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二十八章 搶寶寶者,全力反擊 文 / 風染煙

    暮城。

    坐在馬上跟著陸青鳳從早上跑到日落黃昏,中間都沒有間斷過,從來少有過騎馬的李朵朵,也是開始有些經不住折騰了,眼看著慢慢出現在視野裡的一座城池,心一點點地沉入了谷底,若是單純地賤見人的話,也不會是這種敵國的人,那人大可以選龍城,而現在,他選擇在這敵國的暮城,似乎,目的,並不單純吧?

    在那西山最後一抹陽光消失在地平線上,城郭上點起了一盆盆的火盆,昏黃的燈火,將城郭下的兩人籠罩在其中,身影,拉得好長好長。

    等待著城樓上的人通報開門的時間,騎了一天馬的李朵朵,大腿的地方,早就被那並不是怎麼好的馬鞍磨破了皮,此時,下了馬,便是感覺到一陣火辣辣的疼痛。

    「把我兒子給我,現在你應該不怕我跑了吧?」

    下了馬,李朵朵很是強勢地向著一併下了馬的陸青鳳伸出手,眼裡的狂躁,如烈火一般,似是想要將眼前的人燒城灰燼。

    「好。」

    陸青鳳看著臉色已是極其不好的人,看了看臂彎裡睡得有些不舒服的娃娃,猶豫了一瞬,還是將孩子交到了對面的人手裡。

    許是突然換了位置,睡得有些不踏實的娃娃,很快就被這交接的動作弄醒了,睜開一雙迷迷濛濛的眼睛,迷迷糊糊地看著抱著自己的媽咪,本來開始在顛簸的馬上還覺得很是新鮮的娃娃,很快就又累又餓,三人都出來得急,也沒有來得及給娃娃帶上吃食,一歲半的娃娃,除了早上被餵得飽飽的之外,便是一口東西都沒吃過,在路上哭鬧了許久,哭累了才暈暈乎乎地睡著,這會兒覺覺也沒有睡好,便是滿心的不高興起來。

    「嗚嗚……媽媽……寶寶還要睡嘛……嗚嗚……」

    已經意識到沒有什麼吃食的娃娃,也不再鬧著要吃食,只想好好地睡一覺,一到自家媽咪的懷中,便是一把將媽咪的脖子抱住,小嘴巴撇著,滿臉未睡醒的樣子,欲哭不哭,聲音沙啞,好不叫人心疼。

    「好好,寶寶睡,寶寶睡,待會兒媽媽就去給寶寶找吃的。」

    將娃娃穩穩地抱在懷中,李朵朵一邊哄著娃娃,一邊輕輕地拍著他的小背,待娃娃的哭聲變小了,最後人又乖乖地趴在她的懷中睡著了,才小聲地對著陸青鳳說到:「等下給孩子找些瘦肉粥和羊奶吧,孩子還小,經不住折騰,我可不想看到他身上的肉肉沒幾天就掉了。」

    「好。」

    看著面前重兵把守的城池,陸青鳳的眼中,閃過一瞬的陰霾,眼前的一切,似乎是早已超出了他所知道的,似乎,那人要他將人帶過來,並不是簡單地想要見人的意思,似乎,一切,並不是那麼簡單,今日,他將這兩個無辜的人帶來,到底是對是錯?

    是不是,他犯了個一輩子都無法原諒的錯誤?

    但是,一日為師,終身為父,那人從小到大,也只有這一次,要他做一件事情,他的命令,他拒絕不了,也沒有理由去拒絕。

    眼前緊閉的城門,很快便是被人從裡面打開了,站在城門外面的陸青鳳,看著裡面走出來迎接官兵,眼中,全是猶豫,人的一生,有時候,一步,便是萬劫不復,但是,這一步,卻不得不跨出去。

    李朵朵看了一眼站在原地不懂半步的人,火光昏暗,她看不到他的面容上的表情。

    看著那大開的城門,早已有不詳感覺的李朵朵,率先跨出步子,向著那裡走去。

    「我恨這個世界,我更恨你!」

    無論是什麼樣的原因,她最討厭背叛!這個人,明明是雲醉月最是信任的人,他卻是選擇背叛,背叛,為什麼都要背叛?!

    聽著女子絕情的聲音,陸青鳳突然覺得,心裡某處,就變得痛了起來,痛得生不如死,抬腳上去,想將那人喊住,卻是被上來的將士攔住了,「先生請跟我來,末將已經為先生安排好了下榻的地方」。

    「我不需要。」

    陸青鳳抬腳想要繞過那人,卻是被人給圍了起來。

    看著面前的人沒有要配合的意思,那位騎在馬上的將領,也就沒有再客氣,語氣隨即變得生硬了起來,高高在上地看著陸青鳳道:「在這裡就由不得先生了,先生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

    說完,那人便是向著旁邊的人使了個眼色,隨即便是有人要上去一左一右把陸青鳳強行往裡面帶去,卻是還沒有接觸到那人的身子,便是被一股強大的內力彈開了。

    「我要去見我師父!」

    眼看著前面的人一個轉角便是沒有了身影,陸青鳳有些急了起來,強壓著心中怒氣看著那坐在馬上面無表情的人道。

    「容先生說了,讓你冷靜下來後明早再去見他不遲。」

    陸青鳳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拂袖怒去。

    為什麼,師父會跟這藍蒼國的走到一起,他到底是要做些什麼?

