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科幻小說 > 無限叔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四十五章 魔劍 文 / 無限叔

    saber被此世之惡污染了!

    在看到saber的一瞬間,衛宮切嗣就得出了這個答案。

    曾被angra/mainyu吞下肚子的衛宮切嗣,很明白那是什麼東西。普通人只要與黑泥接觸,馬上就會失去理智發狂。他們三人之所以還能暫時保持正常,皆因他們都非普通人。

    但servant就不一樣了,他們雖然擁有著遠超普通人的意志,但到底是靈體,沒有肉身保護,得容易被侵蝕。再說了,英靈本來就是類似信仰神一類著存在,極易受人類的意識左右。angra/mainyu本來就是全人類惡意的聚合體,是servant無法抗拒的天敵。況且,servant本就是聖盃召喚而來的,面對已經將整個聖盃完全侵蝕,將之霸佔為自身巢穴的angra/mainyu,只能無力反抗束手就擒。

    不過,這些對衛宮切嗣來說都無關緊要,他只關心這個黑saber是否能作為討滅此世之惡的工具。

    「saber,用你著寶具,將聖盃破壞!」

    聽到自身master的命令,saber無動於衷,連眉頭都沒皺一絲。衛宮切嗣亦不對此感到意外,立刻動用了一枚令咒:「以令咒命令你,saber,破壞聖盃!」

    saber渾身一顫,同樣被污染為漆黑的excalibur不受控制舉起。但她的對魔力等級實在太高了,區區一枚令咒尚無法讓之乖乖就犯。

    「等等,你要幹什麼!」言峰綺禮臉色大變,橫攔在衛宮切嗣身前:「你不要的話,就讓給我,那東西只是單純的想要出生而已!尚示出生的嬰兒是無罪的,是無辜的!」

    衛宮切嗣依舊不為所動,他看著自己手上僅剩的一枚令咒,馬上加強了指令:「saber,再次以令咒命令你,破壞聖盃!」

    就算是saber,亦無法違抗兩枚令咒疊加的強制力。她身不由己舉起手中漆黑的魔劍,解放了其真名:「excalibur!」

    瞬間,黑暗的極光氣勢洶洶殺向黑暗之源,惡意的胎動。若是這一劍命中,毫無疑問會將此世之惡扼殺在胎盤之中!

    就在此時,漆黑極光與黑暗之胎中間,突然多出一尊金光燦燦的大佛。沒等衛宮切嗣等人來得及驚訝,極光就已經命中了大佛。

    excalibur,作為人類最強的幻想,星球所鍛造的寶具,其威力之強橫,就算真正的佛祖正面吃下這一擊,亦會吃不消。這一點,作為魔術師的三人,都很清楚。但是,待到黑暗散盡,大佛毫髮無傷的身姿顯現在眾人面前時,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被強制解放了一次寶具,黑saber掙脫了令咒束縛以後,第一時間就望向原master衛宮切嗣。像巨龍一樣的暗金瞳孔中流露出的殺意,就連稍被波及的言峰綺禮與韋伯都不寒而慄。

    衛宮切嗣並不是一個真正的機械,他也是活人,當然被saber的殺意刺激的毛骨悚然。然而,他現在已經沒有了令咒,不再是saber的master,已經沒有能力再約束saber了。

    「saber,來。」正在此時,那尊突然出現的大佛伸出手說話了。其聲,有如九天雷鳴,震得衛宮切嗣等三人耳中嗡嗡作響。

    而saber,則好像聽到了主人召喚的寵物,不再理會衛宮切嗣,乖乖爬上了大佛的手掌。

    不消說,這尊大佛,自然就是笪樞了。在外人看來,他正面吃下了excalibur一擊很不可思議,事實上他自己卻很清楚這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追隨者契約,對追隨者來說強制力只有一條,就是在契約有效期間,不可以用任何形勢傷害到契約主。

    saber早在被黑泥吞沒的那一刻,就成類似angra/mainyu下僕的存在。固此,她亦然受契約制約。

    「雖然不知道你是是佛祖還是其他什麼東西,但是,你為什麼要阻止我毀掉那種東西誕生?你應該知道吧?那是全世界惡意孕育而出的怪物,若是真正誕生,後果不堪設想!」衛宮切嗣依舊不死心,沒有了足以阻止災難的力量,就嘗試著用語言說服他人。

