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三十三章 青龍?醉月? 文 / 風染煙

    李朵朵從來都沒有覺得,自己的一生會突然之間就成了一部魔幻大片。

    你說,她好好地待在現代社會,上她的學,過她的日子惹誰了?怎生就莫名其妙地穿越了?你說,她好好地在花家村種田,算著她的小九九,怎麼就莫名其妙地遇上了個男鬼?農女的生活就發生了個顛覆?

    以前的一切,一切,過去了,她久而久之也就接受了,管她身世再怎麼悲催,好歹有了個貼心相公和一個乖巧可愛的娃,可是,現在,誰告訴她站在面前的這個人,是怎麼回事兒?

    被憋醒的人,迷糊了一會兒之後,眼中慢慢轉為清明,印入眼睛的,是一抹熟悉得再熟悉不過的青色身影,只是,這次,這人好似又與以前見著的樣子有些不一樣,怎麼不一樣呢?對了,怎麼感覺是透明的?有點似書上說的,神仙?

    此時,那人就那樣,安安靜靜地站在她的床邊,一雙燦爛星眸,安安靜靜地看著她,似乎,眼中還有未曾退去的笑意。

    「醒了?」

    睡到一半被人叫醒,李朵朵還是有些不爽,揉了揉眼睛,看著身旁睡得很是乖巧的寶寶,將小杯子輕輕地搭上他的小肚肚,然後才小心地從床上爬起來,看著眼前的人眸子裡滿是複雜之色。

    「沒醒。」

    這個人,她記得和他半分的關係都沒有了,他現在跑到她的面前來作甚?

    李朵朵白了一眼身邊的人,轉頭,不理之。

    「怎麼,還在生我的氣?」

    看著李朵朵的表情,墨雲自然是知道她是不待見他的,無奈地笑笑,「我這麼多年未曾嘗過死亡滋味,與你一起受了那亂箭穿身之苦,實在是疼」。

    他,當然也會疼的,雖說他是異類,但他也是活物,當然,會疼。

    轉過頭去的人,眼眸裡終是染上了一點驚異,這個從來高高在上的人,今日是吃錯了藥了,居然在她的面前示弱?

    這個人從來不會允許別人的忤逆和不順從,從來都覺得,一切都該以著他的設想發展,今日,居然在她的面前變相地示弱?

    不敢置信的人,轉頭,正好撞進那一抹深潭,就看到,那黑沉沉的夜色般的眸子裡,有些難言的苦澀,餘下,點點如水的溫柔,就那樣看著她。

    看著他的眸子,她突然就想起了那個叫做雲醉月的人,此人,此時的表情,卻是與雲醉月有著九分的相似,若不是李朵朵知道他根本就似青龍,她根本就會以為這人會是雲醉月。

    在一個極品的美男子的注視下,李朵朵再是淡定也淡定不了了,有些不自然地將視線撤回來,轉頭,看著那桌上都快化成一灘燭淚,仍然在堅持著燃燒的燭火,心緒突然就有了些煩躁,「你怎麼會在這裡?」

    「你在這裡。」

    聽聞這句話的李朵朵猛然轉頭,死死地看著面前的人,他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我們再無瓜葛,我怎麼樣不需要你來操心。」

    「嗯。」

    那人也不氣,就那樣沒事兒一般地回答著她的話。

    「你……」李朵朵突然就覺得,面前的人,怎麼變得這麼無賴了?她的意思再明顯不過,她不希望他出現在自己的面前,他是真的不懂還是裝不懂?

    正要發飆的人,終於又注意到了青龍那半透明的身子,似真非真,想起林偉玉給她說的,是青龍救了她,「你,到底是什麼東西?」

    「怪物吧。」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從有感知以來,就是這樣。

    青龍的聲音,在李朵朵的記憶中,一直都是那般的優雅磁性,帶著不容天下人忤逆的魄力,今日,她聽來卻是帶上了絲絲的傷感和寂寞起來,這人真的是青龍?以前那種王者的氣勢和魄力去哪裡了?

    他這種從來高高在上的人,何時就像凡人一般感性了起來,她以為,他是無心的。

    似乎,她的那句話,刺傷了他。

    既然大家都扯平了,她也沒必要還要去刺傷他,管他是什麼,就算是神仙,她也見怪不怪了,反正來到這個世界,她看到的怪人和怪事也算是不少了,什麼她都接受得了。()

    「對不起啊,只是我覺得你不應該再來,再來打擾我的生活了,我有喜歡的人了,我答應了他不能紅杏出牆的。」

    李朵朵摸摸鼻子,老老實實地說著自己的心裡話,免得到時候惹了不該有的麻煩,不論這個青龍對她有什麼想法她都不想與他有任何的瓜葛。

    這次,青衫的人,沉默了,週身淡淡流轉的星光,暗淡了些。

    「就是說,你喜歡的只是雲醉月?」

    怎麼辦?現在墨雲和雲醉月,其實就是同一個人而已。

    「好男不娶二女,好女不侍二夫,我是有節操的。何況,你一直對我都很凶,血腥暴力又凶殘,暴君,**!給我造成了極大的心理陰影,我喜歡你作甚?」

    反正她李朵朵現在一點都不怕他青龍,趁著現在脾氣大點的時候,好好把自己對他的不滿說出來,免得自己憋在心中一輩子都出不了這口惡氣!

