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極寵,田園小婦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十八章 因果 文 / 陌香瑟

    一個清俊的身影從後窗奪入,一步步邁向那桌前的人。

    坐著的人聽見那腳步聲,有些無力的挺起了身子。

    「你來啦。」

    他知道,他一定會來。所以他提前支走了所有的暗衛。

    「陌兒在哪?」

    慕容清語調竟也平和了,不似白日裡那麼高亢。

    「楓弟,我知道我的罪孽深重,也不想能求得你的原諒了。」

    慕容澤仿若沒聽見慕容清的話一般,自顧的說著。

    「陌兒在哪?!」

    慕容清加重了語調,眸中一片森然。自他趁他不在強娶陌兒的時候,他們之間就再沒有任何情誼了。

    慕容澤輕輕嚅動著嘴唇,「陌兒,陌兒在哪裡。」目光呆滯的嘟囔著。

    慕容楓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揮手震塌了書桌。

    外面的守衛聽見響動,立馬想要衝進來,卻被門口的席公公給攔住了。

    席公公面色有些焦急的沖裡面問道,「皇上,皇上」。

    慕容澤從迷亂中驚醒,眸中不復初時的呆滯,望向慕容楓的目光異常的複雜。

    「來人,捉拿刺客!」

    慕容澤一聲呼喊,外面的侍衛大批湧了進來,席公公想要去攔,就再也攔不住了。

    他心裡清楚,裡面的人應該是景王爺,他不想景王爺受到傷害。可是,他卻無能為力。

    「就憑這些?」

    慕容楓不屑的看向那蠢蠢欲動的侍衛。剛想出手突然覺得渾身無力,連那銀針都再也沒力氣甩出去了。

    「慕容澤,你依舊如此卑鄙!」

    慕容澤不再看向那面色霸厲之人,抬眼看向別處,吩咐道,「將景王爺送去明盛殿」

    侍衛們很快擁了上來,將已經無力的慕容楓帶了下去。

    席公公抬眼打量了一眼皇上的側臉,想要說些什麼,卻被慕容澤揮手退下了。

    席公公剛出門,慕容澤的暗衛就出現了。

    「主子,那人已經撐不了了。」

    慕容澤背著手,踱了兩步道,「把她的血全部放出來,送到地室。」聲音沒有一點溫度。

    「是」,暗衛應聲又隱入了黑暗中。

    慕容澤緩步挪到了窗前,盯著那盆幽蘭,嘟囔道,「等後天之後、、、、」

    隨著慕容楓的兩個暗衛見那壓著慕容楓的眾守衛,其中一人剛想出手,就被另一個給拉住了。

    那人立馬意會,此事不可輕舉妄動。於是,兩人頓時如風一般,消失在了暗夜。

    小院裡,樂墨接到了消息,放置在桌邊的手不自覺青筋凸起。鳳眸中盈著暗沉的殺氣。

    等那兩個暗衛下了去,寶兒才走了過去,捏了捏那大手。

    樂墨一瞬間斂起了全部的殺氣,恢復了淡然。微微勾唇,示意她自己沒事。

    「後日既是慕容昱的大婚,慕容澤定會離開內宮,那時候我們再去把師父救出來,如何?」

    寶兒細細說著,伸手撫了撫那依舊蹙著的眉頭。

    樂墨微微頷首,把人摟到懷裡,抱到了腿上。

    「如此匆忙、、、、」

    樂墨看向那嬌媚的小臉,想要從那得到一些啟發。

    「若只是想引你出來,只需要抓了師父就好。可是又如此著急的讓慕容昱娶了鳳家女兒,這是何故?聽說慕容皇族每一代帝王都會娶鳳家女兒,有什麼說道嗎?」

    看著那小臉人認真的模樣,樂墨不自覺把人緊了緊,眸色有些暗沉道,「鳳家每一代只會出一個女兒且必為後。」說完竟有些不安的對上了那清透的眸子。

    寶兒蹙了蹙眉,「這就是你讓我遠離慕容昱,還一步步謀劃的原因?」瞥向那眸子時竟帶著些不屑。

    樂墨臉色微暗,嘴唇顫了顫。

    寶兒一看,樂墨定是又想歪了,忙解釋道。

    「我是你的,誰人搶得走?」有些霸道的宣誓著,輕佻的勾起了那略微有些胡茬的下巴。

    那俊逸的臉上,頓時又有了神采,眼波細細流轉,蜜意無限。

    某女無奈的抖了抖眉,怎麼越來越覺得樂墨腦袋變得稚嫩了,一到她的事上,就像個孩子一樣,需要不斷誘哄才行。也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倆的角色已經完全調換了。原先她是被寵的一方好不好?