    大佛望了衛宮切嗣一眼,反問了一句:「衛宮切嗣,我問你,若是剛才那一擊真把聖盃破壞掉,你認為會有什麼後果?」

    「……」衛宮切嗣微微一怔,接著臉色忽而大變。

    韋伯亦同樣大驚失色,喃喃道:「莫非……」

    只有言峰綺禮望向衛宮切嗣的眼中有著濃濃的嘲諷,神色多少有些失望。

    「沒錯。」大佛道出了諸人的心聲:「就算你剛才真將胎盤破壞,此世之惡依舊會溢出來,至少也會帶走數千生命吧!而且,你想過沒有,就算暫時破壞了聖盃,那下一次聖盃戰爭時,angra/mainyu勢必再次降臨,屆時,又有誰來阻止?」

    「那麼,該怎麼辦是好?」衛宮切嗣癱軟在地,眼神空洞,就像快崩潰一樣自言自語。

    「很簡單,讓它誕生就好的。只要它降生,聖盃就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再也不會有聖盃戰爭了。」

    「不!那種怪物如果真來到了世上,傷亡就不只幾千人而已了!若是處理不好,全人類也許會就此滅絕……」然而,衛宮切嗣的話還沒說完,惡意的胎動就倏然達到臨界點,黑暗的胎盤開始破裂。angra/mainyu,誕生於人類黑暗面的至高魔神,即將蒞臨!

    言峰綺禮與韋伯面色各異,但不管他們報著怎樣的想法,只能眼睜睜看著黑暗之神誕生。

    萬眾矚目之下,黑月就彷彿蛋殼似的,一點點脫落。裡面的東西,也逐漸顯現在眾人面前。

    不論是期望angra/mainyu誕生的言峰綺禮,還是恨不得立刻將之毀滅的韋伯與衛宮切嗣,都想像過angra/mainyu誕生後的姿態。他們有想像過angra/mainyu是奇形怪狀的怪物,神話傳說中的惡魔,亦或高貴的神祇,甚至想過其以人類的姿態現世。然而,就算想破腦袋,他們也想不到,angra/mainyu會以一柄劍的姿態來降世!

    一柄造型誇張到了極點,華麗到極點,劍鍔由一對黑翼之羽組成,眨著一隻魔瞳,劍身天生具備神秘銘文,充滿惡意與詛咒的魔劍!

    不消說,這一切都是笪樞的傑作。第三次聖盃戰爭中以avengers職階召喚出來的青年,嚴格來說不能說是angra/mainyu,充其量也只能算是讓angra/mainyu誕生的祭品。原著中,第四次聖盃戰爭結束時,披上愛麗絲菲爾人格的angra/mainyu就對衛宮切嗣說過,為它決定一個姿態,好讓其降生。

    也算是angra/mainyu倒霉,碰到了笪樞這個無良大叔。出於一些惡趣味,笪樞以dnf中的魔劍阿波菲斯為angra/mainyu的原形,只是將劍鍔改成黑羽。至於劍身上渾然天成的銘文,笪樞自己也有些莫名其妙。想來,應該與法則什麼的有關係吧!

