子了。

    王妃無法讓世子真正明白過來:好在去島國的事情,王爺在上一個折子裡沒有提,只是提了細作的事情——總要一件一件慢慢來,更要找個好機會才能提,不能讓朝廷生疑不是。

    說起來她也不想留下啊,她和王爺都開始準備要走了,現在還要把那些剛剛開始準備的事情都按下,且不能留下痕跡。

    如果讓朝廷生了疑問,皇帝翻臉的話那真會要人命的。她和王爺老了無所謂,可是她的兒了正當年啊。

    一切都是為了她的兒子,可是她的兒子卻半點也不領情,不肯聽她好好的說,只顧著發作著他心中的不滿。

    王妃頭疼的很,她再一次問上天,為什麼她會生養了這麼一個兒子,是不是真得上一輩子欠了兒子什麼,所以這輩子兒子才會來折磨她。

    事情差點出錯,差一點王府就攤上大事兒:謀逆的罪名就算她和王爺也擔不起啊。

    那個趙四真真就是該死,那個錢氏更是該死——王妃和王爺已經不打算讓他們活幾天了,只是這樣的事情沒有必要對人說罷了。

    所以淑沅和金承業並不知道王妃和王爺的打算。王妃沒有提就是不想人知道,如此才能讓人不會猜到是王府的意思:趙四死了如果真有人生疑,也只會懷疑金家。

    金家什麼也沒有做,淑沅和金承業又什麼都不知道,查來查去最終也只能不了了之。

    當然了,先要說服她的兒子,不然的話王府世子一句話,就能讓王爺和她苦心佈置付之東流。

    「你鬧夠了沒有!不去便有不能去的理由,你現在只要給我記得你是查清楚細作的有功之臣,還保護了十一那個丫頭,朝廷自有好處給你。」王爺進來後一句話就讓世子老實下來。

    世子不再撒潑,但卻並不表示他服氣了。

    朝廷給什麼樣的獎賞,有去海外做皇帝好嗎?他翻個白眼給父親:「我要去海外,我可是要做皇帝的人。」

    王爺指著兒子大罵了一通,嚴命他不許再提海外之事,並且禁了他的足,不許他再離開王府一步。

    世子被關到了書房裡,連個丫頭也不許進書房半步,這讓他更為氣惱;想到這一切都是因為金家,他一掌擊在桌子上:「沐淑沅,金承業!」

    一叫出這兩個名字來,那真是新仇舊恨湧上心頭啊。

    想到米姨娘那麼一個千嬌百媚,知情識趣的美人兒,也是被沐淑沅和金承業給毀掉了——那可是他世子爺的心頭好,這對夫妻真就是鐵了心不讓他痛快啊。

    世子恨的咬碎一口牙。趙氏聽到瑞人的話,輕輕的撫了撫孩子的頭:「淑沅真是不白疼你們啊,你們真得懂事了。也不枉她做你們的母親一場,更不枉她就算再忙再累也想著你們兩個。」

