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六章 萌寶出世 文 / 風染煙

    一年半以後。

    「師父,你說娘親她會不會想我啊?我都出來半天了。」

    溪水邊開滿繁花的小路上,一身穿淡藍色衣衫的俊逸男子,右手牽著一長得水靈靈的男娃慢慢地走著,小男娃手裡捏著一小把的淡紫色的野花,很是快樂地甩著小胳膊,一雙滴溜溜的黑眼珠,看著出現在視野裡的小竹屋就是滿臉的興奮。

    「她當然會想你了。」

    「娘親她怎麼想我啊?」

    剛學會說話的娃娃,其實並不瞭解,所謂的想念,偏著頭滿臉的不解。

    「就是想你的想你。」

    男子也不知道該怎麼去解釋。

    「什麼是想我的想我啊?」

    娃娃依舊是一臉好奇寶寶地繼續著自己的問題。

    男子揉了揉額角,對於娃娃的問題有些頭疼,偏頭之時,正瞧見溪水中一尾小麻魚躍了出來,隨即顏色一喜,「快看!魚!」

    「哪裡?」

    娃娃眼睛一亮,好奇地轉過頭去,那尾魚卻是早就隨著水流游到了好遠的地方,只見著「嘩啦嘩啦」歡快地向著遠方而去的溪水。

    「都走了。」

    「為什麼走了?他不想見寶寶嗎?」

    娃娃有些委屈地看著面前的師父,一張小臉欲哭不哭。

    「因為寶寶都不和小魚打招呼,他不知道你在這裡。」

    「那寶寶現在和他打招呼他知道嗎?」

    「不知道。」

    「為什麼?」

    「因為他都回家去了,他是好孩子,他媽媽喊他回家吃飯去了。」

    「他,他媽媽為什麼要喊他回家吃飯?寶寶怎麼沒聽到?」

    「……,寶寶,師父帶你飛好不好?」

    「我要,我要!」

    然後,娃娃滿心喜悅地沉浸在了飛的喜悅中,早已將以前的所有的十萬個為什麼甩在了一邊。

    當淺藍衣衫的男子抱著寶寶落在不遠處的竹屋面前時,竹屋裡面的人,也正好出來了,一頭烏黑的髮絲被一根白色的髮帶簡單地綁在腦後,一張臉,絕色傾城,看著回來的兩人,滿臉都是溫柔的笑意。

    「媽媽,寶寶回來了,寶寶好想你哦。」

    從男人身上下來,娃娃立馬就往著絕色女子撲去,一把抱住她的大腿,像個乖乖的小狗狗一般,拿著肉嘟嘟的小臉蹭來蹭去。

    「哦呀,我家寶寶回來了,來,給媽媽抱抱,看看長胖了沒有?」

    女子滿是笑意地將小人兒抱起來,重重地在娃娃水靈靈的臉蛋上親了一口。

    「長胖了,長胖了,長得好胖了。」娃娃很是篤定地點著頭。

    「哦?你怎麼知道自己長胖了?媽媽抱著沒感覺啊?」女子挑著眉眼滿是調侃地看著滿臉認真的娃娃。

    「真的,真的,師父都說抱不動了。」

    「哦哦,這樣啊,看來寶寶是長胖了,連師父都抱不動了。」女子滿臉笑意地看了一眼站在面前同樣笑著看著他們娘兩的男人。

    好似,娃娃又想起了什麼,看了一眼身旁的師父,猶豫了一瞬,還是滿眼委屈地看著女子說到:「媽媽,是不是『男兒有淚不輕彈』,寶寶也是男人,不能哭鼻子的?」

    「哭鼻子?怎麼了?我家寶寶受了什麼委屈,在娘面前說說?」

    女子挑著眉頭,好似對娃娃說的來了興趣,眼眸裡是掩不住的笑意。

    聽著媽媽善解人意的聲音,娃娃立馬「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

    「哎呀……寶寶不要活了……嗚哇……」

    小娃娃長著嘴巴大哭了起來,一把抱住女子的脖子,哭得「涕淚橫流」,好不桑心,搞得兩個大人有些手足無措起來,這孩子還真的說哭就哭了,這才生出來幾年?花花世界都還沒看夠就不想活了?

