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三章 看戲 文 / 風染煙

    「敢違逆神主的意思私自逃跑,就必須受到懲罰。」

    當那白鬍子的老村長對著祭台周圍的那些籠子裡的人宣佈著這句話時,李朵朵明顯就感覺到了那些籠子裡的人身子抖得厲害。

    被綁在木樁上的兩人更是卡白了一張臉,女子更是面如死灰,滿臉絕望地看著身旁的人,眼裡全是絕望和恐懼,搖著頭啜泣道:「牛哥,我怕……」

    「珍娘,別怕,反正我們落在這些怪物手裡就沒有活路了,遲早都是要死的,我們不怕!這些怪物,魔鬼遲早是要遭到報應的!」

    知道自己早已沒了生路,那男子便是不再忌諱,開口便是罵了起來,看著青龍的眼神也無半點畏懼,除了恨意就恨意。

    他的一番話,卻是引得籠子裡的那些人滿眼的同情和可憐,似乎對於他們來說,寧可苟活都比受這刑罰好些。

    那一旁的女子也是嚇得直搖頭,「我好怕,不想這麼死,不想死,牛哥,你救救我啊,嗚嗚……」

    也許男子從來都認為,自己和心愛的姑娘可以做到同生共死,不論怎麼樣,只要能在一起就知足了,一起活著,然後,一起死去,不論天上地下,能在一起就是好的,哪裡都是美景。

    男人看著一臉懼怕的女子,眼裡有些驚訝,有些失望,更多的是淡淡的無奈,然後,低頭靜默了良久,在被帶上祭台前面的空地上時,突然猛地推開制住他的人,跪在地上盯著上面的青龍道:「求神主饒過珍娘,一切都是我要這麼做的,珍娘是受我的脅迫才會跟著我一起逃跑,她沒有做錯什麼,求您原諒她,一切的罪過我來承擔。」

    「牛哥…」同樣被拉到中間的女子,有些不可思議地看著跪在地上為她求情的人,整個人就那樣愣住了,「牛哥……」

    她不知道現在該說些什麼話出來,總覺得還是有些話,堵在喉嚨裡,說不出來,只是看著那個人一直搖著頭。

    「把他給我拖下去,立即行刑,莫要讓他衝撞了神主。」看著地上的人對於尊貴的神主竟然如此無禮,老村長生怕這人的無禮惹怒了上面的人,便是吩咐人立馬上去將那人給拿下。

    「等等。」

    似乎是對下面的人來了絲毫的興趣,青龍擺擺手揮退了那些人,便是坐在那裡,就一語不發地看了那人良久,然後才道:「你真的願意幫她承擔一切?」

    地上的人也不似乎根本就沒有想到上面的人會答應他的要求,足足愣了好一會兒才不可置信地看著他道:「我,願意。」

    人的勇氣,是需要在某一個時段被激發出來的,只是,若是過了這個勁頭,便是會如潮水般退去,又會變成原來的面目。

    那男子的勇氣,被冷了這麼久,當青龍問他那句話時,早就沒了開始那時的氣勢,眼眸裡,也是逐漸有了些懼意出來。

    「本君很是欣賞你的這份勇氣,本君答應你,只要你身邊的女人答應了要你去承擔一切的後果,本君就放了她如何?」

    對於這樣的條件,在場的兩個人都是愣住了,尤其是那女子,轉頭看著那男人滿眼的複雜之色,「牛,哥……」

    聞得女人的聲音,男人也同樣滿臉複雜地看著她,動了動嘴,確實說不出來一句話。

    看著女子眼中明顯的猶豫,青龍扯起嘴角笑了笑,道:「本君給你們一盞茶的時間,若是那時候還沒有答案,那麼,你們都沒有活命的機會,當然,若是另外一個人想承擔下來所有也是可以的。」

    坐在一旁的李朵朵,皺著眉頭看著下面即將上演的一出悲劇戲碼,這青龍,明明就在逼著兩個恩愛的人相互背叛。他根本就是一個沒有感情的怪物!人命在他的眼裡就是一錢不值。不管這兩個人哪個活了下來,都將是一輩子的痛苦,比死了還是難受,為著自己曾經貪戀人世而放棄對方的自私而痛苦一輩子,這才是最大的懲罰。

    以前,李朵朵從來分不清楚對於青龍到底是怎樣的感覺,因為見面的時間就那麼短短的幾次,從來沒有深交過,不知道他到底是怎樣的人,有著怎樣的經歷,雖然痛恨他殺了爺爺和外公,卻又不敢確定十多歲的時候看到的到底是夢幻還是真實,畢竟,爺爺和外公是真實存在自己面前的,看著是好好的,一樣都很疼愛她,因為懷疑著那件事情的真實度,所以,她對他的恨也是模模糊糊的,最後都還是弄不清,到底是恨,還是不恨。

    而來到這個時空以後,一切都在漸漸浮出水面,越來越接近真實的她,發現,自己,是討厭這個人,他是真的把世上的一切生命都不看在眼裡,在他的眼裡,任何生命都不值錢,冷血,冷漠,看著別人在他的手裡為著活下去而掙扎,而痛苦……他根本就是魔鬼!

