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武俠修真 > 背靠上仙好乘涼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一百三十五章 兄弟倆談心 文 / 林子

    鳳十三、鳳十四兄弟倆就在那堆火光的周圍坐了下來,整個鳳凰城都已經陷入了夢鄉,只剩下他們兩個還是清醒的。()

    「你說,要是別人看到我跟你這麼和睦地坐在一起,他們會怎麼想?」鳳十四倒是很放得開地一把拿過了鳳十三手裡的酒,也不管有毒沒毒,就往嘴裡灌了一口。

    「應該,會失望吧!你就不怕我在酒裡給你下毒?」鳳十三想了想,雖然他們是兄弟,但在別人的心裡,他們一直都是敵對的,便這樣回答了鳳十四。又見鳳十四拿起酒就喝,不由地問了一句。

    鳳十四將酒壺遞還給鳳十三,淡然地笑了,「鳳十三,我打小就在南海仙島那種全是毒物的地方長大,你覺得我還會怕什麼毒麼?」

    鳳十三聽得鳳十四說這話,確實感到有些心酸,雖然他也知道,他和鳳十四遲早都會有這麼一站,但如果鳳十四沒有成為南海神君的手下,替南海神君傷天害理,那或許現在就不會有這麼多人都希望他可以殺死鳳十四了吧!

    「如果當初南海神君沒有帶你去南海,那該有多好啊!」鳳十三也喝了一口酒,這般感慨道。

    「好什麼,反正我們生下來就是要鬥個你死我活的,現在我們的身份對立,下起手來不是更沒有顧慮,難道你不覺得我跟你現在這個樣子更好?」鳳十四坦然地說出了自己的想法,若是兄弟相殘,明天的決鬥就顯得太殘忍了一些,可是現在他們倆代表的是兩股不同的勢力,這讓明天的決鬥看起來,更像是一場正義和邪惡的對壘。

    所謂的人同命不同大概說的就是鳳十四和鳳十三這種境遇吧!明明是同時出生的兄弟倆,一個在幼年就被帶去了正仙修行之地,得到了最好地教導和最正統的名分,而另一個卻被邪仙帶走,從小就走上的邪道,成為了邪仙做壞事的工具……其實,若命運可以選擇的話,他們誰也不想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鳳十三無奈地笑了,直接把酒壺遞給了鳳十四,「這是我們鳳凰族特有的梧桐酒,你應該以前從沒有喝過吧!我一想到明天要和你決鬥,就覺得還是要來見你一面,給你嘗嘗家鄉的東西。」

    「酒不錯,不過你是擔心我過了明天我就再也喝不到這酒了麼?」鳳十四又灌下一大口酒,然後帶著邪邪的笑容對著鳳十三問道。

    鳳十三也笑了起來,撓撓頭說道:「我沒那個意思,我就是覺得你自從懂事以來就從來沒有回過鳳凰城,所以想給你嘗嘗而已。」

    「嗯,這還是有道理,那我就不客氣地喝了,不過你也應該喝一點,不然,過了明日,你可能就永遠都喝不到了。」鳳十四很不和鳳十三客氣地大口喝著酒,然後這般有自信地跟鳳十三放話。

    鳳十三這下也不和鳳十四客氣了,一把搶過鳳十四手裡的酒壺,也豪放地喝了一口,「你就這麼自信你明天一定能把我殺死?」

    「我肯定,而且非常確定。你可別忘了,七十年前,是誰被我一掌就給打暈過去的,即便是過去了七十年,我覺得你還是不可能是我的對手。」鳳十四非常自傲地這樣判斷。

    「哦,你就這麼肯定我打不過你?」鳳十三也不反駁,不過他也知道,七十年前他被他這個弟弟打暈過去的時候,他這個弟弟是非常瞧不起他的。

    「呵,那是當然的,這七十年不僅你在練功,我也在練功,你覺得憑你的天賦,你能追上我麼?倒是你們那個上仙,我覺得他會是我強勁的對手。」鳳十四壓根就沒把鳳十三放在眼裡,作為一個能力更強者,他定下的對手當然也是能力比鳳十三更強的人。

    對於鳳十四這樣的想法,鳳十三不置可否,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其實,作為鳳十四的哥哥,鳳十三這麼些年艱苦訓練,一來是不想讓所有支持他的人失望,二來便是希望讓從前看不起他的弟弟知道,他並不是他口中的窩囊廢,不過現在看來,好像沒有成功。

    兩人漸漸陷入了沉默,只是有一口沒一口喝著酒。雖然是兄弟倆,但是他們卻從來都沒有像現在這樣坐在一起好好地談過,所以,他們的話題除了明天的決鬥,似乎再也找不到其他的話題了。

    過了良久,鳳十四才又開了口,「喂,鳳十三,其實我真的挺嫉妒你的,你說為什麼咱們倆明明是一起出生的,你就偏偏成了哥哥,然後被帶去了蓬萊仙島,得到了上仙的眷顧,而我卻變成了弟弟,被南海神君那個邪仙帶去了南海仙島那種地方!我明明天賦就比你好啊,為什麼卻是你得到這麼多好的事情,而我卻一直在變成那麼一個壞的人,這不公平!」