    「人心都是肉長的,這話一點兒也不假。」汪氏也拉起芳菲的手來:「你們是應該孝順母親的,不是你們母親的話,哪有你們現在,是不是?」

    孫氏看一眼兩個孩子,想到他們從前的慘樣歎口氣:「不只是兩個孩子要記得淑沅的好,我們也應該記得了。不是淑沅,咱們這些做長輩的豈不是要做錯事?」

    「孩子是孩子,大人是大人。不管如何也不能把大人的錯記在孩子的身上,我們雖然沒有存那等見不得人的心思,可是卻被府中惡毒之人蒙騙,差點就害了兩個孩子。」

    三位夫人的話讓芳菲的眼圈紅了:「不是祖母們的錯,是那些人太壞了;如果祖母們真得不管不要我們了,也不會讓人去照顧我們。」

    「這些道理也是母親教我的,不是母親我也不會懂的這些。」芳菲說完話抬頭看一眼趙氏:「千錯萬錯也和祖母沒有關係的。」

    當初就是趙氏直接照看兩個孩子,也是趙氏把兩個孩子丟給僕婦們就不管了,才會讓芳菲和瑞人差一點就丟掉小命。

    此時芳菲的話無疑給了趙氏台階下,免得趙氏太過尷尬。

    趙氏連忙把芳菲摟進了懷裡,嘴裡不停的誇著芳菲懂事兒。其實趙氏三位夫人不愁吃喝,可是夫婿都早亡,孩子對她們來說那就是最大的安慰。

    金承業聽著芳菲的話眉頭都皺了起來,他很不喜歡現在芳菲的能言會道:從前的芳菲不是這個樣子。

    而現在的芳菲,不論是察顏觀色還是能哄人開心上,都和錢氏十分的相像。

    此時屋裡傳來了淑沅的一聲痛呼,芳菲和瑞人的身子都是一顫,抬頭看向屋裡,眼神裡的擔心極為明顯。

    隨即而來的就是一聲嬰兒的啼哭,聽得孫氏三人激動的站起來,因為站的太急還差點讓瑞人摔倒:汪氏及時拉住了瑞人。

    「生了,生了,終於生了。」汪氏忍不住念起佛來。

    趙氏更是高興的道:「我們金家有後,金家有後啊!」倒不是她忘了瑞人姐弟,只是高興之下順口而已——北府的子翅艱難,她們常掛在嘴邊的話就是有後,此時一高興便衝口而出。

    金承業再也顧不得其它衝到門邊就推門:「淑沅,淑沅!」

    孩子現在他也顧不上,只想知道淑沅是否還好;他就怕淑沅有個萬一,真得很怕以後的日子沒有淑沅的相伴。

    就算他以後再有更溫柔、更貼心的女子相伴,他一樣還是會孤老一輩子:因為無人能替代淑沅的。

    「爺,你不能進來。」雲霧把金承業推了出去:「少奶奶一切都好,你即管放心就是。」

    她看到了芳菲和瑞人笑了:「姑娘和哥兒來了,剛剛少奶奶還惦記你們呢,說這兩天府裡事多可是天偏又熱的緊,怕你們兩個會中暑。」

    芳菲看著雲霧沒有作聲,直到雲霧關上門半晌她才輕輕的道:「讓母親掛心了。」

    沒有人應答,因為沒有人注意芳菲和瑞人,所有的人的注意力都在屋裡的淑沅母子身上。

    「雲霧這丫頭真是的,出來一趟也不說聲是男是女。」趙氏心癢的很。雖然說現在金承業的妻子只有一個,但淑沅自嫁進來就是她的兒媳。

    不管旁人怎麼說,在趙氏的心中淑沅依然是她的兒媳,而淑沅所出的孩子當然也是她的孫兒。

    汪氏走過去:「怕是剛剛嚇壞了,現在還沒有緩過勁來,被承業一鬧才出來趕人,壓根兒就沒有想過要報喜。」

    孫氏笑著抹了抹眼淚:「報喜是穩婆的事兒,被人搶了穩婆肯定不高興的。紅封可備下了,不能少了。」

    「老太太,老太太就沒有看到……」她說到這裡把頭伏在了汪氏的肩膀上,再也說不下去了。

    海氏一直在盼著淑沅肚中的孩子,可是到最後卻沒有看孩子一眼:她的離開和孩子的出生,前後相差的不過是十幾時辰。

    孫氏這一哭,趙氏和汪氏也落下淚來:淑沅生了,母子平安是喜事兒;但現在金家卻有白事要辦,讓人怎麼能衷心高興起來。

    平常的時候,北府肯定要擺酒請客告訴親朋故舊他們府上添了一個孩子,現在嘛,卻只能先顧著老太太的身後事兒,孩子的事情只能壓一壓。

    而且因為在孝中,就算是孩子滿月了,也只能自己家裡人辦一辦,不能宴客的。

    「委屈了淑沅母子啊。」汪氏拭了拭淚,叫趙氏和孫氏:「有響動,可能穩婆要出來了。」

    她的話音一落穩婆抱著孩子出來:「恭喜夫人們,賀喜夫人們,府上添了一位哥兒。」

    是個男孩子。

    如果是個女孩子,三位夫人雖然不見得有多麼的不高興,但終會有失落的;是個男孩子,好啊,北府的男丁終於有兩個了,還是嫡出的,以後頂門立戶絕對不成問題。

    瑞人和芳菲手牽手立在不遠處,看著一家人高興:他們孤伶伶的完全被人忘記了。

    ******

    王府之中的氣氛並不偷快,世子身邊的東西已經砸的差不多了,而王妃撫著頭坐在椅子上,除了歎氣外什麼也做不了。

    她倒是想教兒子,可是兒子也要她教才可以啊。無論她說什麼,兒子是半點也聽不進去。

    「原本不是說好讓我去海外為王嘛,到時候還可以登基為帝,不比現在強百倍?為什麼現在又說不走了——說走的是你們,說不走的也是你們,你們倒底想讓我怎麼樣。」世子用盡力氣的吼了出來。

