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玄幻魔法 > 代理城隍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017章 我要當爹 文 / 蕭何

    鳳凰紅嫣突然猛的一聲長嘯將手中鳳凰內丹猛的凌空朝那菩提聖人砸去繼而身形化作一道光影如一隻離弦的箭直向那佛教中佛施展地『卍』字撞去……

    「不要……」

    「二妹……」那遠處地麒麟再也忍耐不住向著雲霄飛過來……

    卻是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鳳凰紅嫣撞向那菩提『卍』字的瞬間遠處東方地天空上一道烏光倏地出現。

    那青光看起來移動得甚是緩慢彷彿隨喜隨性並不著急卻是就在東方天空出現的那一瞬間幾乎同時便出現在眾人的面前讓人的眼光都來不及查看。

    鳳凰紅嫣閉上眼睛撞向那菩提的『卍』字早已是懷著必死之心卻是突然現自己撞在一個寬厚溫暖的肩膀上。

    天地間彷彿都靜止了只有那一股熟悉的氣息傳來。鳳凰紅嫣聞得對方那「噗通」「噗通」的心跳聲兩行清淚再也忍耐不住低低的喚了聲:「你可來了!」卻是如一個小孩緊緊的抱住來人生怕來人突然不見了一般。

    「紅嫣前輩放心我不會讓我們的人吃虧的!」

    鳳凰紅嫣在聽到這話後彷彿渾身都有了力量重重的點了點頭。

    「鐺」……

    一聲清脆悠揚的劍鳴緩緩響起……一陣陣混沌氣息驀地傳出一柄黑色的寶劍在空中滴溜溜的轉動著越變越大瞬間就是幾百丈大小直挺挺的朝那菩提的『卍』字刺去。

    「轟」的一聲巨響在所有人的耳邊響起……

    一股巨大的氣勁沖天而起向著四面八方炸裂開來那壓在守護者這面所有人頭頂上的菩提『卍』字頓時便被那一劍砍得無影無蹤。

    菩提悶哼一聲面色慘白間身子猛地後退數丈在地上拖出一道巨大的槽溝。可他身後的一眾佛陀可變沒有這麼待遇了「哇」的一聲齊齊望後跌倒摔得個七零八落口噴鮮血24道佛國神光也在這一個跟頭下消失的無影無蹤。

    ……

    段海一襲白衣勝錦長隨著劇烈的風飄蕩一雙威嚴的虎目看著周圍的一切!就在剛才短短的一瞬間雙方竟然都死去了大半的人口。這聖人竟然想直接將所有人都殺光!不錯不錯!厲害厲害!

    而後更是痛下殺手將祖龍斬殺在木魚之下。若非段海到來只怕麒麟等人也會慘遭毒手。

    麒麟一臉憤怒但更多的是羞愧沒想到兩個聖人就將自己逼到了必死的邊緣之前的自信轟然崩塌。終是明白了那次封印自己恐怕是聖人們故意那麼做的為的就是麻木自己讓自己放低警惕的心。恐怕更大的目的就是今日之戰吧?

    陰沉著聲音麒麟低聲道:「小子都安排好了?」

    段海歉疚的看這麒麟說道:「對不起前輩差一點讓你……」

    「好了戰爭就是這樣你能及時回來就已經是最好的證明下面就看你的了!」

    段海重重的點點頭略帶不屑的口吻笑道:「放心一切有我!」

    隨後段海對遠在另一面鴻鈞喊道:「老頭兒別玩兒了!」

    鴻鈞笑道:「恭喜道友!你終於找到了自己!」

    段海微笑著點頭道:「沒想到我竟然有如此來歷實乃僥倖之事!」

    「呵呵道友無需自謙。這一切都是天意我等今日順天而為。盡力吧!」

    段海微微點頭轉過身看向對面的幾個人。冷冷的目光如同刀子一樣凜冽讓對方的聖人都不敢與段海的目光對視。

    隨後段海卻忽然消失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在通天的身後。

    伸手直接按在了通天的天靈蓋上一股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氣息從段海的掌心內湧入。這是一種比混沌之氣還要高級的靈氣。唯有驚詫於段海的只有鴻鈞與軒轅氏二人而已在場的也只有他們才明白段海那手心裡噴出的灰色氣息到底是什麼!那是孕育混沌的無上靈氣真正的萬物祖源乃是與大道同等級的力量存在!

    驚駭!!兩個人的臉上頓時出現了驚駭的神色!

