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三十六章 完結(下) 文 / 風染煙

    「魂飛魄散?」聽著容阡陌的話,墨雲嘴角扯出一抹諷刺的微笑,眼眸裡,瞬時是從來沒有的冰冷,原本已是透明的青色身影一閃,再次顯現出身影之時已是落在了席地而坐的容阡陌身後,「那你也得有這能耐!」

    說完,那突然變得如刀尖一般的指尖,迅速向著面前的人心臟處襲去。

    鮮血飛濺……

    李朵朵以為,青龍這一局,贏了,卻是看到,他面前的那白衣人一閃,人便是落在了遠處的軍帳頂上,青龍那蒼白如玉的手指,只是紅了半截而已,冰冷的血,順著指尖,落下。

    似是絲毫不受背後的傷口的影響,容阡陌只是冷冷地看著站在地上同樣皺著眉頭看著他的墨雲,左手端著琴身,右手飛速地變換著指法,一波一波無形的力量全部都集中到了墨雲站著的位置。

    李朵朵覺得自己似乎是聽到了玻璃破碎的聲音,青龍的身體裡,那些無數散發著點點星光的東西,就像是被什麼東西,碾壓成了碎沫,一點一點地消失……

    原本縈繞在青龍週身的星光,也漸漸地暗淡了下來,似乎,馬上就要消失在了這天地之間。

    青龍,原來也不是強大到世間無敵,他是不是,快死了?

    誰允許他現在去死了?都沒經過她李朵朵的同意。

    「丫頭……」

    看著向著自己跑來的李朵朵,已經快消失了身形的墨雲一愣,正要說出的告別話語,就那樣吞下了腹中,其實,現在,他很想,讓她跟著他一起走,一個人走向虛無,好孤單,對於他這種存在,他是沒有資格走向黃泉的。

    不過,至少,李朵朵體內,有他一半的命在,還是等同他與她永遠都活在一起不是?所以,丫頭,以後的路,你自己走,我不能守著你了,有喜歡的人,勇敢去愛……

    墨雲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煙消雲散之時,心裡會這般安詳,他以為,他至少會讓她跟著自己一起離開這世間,卻是到頭來,捨不得,不是捨不得,是不願意。

    也許,這世上,他們這種怪物,根本就不該存在的,所以,他現在想帶走的不是她,而是,那人!

