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侯門將女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妖孽將女初長成 番外 ——凌燕再續前緣(全本完) 文 / 葉瓶子

    一生所愛,我們活在一個相同的年代,相同的時間。

    蓮花河畔,你我的相遇,是冥冥之中的安排,還是你手中的一枚權利棋子開始的第一步。母親從小要我學會三從四德,做一個大姐的好榜樣。可是偏偏是這樣,壓力覺越發地多起來。

    跳舞的時候,扭傷了腳,只能一個人默默哭泣起來。在房內,透過窗戶外看著妹妹和弟弟一起去玩耍,他們很調皮,沒有像她那般學這個,但是唯一一點她是非常地羨慕,那便是他們露出最開心的笑容。

    就這樣,每天偷偷地看著他們在外面玩,自己在屋內學習琴棋書畫。直到在那一年的蓮花河畔,我與他的相遇,徹底改變了命運。

    最後雖然為了他不惜與家人鬧翻,陷害自己的妹妹。可是這一切的一切對我來說,是不後悔的,人生一定要有精彩地活過,那才叫做是人生,不然的話就白活了。

    上官君侯的死去,自己被帶到父母面前接受懲罰。母親的自責,又覺得自己做了很多的錯事,不能原諒。

    母親曾對她說過一句話;你只要知錯悔改,你就能夠將孩子生下來,然後與我們隱居生活。

    這樣的結果,是自己很喜歡的,若是上官君侯活在這個世上的話,她願意拋棄一切與他隱居生活。可是他已經不在了,自己想要活在這個世上的念頭也隨著滅絕。

    自己躺在母親死去的那一刻,她彷彿看到了上官君侯就站在她面前,向她伸出手,輕啟薄唇帶著溫柔的笑容說:

    跟我走吧!

    跟我走吧!

    那一刻,她笑了。沒想到死後的他,依舊守護在她身邊。於是她點點頭,彷彿身體輕盈了一般站在他面前,與他攜手離去。

    在奈何橋上,兩人端著一碗孟婆湯互相對望,笑完之後兩人就將孟婆一飲而盡。

    所謂孟婆湯,是能夠忘記前世的事情,所有的恩怨情仇都將喝完這碗孟婆湯之後全部消失殆盡。

    凌燕喝了,她不知道上官君侯是什麼想法,但是當自己喝完那一口之後,心裡有深深的滿足之感。

    終於,一切都可以重頭開始。若是可以的話,我想要做一個平凡的人,在一個隱居的深山裡無憂無慮地過完自己的一生。

    眼前的朦朧以及空洞,她雙手垂放,人如木偶般慢慢往奈何橋走去。直到自己的身影慢慢消失之後,她還是沒有轉過頭。

    因為,那時候的她。雙眼不再有任何的深沉,算計,陰狠。有的便是如同新生兒般璀璨清純的目光,那麼地一塵不染。

    上官君侯雙手捧著碗中的孟婆湯,看著她離去消失的身影,眼淚流了下來。舉起碗,低頭將含在口中的孟婆湯吐下,之後笑了。

    「你選擇了第二條,你當真不悔?」白髮蒼蒼的老婆婆腳步輕盈地走在他身邊問。

    「不悔?我上官君侯寧願承受忘川河內的痛苦煎熬,也不願下輩子不能與她白頭偕老。」上官君侯將碗投入奈何橋下的忘川河,『撲通』一聲,碗沉入不見底的水裡,再也沒有發出聲音。

    老婆婆點點頭,對著他說:「既然已經決定好,那麼你便跳進去吧!願你能夠承受著苦苦的煎熬,換來一世的相遇。」

    上官君侯含笑對著老婆婆笑了笑,便望著奈何橋下的忘川。白衣飄飄,忘川下痛苦的哀嚎之聲響起,在水面上飄起來的白霧就是魂魄苦苦掙扎的樣子,有些真的承受不住,一個魂魄掙脫之後就化作一縷青煙消失。

