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開元風流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235、楊玉環養成計劃? 文 / 青澀蘋果

    看到王守一的窘相,王維心中的想法愈發篤定,他覺得這次機會若是抓住的話,或許正中王守一的軟肋——王仁皎。

    然而稍稍出乎王維意料的是,蕭媚柔此時卻淡淡道:「很抱歉,王公子,花魁不是你想贖就能贖的,薛如霜是我們月季坊的招牌,我不能隨意毀掉我們月季坊的招牌,若王公子硬要追究朋友被打這件事,我蕭媚柔會為其墊付醫藥費。」

    聽到這話,王守一用感激的目光看向了蕭媚柔,他其實早就該感謝這位管事的了,若非蕭媚柔對薛如霜的回護,有哪個主管能忍受薛如霜的性子?

    月季坊最吸引人的地方,其實並不是薛如霜這個花魁,而是其他那種放得開的又賣身又賣藝的妓女,這種**裸的賣騷賣肉,很對一部分人的胃口。

    其中有不少人因為不想與王守一硬碰硬,或許也對薛如霜的那種清高冰冷模樣不感興趣,所以才懶得追捧薛如霜,便導致薛如霜一直不溫不火,總被牡丹坊的花魁壓一頭。

    值得諷刺的是,在薛如霜人氣最差的時候,居然還是靠著傳唱王維的詩作來為自己提升人氣……

    王維溫和地笑了,他淡淡道:「媚柔你這麼說,還真是不給面子吶,我承諾,只要將薛如霜贖身,便幫你這月季坊再打造出一位新的花魁來。」

    蕭媚柔聞言,依然拒絕道:「很抱歉,我只能拒絕王公子的好意了。」

    「你是不相信我有這個能力嗎?」王維皺起眉頭,看來這蕭媚柔是鐵了心的要護住薛如霜啊。

    「王公子的才華自不用說,但我卻不能違背薛如霜本人的意願。」蕭媚柔依然堅持著。

    王維抬頭,看了看這金碧輝煌的摘星宮,臉上的神情,顯得愈發玩味了,他深深吸了一口氣,道:「也罷,我原本還以為,蕭媚柔你是個識時務的人,沒想到啊,為了一己之私,罔顧月季坊的發展,難怪沒法超過牡丹坊,那位絮輕塵大家,可比你要理智多了。」

    王維的一番話,讓蕭媚柔默然不語,她作為一個女人,真的不希望看到某些事情的發生。她與薛如霜之間的感情,勝似母女,一個母親,又何嘗願意眼睜睜地看著她投入火坑?

    「今日真是晦氣,乘興而來,敗興而歸,我們走吧。」王維如此說道。

    在離開時,王維湊到蕭媚柔的耳畔,輕輕道:「你難道不知道,我與玉真公主的關係?你今天做的很不錯,你以為我真想替薛如霜贖身?」

    蕭媚柔頓時面如土色……這月季坊,可就是那位玉真公主的產業啊。還有,王維後一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呢,既然他並不想為薛如霜贖身,為何剛剛又故作一副硬要為薛如霜贖身的模樣?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王守一看著王維離去的背影,心裡稍稍鬆了一口氣,若今日沒有蕭媚柔的幫助,怕是王維真的要強行將薛如霜奪去了,當然啦,僅僅是從法理上而已,就算王維替薛如霜贖了身,他就算是動用武力,也不會讓王維真的得逞的。

    王守一這時向蕭媚柔感謝道:「這次真的多謝蕭大家了,我真沒想到,這個王摩詰竟是這般難纏。」

    薛如霜也對蕭媚柔真誠地感謝了一番,心裡暗暗鬆了一口氣,在她看來,有蕭媚柔、王守一兩人護著她,那一切就都安全了。

    蕭媚柔這時卻苦笑了一下,她知道,這也許只是個開始而已,王維最後的話,給她的壓力,實在太大了,她只能寄希望於王維與玉真公主沒有多大交情。

    可這個希望簡直就是用來自欺欺人的,誰都知道,玉真公主最喜歡結交詩人,似王維這樣的詩人,玉真公主怎麼可能不結交?更別提王維本身還是個非常懂得情趣的美男子,蕭媚柔甚至覺得,他真正與玉真公主發生超友誼的關係,都很有可能。

    到時候,只要王維的枕邊風一吹,蕭媚柔覺得自己待在月季坊的日子就要到頭了,最後是什麼結局,她自己都無法想像……

    而且,蕭媚柔那莫名的直覺告訴她,王維似乎也很願意看到,王守一與薛如霜走到一起……

    王維離開月季坊後,先是去探望了一下楊玄琰,並向楊玄琰保證,自己絕對會幫他討回公道,這讓楊玄琰十分感動。

    王維在原本的計劃之中,並沒有玉真公主這一環,現在看來,還確實需要她的幫助了,想到自己也已經好久沒見過玉真公主,他覺得這倒是一個見玉真公主的好時機。

    只不過想到自己之前與玉真公主的糾葛,這又讓王維感到十分頭疼,他現在畢竟與金仙公主正打得火熱,難道自己真的要對金仙公主的親妹妹玉真公主下手?

