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三十四章 神通老爸 文 / 風染煙

    一具具的生命,輕易地就在自己的手中夭折,似是失了所有氣血的乾屍一般,枯柴一般地倒在地上,那睜大的眼睛裡,似乎,還留著死前的恐懼和不明不白,所謂的,死不瞑目。

    濃濃的白霧中,逐漸顯現出一摸有些鬼魅的青色身影,鬼魅一般的黑髮,有些張揚地舞動。

    如夜色一般的眸子,垂目,瞥了一眼地上的死物,眼裡無半分的波瀾,不,似是帶著絲絲的厭惡,就如同碰了好髒的髒物一般,他們的血,髒了他的手,但是,為了恢復實體,他卻是需要這些骯髒的血。

    「本君就算是成了現在這樣子,也不是爾等凡人能奈何的,動了本君的人,就該有這等覺悟。」

    他知道,人命,不賤,可是,若是不安分的人要去動不該動的人,那便是,全都該死!不,也許,是他自己,其實是喜歡上這種殺戮的,也許,只是為了替自己找借口而已。

    可是,又怎樣呢?

    「卡嚓」一聲,那畸形的乾枯屍身,就在一雙繡著暗紅金線的靴子下,如枯枝一般折斷。

    抬起蒼白若雪的手,那上面,已是染上了仍舊冒著絲絲熱氣的鮮血,完美的唇角,微微勾起,張嘴將中指含在嘴裡,嘴角的笑容越是邪肆血腥起來。

    「這味道也不錯呢,本君今日心情不好,心情非常不好。」

    低沉又有些瘖啞的笑聲淡淡散開,那處的人影,已是消失。

    「哎呀哎呀,真是充滿悲傷的一天呢。」

    燈火之下,執著茶杯看著那悠悠懸浮在水面的茶葉的人,銀色的眼眸裡有些哀色,似乎是在為著無數生命的離去而感到惋惜,只是,那嘴角冰冷的弧度,徹底將他臉上虛偽的面具打破。

    容阡陌懶懶地躺在身下的軟榻上,撐著頭,有些困色地打了一個哈欠,半垂著眼眸看著那落下的帳簾,似乎是在等著什麼。

    「我的戀人啊,我等了這般久遠,你終於可以醒來了,我好歡喜呢,呵呵。」

    「彭」的一聲,手中的茶杯被彈開,落在了老遠的帳篷角落,成為一片片破碎的碎片。

    纖纖素指在空中懶懶一劃,便是憑空出現一根雪白晶瑩的琴弦,勾指一撥,琴聲泠泠,如冰面破裂的清響……

    ……

    帳篷外面,傳來,微微的血腥,雖然很淺,很淺,但是還是被李朵朵聞到了,察覺到異樣的人,小心地將還在吐著口水泡泡的寶寶抱起來,正要往著帳外走去,那帳簾卻是突然被人從外面撩開。

    長髮飛揚的人,眼眸裡帶著淺淺的笑意,看著她道:「丫頭,可以出來了。」

    障礙,掃清。

    那人,不同於剛才,此時身子不再是透明,似乎是在逐漸地凝實,李朵朵裝作不經意地掃了一眼他的身上,深青色的衣衫,蔥管一般的手指,似乎並沒有染上任何血跡,這代表,他沒有受傷。

    對啊,他是那麼強大的人,一直,一直,在她心中都那麼強大,怎麼會受傷?

    「好。」

    李朵朵點點頭,便是立馬抱著趴在肩上熟睡的孩子,往著外面走去。

    空氣中,有淡淡的血腥味,但是,舉目所到之處,李朵朵並沒有看到任何的血跡,和屍體,周圍的一切,都安靜得詭異,就如是一座死城,到處都透著一股死亡之氣,教人心頭莫名就有些寒戰起來。

    向來對環境敏感的她,怎麼不知道這是殺戮的氣息?

    在現代她生活過的那個社會,暗中替政府賣命的這個殺手界的王者,手上不知沾了多少人的鮮血。

    周圍這麼安靜,她可不會相信這人好心到會只是簡簡單單地將他們打暈而已,呵,這時候誰有這等閒功夫?莫說他青龍了,就是普通人也不會這麼做,誰知道那人會什麼時候醒來,這樣,必然會是成為下一個威脅。

    是他郝連城和容阡陌要惹她的,也就不要怪她沒有同情心,兩國交戰,就該做好流血的覺悟,在戰場上講仁心,那就是最失敗的戰士!