    「哦哦,寶寶不哭哦,給媽媽說說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你這樣傷心?」

    女人拍著娃娃的小背柔聲地哄了起來。

    在母親的呵護之下,小娃娃哭得更是凶了起來,口水淚水鼻涕擦了女子一肩膀,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寶寶……嗚哇……把果果的孩子吃下去了……嗚嗚」。

    「嗯?果果的孩子?」

    女子想了想,有些不明白地的看著面前的藍衣男子,什麼叫果果的孩子?只是,對面的人也是愣了愣,突然想到了什麼,捂著嘴轉身暗笑去了。

    「嗚哇……寶寶頭頂不要發芽長樹苗……那樣好奇怪,會疼的,嗚哇……」

    說到這裡娃娃哭得更是兇猛了起來,一張笑臉漲的通紅。

    終於明白了怎麼回事兒的女子,又是好笑又是心疼地拍著娃娃的小背,「寶寶乖,不哭了哦,走跟娘親和師父去吃飯,只要寶寶多多吃飯飯就不會長小樹苗了」。

    「真的嗎?」

    像是得救了一般,娃娃一下子就不哭了,從女子肩上抬起頭來,滿臉期冀地看著這個他最是依賴的人。

    「當然了,媽媽的話你還不相信?」

    有沒有人告訴娃娃,也許,媽媽就是世上沒讓人無奈的「大騙子」呢?世上就沒人沒被自己的老媽給耍過的……

    「林大哥,走去吃飯吧。」

    把娃娃哄得差不多了,女子便是抱著孩子去裡面洗了手,去吃飯去了。

    「好的,朵朵。」

    男子笑得差不多了,這才轉身去幫李朵朵盛飯去。

    今日,桌上的菜品有四樣,清蒸鱸魚,涼拌枸杞尖,紅燒排骨,鯽魚湯,全是李朵朵親手做的。

    把寶寶放在腿上,李朵朵接過林偉玉盛過來的專門給孩子熬的魚肉粥,這些都是用少刺的鱸魚做成的,熬粥的時候李多多就專門將魚肉翻撿了幾十遍,看著裡面沒有刺了才敢將魚肉和粥一起熬。

    孩子在外面跟林偉玉玩兒了一上午,小肚子早就餓得咕咕直叫了,看著自家娘親拿著給自己吃得東西,便是滿臉急切地喊著「飯飯,寶寶要吃飯飯」。

    「好好好,媽媽這就給寶寶餵飯。」

    李朵朵拿起桌上的銀質勺子便是一口一口地餵著孩子,看著對面滿臉笑意地看著他們的林偉玉道:「林大哥,趕快吃飯吧,下午等寶寶醒了我們一起帶寶寶去山谷裡轉轉,這春天才來不久那些也菜都長得嫩嫩的,順便去摘點野菜回來,你吃吃這枸杞尖,看看吃得慣不?」

    「無妨,先把孩子餵了吧。」

    林偉玉卻是不急,拿起桌上的銀筷,挑了一小塊鱸魚肉在碗裡,看著裡面沒有什麼刺,隨即將魚肉挑進娃娃的銀碗裡。

    娃娃抬手便是直接將碗裡的魚肉捏在手裡,大口大口地吃了起來。

    至從有了這個孩子以後,李朵朵心裡倒是從來沒有的滿足,每日的生活,都是被寶寶佔得滿滿的,看著他在自己的面前健康地成長,別提有多高興了,以前那些所謂的看不開的,看得開的通通都放了下來了,感覺,心性也是從來沒有的平淡,再是不像以前那般跟一隻滿身是刺的刺蝟一般,要將周圍敢傷害她的人刺得遍體鱗傷。

    將娃娃餵飽了之後,李朵朵和林偉玉兩人才開始吃起飯來。

    「媽媽,寶寶要菜菜,寶寶要菜菜。」

    話說這娃兒他媽真的不是什麼好當的,李朵朵從娃娃能在飯桌上吃飯以後,天天吃的都是娃娃的口水,娃娃的洗手水水……

    寶寶的牙齒,小小的,根本就嚼不動枸杞的嫩尖,儘管李朵朵已經給他選了最嫩的一部分,娃娃只象徵性地嚼了兩下,便是從嘴裡吐了出來,然後,拿著自己嚼不動的東西,笑嘻嘻地往著媽媽的嘴裡遞,「媽媽,菜菜,吃」。

    「嗯,好的,謝謝寶寶。」

    自己兒子的口水,她李朵朵是一點都不嫌棄,便是張嘴就將沾了娃娃口水的菜吃了下去。

    一頓飯下來,魚湯成了寶寶的洗手水,枸杞尖尖被他摸了便,就只有紅燒排骨因為比較辣他才沒動,似乎是對於喂別人菜菜這件事情很是感興趣,娃娃就不停地在桌上撿來撿去,一會兒餵這個一會兒餵那個,忙得不亦樂乎。

