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舐血魔妃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十里紅裝,與君執手 V028章 長孫悠悠之死下(完) 文 / 銘蕁

    前世記憶甦醒,對冷梓玥而言,她再想要查到一個人的蹤跡,甚至是知道他的過往,都是一件簡單到不需要她動腦子的事情。

    雖然她可以用法力,讓時光倒回十多年前,從幻境裡看清楚當年她的母親是怎麼死的,但是她並沒有那麼做。

    便宜爹皇甫耀城也為此事找過冷梓玥,問她是不是可以用法力讓時光倒流,他不奢求別的,就當他想要再親眼看看一眼長孫悠悠。

    哪怕是親眼看到她是怎麼死的,皇甫耀城也甘願。

    他沒有奢望,冷梓玥可以用法力,將已經死去十多年的人,再重新讓她活過來。皇甫耀城就抱著心底裡那麼一丁點兒的幻想,努力的,孤獨的生活著。

    皇甫耀城心裡跟明鏡似的,既分有人神魔三界,那麼三界之中自有定律,長孫悠悠死了那麼多年,指不定早已經投胎轉世,他要是堅持讓冷梓玥把她給弄回來,必定是逆天的。他疼冷梓玥,將她視若珍寶,看得比他的性命更重要,因此,皇甫耀城不可能要求冷梓玥為他那麼去做。

    這個世界上,有些事情,注定是不圓滿的。

    也許存有些許遺憾,才有念想。

    他不恨什麼,也不怨什麼,皇甫耀城看得很開,他以為他會一直那麼孤獨下去,哪怕心中不願,也要為了父母娶一個自己不愛的女人結婚生子,讓暗月城的傳承延續下去。

    可是,上天待他不薄。

    悠悠離開了,卻給他留下了冷梓玥。

    他們共同的女兒,身上流淌著他們的血液,是他們愛情的結晶。同時,也是在向所有人宣示,他們相愛過,深深的愛過對方,冷梓玥就是最好的證明。

    冷梓玥一直猶豫不定,她不知道應該怎麼做才是對皇甫耀城而言,最好的。

    甚至,她有想過,不顧一切的將長孫悠悠重塑。百里宸淵阻止她的時候,冷梓玥怨恨過他,躲起來不理他。

    其實,冷梓玥心裡明白,百里宸淵是對的,她不能那麼擾亂這個時空,否則很可能發生連他們都阻止不了的災難。

    人,不可以那麼自私。

    有些事情,早就注定好了。

    這一世,皇甫耀城命格注定,他的情路坎坷多難,不能與心愛之人白頭偕老。

    但是,下一世,他會擁有屬於他的一切,親情,愛情,友情,一樣也不會少。

    再後來,冷梓玥看著皇甫耀城孤寂的模樣,心裡難受,越來越不敢去面對他。百里宸淵在那段日子裡,幾乎每天都抽出時間去陪著皇甫耀城。他說,雖然他們不能讓皇甫耀城看到長孫悠悠是怎麼死的,但是可以讓他看到轉世投胎之後的長孫悠悠過著怎樣的生活。

    那是男人與男人之間的秘密,冷梓玥不懂,也不能理解。

    可就在皇甫耀城看到轉世的長孫悠悠無憂無慮的成長,戀愛,結婚,再生子之後,冷梓玥明顯感覺到他的變化。以前,滿是滄桑的眸子裡,有著數不盡,令人不敢直視的憂傷與悲痛,漸漸的消失了,他整個人都變得精神起來。

    一直埋在他心裡那個結,奇跡般的解開了,彷彿讓他重新活過來一次。

    很長時間之後,冷梓玥終於忍不住心中的好奇,纏著百里宸淵詢求一個答案。

    百里宸淵只對她說,對一個男人而言,不管他深愛的女人,是不是在他的身邊,只要她過得好,那個男人就會很滿足。皇甫耀城深愛長孫悠悠,長孫悠悠那一場錯嫁,就像是插在他心口上的刀子,一動就疼。