    「待會兒白虎和白狼會過來將你們帶走。」

    墨雲低頭,抬起蔥管一般白的食指,將寶寶小嘴裡吐出的泡泡戳破,眼眸裡,染上淡淡的笑意,然後,轉頭,瞇著眼睛巡視了一下周圍,感覺沒有什麼異動,這才抬手一彈,一絲流光便是向著空中飛去,轉瞬消失。

    「那是什麼?」

    李朵朵好奇地看著那如星光一般的流光,眼眸裡有絲絲的好奇。

    「空氣中那些會發光的粒子,白虎它們看到這個就會下來接你們的。」

    眼看著娃娃嘴角的涎水就快滴落到李朵朵的肩上,墨雲急忙抬起手指將寶寶的口水接住,抽出懷中的錦帕擦淨,然後輕輕地將娃娃還有口水遺留的嘴角擦淨。

    「你好厲害,想不到你連這個都會。」

    李朵朵此時眼中是不做掩藏的崇拜,不過,轉眼又似乎是想到了不對的地方,轉身,皺著眉頭看著面前這個她不好去恨,也不好去愛的人,問道:「你剛才說它們『下來』接我們是什麼意思?它們現在在哪裡?」

    墨雲抬起手指,指了指天上。

    李朵朵滿臉不解地抬頭,看向那白茫茫的,滿是霧氣的上空,直覺自己是在做夢,他意思是說白虎和白狼在天上,「騙人!」

    地上跑的怎麼會去天上?這青龍,就是個會騙人的神棍!

    面前的人不相信,墨雲聳聳肩表示自己也無法,「你待會兒自己看看它們會不會飛咯」。

    「它們又沒長翅膀,飛你個頭,還飛?我看你腦子才在飛,做夢沒醒!」

    李朵朵白了面前這人一眼,轉頭看了看周圍,她覺得,那兩隻大東西,應該是趁著這濃重的霧氣摸進來的,至於怎麼知道他們現在的方位的,這個,只有這青龍自己知道。

    看著面前的人毫不猶豫地對著自己做著以前從來都未曾做過的表情,青衫人淡淡挑了眉頭,面上卻是絲毫沒有生氣,反而帶上了點點的欣喜,這樣的感覺,很好,很好,比她以前那種強烈的排斥和畏懼好多了,真的,好多了。

    人間有句什麼話來著?男人就是賤皮子,你不給他點顏色看看他就不知道染坊是開在哪裡的。他犯賤?誰敢說他犯賤?不要命了麼?

    不過,這種感覺,真好,真的很好,讓人心花怒放的好……

    在各自沉思的時間,一陣羽翼拍打的聲音,幾不可聞地傳來,在李朵朵驚訝的眼神裡,就看著,濃霧中,走出,兩隻……

    真的帶著翅膀的……老虎……狼……

    沒做夢吧?沒做夢吧?誰來告訴她,這是不是真實的?李朵朵使勁地揉了揉眼睛……就看著那兩個帶著不該存在的翅膀的大傢伙向著自己走來,很是親暱地蹭了蹭自己的腿。

    李朵朵轉頭,看了一眼身旁帶著絲絲勝利微笑的人,抬手,果斷狠狠地在他的身上掐了一把,雖然感覺那一身的肌肉有些怪怪的,可是,還是有實體感覺的,不行,再使勁些,用上留長的指甲,狠狠地掐……

    「疼不疼?」

    「疼。」

    墨雲抽了抽嘴角,暗自吸了一口涼氣,真生疼得厲害……

    「那我就沒有做夢」,李朵朵恍然如夢一般地說到,看了一眼身旁的兩個大傢伙,又轉頭看著他說到,「它們的翅膀,是怎樣長上去的?」

    「等你回去了,我再慢慢告訴你,它們都是我造出來的,長出兩隻翅膀出來再是容易不過。」

    墨雲以前從來沒有覺得自己那一身的本事有什麼值得炫耀的,但是,今日看著面前的丫頭眼中滿是驚奇的神色,無端地就有些自豪起來了,臉上的神情,也是越見好了起來,本來陰雲密佈的心,此時,晴朗,晴朗得很。