    小孩子,兩人都是很寵的,也就由著他去。

    飯後,好不容易將孩子哄睡了,李朵朵才滿臉歉意地走進廚房,看著在裡面洗碗的人道:「林大哥,你去休息吧,我來洗碗吧。」

    「朵朵你快去休息一會兒吧,這些就我來做就好了。」

    在這個山谷裡生活的這一年多的時間,有時候,他自己都會有一種錯覺,似乎,面前的人就是他的妻,他們會一直,一直,就這樣幸福地陪著孩子長大,然後安靜地老去。

    「林大哥,謝謝你,能陪著我們在這裡生活,不然的話,我一個人都不知道該怎麼照顧孩子。」

    若是沒有這個人在身邊,李朵朵都不知道自己一個人能不能把孩子養到現在這個樣子,光是吃的穿得都得她自己想辦法。

    幸好有這個人,將他們一切都包了,每日都出去從山裡打來不少的野味拿回來,多的便是拿到附近的鎮上去賣了,換來的錢便是給孩子買來必須的羊奶,每日來來回回幾里的路,風雨無阻。

    李朵朵是個普通的女人,對於這樣全心全意地照顧這她和孩子的人,不能說不感動,有時候,遠遠地看著男子滿臉笑意地抱著孩子在外面玩耍都想哭,他對他們母子的好,她是一輩子都還不起。

    「你說這些就見外了,你能讓我照顧你們,我就很高興了。」

    其實,有些東西就像陽光一樣,無論你是握住還是沒有握住,它就在那裡,沒有變過。

    李朵朵淺淺一笑,便是站在林偉玉的旁邊一起幫著洗碗了,邊洗著碗邊說道:「我從寶寶出生到現在都還沒有出過谷呢,要不明日你去集市的時候將我們也帶上吧,我順便去看看有沒有寶寶能用的東西。」

    洗著銀碗的手,瞬時頓了頓,林偉玉的眼睛裡,終是有些猶疑,卻是最終什麼都沒多說,只道了聲:「好。」

    ——(分割線)——(分割線)——

    雲氏王朝的邊境,龍城。

    軍營中一片慶賀之聲,昨日,為了鼓舞士氣,剛抵達龍城的鳳王便是帶著碧水國三萬的將士挫敗藍蒼國六萬大軍,打破了這幾個月來碧水國與藍蒼國勝敗相抵的平局,藍蒼國損失一名老將,隨即不敢再貿然進犯。

    龍城之中,因為鳳王的到來一片喜慶,人們歡欣鼓舞爭相傳聞鳳王在沙場之上是如何如何的英勇神武。

    軍營中最大的軍帳中,得勝的主帥正與眾位將士慶賀此次大勝,打賞有功之士,美艷的舞姬,扭著柔若無骨的腰肢一一與眾位將士斟滿酒盞。

    「王爺,妾身以茶代酒,祝您凱旋歸來。」

    主位上,傾城的美婦,滿眼笑意地執起酒壺將身邊那英俊威武的人手中的酒盞倒滿酒,然後舉起身旁的茶杯,先乾為敬。

    座上之人,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不明意味地扯著嘴角笑了笑,將酒盞裡的酒全部喝盡,「啪」的一聲將銅質的酒盞仍在桌上,一把將身邊的女子攬入懷中,一個翻身直接將人壓倒在酒桌之上,瞇著眼睛看著身下嫵媚至極的女子,抬手撫上女子臉上細膩的肌膚,臉上露出一妖孽的笑容道:「愛妾今日看來倒是有著別番的眉眼,倒是比那俗套的舞姬看著順眼多了。」

    下面的一眾將士,看著上面的兩人,一下子全是愣住了,這王爺,莫不是要在這裡……嗯……辦事?

    一時間,大家的臉色都是有些尷尬,不知是在留在這裡,還是退下。

    「王爺,末將就先告退了。」

    怕壞了王爺的興致,坐上的人紛紛起身要離去。

    「無妨,沒本王的允許,都不許走,本王還沒依功論賞呢。」

    座上的人,傾城的眼眸沒有一點離開身下人的意思。

    主人都沒讓走,一眾的人也不好再離開,只得低著頭尷尬地坐下,卻是沒人敢抬頭多看上面一眼。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和自己心愛的男人**,劉詩雁一下子便是紅了一張臉,嬌嗔地瞪了一眼男人,便是轉過頭去,眼裡全是滿足,只要這個男人將她放在心上就好,這個男人,就該是自己的,和那藍蒼國的公主斗了這一年多的時間,終於將她打敗了,現在,王爺全都是她的,雖然那什麼公主的死為碧水國帶來了災難,但是,她相信,這個男人,可以應對得了的。