    上官君侯堅定的眼神開始有一點點動搖,那不是害怕,而是他不想成為其中一個在河面上苦苦掙扎想要逃離的魂魄……他要的,便是深深沉入這忘川的最深處。

    深吸一口氣,身子往前一跳,之後忘川河面上泛起一個以中心為開始的漣漪一圈泛著另一圈慢慢擴散。

    在河內,上官君侯雙手抱在膝蓋之上,衣服從他落入河底的那一刻慢慢剝離,只剩下他光溜溜的玉體和黑髮往上肆意飛揚。

    在耳邊,他聽到痛苦的哀嚎聲,皮膚傳起熾熱的滾熱,讓他瞬間認為直接深陷在火海之中。

    其實,那是心裡最痛苦的糾纏,前世的你,做了什麼錯事。逆天修改的命運的記憶在他腦海慢慢浮現。

    這一刻,他睜開眼睛,裡面的眼白和眼瞳全部都是深不見底的黑色,入目的是,血一般的紅色;

    原來,凌休這麼恨他,是因為……自己曾經滅了凌家,還將他們的孩子殺死……

    一千年後……

    咕嚕咕嚕……

    水泡慢慢地往上漂浮,在水面的時候瞬間破開。這時,在瀑布傾瀉而下的水面,有一個妙人兒的身影如箭般衝出水面。濕潤的烏髮緊緊貼著白皙的肌膚,她全身濕漉漉地站在水面上,遮住她胸前的春光。

    眼睛睜開,一雙黑色的眼眸出現,但是左臉上卻帶著一條深深的傷疤,如蜈蚣般那麼地猙獰恐怕。她抿著一張紅如血的小嘴,一雙鳳眼卻是那麼地冰冷,彷彿看破世間所有的事物般那不可一世。她的右臉,看起來很美,但是左臉很恐怖,就跟一個惡魔一個天使的形象重合在一起。

    雙手撥開水面,往湖邊放著一件黑色的衣服的地方走去。待衣服全部穿好之後,一襲黑色布料一般的衣袍將她一身緊緊包裹起來,烏髮瞬間乾枯,用一支木頭雕刻成跟樹根形狀一般簡單的簪子將頭髮束起來。左臉,則是戴上一塊半面面具,即帶著神秘的感覺又帶著朦朧的誘惑力。

    她彎腰,撿起一把弓,提起一個圓桶上的箭一同放在身後。

    草木窸窸窣窣的聲音,在這時一直黑色足足有兩米多高的大熊走出來,左眼上有一條十字疤痕,加上身上的戾氣,看起來十分地危險。

    但是,她沒有任何畏懼,在看到大熊從草木裡走出來的時候,扯起一抹笑容。

    大熊身上的戾氣頓時消失,它就跟小狗一般扭著身子走到她身邊,用鼻子親暱地蹭著她的身子。

    她伸出手撫摸它柔順的發毛,二話不說坐上它的背。

    手指指著樹木內的方向,繼續今天他們沒有完成的任務。大熊點點頭,馱著她向樹木內走去。

    她,是天下第一名捕,俗稱鬼面。在整個燕國裡,一聽到鬼面的名字所有人都會害怕起來,但是,她有一個習慣,就是與熊為伍,在深山內居住,偶爾接著幾項重大的任務賺點錢養活自己。

    但是她有另一個身份,就是一個被豪門世家所遺棄的孤兒。所以,她臉上的傷從小就有,在她長大之後滅了那個強大的豪門世家,不僅如此,還隱姓埋名做起捕快的職業。

    穆飛燕,是她一個永遠都不想提起的名字。這世間,除了她自己知道自己的名字,其他人都不曉得,只知道這燕國,有一個叫鬼面的捕快存在。有她在的一天,就沒有完成不了的任務。

