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五十六章 化身殺神 文 / 風染煙

    看著眾人都就了坐,座上的盛元帝淡淡揮手讓下面的人讓節目開始,同樣坐在上座的蕭後滿臉微笑地看著下面的一眾人,待看到坐在首座的太子時,不著痕跡地對著他點了點頭。

    坐在四面,早已准好了的樂師,得了命令,樂聲瞬時響起,鼓聲最先有節奏地響起,十幾面大鼓同時響起,那聲音,絕對震懾人心。

    隨著鼓點之聲,眾多衣著白色輕紗的妖嬈女子如一隻隻翩躚的蝴蝶飛入台上,輕紗隱隱,勾勒出女人們妖嬈的身材,朱唇杏眼,柳腰豐臀,好不賞心悅目,眾多白色中間,簇擁著一身穿大紅衣衫,妝容簡單的傾城女子。

    當在座之人看清楚了那衣袖遮掩之下女子傾城的容貌時,連在座的那些貴婦人和小姐都驚住了。

    在眾人看來,座上的皇后那樣驚為天人的容貌已是世間少有,再無人能與之匹敵,想不到,今日還能看到容貌與她不相上下的女子,不能說不讓人驚奇。

    台上眾多容貌不俗的女子,全部都成了中間的那抹紅色的陪襯,那中間的紅衣人,時候纖腰柔若無骨,回眸之間百媚生,韶華顛倒眾生,或是鼓點如雷,瞬間氣勢凌人,舉手投足間竟是英姿颯爽,剛柔相濟,典型的藍蒼國女兒風範。

    正是台上舞曲動人之時,隱隱悠揚的琴音,在不遠處響起,眾人循著聲音看去,不遠處的天上,白色的輕紗軟轎,正向著這處而來,軟轎之上,正是一容貌傾城的女子,手撫膝上琴弦,泠泠泉水般的聲音,便是從她的指尖流出,纏繞在舞台的上空。

    輕紗軟轎,最後緩緩落於檯子的正下方,軟轎上的女子和舞台中間隨著自己的琴音舞動的人相視一笑,舞曲相和,多年以後,眾人都還道,此舞世間難得,此曲天上才有。

    場上兩個容顏傾城的女子,譜寫了一曲世間少見的舞曲,琴聲悅耳,舞姿傾城,人更不俗。

    舞畢曲盡,眾人還沉浸在這難得的視覺和聽覺盛宴中久久無法自拔,就聽得兩聲玲瓏女聲,打破了場上的寂靜。

    「藍蒼國郝連雲夢參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青羅山莊劉詩雁參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你們二人平身,來人,賜座。」

    待兩人都入了座,座上的皇帝滿臉笑容看了下面的兩個女子一眼,便是轉頭向著一眾的臣子道:「不知眾位卿家對今日兩人的表演如何看法?」

    「回皇上,藍蒼國的公主和劉家的小姐,均是傾城之姿,又有驚世才藝,實乃天人,世間難得,讓臣等開了眼界。」

    蕭相站起來,對於兩人給予了最好的評價。

    在座之人均是贊同地點點頭,這兩人的確是女子中的翹楚,很少再有女子能在才貌上與她們相比了。

    「那諸位覺得以劉家小姐德貌雙全,是否能與我皇家相配?」

    有人給了他說下去的階梯,雲幽便是打著自己的主意說道。

    「下官認為劉家小姐才貌雙全,當然能與皇家相配。」

    下面不少的官員,早就大概猜測出了今日皇上此舉的用意,便是有人順著皇上的意思走。

    然後,這皇上果然就說出了自己的意思。

    「朕在民間遊歷時,曾私下裡與這青羅山莊的劉莊主有交情,以兄弟相稱,在鳳王還未出生之時便是與劉家訂下了娃娃親,今日兩家兒女都這般大了,也都未曾成親有家室,君子一諾言千金,何況是朕這九五之尊,便是想趁著現在時機合適之時冊封劉氏之女劉詩雁為鳳王側妃,擇日成婚,不知眾卿家意見如何?」