    與檀木精蜥蜴精交戰,百里宸淵重傷回魔界,冷梓玥也相繼離開月都皇城,進入隱族浴火重生。一直被囚禁的冷錚心知肚明,他要是開口回答了皇甫耀城的問題,他的命也就沒了。最後,皇甫耀城徹底失去對他的耐心,直接用靈力探尋了關於冷錚知道的一切,再親手了結了冷錚。

    如果不是冷錚,他跟長孫悠悠就會有重聚的一天,他們能看到冷梓玥嫁人生子,一家子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都是因為冷錚,他跟長孫悠悠才會錯過。

    在他雙手掐住冷錚脖子時,整個人已經被憤怒沖昏了頭,失去了理智,導致的結果就是,冷錚死得還算痛快,沒有經歷過什麼痛苦。

    但在冷錚生前,每天的皮肉之苦沒少吃。

    死,對他來說,算是解脫。

    皇甫耀城從冷錚的記憶裡探尋到,一條被冷錚藏起來的髮帶,應該就是真正害死長孫悠悠,或者是長孫悠悠臨死前,見過的最後一個人。

    一點一點線索拼湊起來,皇甫耀城大概瞭解到,那條髮帶的主人就是天陰教的教主阿塔木的。他離開暗月城不過兩天,就被百里宸淵跟冷梓玥追上,讓他回去看著百里絕,報仇的事情由他們動手。

    阿塔木對冷梓玥而言,不但有殺母之仇,她還要為師門清理門戶。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慕容蒼雖然是她的師傅,但在冷梓玥的心裡,一直將他當成爺爺一樣的敬愛著。

    就憑阿塔木對慕容蒼做的那些事情,足夠他幾百回了。

    勸回皇甫耀城之後,百里宸淵跟冷梓玥就趕往了彌城,傳言阿塔木在塞外的棲息地,他的個人領域。

    不是**凡胎的百里宸淵跟冷梓玥,只需要心念一動,他們就能在三界之中,隨意的穿梭。來到彌城,也不過只是眨眼之間的事情。

    這天夜裡,天空中有一輪滿月,清冷的銀輝籠罩著整個彌城,仿如為這座城池披上了一件銀色的袍子。

    兩人就那麼安靜的站在半空中,沒有現身,看著望月閣上陷入沉思之中的阿塔木,沒有著急著出手。

    冷梓玥心裡,依然藏有很多的問題,想從阿塔木的口中得到答案。

    明明她有別的辦法,弄清楚一切,但她固執的只想從阿塔木的嘴裡知道,算是全她一個心願。

    「你跟她真的很不一樣?」阿塔木轉過身,整個身體籠罩在月光的陰影裡,他臉上的表情看不真切,也無法讀懂他複雜難明的眼神。

    「這句話,你說過不只一遍。」半倚靠在百里宸淵溫暖的懷裡,冷梓玥清冷的眸光落在阿塔木的臉上,殺氣漸露。

    阿塔木是西靈國人,出生在巫族部落裡,是個人人可欺的孤兒。慕容蒼年輕時在西靈國遊歷,遇到阿塔木,見他可憐,又經骨奇佳,從此就將他帶在身邊,教他習武識字,甚至還將自己必生的醫術都教給他。

    慕容蒼看著阿塔木一天天的長大的,越來越出類拔萃,便再也沒有起過收徒弟的念頭。滿心想著,有他這麼一個就足矣。

    誰能想到,後來會發生欺師滅祖的事情。

    不過因為一場比武輸掉,他竟然就能對養育他長大的師傅,下狠手取其性命。這樣的人,不配活在這個世上。

    「呵呵,看到你就會不知不覺想到你娘親。」在西靈國挑起戰爭之時,他已經帶著天陰教所有的人都回到彌城,不問世事。

    戰爭結束之後,五國只剩下三國,阿塔木就知道,冷梓玥早晚都會來找他。

    不殺了他,她是不會甘心的。

    不管,是為了她的母親,還是為了她的師傅。

    老天爺真會開玩笑,他深愛女人的女兒,竟然是他師傅收的徒弟,他的小師妹。

    「就算你下了地獄,也寬恕不了你對本小姐母親造成的傷害。」冷梓玥水眸微瞇,火紅的雲袖在夜風中蕩出優美的弧度,「師傅養你長大成人,將畢身所學盡數教給你,而你不但不敢恩,還下毒害他,你該死。」