    「那你能不能給我造個身子出來?然後把我的魂魄給揉進來。」此時,青龍在李朵朵的眼裡一下子就變得無所不能了起來,神啊,現實版中的神啊。

    「你要也行,只是需要花些時日,怎麼?你不喜歡我給你選的這具身子?」

    這具身子可是他為她物色了好久的身子,有著那容阡陌的血脈,又有著雲家的血脈,百毒不侵,體質非常人能比,有什麼傷處癒合也是極快,壽命也是至少有三百多年,這在人間來說已是非常難能可貴的,當然,找這具身子還有另外一個原因,他給布的局,自然就要天時地利人和了。

    「超級不喜歡」,李朵朵搖搖頭,補充道,「這身子身世忒複雜了些,要和醉月在一起世人很難接受,最主要的是,**的罪名我可背不起」。

    她沒有說,其實,這具凡人的身子,會老,她要是化成了一抔黃泥,這男人是不是就會去找第二個?她算是他的第幾任老婆?花心鬼!看老娘不把你踩成肉泥!

    想到這裡,李朵朵便是抬眼又是狠狠地剜了一眼眼前已是被她定義為花心男人的傢伙,哼了一聲便彎身將懷裡的寶寶交到白狼的面前,小聲道:「白狼,我的孩子就暫時托付給你照顧了,請你將它帶到龍城的軍營去。」

    白狼本來就通人意,看了一眼旁邊看著這裡的墨雲,點了點頭,張嘴很是小心地咬住娃娃的衣領。

    李朵朵剛一鬆手,寶寶就被這一陣又一陣的折騰給弄醒了,睡得好好的孩子,最是不喜歡這種突然地被打斷睡眠,還沒睜開眼睛,就吊在白狼的嘴上,小嘴一撇就要哭出聲來,看到情況不對的李朵朵,急忙又將孩子抱回來在懷中小聲地哄了起來。

    「媽媽在,媽媽在,寶寶不哭,不哭,乖哦,乖哦……」

    因為有母親給哄著,睡得不爽的娃娃,就那樣欲哭不哭地趴在李朵朵的肩上,睡眼朦朧,撇著小嘴,聲音有些沙啞地控訴著:「寶寶要睡,嗚嗚,要睡覺覺……」

    「好好好,寶寶睡覺覺。」

    李朵朵轉眼一想,待會兒即使是寶寶睡著了,也保不準半路上因為重力的關係,被白狼帶上天去寶寶會哭鬧,索性這陣就讓他醒著,等回去了再好好睡一睡,孩子本來需要睡眠才能長身體,可是,特殊情況也是需要特殊處理的。

    「寶寶快看,虎虎它們長了翅膀,想和寶寶玩兒呢,寶寶想不想跟著它們在天上飛?」

    被睡意困擾著的孩子,果然還是對著她的話來了興趣,很是艱難地將眼睛睜開了一些,然後抬起胖胖的小手手揉了揉眼睛,很快便是發現在地上帶著兩對大大的翅膀的白虎和白狼,眼睛,一下子就睜開了全部,「虎虎?狼狼?翅膀?」

    寶寶對於眼前看到的有些反應不過來,話語之間全是不解,他不懂,怎麼前不久還沒有翅膀的兩個大傢伙怎麼今天就成了這樣子,好酷!

