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玄幻魔法 > 燃情總裁壞壞愛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一百二十八章 兩個只能活一個 文 / 一夫

    「愛人???墨子軒要被葉欣桐搞得胸膛都要炸開來了,他一拳重重的打在門上。

    他的拳頭上突起的骨頭上很多已經有血痕。

    「這裡好像很熱鬧啊,我又錯過了什麼好看的情節了嗎??丁丁鐺聽到聲響走過來,跟她一起過來的還有緹娜。

    緹娜狐疑的看著房間裡的幾個人,特別是墨子軒手上的傷痕,她的心裡泛起了很多的酸楚。

    墨子軒看了一眼絕然的葉欣桐和一隻排斥他的宇文城,他別過臉,很頹廢的離開他們的房間,他那筆直的背影看起來有些落寞,孤獨,葉欣桐的心很痛,她坐到了床上,有些疲倦。

    緹娜跟隨著墨子軒出去。

    墨子軒一直走到了甲板上面。vc80。

    還他一的。「你對葉欣桐到底的想的是什麼?老金不是說你們之前的利用關係已經結束了嗎??緹娜咄咄逼人,最為女人的直覺,她的心裡有個小小的聲音告訴她,墨子軒對葉欣桐的感情不一般。

    墨子軒不理會緹娜,他看向遠方,吹著海風,感覺那遙遠處得黑暗。

    「墨子軒??緹娜直呼其名。

    墨子軒犀利的看她,「我和她,你已經看到了,就是老金說的已經結束的關係,你想知道什麼答案呢?是不是我要告訴你我真的愛上她了,你才覺得那是你想要的答案,我說過,在完成大事之前,我沒有愛,也沒有所謂的愛情,這個答案你是不是該滿意了。?墨子軒也不知道自己說的是什麼?他覺得現在自己的思維有些混亂,他想靜一靜。

    「希望真的如你自己說的那樣,我說過,如果你在沒有登位之前愛上別的女人,我會殺了她的,因為,我無法原諒自己那麼多的付出和等待。?緹娜哭著說道。

    墨子軒真的覺得很煩躁,他走去另一個甲板,離開緹娜的喋喋不休。

    他的腦子裡呈現的卻是葉欣桐和宇文城在床上的翻雲覆雨。想起葉欣桐的某些細節,他就是無法定下心來。

    終於,十分鐘後他打通了老金的電話。

    「如果我說我的身邊會一直留著葉欣桐,你會怎麼做??墨子軒傷感的說道。

    「我會先殺了她,然後等殿下登基後自殺。?老金嚴肅低沉的說。

    「如果我說如果你殺了她,我就會漂泊國外呢,我永遠也不會回來。?墨子軒的聲音有些冷但很決然。

    「殿下,你的勝敗關係著太多人的生命。?老金恨鐵不成鋼的喊道。

    「我只想留住一個她都不可以嗎?寶藏我會去找,婚我會去結,皇位也會去爭取,我只想留她一個人在我身邊而已,現在,我什麼事都幹不了。?墨子軒回吼道。

    「如果殿下一意孤行,送到你身邊的只可能是葉欣桐的一具屍體而已。?老金恐嚇道。

    「那麼你們去找另一個合適的傀儡做你們的皇帝,我說的出做得到,我會消失的讓你們也永遠找不到我。?墨子軒嚴肅認真的說道。

    「一個月,就再給殿下一個月的時間,這一個月裡,你可以把葉欣桐留在身邊。想怎麼樣都可以,一個月還請殿下正事為重。?

    「不行,我什麼時候沒有她都會頹廢,我要把她留在身邊。?墨子軒爭取道。

    「如果殿下你覺得她可以看著結婚,看著你登位,默默的付出你就留她在身邊,在她的問題上我們已經耽誤很多的時間了,我不與你爭執,一切等繼承皇位再說,等時間長了,殿下自然會對她厭倦的。?老金無可奈何的說道,現在怎麼勸墨子軒根本沒有用,時間長了,感情淡了,他自然有辦法分開他們,如果不行,他有的也是陰謀詭計,現在也只能聽之任之,大事為重。

    墨子軒勾起嘴角,他飛快的跑去葉欣桐的房間。

    緹娜從暗處走出來,她的眼裡含著淚水,恨和嫉妒,她不會就這麼就此罷休的,她為墨子軒耗費了青春,,所有,葉欣桐給的是什麼,憑什麼留在她的身邊,他們對她不仁她就會對他們不義。