    坐在大熊身上,她從腰間將一張懸賞紙打開,望著裡面的幾名重要犯人。

    這一次的犯人,一共有三個,是三名強大的三胞胎,還是山賊之首。以前在西方的時候無惡不作,好像有一次被一個強大的國家圍攻,才狼狽逃跑在此地。

    這幾年,女子漸漸的消失,不僅如此,他們還喜歡男人,將那些絕美的男子抓起來做那些不堪入目的事情。以此,在這幾個月,燕國開始陸續發生了少年少女消失的消息。

    這三人不僅高大威猛,而且殺人不眨眼,武功高強。

    聽說,天下第一美男燕國宰相因為身體感染疾病,在往燕國的路上返回。而那三人,發誓要將燕國第一美男抓起,不僅要將他千刀萬剮,還要報仇。

    在那次剿滅土匪的活動中,天下第一美男出計,讓防守很厲害的山寨一夜之間變成廢墟。當然,沒有人知道那是什麼原因,就連計謀都是嚴格保守起來。

    穆飛燕將懸賞紙捲起來放在懷裡,她不管第一美男是誰,主要是錢要賺到,這一次的活動,懸賞金居然是五千兩黃金,這分明是**裸的誘惑。

    勾起一抹自信的笑容,騎著大熊往他們經過的地方趕去。

    在兩排高大樹木的小道之上,一輛非常豪華的馬車周圍鑲著昂貴的寶石,叮鈴鈴的風鈴掛在馬車四個角落發出清脆的響聲。在馬車前面,就有一名車伕和一名貼身侍衛雙手抱著劍坐著,車伕駕著馬兒,甩動手中的鞭子驅趕這。

    在身後,就有八名高手騎在黑色的馬上,陣容相當壯觀。

    馬車內,一名白衣黑髮的男子手捂著一張黑色的帕子輕咳著,雖然沒有完全看清他全部的面容,但是單單一雙帶著鋒芒的眼眸卻是非常地吸引人,讓人不得不被吸引進去。

    他如同軟骨般躺在軟席之上,三千青絲凌亂地在四處披散著。

    「吁——」車伕在這時停止住驅趕馬兒前進,在前方,居然有一個巨大的深坑,深坑裡面全部都是直直的竹子,在最鋒利的頂端散發著寒光。在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在八位強大高手之上,一張如同天羅地網的大網從上面掉下來,將他們牢牢地蓋住,接著一扯,連人帶馬裹住。

    八位高手拔出劍,不停地在網中掙扎揮舞著。就在這時,林內萬箭齊發,朝他們的方向直勾勾地射去。八位高手還沒反應過來,連人帶馬被當成靶子射成馬蜂窩。

    「哈哈哈哈……沒想到燕國的高手如此這般不堪一擊呀!」三人從東南北出現,將馬車牢牢地圍住。

    車伕是一名高手的假扮,和另一位存活的侍衛持劍而下,左右保護著馬車內的人。

    「爾等賊寇,居然敢偷襲燕國宰相,都不要命了!」侍衛冷冰冰地說,目光卻是緊盯著他們的一舉一動。

    帶頭的三胞胎——石頭張口大笑起來,舉著雙斧對著馬車內的人說:「郭子侯,當初若不是你給那個該死的國家出計謀,我也不會狼狽來此,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沒錯!哥哥,要將郭子侯殺了!」老二大虎咬牙切齒地說。

