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武俠修真 > 劍雨樓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第五百九十三章 :劍雨樓(終章 ). 文 / 七尺書生

    春去秋來,時光飛逝!轉眼之間,便是六年過去了……

    劍雨樓,劍雨正殿之中!

    一位身著白色錦袍的男子正稍顯慵懶的依靠在正座之上,這是一位三十餘歲的男人,冷峻而略顯迷離的面色加上他那頭令所有人都一眼銘記的白髮,給人一種淡淡的威壓之感!

    而在正座之旁的玉桌上,此刻還規整地擺放著一把短劍,這把短劍還有一個響亮的名字,流星劍!

    而坐在正座之上的白髮男子便是這把流星劍的主人,一個令江湖無數人聞風喪膽,叱吒五湖四海的人物,如今的劍雨樓樓主,劍無名!

    而此刻在劍雨殿中還坐著一個滿臉焦急之色的五旬老者,此人一身綢緞青紋袍,頭戴青色的員外方巾,儼然一副商賈之人的打扮!

    「盧員外,你不必如此緊張,今天是五月初五,和你上次來的時間正好過去了一個月,不多不少!」而坐在這位盧員外正對面的一個氣度不凡的中年人,淡笑著寬慰著盧員外的心情的人正是劍雨長老,周萬塵!

    「我劍雨樓既然接下了你的玄字任務,那就定然會在今天給你一個交代!姦殺你女兒的江湖淫賊龍三笑,我劍雨樓定然會殺了他,給你報仇雪恨!」周萬塵淡笑著說道,說著還端起手中的茶杯對著依舊是心神不寧的盧員外遙敬了一番。「劍樓主……」盧員外猶豫了片刻之後,終於忍不住開口對劍無名說道,「那龍三笑最近幾年也是在江湖上頗有名氣,****的無辜少女沒有一百也有八十了,多少人想要殺他可結果都是無功而反,更有一些想殺他的人在失敗之後反而遭受了龍三笑的血腥報復,弄得一家老小死傷過半!我盧家真的不想再步那些人的後塵,我的女兒只當做是命中有此一劫吧,還請劍樓主收回追殺令,那三十萬兩銀子我盧家也不要了,只求不要惹惱了那龍三笑才好!」

    看著此刻愁眉不展,一臉憂慮的盧員外,劍無名不禁眉頭微微一挑,繼而輕聲說道:「盧員外,你當我劍雨樓的任務是說放棄就能放棄的嗎?」

    劍無名的聲音雖然不大,但卻讓盧員外頃刻間便是冒出了一身冷汗!

    「不敢不敢!」盧員外趕忙擺手說道,「我自然相信劍雨樓的能力,只不過我盧家勢單力薄,小女才剛剛慘死,實在是不想再出什麼意外了……」

    「正因為你的女兒遭到淫賊的殘害,你這做爹的才更要義無反顧的為女兒報仇雪恨才是!」

    就在此刻,只聽得一道爽朗的聲音陡然自殿外傳來,緊接著只見一位身材魁梧的男子快步踏入劍雨正殿之中,此人右手之中提著一根亮銀槍,而左手之中還拎著一個沾滿鮮血的包袱!

    「秦風,你回來了!」周萬塵見到來人,趕忙起身笑道!而這來人正是劍雨修羅「銀槍魔君」秦風,同時也是此次被劍無名派去追殺大淫賊龍三笑的人!

    「彭!」

    進入正殿之後的秦風衝著周萬塵微微一笑,而後便是順手將左手之中的包袱扔到了盧員外面前,沾滿鮮血的包袱在地上翻滾了幾圈,而後在盧員外的腳底下陡然攤開,頓時一顆血淋淋的死人頭便是赫然滾落而出,嚇得盧員外當即便是跳了起來!

    「回稟樓主,在下奉命追殺淫賊龍三笑,一路從西陲城追殺進了大漠一百七十里方才將此淫賊斬殺,今日特拎著此人的項上人頭前來向樓主覆命!」秦風說著便是對著劍無名直直地跪拜下去!