    段海不理別人是如何想念。至少段海心裡對通天的一份感情還是存在。明明最後關頭段海還是能夠感受到通天的那份真心況且通天還是那誅仙劍的最初擁有者也是因為他才誅仙劍擁有了那麼強大的威力讓自己借助這幾把寶劍屢次脫險。這份恩情如同救命之恩自然當要報答即便是自己判斷錯了。那也是無所謂的事情。

    通天聖人在接受了無上靈氣的洗禮。身上本該需要億萬年才能恢復的傷勢在幾個呼吸之間就完全好了。臉上自然露出了欣喜的神色可也明白此時應該做的是道謝然後……、

    段海微微一笑間通天起身對他搖搖頭手中虛抓了一下。四團亮晶晶的不同顏色的光芒從段海的手心裡升起隨後光芒之中伸出四柄不同形態的寶劍。這正是四把完整的誅仙劍。

    段海道:「當初我偶的寶劍更是借助寶劍救了我數次性命如今寶劍物歸原主請道友收回吧。」

    通天看著段海凝視著他的眼睛。卻根本看不到一點虛偽做做的樣子不由爽朗的笑道:「通天從命今日我當與道友比肩而戰!」

    「故所願當從命爾!」段海難得的拽了一句文言文。

    通天點點頭轉身冷著臉看向菩提聖人。道:「很好真的很好菩提通天特來討教與你!可敢與我一戰否?」

    菩提聖人也是憤怒可心裡明鏡一樣自己一個聖人如何打得過擁有誅仙劍的通天教主?誅仙劍陣非四聖不可破也!

    而自己這方面只剩下四個聖人難道都要來?笑話麼?

    一直沒有說話的蚩尤忽然說道:「通天太清上清女媧菩提四聖共同與你討教你可願否?」

    通天教主微微一笑面色雖笑可眼神中冷淡異常。他道:「來吧!這一次讓你們見識一下真正的誅仙劍陣的威力!我當以一殺四!你們與我之間的情誼早已經消失殆盡殺死你們對我來說也是一種欣慰!!」

    為何通天如此狂傲?原因很簡單段海將誅仙劍完全改了借助那無上的靈氣用混沌真火重新鍛造了誅仙劍。更是在剛才修補了通天的傷勢後順勢在通天體內留下了一部分無上靈氣這樣更能夠讓他完美的御駕新出爐的誅仙四劍。

    而段海則轉身看向蚩尤冷聲的說道:「蚩尤你我一戰乃是天定。我們一戰決定勝負吧。」

    蚩尤冷笑一聲:「你行麼?」

    段海微微笑道:「怎麼不行呢?就允許你融合了倏的肉身將其融合。成就了脫聖人甚至鴻鈞的存在那又如何呢?你真的以為這天下就只有你一個了麼?今日你必死於我劍下!」

    蚩尤狂傲的哈哈大笑隨後道:「段海小兒那日沒有將你殺死是我一生中最失敗的一次決策!今日就要將這決策的失誤彌補回來。」

    「哼哼只要你能!我卻也是可以滿足你的願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傳

    望就看你有沒有那麼本事了!來吧。你的廢話太多了!」

    蚩尤也冷哼一聲手中那柄斧頭緩緩的抬起來。對準了段海……

    段海卻是再不理會蚩尤只遙遙向那虛空一拜也不知段海是在拜誰。

    在段海的身上霍的便湧起那濃濃的鴻蒙氣息彷彿段海再不是段海而是一個未曾被盤古大神所開闢的鴻蒙宇宙。

    天地三界沉寂的可怕一絲聲音也沒有此刻便是安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所有的生靈都在屏住呼吸大氣也不敢喘一聲。

    段海伸手望虛空一招。

    就在段海一招間那天地三界的寧靜頓時便被打破整個宇宙天地似乎都在顫抖起來層層烏雲之中鳴雷閃電不歇颶風鄹雨不止彷彿要將這天宮打破。十八重黃泉地獄中每一重地獄的鬼魂都在那嘶吼嚎啕彷彿那地獄就要被擊碎。

    地界的凡人老百姓一個個茫然失措看著那天上一會兒太陽、一會兒月亮一會兒雨雪飄飄、一會兒又是晴空萬里。

    天啊你是否要塌下來地啊你是否要陷下去!