    「聽聞郭子侯長相俊美,不如等我們享受完畢之後再來將他活活殺死,要用各種刑罰!」老ど大水賊賊地說,腦海回想著他光著身子在他們面前求饒的樣子淫笑起來。

    「你們敢!」車伕甩動手中的鞭子說。

    「老二老ど,你們上,將那兩隻狗給我殺了!」石頭掏掏耳朵不耐煩地說。

    「是!哥哥!」兩人得令之後,揮動雙斧大喝一聲向他們襲去。

    兩名侍衛黑著臉,紛紛與大虎大水對招。

    石頭不屑地一笑,腳步慢慢地往馬車內走去。

    侍衛想要去救郭子侯,奈何被大水纏著,脫不了身。

    馬車內的人止住咳嗽,將黑色的帕子放下,身子慢慢地坐起雙手交叉躺在軟墊上。

    石頭將一揮斧頭,將馬車上的蓋頭掀開,頓時周圍的破爛,只有下面還完美保留著。

    石頭望著一身仙氣纏繞,英俊不凡的絕色男子慵懶地坐在,口水不自覺地流下來。

    他石頭可以打包票,眼前的郭子侯是他這輩子沒有見過這麼美的人。這麼有人生出這麼完美的人,美得想讓人毀滅。

    其他兩人望著郭子侯的背影,緊緊那一看,心裡的激動澎湃就翻湧而出,手中的速度不由得加快。

    石頭往馬車上一跳,就落在郭子侯面前,車面上搖搖晃晃,但是郭子侯的身子還是非常平穩地坐著。

    「郭子侯,沒有想過有這麼一天吧!」石頭蹲下來,向他伸出手。

    郭子侯俊眉一挑,淡淡地說:「是沒有想過這一天……出現一隻豬在面前。」

    手距離郭子侯的臉就只有一寸的距離,聽到他說他是豬,心裡更加地奧火起來。

    「哼!敬酒不吃吃罰酒,我看你這個賤人能撐到多久!」說著石頭的手猛地往他臉上戳去。

    就在這時,林內出現一支箭,目標是石頭。

    石頭感受到殺氣襲來,身子完後一推,一支箭就貫穿一棵大樹直接射到另一個大樹上。

    石頭望著一棵樹被箭貫穿後留下來一個小洞,艱難地嚥了嚥口水。

    郭子侯很平淡,他將目光往射箭的方向看去。

    在打得熱鬧的時候,一隻大熊出現,讓所有人都停止住動作。大熊長著嘴巴,鋒利的牙齒上流著唾液。在它身後,站出了一個黑髮黑衣戴著半面面具的女子手中握著弓箭走出來。僅僅那一張右臉,那一個姿勢,讓所有人都打了一個膽顫。