    「哈哈、、、、」阿塔木仰天大笑,眼淚順著眼角滑落,他的確該死。

    在他下手毒害慕容蒼之後,他就後悔了。他的師傅,是這個世界上唯一給過他溫暖的人,但卻被他狠狠的丟棄。

    他恨自己,可他已經邁錯了那一步,再也無法回頭。

    一步錯,步步錯,他的整個人生都錯了。

    「當年的事情,你不想解釋一下。」百里宸淵環抱著冷梓玥的腰,下巴輕抵在她的肩頭,掃過阿塔木的臉。

    不由得在心裡小小的腹議一句,丫的,這男的其實長得不耐,不過跟他比,差遠了。

    「沒什麼好解釋的,你要殺,便動手吧。」

    「你這是在求死嗎?不像你的風格。」冷梓玥挑了挑眉,眼神更冷了幾分。

    「就算不是為了你的母親,替師傅清理門戶,你也得殺了我,我的小師妹。」那麼多年的糾纏,是時候畫上一個句號。

    「最後給你一次機會,是自己主動開口說,還是讓本小姐控制你,讓你做出連你自己也無法控制的事情。」現在的她,誰也無法威脅她做任何事情。

    只要是她想做的事情,就沒有做不到的。

    掌控阿塔木的所有思想,對冷梓玥跟百里宸淵來說,是件輕而易舉的事情。

    「這個還你。」手掌暗運一道勁力,柔順的髮帶便如同一把刀,猛然朝著阿塔木飛掠而去,直擊他的面門。

    髮帶不斷在阿塔木的眼中放大,他連躲也不躲,就那麼站在那裡,失了神。

    冷梓玥反應極快,血薇從紅袖中飛出,將髮帶一分為二,復又飛回她的手中,「在你死之前,了結這一世所有的恩怨,輕輕鬆鬆的離開不好嗎?」

    這個男人的眼神告訴她,他不像江湖上傳言的那樣,他是個有故事的人。

    然而,冷梓玥想聽的並不是故事,而是事實的真相。

    「初見長孫悠悠,我便愛上了她。她生得絕美,性情也高傲,舉手投足之間都有一股渾然天成的霸氣流露出來,她的武功很高強,我不是她的對手。從那之後,我就一直跟著她,也許應該說成我一直都纏著她。」

    阿塔木撿起掉在地上的髮帶,緊緊的握在手心裡,接著又道:「月都皇城外有一片很美麗的梨花林,在那裡,她遇到一個男人,他們無聲對望,幾次想要上前交談,都是因為我背後搞鬼,讓他們錯過一次又一次的機會。再後來,就發生了那一場錯嫁,毀了她的整個人生。」

    說到這裡,阿塔木很痛苦,整個身體都在顫抖。

    「誰能想得到,世界上會有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誰又能想得到,冷錚也在那片梨花林裡愛上了長孫悠悠,更冒用了別人的身份,娶了她。我用盡了方法,想要拆散她跟冷錚,卻在想要放手的前一刻,得知那個驚天的秘密。於是,心裡的邪惡之門再次打開,我一次又一次的拿著證據出現在你母親的面前,她從不相信到相信,然後再到證實。那段時間,她過得很痛苦,而我看著也很痛苦。」

    百里宸淵握緊冷梓玥的手,誰也沒有出聲打斷阿塔木的講述。

    「你的生父是暗月城城主,你的母親是隱族聖女,他們無論是相貌還是身份都很相配。皇甫耀城離開時,給你母親寫過一封信,而那封信被冷錚藏了起來,他最愚蠢的就是沒有毀掉那封信,而最後那封信落到你母親的手裡,成了鐵證。」

