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三十二章 幻影 文 / 風染煙

    夜色沉沉如水,眼看再過幾個時辰,天色就快亮了,安安靜靜的軍營裡,只聽得到士兵巡邏整齊的步伐聲,偶爾的幾從雜草裡,傳來蛐蛐間歇的鳴聲,倒是給這夜色增添了些夏日的旋律。()

    帳外的士兵,不知都換了幾輪了,站著站著,均是面色有些困色,打了個呵欠,如一尊雕塑一般站在那裡,眼眸半閉,似睡非睡。

    主帳裡,郝連城和幾個軍中的主帥,一夜不眠地商量著軍事,饒是他們這般強壯的漢子,經過幾夜的不眠不休,眼皮下面,也難免帶上了一片陰影。

    本來,這個夜晚就該這樣安安靜靜地過去的,可是,不知何時開始,天上的明月突然就被一片烏雲遮住,那烏雲,就那樣,一直不走,似乎是將整個銀輪都包在了自己的身體裡,不,是吞了下去。

    夜色籠罩之下的土地,本來還有點點的光明,此時一下子就變得一片漆黑,有著火盆照著亮光的軍營裡並沒有發現這樣微小的變化,依然沉浸在一片睡意之中。

    「醉月相公,你打他們。」

    帳中的李朵朵,懷裡抱著寶寶,似乎是夢到了什麼,說了句夢話,又繼續熟睡了下去。

    本來有著無數星子的夜晚,該是晴朗的不知何時,就開始起了霧,來得很急,不到半個時辰的功夫,就將暮城全部籠罩在了一片霧色之中,即使是有著十步一隔的火盆,三步之外,便是一片模糊。

    這一陣霧來得太突然,明明是漫天的星子,預示著晴朗得一天,卻是不知為何就下起了這陣怪霧,等著一眾的士兵發現之時,周圍已是籠罩了一層厚厚的霧氣,來的悄無聲息。

    在軍營裡巡邏的士兵,看著似乎是有靈氣一般不斷地在腳下瀰漫著的帶著些涼氣的霧氣,臉上均是劃過一抹怪異。

    不光是軍營裡,即使是守城的將士,站在高高的城牆上,也是看不清城牆下面的半點動靜。

    這突來的霧氣,驚了軍營裡連夜和將領商討軍情的郝連城,聽了外面守兵的稟報,連夜起身去了城樓處視察情況,雖然暫時還弄不明白這樣的情況是怎麼造成的,但是,現在的情況對他們來所極其不利,若是敵軍在此刻偷襲或是攻城的話,對於他們來說,那是防不勝防。

    走出軍帳的郝連城,一抬眼便是見著周圍一片白霧茫茫,若不是散步之外有著近侍提著燈籠為他引路,他基本連三步之外的人都看不清。

    明明是初夏季節,怎會突然下這般大的霧?他沒記錯的話,今日晚上他注意了天氣,明明就是漫天的星子,斷然不可能突然出現這般大的霧氣的,到底是為什麼?

    「這是怎麼回事兒?」

    郝連城皺著眉頭問著外面的士兵。

    「回王爺,小的也是不清楚,就感覺一眨眼的功夫周圍就成了白茫茫一片了,本來今晚還以為是個晴天來著。」

    那士兵也是一臉霧水地答著話。

    聽著士兵的搭話,郝連城本來微皺的眉頭更是緊鎖了起來,轉身便是向著軍營的某處大步而去。

    雖然晚上這陣詭異的霧氣裡容易迷路,但是郝連城自己已經將整個軍營和暮城的大概方位都記了個清清楚楚,自然也是不容易迷路。

    李朵朵住著的地方,也離他的主帳不是很遠,一盞茶的功夫就到了。

    站在帳篷外面,郝連城壓低了聲音詢問了一下守衛是否有異樣發生,聽著說一切安好這才稍微放鬆了些,抬手撩起帳篷的簾子,放輕了步子走進去,桌上的蠟燭,已經燒了只剩下小半截還在那裡頑強地燃燒著,藉著昏黃的燈火,他看到一旁的小床上緊緊地抱著孩子睡得安詳的人。

    似乎是睡得有些不踏實,床上的人夢囈幾聲,不自覺地摟著懷裡的孩子小小地翻動了一下身子,砸吧了兩下嘴,這又才乖乖地睡著了。

    不得不說,床上的那個女子,睡著的時候,就是一個不懂事的孩子,沒有絲毫的防備,這個時候,若是任何人闖進來要她的命,估計都是易如反掌。

    「根本就是個沒長大的孩子,醒來後卻是一隻滿身是刺的刺蝟。」

    不知不覺地走到床邊的郝連城,伸手小心地將床上沉入睡夢的人臉上有些凌亂的髮絲簡單地理了理,露出那一張本來就傾城的容顏,眸色之中,漾起了他自己都沒有覺察到的溫柔。

    「這雙天地無雙的眼睛,就該有這張傾城的容顏來配。」

    將手收了回來,郝連城便又是小心地走了出去,加強了周圍看守的兵力,這才抬腳向著城門的方向而去。

    若是目標不是這帳篷裡的人,那,城樓那邊就必須加強防範,今晚,他這個主帥必須坐鎮,即使是神,他也要拼盡全力去搏一搏。

    若是必要的時候,會不會利用這帳裡的人,他自己也說不清楚,但是,他現在確定的是,現下他並沒有要利用她去贏得這場該死的戰役的打算,從她出現在面前開始,那種靠女人打勝仗的心思,就漸漸沒了。

    她說的對,戰場上,本來就看得是智謀和真槍實劍,若是靠著女人,贏了城池,卻是輸了天下,今後,他又如何在這世上立足?身為王者,誰不看重一世英明?