    「鬼……鬼面!」大水哆嗦一聲,大叫起來。

    「天啊!居然是鬼面!」大虎發覺手中的武器快要掉落下來,看到她出現所有的自信化成爛水。

    郭子侯看著她,嘴角扯起一抹笑容,眼底的冰冷被喜悅所代替。

    是你嗎?燕兒……終於找到你了。

    穆飛燕目光冷冽地掃過所有人,當目光看到郭子侯的時候,卻留神地看了一下。緊緊那一眼,如同隔了幾個世紀般,讓她的心撲通狂跳起來。

    這是一種怎麼樣的感覺,就跟認識他一般,想見卻見不到。

    她搖搖頭,從懷裡掏出一張懸賞紙打開說:「你們三個就是大名鼎鼎的石頭,大水,大虎三胞胎?」

    石頭先回過神,從馬車上跳下來說:「我們就是……鬼面,我知道你是為了賺錢才接這個生意的,但是我跟你說,今日放過我們一馬,要多少錢我都給你?」

    「多少錢都給?」穆飛燕雙手抱著手臂冷冷地說。

    「是的!你要多少,我都給你……」聽著她好商量的樣子,激動地說。

    「一萬兩黃金,給我一萬兩黃金我就走。」穆飛燕將手中的紙丟在地面上說。

    「一萬兩黃金?不是五千兩嗎?你?」

    「怎麼?沒錢就不要和老娘商量,要怎麼死痛快點!」穆飛燕從腰間拔起一支輕盈的劍說。

    「好!我給你,給你!」他知道自己打不過他,於是退讓地說。

    「那你呢?」穆飛燕歪著腦袋,誰錢給她多她就幫誰做事。

    郭子侯扯起一抹笑容,溫柔地說:「以整個宰相府的財力來交換怎麼樣?」

    「好呀!」穆飛燕點點頭,邁開腳步,一出現就亮起手中的劍一揮,再插上劍出現在他們身後半膝而跪。

    「撲通」一聲,大虎和大水兩人倒地不起,脖子上化開一條紅色的血線,眼睛恐怖地張開。

    「你,你怎麼可反悔呢?」石頭說著,身子往後退,漸漸往郭子侯的方向走去。

    穆飛燕勾起一抹笑容,她知道石頭這是在轉移她的注意力。身子再次往後一頃,身影出現在郭子侯的身後,伸出手攔住他的腰帶著他躍到樹幹上。

    郭子侯聞著她身上散發出來清香的味道,是那種說不出來舒服的感覺。在陶醉中的他,忘記自己深陷在危險當中,而穆飛燕,卻沒有注意。

    「誰給的錢多我就為誰賣命,況且,人家宰相的錢比你多,你說……我會幫誰呢?」穆飛燕說完離開郭子侯的身邊,帶著那股清香的味道離開。

    想要伸出手握住她的時候,人已出現在石頭面前。

    石頭知道自己肯定是活不過今天,但是,他死也要拉起一個人做墊背。

    雙手握住雙斧,與穆飛燕對決起來。

    「乒乒乓乓」兵器呼叫觸碰的聲音,穆飛燕就跟她的名字一樣,身子那麼地輕盈,敏捷。

    侍衛和車伕紛紛躍到郭子侯身邊,對著他說:「主子,我們走吧!」

    「你們先走……」郭子侯冷冷地說,目光卻是緊盯著穆飛燕的倩影。

    忘川的苦苦煎熬,一千年了。終於可以和她見面,自己就算是逆天,也要和她在一起。

    「主子,鬼面素有冷血無情,愛錢如命的傳說,況且她救了您,錢肯定會去領賞的。留在這裡危險。」侍衛皺著眉毛說。

    「不要再讓我說第二遍。」若不是在受了嚴重的內傷,那三個小羅嘍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這……屬下遵命。」兩人互相對視了一下,就消失在他面前。說起消失,與其說躲在角落裡面暗中保護。