    冷梓玥眸色亮了一下,又沉了下去。

    結合她知道的那些零星的線索,漸漸在她的腦海裡繪成一幅畫,將她所有沒有弄明白一切都弄明白了。

    正因為看了那封信,長孫悠悠才會執意要帶著年幼的她離開,冷錚才會軟禁她,不讓她與外界接觸。

    可是,長孫悠悠又是怎麼知道她不是冷錚女兒這件事情,臨死前在她的畫像上留下那樣的幾個字。

    她不可能,只是為了氣冷錚,一定是有目的。

    「當年,我一直很奇怪,你的母親武功不弱,怎麼會被冷錚困住,不得脫身。」阿塔木深吸一口氣,痛苦的神色在他的眼底蔓延,「你母親是我殺的,因為太愛,也因為太恨。」

    因愛成恨,這個理由,可以欺騙很多的人。

    在長孫悠悠臨死前,他在她的房間裡見過她,甚至他制住了她,失去理智的想要要她,那時他滿腦子只有一個念頭,只要佔有了她,她就會死心,跟著他。

    她僅剩的武功被他給廢了,她根本就爭不過他,就在只差最後一步的時候,阿塔木發現她在咬自己的舌頭,瞬間他清醒過來。

    就那麼看著她,整個人都麻木了。

    她寧可死,也不要他碰她。

    他的髮帶,就是那個時候落下的,長孫悠悠上吊死後,髮帶便被冷錚收了起來,保存至今。

    「我殺了你。」好一個因愛成恨,這個理由真tmd令人氣憤。

    百里宸淵拉住冷梓玥,貼著她的耳朵低聲道:「他在撒謊。」

    阿塔木一心求死,隨他怎麼說都可以,憑直覺百里宸淵敢肯定,那一天他跟長孫悠悠之間必然發生過什麼,但他一定沒有下手殺長孫悠悠。

    長孫悠悠離開隱族的時候,她的靈力就已經長孫浩給廢了。她也只剩下自保的一些尋常武功,與人交手自然處處落下風。

    這便可以解釋,阿塔木心中的疑惑。

    「為了師傅,動手吧。」阿塔木閉上雙眼,根本就沒打算要反抗。

    「你、、、、、」

    「阿塔木你自行了結吧。」百里宸淵將冷梓玥拉到身後,他活的這十幾年,內心一直受著折磨,再殘酷的死法對他來說,都代表不了什麼。

    與其如此,百里宸淵不想他的血,污了冷梓玥的手,讓他自我了結,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天陰教那些教徒,好的你們便放過吧,其他心術不正者,殺。」

    這是阿塔木說的最後一句話。

    在說完這句話之後,他一掌拍在自己的天靈蓋上,吐血身亡。

    「娘親的確是自殺而死,他那麼說,只是希望你更恨他,親手殺了他來減輕心裡的負罪感罷了。」輕歎一口氣,百里宸淵將冷梓玥擁進懷裡,柔聲安撫。

    「你真以為我那麼笨。」

    「我老婆很聰明的。」

    月影西斜,彌城終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什麼也沒有留下。

    、、、、、、、、、、、、、

    她叫長孫悠悠,是隱族的天之驕女。

    她無憂無慮的人生,直到她十六歲之後,徹底的改寫。

    皇城外,梨花林,她遇到了一生之中,最愛的男人。

    雖然只是短暫的見過兩三次面,但他的影子卻深深的刻在她的心裡,再也無法將他遺忘。

    那天夜裡,她清楚的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他跟她,火熱的交纏。

    第二天清晨,她緩緩醒來,只見他坐在她的身邊,握著她的手,溫柔的看著她,說要娶她為妻。

    她是隱族的聖女,婚姻大事由不得她一個人做主。

    族規清楚明白的寫著,不許與外族人通婚,為了能夠嫁給他,她與父親絕裂,靈力被廢,依然堅決不回頭。

    也不管他早已有了妾室,更是她不喜的朝廷中人。

    她只知道,她喜歡他,就要嫁給他,做他的妻子。

    他給她的婚禮很隆重,也很盛大,讓她覺得很幸福,就像所有沉浸在愛情中的小女人一樣,她將自己所有的鋒芒都隱藏了起來,只為做他一個人的小女人。

    婚後的生活同樣很幸福,不久之後,她就為他懷上了孩子。幾個月後,他們的女兒出生,他對她的寵愛依舊沒有變。

    可是,阿塔木一直都沒有放棄她,總是想方設法的要分開他們。

    對此,她很氣憤,可她又拿阿塔木沒有辦法。失去靈力的她,武功平平根本不是阿塔木的對手。女兒一出生,胸口就有一隻血鳳凰的胎記,身為隱族聖女的她,很清楚這個胎記代表著什麼。