    怎麼在不知不覺中,這般鬼畜了啊……王維捂著自己的額頭,有些頭痛的想著,他的腦中又出現了李秀兒那清純如水的模樣。

    在去拜訪玉真公主之前,王維首先發動了自己十分善於發動的輿論攻勢,他利用自己清流的身份,加上一干追捧著自己的詩人,痛斥了王守一霸佔薛如霜的行為,並還打傷自己的友人的事情。

    似乎這依然是老生常談,王守一在得知王維的動作時,只是冷笑一聲,暗道王維果然是外強中乾,只知道耍嘴皮子,這也挺符合他對王維這群文人的認識。

    王守一的對王維的報復也十分狠辣,他並沒有直接動王維本身,可對王維那些無權無勢的朋友,卻大肆打擊報復,雖說無法對王維真正的核心人脈圈有什麼動搖,卻也真的十分噁心人。

    楊玄琰是王守一最主要的打擊對象,他一個長安的小吏,哪裡可以抵抗王守一?

    總的來說,在這次交鋒中,輿論方面王維佔著絕對的優勢,他的不少文人朋友被打壓,也引起更多的輿論同情,可這似乎不能改變,在本質上,王維已經落於下風的事實。

    畢竟王守一作為外戚勳貴,其風評本來就很差,再怎麼黑,也就那樣了,所謂虱子多了不癢,債多了不愁,他覺得自己就算沒法真正動搖王維的根基,可王維卻也奈何不了他。

    過了多日,楊玄琰找到了王維,面色疾苦道:「王公子,我真的不想在待在長安了,恰巧我在蜀州還有家族關係,你看……」

    王維微微點了點頭,道:「那你先去蜀州吧,這次確實是我有些大意了,沒想到這個王守一居然如此霸道,不過情況還好,一切都還在我的掌控之中。」只是玉真公主那兒,稍稍出了些問題,才讓王維的反擊有些耽擱了而已。

    楊玄琰現在與王維之間,也算是有了深厚的「戰友情」,這蜀州雖好,可他的卻更想在長安發展,所以他覺得自己與王維的關係,應該要更加深一層。

    楊玄琰忽然想到了自家前不久剛剛生產的小妾,他不由向王維提議道:「王公子,我家小妾剛剛產有一女,恕在下唐突,我希望王公子能收她為乾女兒……畢竟,此去蜀州,路途遙遠,又正值深秋,我怕這女兒在路上夭折。」

    王維聞言,想了想這也是個道理,他也不願意看到小女孩夭折,想著反正自己沒法生產後代,那收養一個義女也無所謂,即使崔瓔珞也不喜歡孩童,可家中侍女僕人挺多,足夠照顧小孩了。

    於是王維點頭道:「這件事我答應了,導致玄琰被迫離開長安的,也是我的過失,我怎能拒絕玄琰的請求。」

    楊玄琰只覺得一陣羞慚,他苦笑道:「王公子這話說的,可讓在下無比慚愧,若非在下去招惹那薛如霜,又哪會讓王公子替在下出頭?」

    王維只是拍了拍楊玄琰的肩,也不再多說什麼,他總不能說,自己早就期盼著與王守一真正了卻一些恩怨了,只是你楊玄琰恰巧成了點燃這個火藥桶的人。

    一時間,兩人都沉默下來,氣氛顯得有些沉悶,王維又隨意問道:「你那剛剛出生的女兒,可有什麼名字?」

    楊玄琰答道:「取名『玉環』。」

    王維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只是點頭道:「『玉環』啊,嗯,是個好名字。」

    說完這句話後,王維才覺得有些不對,這孩子名字叫「玉環」,而楊玄琰則姓「楊」,他忍不住在心中喊了一聲「臥槽!」,這楊玄琰給自己的乾女兒,該不會是楊玉環吧?

    這個消息,使得王維連日來的陰霾都一掃而空,楊玉環是什麼人,就算是一個再不瞭解歷史的人,也應該知道吧?那可是古代四大美人之一的楊貴妃啊……而自己,居然有幸成為楊玉環的乾爹?

    「乾爹」這個名詞,又讓王維小小的邪惡了一下,畢竟這個詞在後世,已經不僅僅是本來的意思了,而「乾女兒」什麼的,其中那個「干」,也可以是動詞……

    這是什麼情況,楊玉環養成計劃麼?

    =============

    求收藏票票~~~~~~~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