    等墨子軒衝進葉欣桐的房間的時候,看到的不是宇文城和葉欣桐,而是也很頹廢的丁丁鐺。

    「葉欣桐呢??墨子軒焦急的問。

    「他們嫌棄我煩,就開船上的快艇走了。?丁丁鐺嘟起嘴巴委屈的說道。

    墨子軒衝出去,丁丁鐺立馬跟上,可是跑到外面,葉欣桐早就沒有了影子,墨子軒懊惱的快要死去。

    「喂,你對葉欣桐到底是真愛還是假歡,看你們這齣戲看的雲裡霧裡的,我昨天看你們還好好的,今天就說葉欣桐和我的宇文城要結婚了,我傷不起。?葉欣桐埋怨墨子軒說道。

    墨子軒白了一眼丁丁鐺,「關你什麼事呢?你好像對我們的事特別敢興趣。?墨子軒的心情不太好,對著那麼漂亮的丁丁鐺也沒有什麼好語氣。

    「我對你們的事當然不敢興趣,我只是對我的宇文城感興趣,葉欣桐是宇文城的致命傷也是我的,哎,現在我們怎麼辦?憑我們兩人的智商應該可以拆開他們兩個。?丁丁鐺有些病急亂投醫。

    「你去勾引宇文城,我去勾搭葉欣桐,就這麼拆散。?墨子軒隨口說道。

    「我已經試過了,這招好像沒有用,宇文城對女色免疫的,還是你加油,我等著你搶走葉欣桐,讓葉欣桐傷害他,他受傷了,我就有機會,我一定陪他舔傷口,安慰他,彌補他內心的空虛,順便讓他愛上我,墨子軒,你快努力,我跟你說,不要找那個寶藏了,抓住葉欣桐對你絕對有好處。?丁丁鐺鼓勵墨子軒道。

    墨子軒深沉的看著丁丁鐺,看的丁丁鐺有些不好意思了。

    「現在在舔傷口的是我,能不能安慰一下我啊。?墨子軒自從得到老金的認可後,他的心情很好,恢復了以前的邪魅,調侃的說道。

    「咦,?丁丁鐺癟起嘴,「我不要。?

    墨子軒像是有點受傷,「為什麼?我跟宇文城比起來,到底有那點比他差,我長的也可以,家室也可以,更會對女人好的。?

    丁丁鐺歎了口氣,搖搖頭,她看著遠方宇文城消失的方向說到:「第一個,長相。宇文城有著一副男人味道濃郁的剛毅的完美臉孔,你的呢??丁丁鐺歪過頭,鄙夷的看著墨子軒的臉。

    「我的怎麼了?我也是迷死人不償命的。?墨子軒對自己的長相很有自信。

    「你去做偽娘還可以,我可不喜歡你這種白嫩的臉蛋,說道第二點,家事,你的家事那麼複雜,有亂七八糟的規矩,還有一個古板的媽媽,更有著必須要的妻子,只要這點,就讓我們這些純真的有理智的善良的姑娘離開你遠遠的。?

    「你純真?你善良?沒看出來。?墨子軒也打擊丁丁鐺一下。

    「不要插話,最後一點,你說的,你對女人很好,這就是最致命的了,關鍵,你不是對一個女人好,好聽點說是你博愛,難聽點就是你花心,花心男人是最要不得。?

    「我是浪子回頭金不換,像我這樣的,愛上一個女人絕對不會移情別戀。?墨子軒為自己辯駁道。

    「哎,這麼細細分析,葉欣桐會選擇宇文城真是很明智的作法。靠你,真的很有難度,我還是自己想辦法。?丁丁鐺垂頭喪氣的走進船裡面。

    墨子軒一個人愁眉苦臉的站在甲板上,這麼細細一分析,他也覺得非常的有難度。

    ***************華麗風格線****************************

    墨子軒剛回去,就看到老金緊鎖著眉頭。

    「怎麼了??

    「柳真失蹤了。?老金沉重的說道。

    墨子軒一驚,他立馬拿出手機打給緹娜。

    「柳真現在失蹤了,你去查一下是誰幹的??

    緹娜那邊沉默著。

    「說話。?墨子軒有些生氣的說道。

    「不要再問我了,從今天起,我退出組織,以後不用聯繫我。?緹娜冷冷的說,把電話掛掉。

    墨子軒皺起眉頭,他打電話給組織的領袖白雲。

    「柳真已經失蹤,查到是誰做的了嗎??墨子軒問。

    「沒有,但是,我們發現一個很特別的情況,李智王派來的人一個個人間蒸發了。?