    「好!」劍無名淡笑著說道,繼而轉頭看向驚魂未定的盧員外,淡淡地說道,「盧員外,你那三十萬兩銀子花的不冤,這是龍三笑的腦袋,你可拿回去祭奠你死去的女兒了!」

    「多謝劍樓主!多謝劍樓主……」

    就這樣,感恩戴德的盧員外在幾名劍雨弟子的護送下帶著龍三笑的人頭離開了劍雨殿!

    「秦風,此行辛苦了!」劍無名這才對剛剛站起身來的秦風笑著說道。

    「不辛苦!誰讓卞雪如今正大著肚子,我總不能讓曾悔拋下妻兒去追殺淫賊吧?哈哈……」秦風大笑著說道。

    當年,就在劍星雨帶著蕭紫嫣離開劍雨樓的前幾天,劍雨樓還舉辦了一場特殊的婚禮,這場大婚上總共有三對佳偶,一對是曾悔與卞雪,一對是曾沫兒與宋鋒,而另一對則是常春子與左兒!至於一直愛著唐婉的秦風,卻因為唐婉的心中始終放不下劍星雨而還在苦苦地等待著!不過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也定然能抱得美人歸的!

    「樓主,這次我追殺龍三笑到關外,你猜我碰到了一夥什麼人?」秦風話鋒一轉,繼而問道。

    「什麼人?」劍無名聽到這話不禁反問道。

    「火雲衛!」秦風鄭重其事地答道,「我看他們現在的樣子,似乎已經漸漸褪去了當年鐸澤身死的陰霾,據我調查,有一批火雲衛這段時間就一直來往於關口附近,極為頻繁,我猜他們會不會……」

    「猜是沒有用的!」還不待秦風說完,劍無名便是淡笑著說道,「有些事如果要來,那我們也躲不了!對了,這次你去絕命谷了嗎?」

    「原本想去的,只不過由於時間緊迫,要趕回來覆命,所以……」秦風的話說到這裡,不禁訕訕地一笑。

    「無妨!」劍無名淡淡地笑道,「我們與星雨的六年之約也要到了,再有兩個月他和紫嫣就會回劍雨山和我們一聚,到時候我們再和星雨暢聊不遲!」

    「是啊!」

    伴隨著劍無名的話,周萬塵和秦風的眼神之中也不禁湧現出了一抹興奮之色!

    「還有……也不知道陸兄和萬柳兒姑娘如今怎麼樣了?」劍無名緩緩地站起身來,目光幽深地注視著殿外,自言自語地說道,「當年他們緊隨著星雨而去,說厭倦了江湖爭鬥,要逍遙江湖,也不知道這些年他這個掛著名的劍雨長老在外邊逍遙的如何了……」

    ……

    蘇州城!

    上午,熱鬧非凡的街道上到處都是商販的吆喝聲和叫賣聲,而在人來人往的男男女女之中,一個被綾羅綢緞金銀首飾掛滿了全身的胖子正一臉汗水地緊跟在一個一身淡黃色裙袍的******身後,這個******的姿色絕對是閉月羞花,可如今最引人注目的卻並非她的臉蛋,而是她那已經挺得很大的肚子,顯然這位******如今已然是身懷六甲了!

    這位大肚子的******正是曾經素有那天下第一名媛之美稱的萬柳兒,而那緊跟在萬柳兒身後的滿身大汗的胖子,除了「黃金刀客」陸仁甲之外,又還會是何人呢?

    「這個我也要了!」萬柳兒身在一個胭脂店中,伸手便從掌櫃的手裡接過了一大盒香氣四溢的胭脂,臉上還洋溢著一抹幸福之色!

    「哎哎哎!給我給我,趕快給我!」陸仁甲一見萬柳兒竟然要去自己拎盒子,當時便是嚇的臉色一變,也顧不上身上那些零零散散的東西,一個健步便是從店外直接衝了過去,一把便將萬柳兒手中的盒子給接了下來,「我的娘子啊,你現在身子嬌貴,這些粗活當然是我來干了!嘿嘿……」;陸仁甲說著還對著萬柳兒露出了一個嬉笑的臉龐。

    「姑娘好眼力,我們這胭脂香粉那可是江南最好的!放眼這江南地界,你絕對找不出同等成色的好東西了!」掌櫃自吹自擂地說道,「所以說貴有貴的價值,姑娘一看就是愛美之人,真可謂……」

