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二十七章 脅迫離開 文 / 風染煙

    初時聽到這句話的李朵朵瞬時心頭一個咯登,一把拉起床上昏迷不醒的人的手,摸上脈搏之處,卻是感到一片混亂,內裡經脈被那些雜亂無章地遊走的真氣不斷撞擊,似乎是在過不久就會衝破血脈奔湧而出,這個脈象……

    「這個是……」

    李朵朵有些遲疑地轉頭看著面前的人問道,面前的這人此時的樣子,總是讓她莫名想到另外一個有些模模糊糊的印象的人,似乎,那人,有著一頭很是美麗的金髮,深藍,如海一般的眼眸,有著,海一般深的憂傷。

    「走火入魔之症。」

    陸青鳳的話,肯定了她的猜想。

    「你能救他嗎?」

    這個人,她還是模模糊糊地記得,有著一身極好的醫術,他,應該可以將床上的人救過來的。床上的人,只要能撐過去就好了,廢了也好,癱了也好,只要有命活著,陪著她說話,渡過一生一世就行。當一個人已經刻入了靈魂深處,那麼,一切的一切,便是不再是關乎記憶的事情了,一切的想法,一切的行為,只是出於本能而已。

    國家傾了,天下覆了,只要這個人活著,陪著她就好,她不想一個人,一個人,多孤單啊,她和娃娃,需要這個男人,沒了他,就不是一個完整的家,誰也別想跟她搶!親妹妹不行,死神更不行。

    「雲……醉月……」

    腦子中,這個人的名字,呼之欲出,李朵朵抬手,輕輕撫上那人刀削一般的容顏,眼中,是一瞬的失神。

    「我不能救他。」

    淡淡薄荷氣息的人,定定地看著面前的女子,眼神有一瞬的閃爍,可惜,李朵朵當時,只是專注地看著看著床上的人,努力地想要回憶起曾經的點點滴滴,就沒有注意到,那人的話語裡,似乎是有些不妥。

    在一旁照顧寶寶的花柔,聽著陸青鳳這般說,轉頭,不解地看了著他,再看了看床邊坐著的李朵朵,正要說著什麼,卻是突然被一小股勁風在身上一彈,人便是整個僵住了,話不得,動,更不得,一切,來的太突然,突然到她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就眼睜睜地看著那一直在軍中當著軍醫的青衣男子,對著她邪邪一笑,然後,轉頭,看著床上的女子,伸出手……

    「媽媽……」

    正坐在地上努力地想要聽懂大人的話的寶寶,突然看口,想將床邊坐著的媽媽的注意力轉移過來。

    「嗯?」

    被這一聲喚回了神思的人,轉頭,詢問的眼神看著地上睜著一雙無辜的,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看著她的寶寶。

    「這個『大哥哥』沒有這個『大哥哥』漂亮,寶寶不要他」,寶寶先指指陸青鳳,再指指床上的雲醉月,然後繼續說道,「寶寶只要『大哥哥』和師父,他沒有『大哥哥』好看」。

    「……」

    看著一旁瞬時臉色變得無比尷尬的陸青鳳,李朵朵的嘴角,很是怪異地扯了扯,其實,這個陸青鳳,看著面上還是稜角分明的,長得自然是一點都不俗氣,可是,與床上的人比起來,是少了些傾國傾城的美色,想來寶寶這麼說也是有道理的,看過了最好的,自然其他相較來說,咳咳,『次之』的,就入不了眼了,不過,話說回來,「師父」?誰是寶寶的師父?

    「小子,哥哥我哪里長得沒他好看了?天下哪個女人沒有被哥哥這樣英俊的容顏迷倒過,哥哥是要長相有長相,要氣質有氣質,比你這爹,不『大哥哥』看到強多了,你眼睛長頭頂了?居然敢說我沒他好看?即使是沒有他好看你也別說出來啊?」

    從來自我感覺良好的人,第一次被人這麼鄙視,一時間自尊心也是很受不了,硬是跟一個穿褲衩的一歲半的娃娃扭起來了。

    此時,陸青鳳也跟個小孩子似的,對著娃娃瞪起了眼睛,誓有一番你若是不改過來就跟你過不去的態勢。

    有娘的孩子,自然就是個寶了,從來沒有被人這麼「凶」過的娃娃,自然是受不了這輪番的「威脅」,轉頭,從地上顫顫巍巍地爬起來,睜大著一雙很是可憐兮兮的大眼睛,向著李朵朵抱去,然後,就以著驚人的速度,醞釀起來了悲傷的氣氛,抱著兩隻胖手手抱著李朵朵的大腿,然後,醞釀了兩聲,「哇……」的一聲,人就直接爆發了。

    「額……」

    看著這突然就爆發了的小娃兒,陸青鳳一時就語塞了,貌似,他剛才沒有怎麼凶他吧?轉頭,很是無辜地看向將孩子抱起來的李朵朵,果然,看到了她眼裡明顯的責怪和點點的怒氣。

    「那個……」

    陸青鳳自己想說些什麼,卻是突然就找不出來半個字了,語塞地看著對面美目圓瞪的人。

    「我看你哪裡都長得醜,寶寶喜歡你才怪!」

    敢欺負她兒子?醜人!