    「沒想到……身手不來嘛!」穆飛燕伸出舌頭舔舔嘴巴,手中的速度越發地快起來。

    石頭紅著臉,他已經快要瀕臨崩潰的狀況。看著穆飛燕越來越快的速度,他最後咬咬牙齒。接下一招被她腳踹的力量整個人摔倒在樹上跪在地面。

    穆飛燕身子輕盈地落地,挑眉望著他。

    石頭低著頭,看不清他任何的表情。血從嘴角上留下來,滴落在地面。

    「呵呵呵……」

    穆飛燕看著他一直在狂笑,腳步慢慢地向他走去。

    「去死吧!」石頭突然間抬頭,嘴角流著血,他將胸前的衣服撥開,裡面居然放著幾根炸彈,而且其中一根已經點燃起來。他狂笑地站起身向她撲去。

    穆飛燕倒抽一口氣,身子往後一躍,接著抱著郭子侯往前跑。

    大熊感覺到了危險,轉身跑離。

    「砰……轟隆隆……」石頭整個人爆炸,肉碎裂開,在四周亂射。

    隨著巨大的衝擊力,周圍的樹木全部倒落。就連穆飛燕也受到波及,她將郭子侯緊緊抱在懷裡,閉著眼睛將自己的下巴貼住他的頭。

    心裡有一個念頭告訴她,一定要保護好他。

    郭子侯睜大眼睛,心裡的擔心提到喉嚨上,他想要將她的身子轉過來,奈何她緊緊地將他禁錮在懷中。

    待一切恢復平靜,濃煙滾滾消失之後。地面上躺著兩個人,一黑一白成了明顯的對比。

    大熊匆匆跑來,每一步大地跟著劇烈的顫抖。它用自己的鼻子頂著主人的身子,可是她的後背的衣服已經破爛而開,血肉模糊了視線。

    郭子侯這時睜開眼睛,他的身體也受了一點點的小傷。可是,他的頭卻埋在一個非常溫暖的懷中,等到他醒悟的時候,立馬鑽出她的懷中。

    手從他身上滑落,一動不動地躺著。

    「燕兒……」郭子侯做起身子,伸出手搖搖她的身子。

    可是,卻依然不動彈。

    「燕兒……不要嚇我,我好不容易找到你,你不能這樣玩我。」郭子侯焦急了,在這一千年的煎熬裡,他真的發現,自己很愛她,愛到不要任何東西。

    「嗷嗷嗷~」大熊看著主人受傷,可是該死的男人確實猛推著她的身體,讓它恨不得立馬咬斷他的頭。

    郭子侯也感受到,但是現在他的燕兒已經受很嚴重的傷,他不能放著她不管。於是伸出手將她抱起,雙手觸摸到濕熱的東西的時候,他終於知道。

    那是血,從她身上流下來的血。狠狠刺破他的心。

    幾日後,在一個小山洞裡面。

    一隻黑色的熊爬到在洞口,為他們守護著,謹防其他野獸進來。

    「唔……」這時,爬在稻草上的穆飛燕痛苦地呻吟一聲,然後睜開眼睛,嘴巴卻是如火般乾裂。

    「你醒了?」郭子侯這幾日連夜地照顧她,眼袋明顯地大了起來。就算是這樣,也不影響她他的美。

    「是你?我怎麼會在這裡?」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對他說話的口氣卻是無比溫柔。

    「你受傷了,我只好帶你來這裡,給你治療。」也是因為這樣,這幾日來自己的內傷好了很多。

    「療傷?你親自給我療傷?」穆飛燕激動地坐起來,可是背後的刺痛讓她再次忍不住爬下。

    「對。」郭子侯點點頭。

    「……」穆飛燕閉住嘴巴,可是臉上怎麼涼涼的。當她伸出手觸摸左臉的時候,臉黑了下來。眼睛帶著濃郁的殺氣看著他。

    「面具,你居然將我的面具摘掉?!」

    「是。」郭子侯誠實地回答,當他將她臉上的面具摘掉的時候,的確是嚇了他一跳。

    以前,美如天仙的凌燕。現在呢?醜陋無比。可是就算是這樣,她也是自己的燕兒。他愛她,所有不介意她的容貌。

    「現在趁我還不能站起來的時候,快點滾開。不然等我好了之後我就殺了你。」穆飛燕冷冷地說。

    之前他為自己換藥,看了她的身子。她可以忍,可是她最不能容忍的是他看了自己的容貌。那醜陋的外表,讓自己不敢直視。

    郭子侯搖搖頭,坐在她身邊說:「我不會走的,走了之後你的傷怎麼辦?」

    「你是在可憐我?」穆飛燕冷冷地說。

    「不是……我只想說,我想一直守護在你身邊。」郭子侯說著,眼睛閃爍著極其濃郁的疼惜。

    這種模樣,穆飛燕不知道在什麼時候遇到,總覺得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

    「你在我身邊有什麼目的?」穆飛燕可是不相信堂堂燕國宰相會委屈自己來照顧自己。

    郭子侯站起身,負手望著洞外的景色喃喃地說:「我是有目的,我一直在等一個人的出現,直到今天,我等到了,所以我不能離開,要一直守護在她身邊。」

    「話說,宰相大人是經常用這種招數來勾搭女子的嗎?」穆飛燕發覺聲音越來越沙啞,肯定是因為身上的傷造成發燒的。

    郭子侯轉過身,月光打照在他身上,添加了許多的神秘之感。可是這樣的他,卻擁有一雙無比深情的目光看著她。

    「燕兒,我苦苦等你一千年,你難道就這麼地認為我是這樣嗎?」

