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五十五章 獨一無二的存在 文 / 風染煙

    「好。」

    一同坐在軟榻之上的人,手上不知是在拿著什麼文書,正看的仔細,聽得朵朵這邊的動靜,便是將手中的書放下,很是妖孽地對著她眨了眨眼,一雙如蔥管般筆直修長的手便是拿起前面小几上的葡萄細緻地剝起了皮來,然後很是體貼地將果肉遞到朵朵面前,低沉磁性的聲音道:「娘子,葡萄。」

    李朵朵張嘴,悶悶地將葡萄吃了下去,滿嘴回甜,低著眉眼開始與自己的衣帶過意不去了,這麼扯那麼扯,越看越不順眼。

    在醉月的服侍下吃了n顆葡萄之後,李朵朵終於忍不住了,抬頭悶聲道:「那個,我把那些女人趕跑沒事吧?」

    「很好。」

    蔥白的手指停下了剝葡萄皮的工作,它的主人轉頭,認真地看著身邊的女子臉上的每一個表情,仔細地聽著她的每一句話語。

    「我很任性,是不是給你帶來了許多麻煩?」

    「為夫允你任性,喜歡你這樣任性,你要將這個王朝顛覆都可以,想要的,喜歡的,除了男人,為夫都會送於你,可好?」

    雲醉月淺淺一笑,眸色裡滿是寵溺。

    世人皆以為蕭氏一族握了碧水國大半兵權,卻是不知,碧水國剩下的三分之二兵權全部掌握在初歸皇室的鳳王手裡。

    他麾下三十萬大軍,二十五萬在關外鎮守邊疆,五萬已在前幾日抵達京城,鎮守京外。

    那五萬,就是為了給予他心中的女子「任性」的資本,她要殺人,他便做刀,她要放火,他便為火,她上天他與她搭雲梯,她要入地他陪她闖地獄,他發誓,絕對不會像他父皇那般,連自己心愛的女子都護不了。當然,母仇也是不能不報的,只是,時候未到。

    「那若是我以後喜歡上了女子,你可願意將我心愛的人送到我的手上?」

    李朵朵邊說著邊傾身過去,將白玉般的手指上捏著的葡萄皮上的果肉一口吃在嘴裡,那股甜味,甜的人心滿滿的幸福。

    「好啊,既然娘子喜歡,那為夫定會留她一個全屍送到娘子面前。」

    醉月臉上的笑容,很是迷人,只是,熟悉他的李朵朵知道,那雙眼裡,這笑容,不達到眼底,有點冷。

    馬車裡面的氛圍,突然有點冷了下來,剛才明明還是春天,這個時候,就好像已經變成了有些涼颼颼的秋天,寒意入骨。

    「朵朵,告訴我,你是喜歡的是哪個女人?花柔,花燕,還是誰?還是,其實就是男子?」

    似乎,他就當她的這句話當了真,低頭,很是細緻地將腿上的人嘴上沾滿的果汁舔去,一雙眼睛,卻是幽幽地盯著她的眼睛,一動不動。

    「你怎麼了?」

    這樣的醉月,對於李朵朵來說突然覺得有些陌生,不明白,他怎麼會突然問這個,難道他懷疑她出牆?這怎麼可能?天下的女人都出牆了她李朵朵也絕對不會出牆。

    「你眼裡看到的是我還是他?」

    這幾月,他有些事情始終想不明白,那人到底是誰?有時候會聽到她的夢囈,青龍?他們到底有怎樣的關係?

    「他?哪個他?」

    李朵朵愣了愣,今日這醉月到底是怎麼了?受了什麼刺激了?