    害怕他接下來會有某些禽獸行為,某女聰明的又接下了話題。

    「那現在的鳳家女兒是誰?假冒的?」

    「嗯」樂墨淡淡道。

    「鳳家和慕容皇族到底有怎樣的聯繫?若只是兵權的問題,也不至於鳳家女兒必為後啊?」

    寶兒有些不解。

    「因為每隔一代,鳳家必會出一個身帶玉血的女兒。」樂墨盯著那小臉道。見那小臉有的還是迷惑,樂墨寵溺的伸手揉了揉那腦袋。

    「寶兒就是。」

    某女立馬了然道,「難怪啊!」

    「怎麼?寶兒身體有什麼不舒服嗎?」樂墨立馬緊張了起來。

    「一杯倒啊!」還不就都怪這個身體,什麼破玉血。某女不樂意道。

    樂墨嘴角抽搐了下,滿眼寵溺。

    「玉血者,萬毒不侵,唯一忌酒。」

    某女一聽萬毒不侵,立馬眼眸放光。不過,很快又暗淡了下去,毒不毒的她也接觸不到,又有什麼用處。不禁哀怨到,「就給娶回去當藥引啊?」

    「哈哈」爽朗的笑聲溢出了瑩潤的薄唇,低磁悅耳。

    「用處可多了去了,暖床不就是一個?」某妖孽勾起了那邪魅的唇角,挑著眼梢魅惑道。

    某女不樂意了,伸著那兩個爪子就朝那俊臉襲去。

    樂墨輕輕避開了,緊緊的連著那小胳膊,把人捆在了懷裡,吻了吻那額頭道,「等到這些事一過,我們就回樂家村吧?」

    淡淡的調子,清潤的如那三月桃花雨。

    「嗯」寶兒乖乖的應了一聲,老實的窩在了那懷中。

    翌日,寶兒將樂墨帶去了水閣的聚會點。佈置了一下明日的安排。雖然知道,這次很可能是慕容澤下的一個套,可是,他們依然要去。

    太子府和大將軍府都一片熱鬧非凡,下人們都忙活的樂不可支。

    鳳凌宇查了一夜,竟是尋不到一點蹤跡,倒是聽說景王爺昨日被捕了。如此想來,只要守著慕容楓,就一定能探尋到些線索。

    快走到府門口了,瞥見那一片鮮紅,有些煩悶的又掉轉了頭。不自覺走到了酒樓,一抬眼看見那閣樓窗口的熟悉面孔。忙抬步進了去。

    上官翼輕啄著小酒,見那上來的人正籠著眉。把過壺來,就給他到了一杯。

    目光隨著那人坐在,才收了回來。

    「都要成為太子大舅子了,怎麼還繃著一張臉,讓別人看著了,可就又得生出不少閒言碎語了。」

    鳳凌宇看了他一眼,抬手將那酒豎進了口中。兀自又自己倒了一杯,繼續仰頭倒了下去。直至喝了五杯,這才停了下來。眸色泛紅道,「想當初,他們一次次逼我。如今,事到臨頭,他們也只能硬著頭皮頂上去。呵呵,多有意思!」話剛落音,又自顧喝起了酒來。

    上官翼放下了酒杯,靜靜的看著他。壓抑了這麼些年,也該發洩出來了。

    他就是在鳳家嫡女失蹤不久之後遇上鳳凌宇的,機緣如此,他們相知了這麼多年。

    嫡女失蹤,鳳家不敢聲張,只得暗裡派人去尋。在尋不到的同時,鳳家就開始逼迫鳳凌宇成婚,希望再出一個孫女。鳳承九自己也清楚的很,即使鳳凌宇有了一個女兒,那女兒畢竟不能身負玉血。逼迫不成,也就只能以假來代了。

    上官翼又擒起了杯子,隨著他碰了一下,一飲而盡。

    「我可能要找到妹妹了!」

    鳳凌宇眼梢微彎,原本的煩悶就再也沒了蹤跡。

    上官翼手中一頓,險些將手中的杯子掉到了地上。

    「等我找到了果果,你的病一定能治好!」鳳凌宇爽朗的調子撕裂開了周邊瀰漫的陰霾。

    上官翼有些失神的怔愣著,還有希望是嗎?