    「轟!」

    蛋殼終於褪盡,最強魔劍angra/mainyu降世。

    也許老天也為這把強大的魔兵感到不安吧,前一刻還月朗星稀的冬木市,霎時間便烏雲密佈,電閃雷鳴。

    彷彿在挑釁老天的威嚴,魔劍不甘示弱,魔瞳微微一瞪。剎時,地上殘留的黑泥開始燃燒起熊熊業火,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擴張,眨眼便波及了千餘戶人家。

    尚在睡夢之中的人們陡然遭受這樣的無妄之災,有些人還未搞清發生了什麼便失去了性命。而殘存下來的人們,則無助的在火中徘徊著,呻吟著。

    「轟隆隆!」

    老天彷彿為自己的威嚴遭受到挑釁而震怒,降下瓢潑大雨。然而,這由人類詛咒而生的業火,無論雨水怎麼淋亦不熄滅。

    毫無疑問,這是一柄至尊魔劍!

    若說亞瑟王的聖劍excaliber是以人類的最強幻想為原料,經由星球鍛造而成。那麼魔劍angra/mainyu便是以全人類的黑暗為原料,經萬能的願望機聖盃,由宇宙之理,世界之法而具現!

    「完了!」見識到了魔劍angra/mainyu的威能,韋伯當即癱軟在地,絕望地抱著頭。「人類已經完了!」

    「……」衛宮切嗣亦然失魂落魄,就像徘徊在世間的亡靈一樣搖搖晃晃闖進火海,企圖多拯救一個生命。

    惟有言峰綺禮讚歎般張開雙臂,嘴角像融化的冰淇淋似的咧開。

    但是,angra/mainyu似乎對此仍舊不滿,它那只魔瞳頑皮一眨又要發飆。正在此刻,大佛再度出聲了:「angra/mainyu,小安子,過來。」

    魔瞳中閃現出一絲無奈的神色,魔劍angra/mainyu飛到大佛身前,像撒嬌的小女孩一樣,用貞德的聲音大聲抗議:「master,能不能換一個名字,小安子也太難聽了!」

    「抗議無效!」笪樞蠻橫駁回了魔劍的諫言,伸出一隻手掌,將這把災禍之劍握在了手中。

    這也就是笪樞,若是其他人在接觸到這把魔劍的一瞬時就會被惡意吞噬,成為angra/mainyu的奴隸。就算是笪樞,也不過是依靠追隨者契約的約束,才得以安然無恙。畢竟,追隨者不能以任何形勢傷害契主,詛咒亦在制約範圍內。

    一物克一物,魔劍被笪樞欺負的沒脾氣,只好轉動魔瞳盯著黑saber洩氣:「saber回來,別理這個混蛋master!」

    受到召喚,saber當即化為一道黑光鑽入魔劍之中。

    此情此景,讓笪樞只好無奈的笑笑。他雖然有點搞不太明白,但saber貌似成了angra/mainyu劍靈之類的東西。

    「時間到了啊!」笪樞抬起頭,望了一眼目瞪口呆的韋伯等人一眼,雙手合什道聲佛號,回歸了主神空間。

    就這樣,第四次聖盃戰爭落下了帷幕。在魔術協會與教會的努力下,善後工作也做的很到位,沒出什麼大亂子。

    據說,事後真祖白公主愛爾奎特·布倫史塔德亦來過冬木市。她的目的,好像是另一位強大的真祖。神秘側經過多方打探,才明白那位神秘真祖是一位叫笪樞的中年人。這在死徒之間,尤為掀起了軒然大波。他們多方打探,但就像其突然出現一樣,任眾人百般努力,亦一無所獲。

    最後,就不得不提一下聖盃了。在angra/mainyu誕生之後,安置在冬木市地下的大聖盃也撕毀了。據目睹過的魔術師描述,就像孵化後的被拋棄的蛋殼一樣。但魔術師對聖盃的執著,委實出乎人類的想像。創始御三家再度聚首,竟然將大聖盃再度修好。不過,此世之惡已經誕生,聖盃的污染也根除了。接下來,就是收集足夠的魔力,等待第五次聖盃戰爭開幕了。

    (ps:因為工作關係,最近很長一段時間怕是很難更新了。生計所迫,實在沒辦法。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無以為報,今天五章搞定,總算勉強將第二卷寫完了。下邊本來還有好多想法,不過短時間是沒辦法寫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