    可這天地三界的怪異絲毫沒有影響到段海在段海的身邊沒有霹靂閃過沒有鳴雷響起還是那般的雲淡風輕天高氣闊。

    唯一不同的是在段海的手上多了一柄黑黝黝的尺餘長劍那長劍不知其何來不知其何現沒有絲毫的顯眼之處就那模樣怕是扔進一堆廢銅爛鐵中也無人能辨得出來。

    可就是這劍的問世突然那天地三界所有的寶貝凡有靈性者。都似失去了控制一般齊齊面向地界北俱蘆洲黃龍關上的虛空清吟起來彷彿在跪拜著迎接一位遠古的王者降臨世界。要接受檢閱一般。

    當段海的鴻蒙神劍出現的那一刻!蚩尤的臉上再也沒有了剛才的從容!是的!蚩尤終於想起來那股熟悉又陌生的氣息是什麼了!那分明是比混沌之氣更加高級的鴻蒙氣息是孕育聖位鴻蒙紫氣所獨有的氣息!是道祖鴻鈞都可望不可即的氣息是開天闢地之前帝江生活的環境裡才擁有的無上靈氣!鴻蒙之氣啊!

    「蚩尤你今日必死!」

    那一側忍受了億萬年之久的通天也同樣喊出了這樣的話:「菩提爾等今日必死!!!」

    當初誅仙劍陣組合之後內部會產生少量的混沌氣息這份氣息就是聖人也無法吸收煉化。也是這份氣息才讓誅仙劍在這個世界上創下了誅仙劍陣非四聖不可破的神話!

    而今日當誅仙劍陣再次重合再次由它的主任通天教主執掌的那一瞬裡面產生的哪裡是什麼混沌氣息?分明就是鴻蒙之氣!誅仙劍陣內四聖甚至沒有多少反抗就唄誅仙劍陣一一誅殺!動作之快無與倫比!

    同樣的!

    段海的鴻蒙之劍一出蚩尤也只能乖乖的準備受死了!

    蚩尤見得段海手中的鴻蒙劍出頓時便覺得鴻蒙劍上凜冽地殺意傳來有若那層巒疊嶂一重重的將自己包裹起來自己渾身頓時便變得冰涼在自己堅韌的神經下也是情不自禁的便是冷汗直流。

    這一刻蚩尤終於感覺到了一股自己踏入洪荒億萬年來從未有過的恐懼一個自從自己成為最頂尖後便再也沒有想起過的詞語也是出現在蚩尤的腦海之中那個詞語便是「死亡」。

    蚩尤哪裡還不明白是何事?

    此時的蚩尤終究是有著越聖人的能力倉促間臨危不亂一聲佛門獅子吼將那手中的加諸了十八種不同的法訣段海猛砸抽身便要往後退去。

    聖人能引天地之力為己用同時化身天地何況蚩尤此時的能力比之聖人強上了很多很多!只要避過段海這當頭一擊便有機會遁走。

    「想要逃麼?哪裡有這般容易?」

    「轟」地一聲霹靂響過在一陣五色光芒繚繞間突見段海身上霍的便飛出赤、白、黑、黃四道人影那四道人影各執不同色彩的鴻蒙劍皆是與段海一般模樣不過顏色不同罷了。正是那段海獨修功法天地三界只此一家別無分號地先天五行分身之術

    四位分身皆是以瞬移身法一眨眼間便站好了方位丙火在南、庚金處西、壬水立北戊土立於正中不過稍偏向段海本體所在東方。

    先天五行之精乃是那萬物之母先天五行之精站好了方位頓時便見天地三界奔湧而來的先後天五行之氣盡數被段海的五行分身阻擋吸收再沒有半點進入蚩尤之身。

    蚩尤方才退卻的方向正是庚金之位卻是見得那庚金之位的段海舉起鴻蒙劍就朝著自己砸來。

    要拿什麼來阻擋段海的鴻蒙劍?

    蚩尤只覺得身上的氣力在慢慢的流失卻再也補充不上來突然間便猛的將眼一睜一陣凶悍之光射出。

    也罷既不能退便唯有死戰!

    蚩尤暴吼一聲挾帶著融融烈火便向那段海撲身而上蚩尤所融合的上古神人乃是天地三界至剛之物如此強攻或許還能存得一線生機。

    段海見得蚩尤殺上卻是豪不畏懼腳下站定身子半步不退手中掄起鴻蒙劍施展那近身搏鬥功法將這鴻蒙劍當成了大刀直往這蚩尤劈去。

    「嚓」、「嚓」、「嚓」……一蓬蓬血霧便在那黑黝黝的鴻蒙劍影翻飛中四濺而出…鴻蒙劍砍在蚩尤之上卻是如劈在皮革之上只如推枯拉朽一般蚩尤的天地三界至剛的身體根本便阻擋不住。

    「喀嚓」一聲伴隨著蚩尤的一聲悶哼蚩尤的一條胳膊便飛上了半空那胳膊的下面還有鮮血在滾滾流下……

    又是「喀嚓」一聲又是蚩尤的一聲悶哼蚩尤的一條大腿便被鴻蒙劍砍斷在空中翻滾著飛的無影無蹤只流下一路的血跡在蔓延……

    段海一口氣將這鴻蒙劍連朝那蚩尤砍了四十餘劍才停歇下來……蚩尤已經變成了人棍!