    「皇上等等!」

    那剛回京的歸德大將軍似乎是就只認可這有些神通的李朵朵為鳳王府的王妃,立馬站起來反對道:「末將認為,鳳王府側妃正妃一事都事關重大,需群臣商討之後再做決定不遲。」

    「老臣也認為皇上宜三思而後行,劉家小姐雖然容貌出眾,德才兼備,可也只是民間女子,身份不足以冊封為側妃,是以臣認為不妥。」

    這司徒家的老將軍也跟著站出來,剛才還在說李朵朵適合做正妃,現在人家好歹是第一大山莊的小姐,卻是說人家不配做這側妃,實在是,存心偏袒,一旁的司徒南很是尷尬地乾咳一聲,裝作喉嚨發癢,喝茶水潤喉了。

    「哦?司徒將軍的意思就是,這堂堂天下第一莊的大小姐都不配做我皇家的媳婦兒?難道那鄉下來的野丫頭做鳳王府的正妃是綽綽有餘?在司徒將軍看來,我皇家的門檻就這麼低?只陪與農家結成親家,不配他青羅山莊?」

    座上的皇后,看著下面的老將軍滿臉的諷刺,她一直就容不得這李朵朵的存在,尋著機會便是要找她的碴。

    「老臣並不是這個意思,請皇后娘娘莫要作他想,鳳王和花朵在民間相識,早已結下情緣,老臣只是覺得該成全他們而已,莫要做那棒打鴛鴦的齷蹉之事。」

    司徒老將軍臉不紅心不跳地為著自己找著撇腳的理由。

    「成全?這京城誰人不知司徒家的心頭肉是被這位神醫給救下的?本宮倒是覺得將軍私心多那麼一點點呢。」

    皇后是何等人,自然這司徒家打的什麼算盤知道得一清二楚,一針見血地就指出了重點所在。

    「皇后所說不假,老臣一家是感激夫人救了我家命根子一命,感激是一方面,另一原因在於,夫人品行老夫很是佩服,私心希望她能與王爺百年好合。」

    既然人家都這麼說了,那司徒長勝就直接說個明白了。

    「你簡直是胡鬧!」

    蕭後瞪著下面的老不死,心頭很是不悅。

    「末將也認為,花朵夫人品行足以作為鳳王府女主人。」

    那剛回京的將軍,明擺著就是鳳王這邊的人,從頭到尾都在為著這沒什麼背景和勢力的花朵說話。

    「好了,既然眾位卿家都暫時不同意將劉詩雁納為鳳王府的側妃,這事情就暫時推遲,以後再說。」

    有時候,權傾天下的皇帝也不能一意孤行,在座的兩個大將軍身後的勢力,他是最為清楚的,即使要反對,他也不能做的太明顯,免得朝廷局勢震盪,面對兩人的壓力,雲幽也很是沒有辦法,誰叫他早就將手中的大部分權力暗中移交了出去?

    可怕這些人現在和醉月的感情比他深厚多了,他這麼明著反對也無甚意義,便是給了那座上的劉清雲一個無奈的眼神。

    「皇上,在下有話要說。」

    一直坐在座位上不說話的劉清雲,突然站起了身了,上前恭敬地跪在前面。

    「劉卿有何話要說?」

    「我青羅山莊雖是天下首富,卻也的確門第甚微,自知小女若是做了鳳王的側妃是攀了高枝,但是,小女自小便是愛慕於鳳王,早已做好了不要名分的打算,只求皇上成全小女待在鳳王身邊的心願。」

    只要有了開始的第一步,後面的所有便是可能,這是誰都知道的道理。

    「哦?劉家小姐的意思如何?」

    「如若皇上能成全小女,民女不在意有無名分,既然花朵姐姐都可以為了愛情不顧名分,那民女也一樣能做到。」

    跪在下面的女子,看了一眼坐在白虎面前不知道在想著什麼的李朵朵,眼神很是淡然,似乎,真的就不在意這些所謂的名分。

    ……

    後面那些人到底說了些什麼,李朵朵都有些聽不甚清楚了,果然是自己太任性了麼?總以為可以守住自己的幸福,其實,她自己一直知道,渺小的自己,永遠有對抗不了的人,或是事,本來不該屬於自己的,卻是要死死抓住不放。

    這個皇城,她一來這裡就知道,根本就沒有她的位置。

    在這個時空,只有醉月當她是寶,連這身子可能的親爹親娘都沒有承認過她的存在。

    一個人,想要拋開身上的責任,是可以的,但是,總有些人,有些事,是你不願意看到失去的,人的一輩子,一生中,不僅僅只有愛情兩個字,如若太任性,就會失去很多不想失去的東西。