    「什麼?怎麼會這樣,一點都查不到去哪裡了嗎??墨子軒突然覺得頭皮開始發麻。他在明敵在暗,他要怎麼應對將來寶藏出現的那一刻。

    「今天早晨零點,李智王派來的那些人都上了一架私人飛機,之後全部消失了。我懷疑我們的行蹤已經暴露,現在不是我們在監視李智王的人,而是李智王的人暗中在監視我們。?白雲匯報到。

    「有人出賣了我們??墨子軒想到了一個可怕的可能姓。「一小時後,我會派飛機去接你們換地方,緹娜已經退出組織,先轉移地點,其他等我通知。?

    墨子軒掛了電話。

    「緹娜退出了組織?殿下的意思是她出賣了我們的組織??老金惶恐的問道。

    「我擔心的是我們整個組織,如果李智王那邊的人是凌晨轉移的,事發到現在已經六小時了。?墨子軒感到非常的緊張。「快,通知組織的人全部的轉移。?

    「那我們的軍隊呢??老金也覺得事態緊急。

    「軍隊不會有事,緹娜並不知道,但是我們組織的人事,地點她清楚的很,現在立即把緹娜帶回來。?墨子軒吩咐完老金後,又打電話給緹娜。

    「對不起,你撥打的用戶已經關機。?

    墨子軒狠狠地關上電話。

    「既然都這樣了,乾脆就讓組織的人都暴露,然後秘密派我們軍隊中的一隊人馬來。?墨子軒重新下了一個決定。

    「可是少爺,我們的軍隊不到最後關鍵時候絕對不能暴露。?老金提出他的異議。

    「那就賭,看我們培訓出來的人能力強還是李智王的人。?墨子軒目光凝聚,他咬了下牙,全身上下籠罩著緊張的氣氛。

    突然地有人敲門。

    墨子軒去打開。

    郵遞員送來一個盒子,盒子上寫著加急。

    墨子軒和老金對望一眼。

    老金打開來看,裡面的是整整齊齊的資料,已經失蹤時的畫面。

    手機錄像顯示在凌晨的時候,柳真去了後山,像是約好了一樣見了早就在那裡的緹娜,很快的兩人打鬥起來,柳真被打暈後帶走。

    資料上顯示著李智王派來得人轉移的新的地址,而且上面還有緹娜目前在的地址,凱悅酒店1013號房間。

    「少爺,你看,給我們寄資料的會是誰?這個人是幫我們的還是在背後等著看好戲的,還有,上次把藏有寶藏的盒子寄過來的會不會是同一人。?

    墨子軒也在思考,「這個人不會是金瑞祥的人,因為如果是金瑞祥早就自己去找寶藏了,也不會是丁丁鐺,因為丁丁鐺不可能把盒子給我,我覺得送資料來的人可能是幫我們解決韓闊的事的人,立馬打電話給莫斯,問問韓闊的事情。?

    老金立馬行事。

    十分鐘後,老金已經把所有事情都做好了。

    「莫斯說,韓闊那幾天的確是心情不穩定,他想偷偷跑回家。?老金匯報到。

    「那個男人似乎對我們的行蹤瞭如指掌。他到底是敵是友??墨子軒閉上眼睛,突然又睜開了,「我們先去凱悅酒店1013號見見緹娜,先把柳真救出來再說。?

    墨子軒快速的開車去凱悅酒店。

    1013號房間的門是打開的。

    墨子軒狐疑的走進去,緹娜穿著一身紅色的短裙,她的面前放著兩個酒杯,還有一瓶紅酒。

    她像是早就準備好墨子軒過來找她了。

    「坐。?緹娜冷艷的說道。

    「你把柳真帶去哪裡了??墨子軒單刀直入。

    「一個廢棄的小屋裡安置著。?緹娜無所謂的回道。

    「你要什麼我給你,把她放了。?墨子軒冷凝的說道。

    緹娜冷笑一聲,「你好像很喜歡她啊?今天我交給你一個問題,廢墟裡,綁著兩個人,只能一個活著出來,我給你這個權利。?

    「什麼??

    「一個是柳真,一個是葉欣桐,你選一個活一個死??緹娜勾起冰冷的弧度,輕輕喝了一口酒,等待著墨子軒的回答。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