    「夫人。」

    「嗯?」

    「你的眼裡,只能有我,可好?」

    「只有你。」

    李朵朵抬手,抱著那人的頸,任由著他在脖子上、肩上或輕或重地啃咬著,眼裡卻是有些迷濛,這孩子是受了什麼刺激了?難道最近太關心林大哥的事情,他吃醋了?看來自己以後言行要多多注意了。

    當醉月和李朵朵的車駕到達圍場之時,場上已是來了不少的人,看著只有鳳王府的人才可能坐的足可以容納五六人寬鬆坐下的豪華馬車,本來鬧哄哄一片的地方瞬時就安靜了下來,然後所有人均是抬眼看向那兩個傳說中的人物,尤其是那被人扶著小心地從馬車上下來的大肚子婦人。

    「哼,名不正言不順的女人還敢跑到這裡來丟人現眼!」

    蕭國忠瞪了那不遠處的兩人一眼,一甩衣袖便是兀自坐到了早已為各位官員準備好的座位上去。

    每年的秋獵,都有一個盛大的開場儀式,京城的王侯貴族均是可以前來,家中有女眷的也大都會帶來的,因為平日各家閨秀均是關在高門深宅之內無法與其他的貴族男子多有接觸,而這宮中的少有的活動就也成了各家未婚男女尋找另一半的良好契機。

    只要是門當戶對的,還是有不少的姻緣就這麼結了下來。

    是以,今日也來了不少的貴族公子和小姐,滿是好奇又鄙夷地看著那個傳說中的「花朵」,近日京城中的話題,不少都是圍著此女在轉,因著鳳王府明裡有規定,一旦有人膽敢公然說「夫人」的不是,殺無赦!所以,茶樓酒肆間便是以「那位」取代「花朵」這個名字。

    傳聞,「那位」還是鄉野女子之時便是言行不檢點,與自己繼母的兒子苟合,所以,現在肚子裡懷的是誰的種都不知道;

    傳聞,「那位」不僅有過人的醫術,更是有神通,能引來「百鳥朝鳳」,甚是神奇,難怪會為鳳王寵愛有加;

    傳聞,「那位」醫術已是神通地步,世間疑難雜症無所不能,無所不治,司徒府的小公子就得這位所救,保下了一條性命;

    傳聞,「那位」身邊美男多多,均是她看重的面首,或為鳳王所賜,有人猜測,此女,可能只是鳳王請來的巫女,放在身邊只是為了掩人耳目罷了……

    傳聞,傳聞有很多。

    圍場的在幾天前就為各個到場的貴族搭建好了帳篷,兩人一下車,花燕便是帶著一眾的僕人將帶來的東西往著指定好了的帳篷走去。

    所有的帳篷圍繞的中央,搭建了一個臨時的齊膝高的巨大檯子,上面鋪著厚厚的紅毯,今日所有的官員便是坐在那上面觀看軍中表演和其他的歌舞節目。

    因為歷來眾位大臣都是和家眷分開坐的,大臣坐在一邊,各家女眷坐在一邊。

    是以,當李朵朵這個早已沒了什麼乾淨名聲的人走到那一群貴婦人名門小姐中時,她們身邊的位置通通都是幫別人佔了的……

    「還請夫人見諒,這個位置我家妹妹已經坐了。」

    ……

    「這個位置有人坐了。」

    ……

    似乎,這裡的人都統一了口徑一般,所有的人都被打了招呼不准與她坐在一起。

    明明有那麼多的空位置,李朵朵卻是找不到一個,氣得花柔都是憤憤地瞪了那些貴婦人一眼,領她們入座的宮人也是一臉的無奈,在座的人,他們是一個都惹不起,站在那裡也是一臉的難色。

    一時間,這裡又成為了另一邊百官矚目的地方。

    李朵朵冷冷地掃了一眼在座的不下百人的貴婦人,抬眼看了一下遠遠地,卻是與醉月的座位對著的位置,提步便是往著那裡坐去,卻是被那坐在首座的身穿華貴衣衫女子的侍者擋住了。

    「夫人止步。」

    「這位置不是歸你家的吧?」

    「彭」的一聲,正在優雅地喝著茶水的人,放下手中的茶杯,抬眸,看向李朵朵,眼神犀利。

    「這是本宮為賢王府的王妃妹妹占的位置,鳳王府的夫人就請莫要坐錯了地方,這人呀,身份不同,就莫要不知本分逾了矩遭人笑話!」

    看著這仗勢,太子妃?