    惹了娃娃沒事,他陸青鳳惹天下的人都可以,就是不敢惹這個女人,她發飆的樣子,他可是見識過的,惹不起,惹不起,好漢,不吃眼前虧,某人摸摸鼻子,「是是,朵朵說得對,我是醜人」。

    「媽媽~你打他嘛……凶寶寶……寶寶不喜歡……壞銀……壞銀……」

    寶寶一邊在自家的老媽懷裡哭泣,一面將自己受到的委屈說出來,還不忘將「大仇」給報了。

    「好,媽媽這就打他,看他以後還敢欺負我家寶貝,找死!」

    李朵朵一面不斷地拍著娃娃不斷地抽泣的身子,又是狠狠地瞪了一眼對面的罪魁禍首,果斷飛起一腳踢在那人的小腿上,力道一點都沒有放輕過。

    先有不是的人,只得悶哼一聲乖乖接下那一腳。

    「我錯了,求饒命。」

    陸青鳳一臉苦色地看著面前的娘兩,有苦不敢說。

    「好了,寶寶不哭了,你看媽媽都給狠狠地訓了這個『大哥哥』一頓,他以後再也不敢欺負我們寶寶了,寶寶不哭哦」,說著,李朵朵便是起身,抱著孩子往著一旁一直安靜地站著的花柔走去,「寶寶先和柔姨出去玩兒玩兒,媽媽有事要找『大哥哥』」。

    說著,李朵朵便是將懷裡已經哭得小聲了的寶寶交到花柔懷裡,「小柔,你先把寶寶帶出去玩兒玩兒」。

    站著的人,卻是沒有半點要接孩子的意思,就那麼站在那裡,一動不動,連看都沒有看她一眼,就那麼轉頭,似乎是視線一直落在床上的人身上。

    「小柔?」

    察覺到有什麼不對的李朵朵騰出一隻手,輕輕拍了拍僵直著身子站在那裡的人,卻是依然,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全身上下只有眼珠子能動的人,這次,倒是轉了轉眼珠子,看了看她,然後,再看看床邊坐著的陸青鳳,似乎是想要說些什麼。

    這下,明顯感覺不對的李朵朵皺著眉頭,轉頭,盯著身後一臉平淡的人,眼睛危險地瞇了起來,低頭,看著懷中正是剛安靜下來的娃娃,猛然一個轉身,向著帳篷外跑去,「來人!」

    兩個字還沒開口,便是覺背後一陣風聲之後,身子被人一點,便是不能動彈半分,口中聲音,亦發不出來。

    陸青鳳笑嘻嘻地從李朵朵身後轉到前面,將她懷中抱著的還沒有搞清楚狀況的寶寶從她手中拿下,抱在自己的懷中,對著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兒的寶寶給了一個大大的笑容,道:「乖寶寶,叔叔抱著你跟你的娘親一起出去玩兒好不好?」

    「可是寶寶想要『大哥哥』帶著寶寶和媽媽出去玩兒啊。」

    寶寶轉頭看了看床上還在睡覺覺的「大哥哥」,毫不猶豫地拒絕道。

    「『大哥哥』現在在睡覺覺呢,寶寶不知道他為了把你的娘親找回來,可是走了好多的地方呢,『大哥哥』現在好累好累,想休息休息,才剛剛睡著呢,寶寶就先不要將大哥哥吵醒好不好?叔叔帶你去騎馬去好不好?」

    聽著陸青鳳的話,寶寶果然是就有些猶豫了,看了看床上似乎是睡得很是香的「大哥哥」,想了一瞬,終是不情不願地點了點頭,隨即把手伸向突然沒了聲音的李朵朵軟軟蠕蠕的聲音道:「寶寶要媽媽抱。」

    小孩子,或多或少都是會認人的,現在有更親近的人在身邊,寶寶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媽媽抱抱了。

    「媽媽身子現在可是很弱的,不能抱太久的,寶寶現在也不小了,胖胖的重重的,就讓叔叔來抱吧,讓媽媽休息一會兒再抱寶寶吧?」

    雖然是商量的語氣,明眼人一看,陸青鳳就沒有給寶寶絲毫商量的餘地。

    「哦,好嘛~」

    連續兩個願望都沒有達成,寶寶的情緒,也開始有些低落了起來,低著頭,大眼睛裡是明顯的不豫之色,小娃娃的面子,受傷了……

    看著再是不言語的寶寶,陸青鳳淡淡一笑,這才轉身,走到一旁被點了穴的李朵朵身邊,看了一眼帳外,看著無甚異樣,這才湊近她的耳邊以著只有兩人能聽清的聲音道:「朵朵乖乖跟我走,我就不傷害這個孩子。」