    一個人,總會遇到不可抗的阻力,如若這時候,還是如鋼鐵一般堅硬不願意彎身,就會被外面的壓力生生折斷,不然,自己也會從內力崩裂。

    李朵朵拍了拍身下的白虎,低聲道:「走了,我想出去逛逛。」

    白虎應聲,緩緩從地上站起來,拖著李朵朵便是向著外面走去,白狼也跟在後面。

    「大膽花朵!來人,把這個膽敢在聖上面前無禮的女子給本宮拿下!」

    她這樣公然離席,已是對皇上的不敬,皇后正是可以以此來發難。

    「誰敢!」

    「誰敢!」

    坐在虎背上的李朵朵和座位上站起來的醉月同時發聲,厲聲對著上座的皇后。

    「我李朵朵在這個陌生的國度,沒有真正的親人,也沒有被那些所謂的親人承認過,但是,即使所有人都放棄了我,即使我什麼都不是,我還是會將自己當個寶,我自己都不愛自己,誰還會來愛我,又如何懂得去愛別人?」

    坐在虎背上的人,冷著眼睛看著在座的所有人,「我在這個國度唯一的幸福就只有醉月一人,今日誰敢再來搶走我的幸福,我必定讓他當場喪命!遇鬼滅鬼,遇神殺神!只要我還活著一口氣,堅決不允許!」

    「你們可是聽清楚了本王夫人所說的話?誰今日膽敢再多說一句,本王也不惜一切代價,讓這裡血流成河。」

    「放肆!」

    「嘩啦」一聲,盛元帝手中的茶杯已是落在地上,四分五裂,昭示著他此時的怒氣是有多麼大,再是寵溺這麼一個兒子,身為王者,也由不得他這般忤逆自己的王權,伸手,氣得身子直抖,指著下面的兩人怒道:「你們反了!」

    「本王現在來了興致,就想反一反,你們又能拿本王奈何?」

    醉月淡淡一笑,滿嘴的諷刺,他說了,會陪著她一起瘋狂,連自己的幸福都要剝奪的王朝,要著何用,不如毀了!整個世界化身為修羅,地獄又管他何事?

    「來人,將這兩個膽敢藐視皇權的逆賊給本宮拿下!」

    看著盛元帝來了怒氣,一旁的蕭後正好在一旁添油加醋。

    得了命令,周圍的侍衛瞬時將離座的李朵朵和醉月兩人圍住,卻是看到對著他們齜牙咧嘴的白虎和白狼均是不敢再向前一步。

    李朵朵也從虎背上下來,拍拍白虎的背吩咐道:「誰敢上前,給我咬死!別留半條性命!」

    「醉月,朕再給你一次機會」,看著與那女子站在一起的人,座上的皇帝眼裡還是有些不捨,「從那個女人的身邊離開!」

    「本王不要所有一切都可以,就是不可以不要她李朵朵,父皇,你可是聽好了?」

    當著眾人的面,醉月將李朵朵攬入懷中,看著座上的人,眼裡全是挑釁的意味。

    「來人!給朕殺了那個花朵!誰能殺她,加官進爵!」

    盛元帝是一臉不成器地看著這個很是讓他失望的兒子,胸中一陣翻騰,一口鮮血便是噴了出來,嚇得一旁的萬公公直呼太醫。

    「滾開!朕今日不看到她死,朕死不瞑目!」

    雲幽一把推開身前的萬公公,滿眼恨意地瞪著冷冷地回看著他的女人,這個女子,會左右醉月的情緒,他必然是將來的王者,若是照著這樣下去,這個國家,危矣,所以,無論如何,她不能存在這個世上。

    「保護夫人!」

    早已在一旁待命的花柔花燕和暗影,均是站出來護在了醉月和李朵朵面前,滿臉戒備地看著周圍。

    「想要我李朵朵的命?來試試!看我們誰弄死誰!」

    李朵朵一下便是亮出手中的玉簫,冷眼看著那些圍上來的侍衛,她今日不爽,變身殺神又怎樣?這個世界她不喜歡,顛覆了又如何?你他媽的都是敗類,不要她存在,那她便也不要你們這些人渣存在於世,都去死!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