    那邊,帶隊的人馬,直接將抱著娃娃的李朵朵帶到了一個很大的營帳裡面,那裡是軍營裡最大的營帳,李朵朵猜測,這個應該是這裡主帥的營帳。

    只是,這裡,她居然見到了一個她想都沒想過的人。

    「你到底是誰?」

    她猜測過,這個人肯定是身份不簡單的,可是,卻是半分都沒有想過,這個人居然是敵國的主帥。

    「如你所見,本王乃藍蒼國的鷹王,若是朵朵願意去想,必然是記得本王真名的。」

    郝連城眼神複雜至極地看著下面抱著孩子的女人,那人懷裡的孩子,在他看來,總覺得,有些刺眼。

    一直在仔細地觀察著郝連城表情的李朵朵,明顯地感覺到了那人看著寶寶的不善眼神,身子猛然側過去,滿是戒備地看著座上的人,「你想幹什麼?」

    郝連城只是看著她淡淡一笑,道:「你放心,本王不會對你們怎樣的,此次邀請朵朵來,只是因為有人想見見你而已。」

    說完,郝連城抬手緩緩地拍了兩下,那身後的簾子,便是被人拉開,那裡,走出一位白髮白眉,臉又似三十歲不到的傾城容顏的男子。

    看著突然出現在帳中的白髮男子,李朵朵腦海裡,似乎是有什麼一閃而過,卻是憶不太深,這個人,「你是……」

    那人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便是將視線落在了她懷裡抱著的熟睡的孩子身上,抬步緩緩地向著李朵朵走來,最後在兩人一步的距離停下裡,抬手,輕輕地撫上孩子熟睡的容顏,開口看著李朵朵冷冷道:「吃飯了沒有,他。」

    「沒有。」

    暫時還莫不清楚這個人來意的李朵朵,也不敢隨便輕舉妄動,只好先順著他的意思回答下去。

    「你讓人去給他弄些吃食來,莫要將他餓著了。」

    轉頭對著身後的郝連城吩咐了之後,容阡陌便是又將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李朵朵懷裡的寶寶身上,指尖觸及孩子嬰兒嫩滑的皮膚,眼中,越是狂熱了起來,寒冰破,帶起淺淺的春水暖暖,他的眼裡,對孩子是明顯的喜愛之情。

    聽著那人的吩咐,郝連城有一瞬的皺眉,卻是瞬時將眼中的不悅掩去,轉頭向著身邊的丫鬟示意去取吃食回來。

    「這孩子,以後就是我和雲的孩子了。」

    沒有等李朵朵反應過來他這句話的意思,容阡陌便是直接將她懷中的孩子抱了過來,轉身向著一旁的軟榻走去。

    「你還我!」

    李朵朵幾步追上去想要將孩子奪下來,卻是被身後不知何時出現的黑衣人制住了雙手,只得眼睜睜地看著那人將孩子抱開。

    「放開我!你什麼意思?他是我的孩子!」

    有人想要搶自己的孩子,李朵朵自然是一萬個不願意,恨不得立馬化成猛獸,將這裡的人都撕碎,將自己的孩子搶回來!

    「雲喜歡孩子,這個孩子身上有著我和他的共同血脈,想必他醒來後看著更是喜歡。」

    那人一邊輕輕撫著娃娃頭上柔柔的頭髮,神色有些恍惚,一邊說著李朵朵聽不懂的話語。

    聽著此話的郝連城,卻是微微地皺了眉頭,看著抱著娃娃的容阡陌,眼中露出一抹深思。

    「你是瘋子麼?他是我的孩子!你還給我!」

    李朵朵死命地想要掙脫身後人的束縛,卻是怎麼都甩不開,看著孩子在那人的懷裡有些不舒服地動著小小的身子,一副馬上就要醒來的樣子,越是急了起來。

    她聽不懂他的話,卻是知道一個事實,他是要搶她的孩子!憑什麼?憑什麼?那是她生下的孩子,他們憑什麼該搶去?憑什麼?

    她怎樣都可以,就是不准搶去她命裡最重要的兩個人,寶寶和雲醉月,誰都不准!