    說完,就似是知道她的答案一般,也不待她有什麼反應,便是在她身上一點,自己便是抱著娃娃往著帳外走去。

    能動了的李朵朵,抬頭,看著前面的人,眼中,全是陰鬱,看了一眼旁邊依舊動彈不得的花柔,也跟了上去。

    「剛才給王爺施了針,我先和夫人出去找幾味藥草,你在這裡守好,裡面有花柔在守著,我們回來之前不要讓任何人進去打擾王爺休息。」

    神色甚是淡然地對著守在門口的暗影吩咐了之後,陸青鳳看了一眼身後的李朵朵,「走吧」,待她走到了身邊,這才並排著和她往著軍營外面走去。

    看著肩並肩往著外面走去的三人,暗影臉上的神色,有一瞬的疑惑,抬手對著身後一揮,便是走出來幾個布衣短褐打扮的人來,「暗中保護好少主和夫人,不得有半點閃失」。

    「遵命!」

    得了令,幾人身影一閃,便是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一時間也是想不出來有什麼不對之處的暗影,私下裡覺得自己是多心了,這陸青鳳也一直在王爺身邊待了這麼久,倒是沒有值得懷疑的理由,本來想自己親自跟上去的,卻是現下帳裡的人是真的不敢離開半步,他的安全,關係重大,不能有絲毫的馬虎。

    看了看那三人逐漸消失的身影,暗影猶豫了一瞬,便是又轉頭,面無表情地守在營帳外。

    因為有鳳王親賜的腰牌,陸青鳳便是很容易地帶著李朵朵兩母子走出了軍營,然後,往著城門的方向走去。

    「你有什麼目的?」

    怕嚇著了寶寶,李朵朵也不好直接發火,眼色極其不豫地看著抱著孩子一手撫在他的脖子處的陸青鳳小聲道。

    「朵朵放心,我不會傷害你們的,只是帶你們去見一個人而已。」

    「什麼人?」

    「我師父。」

    「他為什麼叫見我?」

    趁著醉月昏迷的時間將她們母子兩人「請」出來,到底是為著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

    「這個我也不清楚,見了他你自然就知道了。」

    陸青鳳其實自己真的不知道,那個人,只是這樣吩咐的而已。

    「我討厭,被人威脅,被人利用。」

    抬頭看向不遠處已經百步可見的城門,眼神是從來沒有的陰冷。

    不緩不急地走在她身邊的人步子一頓,什麼也沒有多說,抱著手中滿是好奇地看著周圍的新鮮世界的寶寶,默默地走在路上。

    「以前總總,我已經記不清了,若是有冤,有仇,儘管衝著我來,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我不會躲閃,我的孩子,卻是剛來到這個世界沒多久,你們最好不要扯上他。」

    「我不會傷害他的,也不會傷害你。」

    陸青鳳轉頭,向著她保證道。

    「我沒有選擇的前提下,我信你這句話,只希望你記住今日說的這句話。」

    有了鳳王的腰牌,就如同輕鬆走出軍營一般,陸青鳳以著出去找藥材的理由,很是容易地帶著李朵朵和寶寶出了城門。

    雖然守城的人知道鳳王有了一個兒子,卻是那般尊貴的人物,下面的小蝦小將又怎麼清楚面前的三人的身份,只當是他們有鳳王殿下的親賜腰牌,便是尊貴無比的人物,什麼身份,要去哪裡,都不是他們能管的。是以,三個人,便是很容易出了城門。

    待走出了百米的距離,走在前面的陸青鳳,突然停了步子,低頭,對著懷中的寶寶道:「寶寶想看看煙花嗎?」

    「煙花?」

    沒有聽過這樣的詞語的娃娃,歪著腦袋滿是不解之色。

    「叔叔給你變個戲法。」

    說著,陸青鳳單手抱著娃娃,一手從袖裡取出一拇指般大小的長筒型的東西,將那東西尾部的一小小的黑線一拉,伴隨著一陣「嗤嗤」聲,抬手使了力道往著空中一扔,剛扔到半空,那東西便是爆在了空中,「崩」的一聲,不大不小的聲音,倒是嚇了沒反應過來的寶寶一大跳。

    然後,空中一陣白煙,如煙似霧一般,消散開去。

    「這個戲法好玩兒嗎?」

    陸青鳳勾了勾沒反應過來的娃娃的小下巴,臉上全然是淡淡的笑意。

    娃娃很是誠實地搖搖頭,「不好玩兒」。

    「那叔叔再給你變出來兩匹馬可好?」

    「馬馬?」

    「嗯,看好了啊。」

    說著,陸青鳳一個響指,果然,不遠處的幾人高的土坡後面,便是跑出來涼皮棗紅色的駿馬,這次,寶寶終是來了點點的興趣,睜大著眼睛看著那兩匹突然出現在視線裡的駿馬。

    「走吧。」

    對著身後的李朵朵說完,陸青鳳便是抱著懷中的寶寶,向著那兩匹馬走去。

    ------題外話------

    快到結局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