    她現在已經不是單純地恨這個人了,是真的討厭,厭惡!她,只想離得這人遠遠的,一輩子都莫要在他的面前出現!

    「朵朵,你在想什麼?告訴我。」似乎是感覺到了李朵朵強烈起伏的心緒,正在玩味地看著下面兩人的青龍突然轉頭,看著身邊蹙眉的李朵朵問道。

    「沒想什麼,只是想到了路上看到的一隻臭蟲,覺得噁心而已。」

    李朵朵轉頭,滿臉淡然地看著他道,然後又繼續看著他一手促成的戲碼,神情很是專注。

    只是,坐在座上的青龍,再是不看下面的人一點,只是蹙著眉頭,眼神幽幽地看著李朵朵,臉上再是無一絲看戲的表情。

    下面的兩人,就互相看著對方,兩人都一直沒有說話,周圍的人,也是一片的沉默,都在等著即將而來的答案,或是興奮,或是激動,或是滿臉的惋惜,或是,麻木不仁……

    「牛哥,我想跟你說句話。」

    眼看著時間就要過去了,女人似乎是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一般,突然滿臉決絕地抬起頭看著男人道。

    「珍娘,你要說什麼就說吧。」

    女人滿眼留戀地看了男子良久,才傾身湊近他的耳邊,說了一句大家都聽不到的話,然後,所有的人,都看著那男人是滿臉的狂喜,一下子抓住女人的肩膀,滿臉的驚喜道:「真的?」

    女子默然無聲,含淚地看著他點點頭,臉卻是轉向了一邊,似乎是無臉見面前的人了。

    男子卻是興奮異常,滿臉喜悅地一把將女子抱住,嘴裡全是「太好了」,三個字,本來平凡無比的一雙眼睛全是晶亮,那喜悅的心情似乎是一下子就感染了好多人,剛才那般沉重的氣氛,一下子就被驅散了好多。

    難道是這女子打算讓她相公活?人們紛紛在心裡猜測著這個可能的結果。

    「我願意,我願意,我願意攬下所有的罪過,只望神主大人讓珍娘活下來。」

    就像是發了瘋一般,男人不斷在地上磕頭,又是笑又是哭,好不瘋癲,看著一眾的人好奇連連。

    因為剛才去想別的事情去了,所以青龍沒有注意到這兩人實在說些什麼,看著下面瘋癲一般的人物,滿眼不解之色。

    「為什麼?」

    青龍有些不懂,人真的是一種很奇怪的生物,感情複雜到他永遠都似乎猜不透,就像是李朵朵這個人,明明,他想對她好,在慢慢地改掉她不喜歡的地方,她對他的感覺確實越來越差,甚至到了厭惡的地步,他想不明白,他明明只想和她在一起,想要她對自己忠誠,不背叛自己而已,為何她的反應總是那麼激烈?

    一句話的力量,可以改變一個人?為何只是簡單的一句話,那個男人就喜笑顏開地去接受死亡,沒有一點對於死亡的恐懼,反而是歡欣無比。

    那個女人可以做到讓那個男人心甘情願地去死,為何,他的每句話,即使不說話,身邊的這人對他更多的都是厭惡?

    「回神主大人的話,她是我的女人,我只是願意用我的命去保護她而已,無怨無悔。」

    男人跪在地上,一句一句,在場之人確實字字句句都聽得清清楚楚。

    青龍最是看著他,再看看女人,眼裡多了的是孩子般的好奇,然後,才對著下面待命的老村長點點頭。

    「行刑。」

    那老村長,似乎都有些可憐起來這個年輕男子了,暗自搖了搖頭。

    李朵朵看到的是,她這一輩子看到的最讓人噁心的場面,也是最殘忍的場面,這個男人,就真的是將一切都背負了下來……一個不少…

    在學校上課的時候,李朵朵聽老師講過,社會上的有些人渣,為了賺黑心錢,專門就找那些歪門邪道的方法,比如說,討口這一行業,其實,只要你穿一件爛衣服上街,再打扮得可憐一點,每日在一個城市繁華的地方逛逛,這裡討一點,那裡討一點,其實收入是不菲的,尤其那些缺胳膊斷腿的,總能博得不少善良人士的同情心,他們得到的總要比正常的人多不少。

    於是,就有想要發財的人,看到了這個行情的可觀之處,他們便是從各地收來無家可歸的兒童或是殘疾人或是及老人,分區分街各個在自己的地盤負責乞討,掙到的錢便是歸他們所有,每日下來,幾個包子給那些乞丐飽肚子的成本,就可賺來大筆的錢財。

    於是,便有越來越多的人加入這個行業,是以,殘疾人士,尤其是那些看著越是可憐的人就被大量需求,是以,便是有人開始打起了正常人的注意,運用乙醚將落單的行人或是小孩迷昏,然後在昏迷狀態將人肢體生生截下來或是打斷,成為殘廢,傷口不能好,還必須化膿,越爛越好,這樣才會有人給錢得到的才會更多。

    以前聽到這些的時候李朵朵都是覺得殘忍至極,確實不想,今日看到了沒有麻醉的情況下,將人做成人彘!

    本院,請勿轉載!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