    於是,在女兒出生,抱到她懷裡的那一瞬間,她便用了秘法將血鳳凰的胎記隱藏,留下另外一個胎記。

    在女兒剛剛記事的時候,她告訴了女兒很多的事情,也不管她能不能記得住。一再的提醒她,胸口的血鳳凰胎記,絕對不可以讓任何人知道。

    女兒很乖巧的點頭,她感覺到很欣慰。

    三年時光悄然而逝,雖然有些時候,她覺得很委屈,但只要他愛她,她就不會走。

    可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她所以為的幸福,一直就是一場騙局。她以為最愛的男人,其實壓根就不是。

    阿塔木沒有拿出一件又一件的證據之前,她心裡就對冷錚有了懷疑,只是她一直放在心裡,沒有去深想。

    如果她能早點兒去想清楚其中的緣由,或許就不會、、、、、、

    在她以為**於冷錚之後,再到他娶她為妻,那段時間她就發現她的月事遲遲未來,她也暗中找大夫瞧過,並沒有懷孕。

    新婚之夜,她與冷錚洞房,那裡很痛,就像未經人事一樣。

    可她,明明就已經跟他、、、、、

    第二日清晨,當冷錚看到床上的落紅,抱著她是又親又吻,興奮得不得了。

    一個又一個的疑問在她的腦海裡徘徊,沒有答案。

    懷上孩子之後,大夫瞧出來的時間,是在她跟冷錚成親之後,也就更加深了她的懷疑。奈何一直沒有什麼實質性的證據,為了這個家,她選擇不再理會。

    直到那封信的出現,她才發現她從頭到尾就是一個傻子。

    那封信裡,寫明了他與她初見時的情景,也寫明了他對她的心意,一再告訴她,他是因為族中有急事才離開,要她等他回來,他會娶她為妻,寵愛她一生一世。

    落款是——皇甫耀城。

    裡面,還放著一塊玉珮,那是皇甫耀城給她的定情信物。

    對她而言,就個消息就是個晴天霹靂,劈得她魂不附體,想哭都沒有眼淚。

    原來,她生下的女兒,壓根就不是冷錚的,而是皇甫耀城的。她怨恨老天,為什麼要跟她開這樣的玩笑。

    於是,她找冷錚當面對質,最後冷錚承認了。

    她要帶著女兒離開,冷錚軟禁了她,不讓她與任何人接觸。

    再後來,冷錚的幾個妾室聯手設計她,當她醒來,發現有個男人跟她躺在同一張床上,衣衫凌亂,那時她的整顆都冷了下來。

    不等她平復自己的情緒,冷錚踹門而入,憤怒的將好從床上拖下來,各種難聽的話罵進她的耳中,將她心中唯的奢望都摧毀了。

    那時,她在想,只要冷錚願意相信她,那她就那麼過吧。

    委屈又如何,至少可以給女兒一個完整的家。

    但他,什麼也沒有問,只知道侮辱她。

    那天夜裡,她看過年幼的女兒,心裡不住的對她說著對不起,她不是水性揚花的女人,那樣的侮辱她也擔不起,那就以死示清白吧。

    在她那麼狼狽的時候,阿塔木竟然也想要侮辱她,反法反抗的她要自殺,最後他離開了,而她將房間裡所有的一切,都收拾得乾乾淨淨,就像以前一樣。

    坐在銅鏡前,她為自己梳頭化妝,打扮得美美的,然後上了吊。

    臨死前,腦海裡浮現的,依舊是那片梨花林,那個讓她一眼看見,便記在了心裡,深深愛上的男人。

    一場錯嫁,一場欺騙,毀了她的整個人生。

    她沒有別的奢望,只盼著皇甫耀城能尋回他們的女兒,好好的疼她,愛她。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