    李朵朵轉身給了對面早已冰冷了一張臉的醉月一個安撫的眼神,示意他稍安勿躁。

    「很好,我看著皇宮裡面不多不少就缺這麼一個椅子,我也不稀罕,我自己去找椅子!」

    李朵朵也懶得和這人糾纏,甩袖便是離開,站在檯子的中間,看向周圍不遠處站著的侍衛大聲道:「眾侍衛聽令!我以鳳王名義下令,待會兒有何異動皆不可妄動!」

    花燕得了命令便是傳令下去。

    「不知這位夫人此話是何意?」

    早已坐在了雲天夜之旁的郝連城滿是好奇地看著台中間的女子。

    「既然這裡沒有我的位置,那我就自己給自己找一個獨一無二的位置又何妨?」李朵朵淡淡地掃了一眼在座之人,拿出袖中的玉簫,瞇著眼睛看著圍場的遠方,「天下生靈,皆為我用,我的位置是你們所有人都無法取代的,我在這世間的位置,永遠都是獨一無二!」

    「獨一無二麼?」

    鷹隼般的眸子,瞬時燦若星辰,他終於知道自己為何被她吸引了,對,她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所以,不論是在哪裡,只見了一面,他就能從茫茫人海中將她的身影識別出來。

    然而,那樣獨一無二的女子眼裡卻是看著別的人的。

    「夫君,你要不要跟我一起來看看這天下難得的盛景?」

    李朵朵轉頭,滿是笑意地看著走到身邊的醉月。

    「好。」

    ……

    原野上的風,有些涼,撩起女子長長的髮絲,有似洪荒之初走出來的天仙一般的味道,所有的人,就看著女子閉著眼,執起手中玉簫吹了起來,仙音渺渺,不再是之前的尖利之聲。

    如同洪荒太古傳出來的聲音,帶著原始的大氣磅礡,震懾人心,十里京城牛羊皆躁動不安,有脫韁之勢,京城百姓稱奇。

    此時的女子,身上已是帶上了往著蒞臨天下的氣勢,那一雙丹鳳眼眸,睥睨天下蒼生。

    洪荒史詩般的簫聲,久久盤桓在秋風瑟瑟的晴朗天空之上。

    這樣千古難得的簫聲,讓正好往著這邊而來的皇帝都揮手讓萬公公先不要出聲,只是靜靜地看著檯子上努力守護著自己幸福的孩子,細心聆聽著只有她才能吹出來的曲子。

    良久,女子才放下手中的簫,轉身看著在座的所有人道:「我李朵朵,是最有資格站在鳳王身邊的人,其餘的人,都沒有資格!」

    她在向著天下人宣誓,鳳王是她的,她有這個資格!

    遇到再多的困難,她李朵朵永遠不會做縮頭烏龜該屬於她的幸福,絕對不會鬆手。

    「我都在天下人面前宣了誓言,你可相信你是我心中的唯一?」

    「相信。」

    「吼!」一聲虎嘯,震懾山林,似乎大地都在跟著震動。

    「嗷嗚!」一聲狼嚎,響徹原野,直衝九天雲霄,整個天空都在為之鼓動。

    聽著兩聲嘹亮的野獸聲音,在座不少的婦人均是卡白了一張臉,似乎,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在朝著這邊疾奔而來。

    「我的夫君,我們兩人一起去看看我們的寶座吧?你做虎君,我當狼後,絕配!」

    李朵朵牽著醉月的手,往著台下走去。

    眾人震驚地看到,似乎有兩抹白影,朝著這方跑來,只是當眾人看清是什麼時候,均是嚇了一跳,萬公公嚇得直呼「護駕!護駕!」

    整個檯子,都被一眾拔刀的侍衛圍了起來,個個臉色戒備地看著向著這方奔跑而來的白虎,和衣渾身雪白的居然與那虎同樣大小的白狼。

    藍蒼國早有傳聞,白虎和白狼,都是神的坐騎,它們,是神的使者。

    連李朵朵看到那兩個東東,都是驚訝地微微瞪大了眼睛,這尼瑪是她的功力增強了麼?怎麼次次都招來了極品的,傳說中的「神獸」?