    「等一等!這盒胭脂我們要了!」就在此刻,只聽到一道極為不和諧的聲音陡然在店外響起,接著只見統一服飾的年輕男子便是邁步走了進來,而其中為首的一位中年人在看了一眼被綾羅包裹的看不清面貌的陸仁甲時,眼中還閃過一抹鄙夷之色。

    「我們慕容小姐馬上就要和紫金山莊的大公子蕭方結婚了,現在正是用這些胭脂水粉的關鍵時候,所以還請這位小姐割愛吧!」這為首的中年人話雖然說的頗為客氣,但語氣卻是一點也不客氣,而且還堅決的很,根本就不是在和萬柳兒商量,而是在用一種命令的口吻!

    「為什麼?」萬柳兒不服氣地質問道,「明明是我先看上的……」

    「我說這位姑娘,原因我已經說過了!這裡是什麼地方我想你應該很清楚,看你這樣子應該不是蘇州人吧?我現在告訴你,在蘇州,慕容小姐要的東西,沒有人可以說不!」為首的中年人似乎很為萬柳兒的不識好歹而惱火!

    「這位姑娘,要不然我再為你挑一款別的……」掌櫃的見狀,趕忙出言說道。

    「不!」萬柳兒也是頗為倔強,「這盒胭脂我要定了!」

    「哎呦!我說你這個女人都大肚子了,還臭美個什麼勁兒啊?」一名慕容府弟子不禁開口嘲諷道,「別敬酒不吃罰酒啊!」

    「噌!」

    「呼!」

    「啪!」

    就在這名慕容府弟子的話音還未完全落下的時候,只見殿內猛然閃過一道金光,繼而伴隨著一道稍縱即逝的破空之聲之後,便是一道寶刀入鞘的脆響!

    「嘿嘿……娘子我們走吧!」陸仁甲搖晃著身子徑直走到萬柳兒面前,伸手扶住萬柳兒的胳膊,像個奴才扶著主子一樣攙扶著萬柳兒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這家店!

    而直到陸仁甲和萬柳兒二人走遠之後,那站在殿中的幾名慕容府弟子依舊是一動不動的立在那裡,似乎根本就沒看到他們離開一般!

    「這……」掌櫃的此刻也是傻了眼,一時之間竟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幾位爺……」

    「彭!彭!彭!」

    就在這掌櫃的剛剛開口的時候,伴隨著幾聲輕響,只見那幾名慕容府弟子便是紛紛栽倒在了地上,一動不動的再也沒了動靜!

    事後慕容府派人前來調查此事,而此次調查的負責人在對掌櫃的詢問了一番之後,便是派人將這些屍體收了回去,並警告這位掌櫃今天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此事再也不准提起半句!

    而這位調查的負責人,正是慕容府的大長老,慕容秋!

    而他的調查的結論也只有兩句話,一句是「這些弟子說了不該說的話,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說到底是咎由自取!」除此之外還有一句話。

    「這麼多年過去了,黃金刀客的手段依舊這麼狠戾!」

    ……

    晌午,塞北邊城的一座小鎮中,炎炎烈日炙烤的大地上一片浮躁,街道兩旁來來往往的小販也大都在這個時間躲在了各自的涼棚裡打起了瞌睡,而在這座小鎮之中唯一的一家客棧內,一群茶餘飯後喜歡談天說地的閒人卻是又在這個時辰聚在了一起!

    一個中年的大鬍子此刻正翹著腿坐在當中的桌子上,順手接過旁邊人遞過來的一碗酒水,「咕咚咕咚」兩口便是喝了一個精光!

    「快快快,接著昨天的說啊!那劍星雨後來到底怎麼樣了?」一些好事的食客此刻早已按耐不住心中的焦急,忍不住高聲催促道,此聲一出便瞬間引起了周圍人的一片附和!

    「別著急啊!大爺我這不正要開口嗎?」大鬍子順手摸了一把自己的鬍子,如今他已經年過五旬,在這塞北小鎮之中做著殺豬販肉的營生大半輩子,半點武功不懂的他卻是總自詡自己是江湖人,並以此為傲,他平日裡除了賣肉之外,最愛做的一件事就是在炎炎夏日的晌午時分,和一群好事的朋友一起聚在這客棧之中,大侃一番江湖往事,這麼多年過去了,他的故事也是從當年的劍無雙一直延續到了如今的劍星雨!