    「你到底是誰?!」燕兒,燕兒。在她回去滅掉豪門世家的時候,其中一個名為父親的人就是這樣叫她,已經有很多年沒有這麼聽到有別人叫她了。

    郭子侯看著她暴躁的模樣,肯定是誤會了什麼事情。

    「燕兒,很多事情不是一下兩下就可以說完,你現在慢慢安靜下來。我將所有的事情告訴你……好嗎?」

    穆飛燕抬起冷眸,閉上眼睛聽他訴說。

    天亮了……郭子侯將最後一句話全部說完。

    穆飛燕就像是在聽故事一般,開始的震驚,後面的平淡。

    「說完了?」感覺到身體好了一些,穆飛燕趴著說。

    「也許對你來說是不可相信的事情。可是……燕兒……」

    「停!不要叫我燕兒,就算是前世我和你有什麼身份,可是今生今世,我鬼面不屬於任何一個人。」穆飛燕站起身,披著他的外套慢慢地走洞門外。

    「去哪?」郭子侯知道她不相信,可是面對她決然的樣子,心裡有那麼一點失望。

    「去哪裡不關你的事,宰相大人還是回去你的豪宅吧!」穆飛燕將半面面具戴在臉上,托著疼痛的身子往趴在地面上的大熊走去。

    大熊感覺到有人向它靠近,轉過頭一看是主人的時候,立馬站起身子跑到她面前。

    穆飛燕手撫摸著它的身子,然後趴在它身上。背後的傷口因為她的動作,又裂開了,鮮血從衣服上流出。

    郭子侯就這樣站望著她趴在大熊身上漸漸遠離而去。可是,她這樣說,就可以打敗他的心嗎?一千年的苦苦煎熬,能讓他在這一刻被打擾嗎?不,那是不可能的。

    穆飛燕轉過頭往洞口的方向望去,那個人的身影,已經消失了。於是冷哼一聲,自我嘲笑起來。

    穆飛燕,你現在還在期待什麼呢?他只不過是在製造謊言欺騙你而已,什麼前世今生的。統統都是騙人的。

    在一間小竹屋內,穆飛燕拿起另一間黑色衣袍換了一下,再將一件破爛的衣服丟開。可是手拿起郭子侯的外套的時候,裡面散發出男子氣息的味道,是專屬他的。

    要扔掉嗎?

    想著,伸出手丟到窗外。

    整理好一些東西後,穆飛燕拿起一把劍走出屋外,吃了秘製的藥,身體也明顯好了很多。

    可是在門口,她的眼睛又看到丟在地面上的外套。

    這個,怎麼這麼煩人呢?

    握著劍走到外套下,伸出手撿起的時候,一股風吹過,帶著熟悉的味道。

    「沒想到,你還不捨的呀?」郭子侯站在樹上,現在的他已經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整個人如同神一般降臨。

    穆飛燕雙手將外套撕裂,然後往上拋開說:「你覺得,我會在意一件沒有任何價值的東西嗎?」

    郭子侯沒有想到她會這麼絕,好看的眉毛挑動一下。

    「這件衣服是沒有任何價值,但是我答應過你的事情一定會允諾。」

    「我怎麼不記得我讓你答應我什麼了?」穆飛燕雙手抱著手臂問。

    郭子侯跳躍出現在她面前說:「不是將宰相府送給你嗎?」

    「那個東西,不需要,只要換成現金就行……讓我沒想到的是,你居然會武功……」面對她的質疑,郭子侯誠實地回答。

    「受了嚴重的內傷,經過幾日的調養,已經好了。」

    「好了?聽聞燕國宰相不會武功,可卻沒想到這麼深藏不露呀!」穆飛燕握住手中的劍說。

    「過獎!」郭子侯厚著臉皮說。

    「說了,不要跟著我,否則我要了你的命。」穆飛燕說著從他身邊走過。

    「我也說過了,遇到你,我一定要跟著。」話說完,一股冷風襲來。若是換成平時的他,一定會毫不留情地還手,可是現在不一樣。

    穆飛燕的劍架在他脖子上,鋒利的劍劃破他的肌膚,流出鮮血。

    「我說了,不許跟著我,不然我殺了你。」

    「你想殺,那麼我便殺了我。我郭子侯這輩子死了,下輩子投胎還是要跟著你,纏著你。」郭子侯非常認真地說,他閉著眼睛任憑她處置。

    「你!」加重手中的力氣,若是再用力一點的話,他必死無疑。

    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動不了手。

    穆飛燕將架在他脖子上的劍取下來,插在劍鞘上轉身離去。

    郭子侯滿意地勾起笑容,這次的賭,他贏了。

    睜開眼睛看著她氣憤離去的倩影,邁起腳步跟著她走上去。

    穆飛燕聽著身後的人還是繼續跟著她,停頓下來。身後的人也跟著停住腳步,就這樣一動不動。

    她努力平穩住怒氣,邁開腳步繼續走著。身後的人也邁開腳步跟著,他帶著淡淡的笑容,望著她一停一走的模樣忍不住笑起來。

    幾日後,她的傷已經全部都好了。

    站在山崖之上,她持劍揮舞著,片片樹葉飄落,原本死寂讓人忍不住顫抖的氣氛,卻被一曲美妙的簫聲所打破。

    郭子侯,他站在一顆巨石上,白衣飄飄,似雪卻泛著出塵的氣質。墨發飛揚,俊美無邊的容顏帶著絲絲笑意。眼眸垂落,一支玉簫湊在嘴巴,十指靈活得按著每一個聲符。吹奏出來美妙的聲音在山谷上不停地迴盪著。