    「青龍!」

    李朵朵沒有抓住那人的一片衣角,她就看著,那人的身形在自己的眼前消散,好不容易站穩,轉頭去尋那熟悉的身影之時,瞳孔瞬時緊縮……

    「丫頭,我還是捨不得離開你,怎麼辦?」

    那人的手,終是插進了白髮人的心臟,在他抬頭說完這句話時,臉上的笑容,有些無奈,夜色般的眸子裡,全然是不捨。

    「那就不要離開……」

    李朵朵只是機械地說著自己心裡的話,聲音,有些抖得厲害。

    「好啊。」

    那人勾唇對她笑笑。

    然後,便是在李朵朵瞪大的眸子中,破碎成了一小片的星光,隨風消逝,一切發生得太快了,快到李朵朵都來不及伸手去抓住,手中沒有落下一點的星光。

    快到,她以為自己是做了一場夢,這世上,其實根本就沒有青龍這樣的人,夢醒了,所有的人,都消失在了她的世界了,她的世界裡,就只剩下她一個人,不知道,活下去的意思。

    淚落無聲。

    被刺穿了心臟的容阡陌,摸著鮮血滾滾流下的傷處,面色蒼白,一雙銀灰色的眸子,看著李朵朵,無喜無悲。

    「你告訴我,他去哪裡了?我去哪裡能把他找到?」

    李朵朵不知道自己在哭,她現在,什麼都不想去顧及,她只想,找回一個人,那個突然消失的人,耳朵裡,再也聽不見別的地方的聲音,就只需要聽到面前這個白髮人的話。

    「他去哪兒了?……這個答案,你自己不是明白麼?又何須……來問我?」

    容阡陌不是墨雲那樣可怕的存在,他的本體,其實也只是人而已,只是不知為何,似乎是得了造物者的允許,得了長生而已。

    是人,就是有弱點的,破了心臟,不說魂魄,至少,他的這具身體,是真的壞了,他知道自己的弱點,與墨雲這樣的怪物共存了這麼久遠的時間,那人自然也是知道他的弱點的。

    他是怪物裡的弱者,所以,他不似墨雲那般囂張,一直好好地隱藏在這世間,看著世間風雲變幻,看著這世間的輪迴替轉,不到想死的時候,他就不會自己找死。

    若不是墨雲送了他最愛的人的性命,他找了好多地方都再沒看到那人的轉世,他是永遠不會想著去惹這個瘋子的。

    在他的眼裡看來,他墨雲就是個不折不扣的瘋子,狂妄囂張的王者,要不是眼前的這個女子,他都不知道這個怪物會做出怎樣毀滅世界的舉動。

    要不是他不將人命放在眼裡,要不是他的殘暴無心,他也不會落得今日之舉,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墨雲不似他,沒有真正做過人,根本就不知道,人活在世上的艱辛,在他的眼裡,人命如草芥,因為有輪迴,怎麼個死法都無大礙。

    他陷入了情劫,也是天命所歸,瘋子,也會寂寞的,而且,瘋子是最渴望真愛的,愛上了,便是只會將自己的瘋狂用在一個人身上。

    「你想要我身上的『續魂』是嗎?」

    站在帳下的人,抬頭仰望這那面色蒼白若紙的人,鮮血已是染紅了他大半的衣衫。

    「不需要了。」

    那人虛弱地搖搖頭,身子一歪,便是從上面滾了下來,手中「冰凝琴」沒有了真氣的支撐,很快便是化成一灘水,落在地上的人,沒有再動一分。

    他不要這個東西,他只希望那個叫做雲驚閒的人活過來,陪著他,不要再離開他而已。

    「不,你需要的。」

    李朵朵走到那人的身邊,嘴角勾起了一抹殘酷的笑意。

    想死?偏讓你不成!你容阡陌,就該一輩子,孤孤單單地活著。

    他青龍再壞,都是她李朵朵所愛,無論壞成怎樣,誰都不准要了他的命,容阡陌犯的最大的錯誤,就是要了他的命!

    「青龍,我說過不准你死吧?」

    李朵朵木然地走到一具乾枯的屍體旁邊,從那人的腰間取下佩刀,對著天光,看著那鋒利的刀刃,面色冰冷。

    「我說過,你要是敢去死,我一定去改嫁,徹底忘了你!」

    徹底忘記一個人最好的方法,無非就是,死,不管這人世有沒有輪迴,都是忘記一個人最好的選擇。

    「你不是想要這『續魂』嗎?我給你。」

    當舉刀的時候,她終是覺得,好痛苦好痛苦,痛苦到整個靈魂都在哭泣顫抖。

    「你不要我了?你不要我了!你不要我了!你為什麼不要我了!……」

    對著他消失的地方,她只有瘋狂地哭喊去指責他的不是。

    「我恨你!」

    ……

    「朵朵!」

    好不容易衝破了穴道趕過來的陸青鳳,看著地上躺著的這世上他最放不下的兩個人,心裡一下子便是翻江倒海的疼痛,腦子更是轟然一片霧色茫茫,都忘了,自己是怎樣走過去的。

    他只是看到,地上的女子,身旁是一把鋒利的大刀,胸前一個大大的血窟窿,還在汩汩地向著外面冒著未曾冷掉的血,滿手的鮮血,右手,似乎是抓住了什麼東西,捂在被血染紅了的白髮人的心臟處。

    誰來告訴他,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朵朵不是師父的後人嗎?為什麼,兩個人成了這樣?不該的,不該的。