    「要說這劍星雨那可絕對是少年得志的大英雄,殊不知他當日帶人殺上那傾城閣之後,便是一人連挑五大勢力的高手,你們猜怎麼著?」大鬍子的話說到這裡還不禁賣了一個關子,順勢又喝了兩口酒,而後口中還發出了一道滿足的呼聲,「那一天,劍星雨戰陌一的時候,那雲雪城的高手陌一武功也是極為不弱,竟然使出了威力巨大的金剛吼,和那劍星雨打的那是一個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客棧內,眾人興致濃郁的聽著這名大鬍子細數著一道江湖傳奇,而此刻在客棧外,一名年紀不足三十的年輕公子卻是正雙目有神地靜靜地聽著客棧內那名大鬍子的訴說,這名公子身高七尺有餘,一身淡藍團龍袍,長的皮膚白皙,濃眉大眼,鼻直口闊,臉部更是稜角分明,一頭黑亮的頭髮被一條黑色的髮帶緊緊束起,整個人看上去竟是給人一種爽朗舒服的感覺!不過雖然此人面色儒雅,站姿文靜,可透過他那異常挺拔的身姿和穩如磐石的雙腿,以及那身上所散發出來的似弱實強的若隱若現的氣勢,不難看出,此人的武功定然是深不可測!

    而在這名公子的身旁,還跟著三位身著灰袍的人,三個人都是頭戴面紗,因此看不清面貌,只能通過他們那露在外邊的褶皺的雙手辨識出這三位定然是年紀不小的老者!而最令人詫異的是,此刻這三位老者的身後竟是都背著一個大大的包裹,而唯獨那個年青的公子卻只是手中拿著一把折扇,四人的地位高低瞬間便是分出了一個高下!

    「軒公子……」一名老者輕聲在這名公子的耳邊呼喊道,「別聽了!時辰不早了,再晚了我們可能就趕不上那前來接應我們的火雲衛了!」

    聽到這名老者的話,這名年輕公子的身子不禁動了一下,繼而衝著老者微微一笑,而後抬眼再度看了一眼這客棧門上的匾額,眼神之中不禁閃過一抹令人捉摸不透的深沉精光!

    「八方客棧……既然一切是從這裡開始的,那我殷軒也會讓一切從這裡逆轉……」

    伴隨著這名年輕公子的自言自語聲,他便在三位老者的護持之下邁步向著遠處走去,四道身影終究消失在了那耀眼的陽光之中!

    而這名年輕的公子,正是陰曹地府上任府主殷傲天,從小就送到外邊藏起來的親孫子,殷軒!

    而就在殷軒四人離開八方客棧門前半個時辰之後,一道蹦蹦跳跳的孩童便是嬉笑著跑了過來,這是一個年紀在四五歲的男孩,粉嫩的臉蛋因為奔跑此刻變的紅撲撲的,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令看到他的人都不禁從心中生出一抹喜愛之情,直挺挺的小鼻子,紅潤的小嘴唇一切一切都顯得那麼可愛,那麼惹人心疼!

    「爹、娘!你們倒是快來啊……」男孩一邊向前跑著,一邊回頭大笑著衝著身後叫喊道,「你們快來追我啊……」

    「恩兒,你慢些!當心摔倒了又要哭鼻子……」一道滿含著擔心與慈愛的悅耳的女子聲音陡然在男孩的身後響起,緊接著只見一道紫色的身影便是快步衝了過來,此女年紀在三十歲上下,長的倒也是俊俏之極,一雙水汪汪的杏核大眼簡直和那男孩一模一樣,只不過在這雙漂亮眼睛之中,此刻卻是充滿了仁愛之色。

    「紫嫣,不要追了!」緊接著,一道瀟灑的身影冒著詭異的步伐兩步便是擋在了男孩的身前,男孩一個猝不及防便是一頭栽在了這道身形的腿上,只見此人趕忙伸手將男孩那晃動的身形扶穩,而後還蹲下身子,衝著男孩露出了一個溺愛的笑臉,「憶恩,不許惹娘生氣!」

    「知道了!爹!」男孩露出了一個調皮的笑臉,繼而還撒嬌似的一同扎進了面前這個男人的懷中。

    這個被男孩喚作「爹」的男人,正是和蕭紫嫣一起隱居在明月梧桐渡六年之久的名義上的天下武林盟主,劍星雨!而緊追過來的那個美婦人,當然便是劍星雨的夫人,紫金山莊的大小姐,蕭紫嫣!