    看著身下女子嬌羞的容顏,如牡丹一般眼裡嬌艷,鳳王笑了笑,手指順著如凝脂一般的脖頸滑下,將那遮住了無限風光的衣領,慢慢拉開,嘴角的弧度也越是大了起來,白玉一般的玉肩,如羊脂一般滑膩,一看便是保養得極好。

    那富冠天下的劉家什麼好東西拿不出手?這樣好的肌膚,不知道是砸了多少的錢進去。

    似乎覺得那包著如玉肌膚的衣衫有些礙眼,一聲布帛撕裂的聲音,在這寂靜的帳篷裡顯得特別刺耳,伴隨著女子淺淺驚叫聲,飽滿如雪的雙峰(大**……波……波……),便是露了出來,女子滿臉驚詫地看著身上的男子,沒想過他居然是想在這裡,要她……羞澀之餘,心頭卻是升起一股莫名的興奮,只要他喜歡,怎樣都可以。

    男子看了一眼身下的風景,抬手,打散女子的髮髻,如瀑的髮絲鋪了順著桌子,鋪在了下面的地毯上,襯得女子肌膚更是如雪。

    雲醉月嘴角勾起一抹習慣性的邪笑,低頭,湊近女子的耳邊,小聲地說了幾句話,女子的臉色,瞬時卡白,滿是不可置信地看著他。

    「怎麼?雁兒連這點都不願意幫助本王?」

    雲醉月看著身下的人,眼裡滿是失望。

    「不……不……王爺,妾身……」

    劉詩雁搖著頭,滿眼的痛苦之色,他,居然要她去陪他的將士,他怎麼可以,怎麼可以……

    下面的一眾人卻是被上面的兩人給弄得有些糊塗,心中甚是不解,疑惑之時卻是誰都沒那個膽子抬起頭看一眼,誰都知道,這女子是當今皇上親自提名伴在鳳王身邊的女人,這一年多的時間,就這麼一個人是成功陪伴在鳳王身邊的,可想她得了多少的榮寵在身上,這樣的女人,就是再美麗他們也沒那個膽子去肖想。

    「若不是你將那藍蒼國的公主害死了,本王也不會攬上這麼大的麻煩,自己捅下的婁子,也該去補償一點吧?」雲醉月眼裡是冰冷的笑容,抬手撫上女子如雪一般的肌膚,讚歎道,「放心,本王現在還離不開你這妖精樣的身子,你去陪陪他們也無妨,照樣是本王的妾,本王不會嫌棄的」。

    女人掙扎了良久,終於下定了決心一般,滿眼含淚好不楚楚可憐地看著俯視著自己的男人,哽咽道:「王爺,是不是臣妾闖了大禍了?臣妾這樣真的能幫到你嗎?」

    只要能幫她,她,什麼,都願意,願意的,願意的,只要他莫要不要她了,只要能永遠陪在他的身邊,她相信,他會慢慢接受她的,努力了這麼就,他不是都願意碰自己了麼?

    「當然,你不是最懂男人的心嗎?」雲醉月淡淡一笑,重新將女子拉入懷中,很是體貼地將女子的發勾在耳後,便是溫柔道,「去吧,那邊第一位的馬將軍是最大的功臣。」

    女子身子抖了抖,雙臂摟著胸,終是有些顧忌,看著身邊的人滿是祈求,卻是在看到那人冷下來的眸色時,更是白了一張臉,她知道,他是要生氣了,「我,我沒有,衣服……」

    「無妨,你儘管去便是,若是馬將軍願意,讓他給你穿上。」

    他的怒氣,她是承受不了的,她見過,這個人魔鬼的一面,太恐怖了,太恐怖了,她從來不知道,這世界上有這麼可怕的人,這個是她從來都不知道的。

    此時,她的心中,對這人的,全部是懼意,腿都有些發軟,顫顫巍巍地從座上站起來,抖著身子走到那個他指定好了的人面前,便是再是無力氣,一下子便是軟在了那中年了都還未娶妻的壯碩男子身上,那一直埋著頭的男人一驚,看著倒在身上半裸的女子,嚇得手足無措,滿臉惶恐地看著座上之人,「王,王爺,這個,這個……」誰能告訴他現在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這是本王疼愛有加的愛妾,劉詩雁」,雲醉月滿臉笑意地看著下面的人道,「昨日諸位與本王一同奮戰,本王很是滿意諸位的表現,本王的愛姬甚是得本王之心,今日打算好好犒勞一番大家,就請莫要客氣,本王先去城裡走走,諸位盡興」。

    雲醉月淡淡一笑,便是從主位上站了起來,再是不看女子一眼,便是往著外面走去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