    「啊!」

    面容憔悴的人,一下子跪在地上,對天瘋狂地吶喊,卻是眼淚順著臉頰滑落。

    ……

    此一役,藍蒼國損失最大,重病的鳳王軍中遇刺,兇手居然是那傾國美人劉詩雁。

    一同被送回京中的還有另外一具少為人知的死者,那人,是唯一同鳳王一起下葬的女子,同墓,同棺。

    「乖孫孫,來叫聲爹爹和娘親。」

    雲幽抱著年僅一歲半的皇孫,合著一眾的大臣站在雨中,看著那墓門被放下,心頭是難言的苦澀。

    「爹爹和媽媽在哪裡啊?」

    被賜名為雲未央的寶寶,看著那合上的墓門,臉上全然是不解,他不明白,為何皇爺爺要讓他對著這個大大的房子喊爹爹和媽媽?媽媽在哪裡?媽媽不是說很快就回來了嗎?為什麼他都等了這麼久了還沒有回來?

    「嗚嗚……媽媽~寶寶要媽媽……媽媽……」

    似是被這裡的哀傷氣氛感染了,小未央突然就覺得心頭好難受,好難受,小嘴一撇,便是放聲大哭了起來。

    「乖孫孫,你的娘親很快就會回來,不哭,走,皇爺爺帶你去看你師父去。」

    看著娃娃哭得這般厲害,盛元帝自己聽著心頭也是悲從中來,這娃兒,這麼小就失去了爹娘,倒是真的有些可憐。

    轉身之際,卻是突然看著那不遠處撐著一把天青色雨傘站在雨中的女子。

    「小羽,有些事情,朕覺得還是有必要告訴你。」

    似是一下子就蒼老了好多年一般,雲幽突然覺得,自己心裡,有些累了。

    那依舊容顏傾城的人,站在傘下,靜靜地看著他。

    看著面前似乎是眸色裡有些愧疚的人,雲幽還是覺得有些不忍,猶豫了一瞬,終是歎了一口氣,聲音沙啞道:「朕該早些告訴你的,本覺得若是拆開了這兩個孩子,你心裡會好受些,卻是害了這兩個活著的孩子。若是雲琛還在世上,定是要怨怪於朕了。」

    失了最愛的兒子,雲幽此時,怎麼心痛如刀割,可是,他卻是不能放開這雲家的江山,身為帝王,他不能如常人一般,為著這失子之痛去瘋狂地哭喊。

    「雲琛……」

    聽著這個藏在心中好久的名字,容羽有一瞬的恍惚。

    「他知道你肚子裡當初的那個孩子是他的。後來那般,不僅僅是為了救朕,更多的,只是想讓你活下去,即使是帶著仇恨。」

    藏在了心裡多少年的秘密,今日,終是從他的口中殘酷地說出去了。

    雲幽,說不痛是假的,他其實,在心裡怨她,怨她的兩個孩子,毀了他最為自豪的兒子!

    女子踉蹌一步,木然著一張臉,搖著頭看著面前的人,直道:「不可能,不可能,你說謊!我親眼見著,見著他和那個女人在一起……」

    「僅僅一場戲就蒙蔽了你的眼了?」

    雲幽冷冷地看了面前的女子一眼,心頭驀然就有些替那雲琛不值起來,他在這世上唯一的血脈,竟是毀在了他最愛的女子身上,若是他有那麼丁點的希望活下去,她以為他會捨得讓他碰她?即使他是他的主子……

    雲幽輕輕地拍了拍懷中娃娃的小背,心中抽痛得厲害,歎了一口長氣,沙啞的聲音帶著明顯的蒼老道:「孩子,這雲國的所有,都會是你的,不管是你喜歡的人,還是物,你要的所有,皇爺爺都會給你。」

    抱著懷中的娃娃,雲幽再是不看一眼軟倒在地上似乎是失了神魂的人,決然而去。

    其實,他又何嘗是好人?