    「媽媽~嗚嗚……」

    好不容易睡了一會兒的寶寶,又被面前這個冷冷的,硬硬的懷抱給弄醒了,一直沒睡好的人,終於鬧了起來,還沒有睜開眼睛,便是撇著一張小嘴開始哭了起來,不斷地拿著小小的胖手手揉著沒有睡醒的眼睛。

    正在死命掙扎的李朵朵一愣,轉頭看向容阡陌懷裡的娃娃,看著那人臉上全是祈求,看著沒睡好的寶寶,心中跟著抽疼得厲害,「將孩子給我啊,現在他要媽媽,他跟著我們跑了一天,沒吃好,也沒睡好,我求求你」。

    「你無須擔心,我會將他照顧好的。」

    容阡陌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並沒有要把孩子給她的意思,眉頭卻是皺的厲害,似乎是非常不喜聽著孩子在自己面前哭泣,他只喜歡聽話的人。

    終於睜開了眼睛的寶寶,看了一眼抱著自己的陌生男子,此時,饒是這人再是漂亮,也不及半點能比上媽媽的懷抱來的安逸,「哇」的一聲,娃娃便是哭了起來,轉頭,找著自己的媽媽。

    「媽媽~嗚嗚……寶寶要媽媽抱抱……」

    哭得越是大聲的寶寶,轉頭看著似乎是被人拉住的媽媽,伸著兩隻小胳膊一個勁地想掙扎開要媽媽抱。

    「寶寶不哭哦,媽媽這就來,這就來……」

    將寶寶疼到心坎裡去的人,哪裡捨得寶寶受半分的委屈,不停地想要掙脫身後人的鉗制的李朵朵,又是無力又是心疼,眼淚也跟著滴滴答答地不斷下掉,現在,她快瘋了,眼睜睜地看著寶寶哭,她卻是連碰寶寶都不得。

    「啊呀……寶寶要媽媽……」

    雖然寶寶還小,可是對於善惡卻是感覺很是靈敏,眼看著媽媽在自己的面前掙扎,卻是被身後的人拉著不讓他過來,寶寶便是知道了有人在欺負自己的娘親,哭聲便是越來越大,撕心裂肺,聽得李朵朵心頭越是難受。

    「寶寶不哭,媽媽在,媽媽在。」

    無能為力的李朵朵,只得看著自己的孩子在自己的面前哭得越是上氣不接下氣。

    「不准哭!」

    沒有媽媽的懷抱,娃娃越是哭得厲害起來,白衣白髮的人終是眼中起了淡淡的不耐煩,強壓下心中的怒意,冷冷地看著懷裡的人命令道。

    一歲的孩子,哪裡懂得這些東西,見著媽媽被人拉住不能上來,便是掙扎著自己要下去,儘管抱著自己的人力氣很大,還是不管不顧地要下去。

    看著似乎很是不聽話的孩子,從來沒有真正帶過孩子的人,眼裡終是漸漸蘊起了冷意,抱著孩子的手一鬆……

    「咚!」的一聲,剛才還在他懷裡掙扎的孩子,此時已是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啊!」

    伴隨的,是女子的尖叫。

    腦袋重重地撞在地上的寶寶,嘴巴一張,便是趴在地上,「哇」的一聲,哭得李朵朵心頭感覺肉被人狠狠地劃了一刀,就著手被人制在背後的姿勢,生生轉了個身子,一口便是咬上身後人的脖子,如野狼一般,在那人一聲悶哼之中撕下來一大塊血肉,吃疼的人不得不放開面前的人。

    「我的孩子!」

    掙脫了束縛的人,一下子便是撲了上去將地上摸著撞起了一個大血包的頭哭泣的娃娃抱在懷裡,急忙檢查著他剛才觸地時碰到的地方,果然,看著那裡起了一個小孩子拳頭般大小的血包,隱隱還有破皮的地方。

    「哇呀……媽媽……媽媽……寶寶疼……」

    窩在李朵朵懷裡的寶寶,雙手抱著自己的小腦袋,越是哭得撕心裂肺起來,嗓子很快就喊啞了。

    眼前的一切,發生得太突然,座上的兩人,都愣住了,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或是,不知道該怎麼辦,似乎,兩個大男人,都沒有帶孩子的經驗,是以,容阡陌也沒有想到會有這一幕發生。

    只有地上的李朵朵,抱著懷裡的孩子,淚水也跟著撲簌簌地往下流,「疼疼飛,疼疼飛,媽媽吹吹,疼疼就飛了哦……」

    她好恨,好恨,好恨,好恨這個世界欺負她們母子的人,該死,都該死!孩子有什麼錯?孩子有什麼錯?

    在孩子的血包上吹了幾口的李朵朵,再次抬起頭來之時,眼中已是一片血色,如同地獄的鬼剎,單手抱起孩子站起來,便是趁著座上的人愣神之際,右手,狠狠地甩在了那人臉上。

    「畜生!你有什麼資格搶走我的孩子?狗都不如的人有什麼資格碰我孩子一個毫毛?」

    這種人渣!傷了她的孩子,居然傷了她的孩子!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