    當初他不願意走,因為眼前的花花世界多好,出海可是要吃很多的苦,而且那個什麼島國是什麼樣的,他還不知道呢。

    但是王爺和王妃對他說了許多的好處,比如天高皇帝遠啊,再也不用怕任何人來找他麻煩;比如他們可以帶走許多的財富和匠人,想要什麼就造什麼,也不用怕用銀子太多被朝廷說東說西等等。

    世子聽著聽著就感覺,咦,那不就是個皇帝嘛,可以為所欲為啊:他就問了一句可以登基嗎?他的父王和母妃雖然沒有直接點頭,但他明白那也是可以的。

    他的心一下子活了:島國不好可以建好啊,多多的帶去銀兩什麼的,到時候那個地方天是老大他是老二,多快活。

    卻沒有想到,昨天他沒有回府今兒一大早回來,還沒有等他睡一會兒呢,就聽到了他的母妃對他說,那個島國不去了,而且還不許他再提,更不許他對人說曾經想去那個島。

    放著皇帝不做,要留下來仰人鼻息而活,世子當然不樂意了。按著性子問了一句,母妃居然說什麼:朝廷知道了,所以他們不能再提去島國的事情。

    看到世子焦燥,王妃安撫一句,真要去以後從長計議也不是去不了的,但現在提也不要提此事。

    世子聞言更怒了,從長計議,那要等到猴年馬月去!他不管,他就要去島國,就要占島為國,就要登基做皇帝,反正他是不想再看朝廷的臉色過日子了。

    王妃無法讓世子真正明白過來:好在去島國的事情,王爺在上一個折子裡沒有提,只是提了細作的事情——總要一件一件慢慢來,更要找個好機會才能提,不能讓朝廷生疑不是。

    說起來她也不想留下啊,她和王爺都開始準備要走了,現在還要把那些剛剛開始準備的事情都按下,且不能留下痕跡。

    如果讓朝廷生了疑問,皇帝翻臉的話那真會要人命的。她和王爺老了無所謂,可是她的兒了正當年啊。

    一切都是為了她的兒子,可是她的兒子卻半點也不領情,不肯聽她好好的說,只顧著發作著他心中的不滿。

    王妃頭疼的很,她再一次問上天,為什麼她會生養了這麼一個兒子,是不是真得上一輩子欠了兒子什麼,所以這輩子兒子才會來折磨她。

    事情差點出錯,差一點王府就攤上大事兒:謀逆的罪名就算她和王爺也擔不起啊。

    那個趙四真真就是該死,那個錢氏更是該死——王妃和王爺已經不打算讓他們活幾天了,只是這樣的事情沒有必要對人說罷了。

    所以淑沅和金承業並不知道王妃和王爺的打算。王妃沒有提就是不想人知道,如此才能讓人不會猜到是王府的意思:趙四死了如果真有人生疑,也只會懷疑金家。

    金家什麼也沒有做,淑沅和金承業又什麼都不知道,查來查去最終也只能不了了之。

    當然了,先要說服她的兒子,不然的話王府世子一句話,就能讓王爺和她苦心佈置付之東流。

    「你鬧夠了沒有!不去便有不能去的理由,你現在只要給我記得你是查清楚細作的有功之臣,還保護了十一那個丫頭,朝廷自有好處給你。」王爺進來後一句話就讓世子老實下來。

    世子不再撒潑,但卻並不表示他服氣了。

    朝廷給什麼樣的獎賞,有去海外做皇帝好嗎?他翻個白眼給父親:「我要去海外,我可是要做皇帝的人。」

    王爺指著兒子大罵了一通,嚴命他不許再提海外之事,並且禁了他的足,不許他再離開王府一步。

    世子被關到了書房裡,連個丫頭也不許進書房半步,這讓他更為氣惱;想到這一切都是因為金家,他一掌擊在桌子上:「沐淑沅,金承業!」

    一叫出這兩個名字來,那真是新仇舊恨湧上心頭啊。

    想到米姨娘那麼一個千嬌百媚,知情識趣的美人兒,也是被沐淑沅和金承業給毀掉了——那可是他世子爺的心頭好,這對夫妻真就是鐵了心不讓他痛快啊。

    世子恨的咬碎一口牙。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