    景王爺被捕的消息,很快在皇城中傳開了。大臣們各懷心思,只是誰也不敢輕易地表露出來。景王爺的為人,他們每個人心裡都清楚。皇上此舉,不得不說,極為不明智啊!可是,誰又敢去進諫?憑著他們對慕容澤的瞭解,那必是死無葬身之地啊。

    南宮婉已經被慕容澤軟禁在了鳳衍宮,雖然如此,慕容楓被捕的消息還是進了南宮婉的耳中。

    知道消息後,南宮婉眸中的凌厲渲染開來,整個宮殿內都充斥著陰沉。

    她並沒有著急著去找慕容澤,而是靜靜的從那床榻的璧盒中拿出了一個金色的錦帛。澤兒,別怪為娘,這麼一天,也是你自作孽。

    伴著那冉起的朝陽,新的一天終於到來。皇城之中滿是喜慶的氣氛,因為,今日就是太子慕容昱的和鳳家女兒的大喜之日。

    百姓們對於這樣的喜慶事總是會染著些許喜氣,一大早就都跑到了主道上候著那迎親的轎攆,就好像是自己嫁女兒一般。

    盼而盼的,終於等到了下午,看見了那長長的迎親隊伍。最前面騎著高頭大馬的,正是太子慕容昱。他身著一身大紅袖金線盤蟒的喜袍,連著那頭上的錦帶都是大紅色的,喜慶異常。

    只是,這太子的臉上卻是一片冷冰冰的,大家不禁猜測,難道太子不喜歡鳳家女兒?

    慕容昱陰沉著臉,一點興奮的面色都假裝不出來。陰厲的掃了一眼那圍觀的眾人,眸中一片冷清。

    等著到了鳳家接了人,一隊人又浩浩湯湯的回了太子府。

    因是太子大喜,朝中的大臣無一漏席。

    吉時快到了,大家都在等候著慕容澤的到來。只是,眼看著吉時快過了,等來的也只有鳳承琦一人。

    大臣們不禁心生疑惑,皇上就只有太子這麼一個兒子。如今,太子的大婚之日皇上竟然沒有過來,難道真如那傳言所說,皇上已經找到了當年遺失的皇子,想把皇位傳給那個皇子?可是,皇上為什麼又下旨讓太子娶了鳳家女兒呢?如此撲朔迷離,縱是歷經三朝的大臣也搞不懂了。

    鳳承琦心裡雖是有很多計較,可面上終究是不能表現出來,只能掛著那和藹的笑意,接受著大家的叩拜。

    皇家禮制,需要新人滴血來祭拜線先祖,以求得先祖的庇佑。

    新婚之禮剛結束,負責來接收祭禮的祭司就帶著那乘著鮮血的兩個小瓶子回了內宮。

    慕容澤一接到那瓶子,立馬就讓那祭司退下了。祭司也不敢有違,只得乖乖出了去。

    慕容澤匆忙的打開那地室的暗門,拿著瓶子下了去。下面早已有一個暗衛在那守候。

    慕容澤忙讓暗衛打開了那水晶棺,將那鳳凌汐的血滴入了那紅色液體之中。

    不消一會,那原本飽滿瑩潤的肌膚就開始慢慢的枯萎,所有的一切都在向毀滅的方向發展。

    慕容澤目眥圓瞪,慌亂的伸手把那棺槨中的人抱到了懷裡,只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肌膚一寸寸乾涸。最後,只剩下了一具包著黑皮的骨頭。

    「陌兒,陌兒、、、、啊!」

    撕心裂肺的嘶吼,從那地室之中傳到了御書房之外。

    剛被樂墨救出的慕容楓聽見那呼喊,心中寒涼一片。

    「陌兒、、、」

    顧不得逃出去了,甩下樂墨就往那御書房奔去。樂墨蹙著眉頭,快步跟了上去。

    只是剛到那門口,就見南宮婉領著一隊金甲禁衛圍在了御書房門口。

    慕容楓顧不得任何,跌跌撞撞的進了御書房,從那榻邊的入口,進了地室。

    暗衛見有人闖入,剛想出手,就被後跟進來的樂墨制服了,一針斃命。

    隨著慕容楓的視線,就見那滿臉枯槁之色的慕容澤抱著一具裹著鳳袍的黑骨。

    慕容澤已經沒了知覺一般,嘴裡不住的念叨著。

    慕容澤瞥見那具黑骨,無力的跪坐到了一邊,眸中滿是淒痛。

    樂墨意會到了那具骨頭的意味,直立跪到了一邊。

    嘉煜三十一年正月十三,盛德太后南宮婉拿出先帝遺詔,遺詔中書曰傳位於六皇子慕容楓。以此,慕容澤乃是篡位私立。念其在位有功,賜其終老福安寺。慕容昱剝奪爵位,貶為庶民。

    同年正月十五,慕容昱聯合私黨,欲逼宮篡位,被誅於鐘呂門。

    五年後

    、、、、

    ------題外話------

    五年後如何?哈哈!

    要完結啦啦啦啦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