    對於這兩隻鮮少見到的白虎和白狼,沒人敢上去將兩隻拿下,也沒人有那本事。

    朵朵是想招來老虎的,可只是一般的而已,狼也沒想過會跑來這麼一隻神奇的狼的,當那兩隻跑到他們兩人的面前時,她伸手摸上了那白狼一身白軟舒適的毛髮才敢相信不是做夢。

    「它們很漂亮吧?」

    本是兩隻凶獸,此時在他們的面前,卻是溫順得可以,那白虎像是見著了親人般,瞇著眼睛很是溫順地拿頭蹭著醉月的身子,白狼也是舒服地享受朵朵的撫摸。

    雲醉月低頭看著面前的白虎,眸色儘是幽深。

    將這一幕盡攬眼底的眾人,嘖嘖稱奇,均是交頭接耳,道這鳳王府的夫人,果真是天人轉世麼?連這等神獸都招來了,似乎,連這鳳王都不似凡人,此時看來,這兩人是天地間的絕配,真的再無別的女子有那資格站在他的身邊了。

    坐在步輦上的盛元帝眼神複雜地看著這白虎和白狼身邊的兩人,沉默不語。

    「我李朵朵不稀罕你們的那個破位置,這才是我和我的夫君獨一無二的位置!」

    李朵朵抱著溫順的白狼,冷著臉看著在座的所有人。

    ……

    然後,鳳王回到了他的座位上,腳下趴著一隻看來似乎非常乖順的大貓,大貓身上坐著李朵朵,旁邊還有一隻瞇著眼睛享受著「虎摸」的白狼。

    「丫頭果真是有本事,連這樣稀有的神獸都招來了。」

    在座的司徒老將軍對著坐在白虎身上的李朵朵豎起了大拇指。

    「夫人醫術非凡,又有一身的神通,實乃天人,末將請求聖上下旨予以賜婚鳳王,夫人做鳳王府王妃,實乃天命所授,眾望所歸!」

    剛回京的歸德大將軍站了起來希望皇上能將兩人賜婚。

    「臣等也請求皇上為兩位賜婚。」

    從來不管朝臣爭鬥的司徒家中的兩位將軍也站了起來,一同為著李朵朵說話。

    然後,更多的人表示同意。

    座上的人,卻只是沉默地看著下面的一眾朝臣,「今日旨在享受圍獵之樂,此事以後再提,來人,上歌舞」。

    這皇帝明顯在推脫的意思,眾人再是明白不過,抬頭莫名地看了一下上座之人,想不明白,為何這樣有神通的女子不能成為王妃?卻又不敢再多說什麼,也只好無奈坐了回去。

    坐在首座的太子,轉頭,看著和兩隻「神獸」玩兒得不亦樂乎的女子,眼中滿是興味。

    這樣的女子,真的就是很獨一無二,難怪教那麼多的男人上心,呵,有趣。又轉眼看了一眼對面滿是嫉妒之色的太子妃,雖是容貌傾城,卻現在看來就是一隻美麗的花瓶一般,無甚值得人多做留念的內涵,看多了也就膩味了。

    大德寺中,依舊是曼珠沙華孤獨艷麗地綻放,秋風瑟瑟中漫天飛紅。

    塵緣塔上,悠閒地坐著的青衣人,髮絲飛揚,左腳盤腿而坐,右腳懸在房簷之下,兩手慵懶地撐在身側,瞇著眼眸看著遠方,嘴角勾起一抹淺淺的笑意。

    「送你的禮物,希望你喜歡。」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