    這一刻段海再不是那位天地三界和藹可親的小男人更不是溫良謙和的謙謙君子段海就是一個屠夫一個儈子手!

    卻是就在此時那蚩尤所有法力凝聚所在額頭的雙角之上然後惡狠狠的撞向段海!

    「嗚」……鴻蒙劍一聲哀鳴彷彿也覺得疼痛難忍。段海只覺得一陣頭暈眼花胸中氣血翻騰間五臟六腑都要震裂開來。

    「噗嗤」……段海一口殷紅的鮮血吐將出來卻是再也站不起來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就在段海喘氣間口中的鮮血汩汩而出就如那雨後的泉水一般……

    段海以鴻蒙劍強撐著站起來向著那遠方倒在虛空中的蚩尤走去。

    蚩尤此時一動不動的蜷伏在那一灘殷紅的鮮血中再沒有半點那高高在上的級強者的模樣。

    那枯瘦的面龐上再無昔日那種蠟黃的光澤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慘淡的灰色雙眼的凝神間瞳孔越來越是渙散兩隻沖天的銳角已經完全折斷……

    他!生機已絕!

    ………………

    2oo3年所有的人都忘記了之前的苦難。鴻鈞親自施展神通將整個宇宙恢復到了之前的狀態。隨後讓地球在這次劫難中死去的人都復活了過來。

    三界的通道被段海用鴻蒙之氣重新封印。一二級世界完全打通只留下一個逆行通道作為與三級世界連同的入口除非達到聖人境界否則不可進入通行。

    而後段海手持鴻蒙劍斬斷了纏繞在鴻鈞身上無數個念頭的混沌真火徹底放鴻鈞以自由可惜鴻鈞已經習慣了代替天道執掌規律的日子。卻是又回到了他的紫霄宮中去了。

    此番大戰北邙山眾鬼幾乎全部死光只有幾員大將殘喘彌留。其中曹操深陷屠戮北邙山算是徹底消失。

    海中龍族的龍脈被段海以**力轉嫁到二級世界中為此龍族幾乎全部升到俄二級世界只有下幾百成年龍族留在華夏大地守護者這裡的一起。

    妖族幾乎覆滅了全部幸運的是杜勇還活著即便是找到他的時候已經是缺胳膊少腿兒的還是被段海從死亡線中拉了回來又重新給他凝聚了一套新傢伙。此人興高采烈的帶著殘餘的妖族一頭扎進了太行山脈中說是三千年內妖族不出。段海也隨之笑了笑不再理會他去了!

    牛頭成功升任代理城隍成為第一任非人類城隍。

    而老城隍的秘密也出現了竟然是那煉妖壺的分神可惡!

    大戰期間煉妖壺靈竟然沒有過來幫忙!反而是為了煉化老城隍!嗯錯了是唄老城隍給煉化了就沖這點上段海還是哈哈大笑起來多少有一點報仇的味道。只是後面太忙忘記了看2千年內老城隍記載的筆記也幸虧沒看因為到最後老城隍只記載了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而主要的精力竟然是放在了監視妖族的上面……段海無語!

    卸任了城隍一職段海痛快的交出了城隍印給牛頭老牛欣喜的跟什麼似的。由於大劫的關係天庭徹底消失而鴻鈞代天執掌天道故而想來想去還是不再設立天庭。

    一切都結束後段海則帶著妻子們出現在了一處美妙的山谷之中……

    一座茅廬嗯很大的茅廬堪比別墅!只是搭建茅廬的材料居然是三界之內極端罕見的間寧草這個東西就是聖人都要眼紅的。此時這裡居然有整整一座房子都是用此物來搭建的。

    外面星光閃爍。房間內燈火閃亮。某個男子鬱悶的坐在門口的台階上。無聊的看這天上的星星。偶爾房間內傳出一陣陣女子的歡笑聲!

    忽然!那男子站起身來將外套拔下來憤怒的對天空嚎了一嗓子大聲喊到:「不行!老子一定要做爹!!!一定要!!!」喊罷轉身一覺踹開了身後的房門在一陣雞鳴狗跳的女孩子歡叫的聲音裡……

    嗯本書結束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