    「你看虎虎它們酷不酷?」

    李朵朵將仍是有些睡意朦朧的娃娃放在地上,摸著兩個大傢伙的頭對著寶寶說到。

    「酷。」

    寶寶毫不猶豫地答道,帶著有些搖晃的步子走上前去,摸了摸白虎的兩隻大肉翅,眼中全是神奇。

    「那寶寶想不想坐在白虎的背上在天上飛來飛去?」

    李朵朵趁機引誘道。

    「想,寶寶想。」寶寶很是老實地答道。

    「既然寶寶喜歡,那就讓白虎和白狼帶寶寶去玩兒一會兒好嗎?」

    李朵朵說著,伸手將寶寶抱上白狼的背上。

    「媽媽呢?」

    寶寶抓著白狼脖子上的毛髮,轉頭,看著似乎並沒有打算要跟著他一起飛的媽媽。

    「媽媽和你爹爹還有些事沒做完,待會兒就回去了,乖孩子,你先和虎虎它們玩兒一會兒好不好?」

    寶寶轉頭,看了看周圍白茫茫的一片大霧,黑葡萄似的眼珠子裡露出點點的猶豫,最終,還是不情不願地點了點頭。

    聽著李朵朵的話,一旁的墨雲眼眸裡閃過一抹驚異,正要開口說些什麼,卻是被李朵朵一個眼神給瞪了回去。

    準備完畢,兩隻大傢伙穩穩地從地上站起來,正要準備離開。

    「等等!」

    想起了什麼的李朵朵突然抬腳走上去,轉頭指著青龍道:「寶寶,他就是媽媽給你說的爸爸哦,叫一聲爸爸。」

    聽著此話的寶寶一愣,轉頭,終是發現了那一直安安靜靜地站在那裡的「漂亮大哥哥」,那人,有著比師父還高大的身形,長長的黑髮,似乎繞著星光,這不是那個「漂亮大哥哥」麼?

    「爸爸?」

    第一次聽著自己的孩子這般稱呼自己,墨雲突然就覺得,心裡,又是多了什麼東西,眼眸裡,不自覺地就盈上了點點的慈父一般的笑容,對著好奇地看著他的孩子點點頭。

    「好了,去吧,爸爸媽媽很快就回來了。」

    李朵朵拍拍白狼的背,白狼展翅扇動著自己那巨大的翅膀,很快便是飛進了那濃濃的霧色之中,隱去了身影。

    女子轉身,靜靜地和青衫的人對視。

    「丫頭,你為何不走?」

    「我自由,你管不著。」李朵朵抱著雙臂看著墨雲,話語之間甚是囂張。

    「很危險的哦。」

    墨雲淺淺一笑,抬手將李朵朵額前的幾縷髮絲掠到耳後。

    眼前的人,這溫柔的舉止,根本就是十足的醉月,在醉月的面前,李朵朵硬是強硬不起來,騰的一下,一張臉就微微地紅了起來,好在,天色很暗,很暗。

    「你都不怕我還怕什麼?」

    李朵朵轉頭,不敢看那人溫柔似水的眼睛。

    「聽我的話,丫頭,回去。」

    他現在這個狀態,根本就沒有把握能贏那人,他可不想最後還搭上一個她。

    「不。」

    李朵朵執意地搖頭。

    「你不聽話,我生氣了。」

    「你生氣了我也不走。」

    看著眼前下定了決心不走的人,墨雲暗自歎了一口氣,繼續柔聲道:「我怕顧不上你,你會受傷。」

    受傷的話,很痛的。

    聽著這句話,李朵朵轉頭,定定地看著面前的人,反正,這人就是她的人了,現在管他是什麼青龍還是醉月,都不能出事,她可沒那個閒工夫去矯情。

    「你聽著,你活,我活,你死我死,你傷,我也傷」,想了片刻,李朵朵又覺得不該這麼說,立馬又否認道,「不對不對,你要死等給娃取了名字再去死,那畢竟也是有你的血脈的孩子,之後你要怎麼個死法隨便你,另外,你記清楚了,我留下,只是為了見證而已,你若是死了我好安安心心去改嫁,免得到時候犯了重婚罪我被拉去浸豬籠」。

    說完,周圍的風,突然就陰森了幾分,寒徹骨了幾分,李朵朵莫名地就打了一個寒戰,抬頭,看著面前的人已是黑了臉。

    「真的,你說的?」

    「真的。」

    剛說完,李朵朵就覺得額頭一痛,那人已是抬起手指狠狠地在她的額頭上彈了一下,轉身便是往著濃霧深處走去。

    「壞蛋!」

    李朵朵低咒了一句,摸著被彈得發疼的額頭,快速跑上去,試探地拉了一下那人的衣袖,看著那人沒有甩開的意思,便是一把摸上那冰冰冷冷的大手掌,跟著他的步子向著她所不知道的前方走去。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