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玄幻魔法 > 傲世絕神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164章 人面獸心 文 / 玉晨

    「我今晚可以睡你這嗎?」

    許雲竹走到沈霄的跟前,然後開口說道。

    「啊?」

    沈霄一愣,然後愕然道:「睡…睡我這兒?」

    就連一旁的劉德備三人也都是睜大著眼,一副『我沒有聽錯吧』的表情。

    而後三人似笑非笑的看向沈霄,眼中的表情很是艷羨與敬佩。

    而許雲竹也立刻意識到自己的話說的太曖昧了,引起了眾人的無限遐想。

    她俏臉一紅,急忙解釋道:「不,我的意思是,今晚我在你們這裡露營。」

    「還好,還好!」

    沈霄長出一口氣,拍了拍胸口,剛剛許雲竹的話將他嚇了一跳。

    「什麼還好?你這是答應了嗎?」

    許雲竹紅著臉,剛才實在是太丟人了。

    「呃,你怎麼不在許家營地露營?」

    沈霄皺著眉頭,疑惑的看著許雲竹,想不明白她為何要選擇與自己一同。

    「難道她想半夜襲擊本少?」

    一個念頭忽然冒了出來,讓沈霄的心突地一跳。

    這一路他雖然一直冷落許雲竹,但其實如果許雲竹真的死皮賴臉纏著他的話,他也無可奈何。

    「在那邊呆著心煩。」

    許雲竹撇著嘴,顯得心情很是煩悶。

    許家人實在讓她失望透頂,尤其是許鎮海和許劍玄,看兩人一眼她都會覺得噁心。

    「哦,他們怎麼惹你了?」

    沈霄追問道。

    「沒什麼,就是心煩而已,霄公子,你就讓我在你們這呆著吧。」

    許雲竹不想多說,一臉哀求的看著沈霄。

    「不行,你不能呆在這兒。」

    沈霄想都不想,就一口拒絕了。

    他可不想被夜襲,那樣絕對會出事的。

    「霄哥哥,求求你啦,讓我呆在這吧。」

    許雲竹不依不饒,竟然嬌聲稱呼比自己小的沈霄為『哥哥』。

    那一聲『霄哥哥』讓沈霄直起雞皮疙瘩,渾身一顫,差點給驚出魂來。

    劉德備三兄弟也都是心中惡寒,彷彿比面對『度魂亡音』時還要來得驚悚。

    就連一旁的大聖,也都是渾身一個激靈,一雙猴眼中滿是不忍直視。

    「這樣不太合適吧……」

    沈霄搖了搖頭,心中正在思索著辦法將許雲竹哄走。

    「哼,沈霄,你要是不答應,我就…我就叫你霄弟弟了。」

    許雲竹見沈霄依舊不同意,開始惱羞成怒了。

    霄弟弟?小弟弟!

    沈霄一頭冷汗,只能無奈道:「好啦,好啦,答應你就是。」

    「不過,你呆著可以,但要給本少安分點。」

    小弟弟的名頭他實在不敢領受。

    「嗯,我會很聽話的哦。」

    許雲竹喜悅的點點頭,接著對沈霄狡黠的眨了眨眼睛。

    不知為何,許雲竹這話讓沈霄忽然一陣熱血上湧,頓時聯想到了一些少兒不宜的畫面。

    「這小妖精,真是要哥半條命啊。」

    看了看哼著小曲在地上鋪毯子的許雲竹,沈霄只覺得口乾舌燥,心癢難耐。

    而且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許雲竹的席位正好緊挨著沈霄。

    「不管了,由她去吧,反正到時候我堅守自身就是。」

    沈霄無奈的搖了搖頭,他不想做出對不起沈妍與阮玉姝的事情。

    鋪好毯子,許雲竹歡快的拍了拍手,然後緊挨著沈霄坐了下來。

    「你往那邊去點。」

    感覺許雲竹幾乎坐到了自己的毯子上,沈霄不由得揮手讓她離自己遠點。

    「哦,這下好了吧。」

    許雲竹挪動了一下屁股,然後一副『我很聽話,我很乖』的表情看著沈霄。

    而沈霄則皺著眉頭,因為許雲竹剛才挪動了一指不到的距離。

    現在的兩人雖然不是緊挨著,但也算是咫尺相聞。

    沈霄都能夠聞得到許雲竹身上傳來的淡淡清香,火光下,少女已經發育的曲線玲瓏的嬌軀也是清晰可見。

    頓時,沈霄剛剛壓下去的燥熱又不可抑止的沸騰了起來。

    就在沈霄想要讓許雲竹再挪遠點的時候,許雲竹卻先開口了:「沈少,以後我就叫你霄吧,整日叫你霄公子霄公子的滿見外的。」

    看著許雲竹臉上那落落大方的笑容,沈霄一呆,接著愣然到:「呃,好吧。」

    見沈霄答應,許雲竹臉上立刻綻放一個明艷笑容,接著她眉頭一皺,看著沈霄說道:「霄,我一直都想問你一件事。」

    「哦?」

    沈霄對上許雲竹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心跳不覺慢了半拍。

    「你…你對妍兒和玉姝都是真心的嗎?」

    許雲竹低頭沉思了一下,然後盯著沈霄的眼睛問道。

    沈霄一愣,他沒有想到許雲竹問的會是這個問題,一時間他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而許雲竹也沒有催促,耐心等待著。

    良久,沈霄才開口說道:「是不是真心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願意為她們做任何事情。」

    「任何事情?」

    許雲竹愣了一下,看著沈霄的眼神忽然變得十分複雜。

    「嗯。」

    沈霄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淡淡的應了一聲。

    隨後他躺在自己的毯子上,抬頭看著漆黑的夜空,眼中滿是堅定。

    許雲竹也沒有繼續追問,她也跟著躺下,看著夜空出神。

    而就在兩人各自想著心事的時候,許劍玄與許鎮海這時候卻走了過來。

    「雲竹你…」

    看著緊挨著沈霄躺下的許雲竹,許劍玄一張臉頓時黑得猶如光輝暗淡的夜晚。

    許鎮海也是一臉的呆滯,張著嘴道:「三小姐,你這是……?」

    撇了一眼滿臉驚愕的許劍玄與許鎮海,許雲竹連起身都沒有,淡淡道:「今晚我睡在這邊。」

    聞言,許劍玄渾身一震,握劍的手不由得一陣顫抖:「雲竹你怎麼可以睡這裡?」。

    許鎮海眉毛一挑,沉著臉道:「不行,三小姐你不能睡在這,你快隨我回去。」

    「你們很煩哎,本小姐睡哪裡需要你們同意嗎,快走開啊,我要休息了。」

    許雲竹不耐煩瞪了許劍玄與許鎮海一眼,然後轉身不再看兩人。

    「雲竹,我們其實是為了你好啊,你太過善良,不知道人心險惡,有些人看似儀表堂堂,但其實人面獸心,你呆在這裡實在是讓我和執事不放心,你還是隨我們……。」

    就在許劍玄想要繼續勸說許雲竹的時候,沈霄一下從地上竄了起來。

    「你丫說誰人面獸心?草你大爺的,有話明說就是,在那裡陰陽怪氣的叫啥?」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