    穆飛燕停下手中的動作,冷眼看著他說:「難聽死了,不要吹。」

    「真的很難聽?」郭子侯帶著溫柔的笑容說,這笑容絕對能秒殺很多女子。

    「對!帶著這難聽的聲音從我眼前滾蛋。」穆飛燕握著劍柄指揮他從那條路上下去,然後滾出她的視野。

    「你說的?」郭子侯似笑非笑地說。

    「對!」不知道什麼時候,冰冷的性格卻漸漸因為他的出現而改變。

    「好!」郭子侯點頭,立馬消失在她面前。

    真的走了嗎?

    看著巨石上消失的白色身影,歎了一口氣揮舞著手中的劍。現在她練劍,已經是力不從心,不知道什麼時候,一直擔心著他能夠出現。其實那簫聲不難聽,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聽著很喜歡,就像是,在某一個地方。自己被那曲簫聲說吸引。

    在她失神的片刻,簫聲再一次響起。她尋著聲源走出,看著他正坐在小道上吹簫聲。他也注意她站在那裡看著他,沒有停留住手中的動作,而是深情地吹奏著。

    穆飛燕深吸一口氣,發覺真的被他打敗了。

    那一天後,一個消息,轟動了整個大陸。

    才華洋溢,俊美如仙的燕國宰相郭子侯辭去身份,歸隱山林。

    問是什麼原因,他說;有一個更加重要的人需要他守護。

    皇帝跟他說:你若繼續留在朝中,朕可給你們賜婚,可否?

    郭子侯搖了搖頭,他說:寧願過著比翼雙飛的生活,也不願捲入這官場的爭鬥。

    於是,燕國有一個傳聞。

    鬼面捕快是一名角色天仙的女子,燕國宰相為博美人,寧願捨棄身份,與她一起過著仙人般的生活。

    這個消失,既粉碎了少女的心,也讓一些人產生了很強的念頭。

    博美人,捨江山。

    在當今強大的燕國,沒有一個人捨棄這樣去與一個女子過著平凡的生活。

    若說是一千年前的上官君侯,他絕對不會這麼做。可是一千年後的郭子侯,他看開很多。

    一千年的等候,只為得那永恆的相守。

    在山崖之上,一直黑不溜秋的大熊趴在樹下,望著主人舞劍的模樣。她,穆飛燕,將半面面具摘掉,髮絲飄揚,絕美的右臉,醜陋的左臉,成了一個明顯的對比。可是對於一個站在巨石之上吹簫的人來說,只要今世能夠得到他,就算打入萬劫不復之地,也是他不悔的選擇。

    「燕兒……要不要休息下?」郭子侯將手中的玉簫反握住,一個閃身就出現在她面前。

    穆飛燕將劍插在地面上,她冷冷地看著他說:「不要老是叫我燕兒,我是鬼面!」

    「鬼面都不適合你呀!燕兒,肚子餓不餓,要不要為夫為您做吃的?」

    「不餓,況且我不是你妻子……」

    「啊!你說酸辣土豆絲怎麼樣?看起來很不錯哦!」

    「喂!我都說不餓了!」

    「今天的太陽真好,走吧!我們去弄吃的。」

    「你欠扁是不是……我都說了不餓!」

    「可是……為夫餓了,想要吃你。」

    「滾!」

    ——、

    (完美大結局——全本完)

    ------題外話------

    撒花……終於完結了!啦啦啦……

    推薦自己的新文,一定要去收藏要去看哦~

    《綿羊賢妻餓狼夫》

    好看多多,女主成長類型,男主寵溺無限!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