    帳外的步子,漸漸遠去,外面,又恢復了一片寂靜。

    床邊本來什麼都沒有的地方,漸漸地,漸漸地,憑空出現一抹深青色的人影,長長的黑髮,似乎是沾了星光一般,帶著星星點點的銀光,深青色的華袍,如流水一般,柔若波緞,髮絲微掩之下,狹長的鳳眸微微瞇起,帶著淡淡的慵懶,看著床上睡得似豬一般踏實的人,艷紅的唇,勾起了一抹淺淺的弧度,曼珠沙華般的繁華燦爛,低調的鼎盛繁華。

    廣袖之下,本是透明的纖長手指,在觸上床上女子的肩膀之時,一下便是變得如白玉一般,指尖星光流轉。

    嫣紅的唇,發出一聲如低低的,沙啞磁性的淺笑,如桃花釀一般醉人。

    「丫頭,你不是說認床麼?現在倒是睡得這般踏實?」

    床上的人,當染是聽不到他說的話的,某人現在正在夢裡打壞蛋呢,現實裡打不贏那容阡陌,夢裡好好發洩,將容阡陌和郝連城兩人都揍成了豬。

    「寶寶……你看,媽媽把他們都揍成了豬頭……媽媽厲不厲害?」

    李朵朵夢囈了一句,鬆了抱著寶寶的手,翻了個身子。

    這句話,含的信息量很大,墨雲當然知道這丫頭到底在做些什麼亂七八糟的夢,看著床上的人那一副小豬一般的睡相,狹長的鳳眸,彎成了月牙,裡面星光點點,滿是寵溺的笑意。

    收回放在李朵朵肩上的手,墨雲從懷裡取出一鑲金嵌玉的釵子,釵子尾部是用著不知何等材質的粉色玉石雕琢而成的三朵桃花,旁邊是五片翡翠色的玉石雕成的葉子,雕工細緻,連上面的條紋細看去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釵身是在燈火下有些透明的,深棕色的玉石,鑲著一絲絲的金紋,看來別具一格,神似那桃花的樹幹。

    如蔥管一般修長的手指,捏著那精緻雕琢的玉釵輕輕地插入女子頭上並為打散開的髮髻裡,烏黑的髮絲裡,頓時綻放開幾朵流光的桃花,看來雅致非常。

    「他們雕出來的都不好看,這是本君用盤古玉裡的七彩石來雕的,丫頭你隨便摔都摔不壞的,可不是那些凡品能比的。」

    以著她的性子,要是凡世的東西,像是玉石這種東西,再好也是經不住她摔的,索性,他想來想去,就將自己以前收集的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來作為釵子的材料,好看,又經得住她摔,玉這東西,金銀不能比,不凡,不俗,而且久了,還有些靈氣,養身,潤神。

    那釵子的確是如他想像一般,戴在李朵朵的頭上,就真的將她整個人襯托得更加靈氣了些。

    彎著腰身仔細地看著自己的傑作,背著手的人,眼眸裡盈上了滿意的笑意。

    抬頭,斜睨了一下帳外,沒有任何的異動。

    「丫頭,起床了。」

    墨雲彎腰,近距離地看著床上的人那無害的睡顏,想著剛才郝連城看著她的眼神,眸色裡劃過一瞬的不快,果然,還是看不得她跟別人好,所以,絕對就不能死了。

    是個禍害,就要遺留千年,不,遺留萬年,專門攪得她不安生,看她怎麼和別人眉來眼去!

    「丫頭,再不起床太陽就要曬屁股了。」

    當然,墨雲不敢太大聲了,外面的人聽著了,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微微歪頭想了一會,他便是伸出手,捏住床上睡得很是死的人的鼻子,教她出不了氣……

    他突然就覺得,還是不要把李朵朵留給別人好,看看,她現在這副睡神的樣子,若是有壞蛋出來,怎麼反抗得了?

    他可是一點都不放心呢,要不要,直接綁在身邊,教她哪裡都不去為好?

    事實上,這位神君大人,他自己都不想想,他何時,何地真正放手過,若不是他提前將一切可能的桃花清除,李朵朵怎麼可能幾輩子都是光棍,算命的人說她,孤鸞之命……

    「我不在你面前守著,你倒是給我又惹來這麼多桃花。」

    她的桃花,只能有他一朵,別的嘛,有多少他給硬生生掐下來幾朵。

    本院,請勿轉載!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