    鳳十三笑了,喝了一口酒,道:「是啊,現在想想,真是不公平。鳳十四,如果時間能夠重來,我真的想代替你接受這些。」

    「怎麼可能重來,如果時間可以重來,我寧願早點認識她。鳳十三,我最羨慕你的,根本不是以上的這些,而是,像你這麼廢的一個人,都有那個婆婆媽媽的什麼蝶仙愛著你,而我,我武功這麼高,妝夢,妝夢她心裡卻不肯留給我一點點的位置,一點點都不肯!」大抵是酒喝得多了,鳳十四有了一些醉意,竟然開始絮絮叨叨地對著鳳十三發洩了自己的苦悶。

    對於鳳十四的苦悶,鳳十三實在不知道能怎麼安慰他,只能說他和妝夢都喜歡上了不該喜歡的人吧!

    大抵是越說越苦悶,鳳十四索性把剩下的酒都給一股腦兒灌進了嘴裡,然後發洩般地把酒壺砸在了地上。酒壺應聲而碎,散落了一地的碎片。

    「你知道更荒唐的是什麼嘛,是我他媽明明就知道她不愛我,心裡沒有我,我卻一點都放不下她,看不得她受到一點傷害!」喝完酒的鳳十四更是氣急敗壞地對著鳳十三說起了他在心裡隱藏了很久的話。在南海仙島,雖然人不少,可是卻沒有一個是可以說真心話的,唯一可以讓他放心說真心話的妝夢,又根本不會聽他說。可能總歸是親生兄弟的關係吧,鳳十四雖然不把鳳十三放在眼裡,但卻莫名地能對這個沒見過幾面的哥哥卸下心防。

    鳳十三看著這個樣子的鳳十四,突然覺得,如果不是鳳十四從小受到南海神君的指使,做了那麼多的壞事的話,他應該還是很不錯的一個人。

    「答應我一件事情吧,鳳十三,如果明天我敗給你了,請你拜託重華上仙把妝夢帶離南海仙島,哪裡真不是她待的地方。」發洩完畢的鳳十四突然變得認真了起來,很是嚴肅地看著鳳十三這樣請求道。

    鳳十三面對這麼認真的鳳十四,而且又是妝夢的事情,他哪裡能不答應,於是點點頭說道:「放心吧,小糊和清歌公子他們是絕對不會放棄妝夢的,我們一定會照顧好妝夢。那麼,鳳十四,你也答應我,如果明天你活了下來,可不可以不要為難其他人,他們是無辜的。」

    鳳十四很是理所當然的點頭,「他們跟我無怨無仇的,我為什麼要為難他們,而且明天就算是我勝出了,我也未必能活下來。萬一活下來的話,我答應你,我絕對不會為難鳳凰族的族人們和那什麼蝶仙和胡小糊的。」

    有了鳳十四的這番話,鳳十三頓時覺得心裡安定了許多。其他人要是不會受到傷害的話,那明天的決鬥他也就能不計輸贏地應戰了。

    「唉,鳳十三,其實你不忍心殺我的對不對?」鳳十四就地躺了下來,望著鳳凰城漆黑的夜空,突然這樣說道。

    鳳十三也跟著躺在了地上,回答他道:「你也未必就想殺我啊,我們都沒有辦法的,不是嗎?」

    鳳凰族的詛咒不可違逆,他們兩個即使不情願,也不得不在明天,他們正好成年的那一天,以戰鬥的方式二選一。

    「我聽說,當年設下這個詛咒的人,功力特別的厲害,不知道跟你我現在比怎麼樣。」交代好了妝夢的歸宿,鳳十四的整個人也變得輕鬆了,突然遐想了起來。

    「比起了的話,應該有過之而無不及吧,比起你,我就不知道了。」鳳十三很是實誠地給出了他的答案。

    「那不如我們死的時候,下個反詛咒試試,你也不想再看見有人和我倆一樣,進行這種毫無意義卻不得不做的鬥爭。」鳳十四比鳳十三強的地方,就是他對於他看不順眼的事情,都勇於毀滅。

    雖然不太確定這個方法可行,但鳳十三覺得鳳十四講得似乎也有那麼一些個道理。詛咒已經害了他們鳳凰族的好多人,如果可以不讓它繼續下去,那也是好事一件。

    「那好,我們就約定,明天不論是誰死誰活,死的那個都必須要用畢生的功力去破除那個不近人情的詛咒。」鳳十三說著,朝鳳十四伸出了手,要與他擊掌為盟。

    沒有絲毫猶豫,鳳十四立馬伸手與鳳十三響亮地一擊掌。

    兄弟倆的手在出生之後,第一次緊緊地握到了一起,而等待他們的,卻是一場自相殘殺。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