    ……

    雲國與藍蒼國休戰了,兩國簽訂了百年互不侵犯的協約。

    雲國,出現了一位年輕的丞相,竟然是那位被趕出京城的林狀元!

    只是,這人再回來之時,已是變了模樣,似乎一下子憔悴了很多,又因為受了重傷,半生全在輪椅上渡過,終生不娶,只守著一封豎著「家妻花朵」墓碑的衣冠塚,畢生所得錢財,全部散給了京城的貧窮人士,只留兩袖清風,後不知所蹤,其為官之時忠心輔佐幼帝登基,創下盛世長安,青史垂名,英明流傳千古。

    後其唯一弟子接下他的衣缽,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成為另外一位千古名相。

    後續

    朗朗月色之下,某「男鬼」坐在林中的清泉幽潭之邊,長髮散開,衣衫半退,眼眸微抬,看著不遠處早已眼神發直的女子,紅唇微動:「我長得可是好看?」

    某女誠實地點頭,鼻血落地三尺長。

    纖纖素指,曖昧地在精緻的鎖骨,胸膛周圍畫圈圈,眉眼含羞。

    「想碰我嗎?」

    「想。」鬼才不想碰。

    「想上我嗎?」

    「想。」

    「那娘子還等什麼?」

    美人兒啊,美人兒啊,你大爺我來了……

    正要往前衝去的人,剛飛奔了幾步,就在那漾起淺淺漣漪的湖面上停了下來,精緻的眉眼全部皺在了一起,抬袖將鼻子上的一抹紅擦淨,抬眼狠狠地瞪了一眼眼前的妖孽,這才又抬著小短腿緩緩地走到那妖孽的面前坐下,抱著小小的手臂直直地看著面前被水濕了發的人,那人長長的睫毛上,似乎還掛著點點晶瑩的水珠,月下看來甚是好看。

    極品!

    「下面的衣服脫乾淨沒有?」

    「脫得乾乾淨淨,娘子要不要自己來檢查檢查?」

    水中的人妖孽一笑,抬起一隻玉臂,拉過面前的人兒小小的手臂正要往著身下探去,面前的人手卻是迅速抽了出來,一巴掌不輕不重地打在他的手上,「檢查完了有個屁用!你他媽的給老娘弄這麼小個身子我能幹什麼?」

    吃不到乾瞪眼!檢查完了估計就只惹的虛火上身,想到這裡,李朵朵又有些憋氣,抬起一雙比三歲娃兒長不了多少的小短腿,又是一腳踢在某只妖孽如玉般厚實的肩上,這才轉身氣哼哼地向著水邊走去。

    那小小的身體,就似是沒有重量一般,竟然是沒有激起半點的波瀾。

    看著娘子小娃娃生著悶氣的樣子離開,某妖孽狹長的眼眸,微微瞇起,彎成了月牙,那裡,有著絲絲的懊悔和疼惜,哎,要不是為了她好,讓她自己慢慢成長起來,他早就把她隨便塞進一個大美女的身子裡了,免得他自己每天肝火虛火什麼火都旺……

    某人撐著頭看著那天上的銀輪,微微歎了口氣,此時,哪裡還有剛才那種曖昧的氛圍?自己在那裡發騷沒人看啊,有屁用!

    簡單地在水裡泡了泡,墨雲也就興趣缺缺地走了出來,穿好衣衫,將坐在草地上一直在他從光光到穿衣服沒放開眼神過的人輕輕摟在懷中,嘴角勾起一抹魅惑的弧度,重重地在那人的嘴上親了一口。

    「今晚娘子想去哪裡?」

    「看我兒子。」

    「好。」

    ------題外話------

    親愛的女孩,這個世上,有真正愛著你的神,守護著你哦,在他的祝福下,你會一輩子,幸福,快樂的。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