    而這個被他們當做寶貝一樣抱在中間的男孩,則是他們在四年前生下的兒子,劍憶恩!

    「我看你還跑!」蕭紫嫣追上來後還故作生氣地伸手去撓男孩的癢癢肉,男孩更是嬉笑著在劍星雨和蕭紫嫣的懷抱中扭捏著身姿,撒起嬌來!

    「爹……」就在此時,劍憶恩突然透過劍星雨的胳膊,看到了緩緩地停在了劍星雨身後的一個略顯蒼老的身影,而當他看到那人正用一種十分「怪異」的目光打量自己的時候,劍憶恩不禁怯生生地呼喊了一句!

    「嗯?」劍星雨發現了兒子的異樣,也是緩緩地站起身來,繼而轉過頭去看向那站在自己背後的老者!

    再看這位老者,雖然已經皺紋遍佈但一雙漆黑的眸子之中依舊閃爍著一抹令人心頭一驚的光芒,老者一身灰色的袍子,袍子上打了幾個補丁,看上去十分樸素,而老者的右手之中此刻還拄著一根由粗樹枝做成的簡易枴杖!

    此刻,老者正用雙目有神地盯著劍星雨,目光之中若隱若現的竟是一絲淚光!

    「星雨……」緩緩站起身來的蕭紫嫣在看到老者之後,心頭不禁一愣,而後便是將目光投向了劍星雨!

    而劍星雨在看到老者的一瞬間,臉色便是猛然一變,繼而腦海之中瞬間便是閃過了萬千畫面,緊接著那雙同樣漆黑而有神的雙眸之中也是瞬間佈滿了震驚之色,此刻他就連抓著自己兒子的右手也不禁鬆了開來,劍憶恩的小手一下子便從自己的爹的手裡滑了下來!

    「爹!」劍憶恩怯生生地呼喊著,一雙大眼睛好奇地打量著眼前的老者,而後用一股稚嫩地聲音問道,「爹,這位老伯伯是誰啊?」

    聽到劍憶恩的問話,劍星雨的身子猛然顫抖了一下,而後眼角處竟是突兀地滑落下了兩滴晶瑩的淚痕!

    「恩兒,或許……你應該叫他……爺爺……」

    ……

    (全書完!)

    (ps:故事有終,劍雨長存!此書有盡,江湖無止!歷時整整一年半的時間,《劍雨樓》終於順利完本了,或許有太多的江湖事還沒有了卻,更有很多新的江湖傳奇也才剛剛開始,但對於「劍雨樓」來說,它的故事卻是已經的的確確的結束了!而接下來的傳奇終究會在這個本就永無止境的江湖中繼續上演,劍雨樓也不過變成了未來江湖眾生中的滄海一粟罷了!未來成也好,敗也好,生也好,死也好,也都不會再是圍繞著「劍雨樓」而發生的了,劍雨樓的開始的時候,紛亂的江湖爭鬥就已經在上演了,而如今劍雨樓結束的時候,江湖的血雨腥風也依舊在繼續!書生也終於兌現了自己的承諾!無論如何,七尺書生都要誠摯拜謝諸位朋友的一路相伴,因為你們,「劍雨樓」這個江湖才會如此精彩紛呈!因為你們,「劍雨樓」這個世界才會如此暢快淋漓!最後,書生也衷心地希望和大家一起的此番江湖之行,暢快而愉悅!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書生已經展紙潑墨,我願不久之後能與諸君在另一個更為精彩的世界中,再會!!!最後再說一次吧,劍雨出鞘,誰與爭鋒!我愛你們!七尺書生完本敬上!)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