    「還有呢?」

    看來,以前是用錯了方式,還是,給她的自由太多了?暴君?**?血腥暴力又凶殘?他對天下人血腥暴力也不會對她凶殘。

    所謂的愧疚是一時的,從來習慣了高高在上,除了一人未曾將天下人看在眼裡的人,還是有些不習慣……要是外人這般說,估計剛說完,就會親眼見見什麼叫做血腥暴力又凶殘。

    「你不光欺負我,還欺負我爺爺和外公,讓我和他們產生隔閡,你是個壞人,人面獸心!你……」

    說得正是快意的人,莫名地感覺,周圍的溫度,似乎是降了好幾度,怎麼,有些冷呢?還想繼續說得話,就那麼生生地卡在了喉嚨裡,頭皮一麻,抬頭看向那冷氣的源頭。

    青衫人虛空地坐在她的面前,就那樣撐著頭,滿眼笑意地看著她。泛著星光的髮絲就和身上的衣衫無聲地翻飛,真如謫仙,只是,這人,明眼人一看就是笑不達眼底,那微微勾起的唇角,怎麼看怎麼就覺得有些森冷。

    「繼續。」

    墨雲彎彎眼角,給了李朵朵一個鼓勵的微笑。

    「沒了。」

    李朵朵好歹腦子也不笨,明顯聽得出他現在真實的心理是,你有本事再說!她實在是沒本事,就是打從骨子裡怕這人,何況是惹了某人生氣。

    「既然朵朵都說完了,那就該我來說了,我可是凶過你?」

    「沒有。」

    有些時候,一個人的凶殘,是從骨子裡體現出來,反正,她李朵朵就是覺得他凶。

    「你爺爺和外公現在是否好好地活著?」

    「是。」卻也不是,總覺得,怪怪的。

    「你是否死過一次?」

    「是。」貌似是他救的。

    「我救了你一命,那你現在的命就是本君的了不。」

    「可是,我想和醉月在一起啊。」

    李朵朵繼續不怕死道。

    那本來還是一身青衫的人,此時,突然嘴角勾起一抹邪邪的笑容,眼眸裡,光華流轉之間,全身的衣衫突然被點點的白色取代,化成一片水色,然後,那人就在李朵朵驚訝的眼神中,紅唇輕啟,妖嬈魅惑的聲音迷惑人心,「娘子,你看看我是誰?」

    ……

    李朵朵覺得,自己一定是遇鬼了,這,這這,怎麼可能?明明剛才還是青龍,怎麼此時一下子就變成了醉月?這尼瑪也太逆天了?會嚇死人啊?他好死不死幹嘛變成醉月。

    「你,你你你你你……」

    李朵朵如今已是被眼前的突然變化給雷得外焦裡嫩了,上下嘴皮莫名之間就打起了架來,硬是說不全一個字。

    「兄弟,人,不能亂變的。」

    那人只是淺淺一笑,再是不多語,看了她良久,這才又恢復了一身的青衫。

    「走吧,我帶你出去,你好見你的醉月去。」

    退了鉛華一般,星光散去,青衫隱隱的人,轉身,往著帳外走去,臨出去之時停了步子,微微側頭道:「先莫要出來,待我處理了外面的人再來接你和孩子。」

    「好。」

    看著那人逐漸消失在門口的身影,李朵朵瞇著眼,眸色裡全是複雜,轉頭,看著床上睡得很是香甜的寶寶,眼神裡全是迷茫。

    「寶寶,你說,媽媽是不是還在做夢,沒有醒來?你的爹爹,不是爹爹,又是爹爹,媽媽喜歡他,又不喜歡他,怎麼辦?」

    青龍這樣的人,她是再瞭解不過,不屑於去說謊,若是她沒有做夢,那麼,一切,都是真實的。

    輪輪轉轉,還是沒有擺脫同樣的一個夢麼?

    帳外,是一場無聲的殺戮。

    「咚」,似乎是有什麼重物倒地的聲音,模模糊糊地從濃濃的霧氣中傳來,然後,是一片沉寂。

    「誰!」

    守在帳外的兩個小兵忽視了一眼,給了其他人一個眼色,便是向著聲音的來源處小心地走去,天色,也快明瞭,這霧,卻是越見大了起來,幾乎伸手不見五指。

    在前方摸索了一陣的兩人,似乎並沒有看到有什麼可疑人物,也不敢走得太遠怕迷失了方向,轉身,正要往回走,其中一人卻是莫名被腳下一東西絆了一下,重重地摔在地上。

    小兵低咒一聲,向著那東西摸去,卻是在摸著一片溫熱之時,瞳孔瞬時緊縮,這時……

    「血……」

    在死人堆裡摸爬滾打的人,對人血這種東西再是熟悉不過。

    「猜對。」

    他的身邊,突然響起一聲低低的,沙啞磁性如魔魅的聲音,然後,便是傳來一聲似乎是什麼東西刺穿人體的聲音。

    「滴答,滴答……」一滴一滴溫熱的東西,滴落在他身旁的土地上。

    「咚」的一聲低沉的響聲,剛才同伴站著的位置,似乎是有什麼人,倒下……

    這世上,又將是出現修羅的第二個煉獄。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