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五十四章 秋獵 文 / 風染煙

    尼瑪!死鬼以前這麼做是不是也是為了勾引美人?聽著周圍的人對這還沒見著面的沒人讚歎連連,李朵朵心裡一點滋味都不是,轉身便是回店舖去了,「不看了,長得這麼醜還出來丟人現眼,鄙視!」

    不過,她的聲音早就被道路兩旁歡呼的人群給淹沒了,不然,她說這樣「大逆不道」的話絕對會被群毆。

    隔著重重輕紗,轎子裡的人卻是能清清楚楚看到外面那些男男女女的驚艷表情,嗤笑一聲,低頭對著騎馬走在旁邊的人道:「王兄,這碧水國的人真是沒見過一點世面嗎?他們這裡就沒有美人?你還跟我說這裡到處都是美男子,我怎麼看了這麼久也沒見著有長得好的男子?」

    那旁邊的人,卻是轉頭看著另外一個方向,不知是看到了誰,連她的話都沒聽見。

    「王兄?」

    「嗯?」看著李朵朵身影消失在了眼裡,郝連城才轉頭,看著轎子裡的人,「何事?」

    「你眼裡看到的是誰?」

    此時,郝連雲夢對俊美男人沒了興趣,倒是為適才將皇兄的注意力吸引走的人或是事而感到好奇,這皇兄從未將天下放諸眼中,此時他又是將誰放在了心頭?

    藍蒼國之男兒,最不喜遮遮掩掩,喜歡便是喜歡,愛慕便是愛慕,不會藏著捏著,出了名的坦蕩豪爽,這會兒既然被問著此事,郝連城便直接承認。

    「甚是奇特之人,得之此生大幸,得天下都不及此人快哉。」

    想起在御花園中看到的那直爽聰慧之人,鷹隼般的眸子,化了點點厲色,帶上了些男兒的純情,再抬頭向那處看去,佳人早已失了芳蹤,再回頭時眼裡已是帶上了點點失意。

    郝連雲夢也是有些好奇了起來,誰家女兒這般優秀,能得哥哥如此高看?藍蒼國各類女子如雲他一個看不上,來了這碧水國幾月時間偏生相中一個,這莫非就是所謂緣分天定?

    「那就去追啊,難道你還在意眾目睽睽之下示愛求婚?我藍蒼國的男兒可不是這般的。」

    「只是此人為鳳王相中之人,得之不易啊。」

    郝連城抬眼看天上碧藍蒼蒼,不覺嗤笑一聲,恨不相逢未嫁時,心頭難免落寞。

    「我可以幫你,我要鳳王,你得心儀之人,各取所需如何?」

    聽著身旁之人的話,郝連城轉頭看了她一眼,笑了笑便是打馬向著前面走去了。

    ……

    臨近科考的時間越來越近,林偉玉卻是一點緊張的意思都沒有,每日不是在藥鋪裡幫幫李朵朵的忙,就是坐在涼亭裡悠閒地喝著茶水,看著一旁的李朵朵很是佩服,暗暗在心裡為他豎起了大拇指,這人,這心態尼瑪特好了點吧?

    想當年,她李朵朵為了那高考廢寢忘食,臨考試前一天連覺都睡不著,睜著一雙熊貓眼就進了考場,黑著眼睛進去,紅著眼睛出來,就是因為太在意那什麼臨門一腳,理綜給考崩了,然後,就華華麗麗與傳說中的兩所名校失之交臂,然後,一氣之下,選了一個很是霸氣,很是嚇人的專業。

    以前的辛酸往事,說多了都是淚,大伙都懂得就好了。

    為了探探這林秀才的口風,這李朵朵故意去旁敲側擊了一番,「林大哥,最近心情如何呀?你看著天上碧藍碧藍的,雲朵在天上一飄一飄的,你有沒有什麼特殊的感悟啊?」

    坐在涼亭裡品茶的人,放下手中的茶杯,對著她和煦地笑了笑,道,「心情很好,至於這感悟……」,林秀才抬眼看了看遠處碧藍的天空,微微皺起了眉頭,似乎,這朵朵給他出了一個天大的難題,比他曾經參加過的所有考試都難了很多,努力思索了好久,抬頭,茫然道,「天很藍,雲朵在天上飄,說明天氣很好」。

    「……」李朵朵聽著這句話,靜默了良久,點點頭滿是喜悅,「是噠,是噠,天氣很好」。

    臨近科舉的最後一天,連李朵朵自己都開始緊張起來了,她是多麼希望這林秀才能中個狀元神馬的,以後她跟左鄰右坊的聊天的時候,就好有面子的,你看看,你瞧瞧,那傳說中的科舉狀元,是我曾經的未婚夫,哦,不對,是我同鄉好友,說出來臉上多有面紙。

    看著林秀才沒有一點緊張的意思,其實,李朵朵還是希望,他有那麼一點點的緊張的,好歹一點點的緊張,能夠使大腦動得更快更敏捷。

    為了林秀才的科舉大業,最後兩天,神經緊繃的李朵朵,連藥鋪都關了,專門從百味樓買來了最好的狀元紅,然後好酒好菜伺候,就差說一句,「大爺,你快給俺中個狀元回來吧」。

    林秀才拿到那罈酒時,看著李朵朵和一眾的人微微笑道:「各位有心了。」

    然後,就一個人將那一罈酒給喝了個精光,然後,結果就是,一下午的時間都在自己的房間蒙頭大睡。

    ……

    「中狀元啦,林大哥中狀元了!」

    終於……

    李朵朵在科舉的前一晚上,做夢夢到了……

    這麼大的聲音,一下就將本來淺眠的醉月也給弄醒了,坐起來,眼裡滿是不解地看著她,「夫人如何這般在意那人中了狀元?」

    「呵呵……」李朵朵眨眨睡意朦朧的眼睛,看著他乾笑兩聲道,「我就希望他中了狀元,我就認他做哥哥,祖上有光,然後,我家富貴以後也就發達了,嘿嘿……」

    「夫人喜歡狀元?」

    「那當然了,千千萬萬中才出這麼一個,那絕對是牛逼!」李朵朵想想就覺得不可思議,想像著自己中狀元的樣子,那是……嘿嘿嘿嘿……大家懂的,「來來來,相公,王爺夫君,咱們繼續睡覺,明天早早起來好去送林大哥進考場……」

    「好。」

    其實,醉月有些吃醋,他還是堂堂一王爺呢,怎麼這朵朵就沒有半點自豪的意思?他在想,要不要他也去試試考科舉?

    ……

    「中狀元啦。林大哥中狀元了!」

    其實……

    這還是夢……

    「夫君,沒打擾到你吧?」李朵朵繼續乾笑兩聲,將坐起來的人從新壓回去,抱著又繼續舒舒服服地睡覺覺去……

    ……

    「中狀元了!中狀元了!發達了發達了!」

    「……」

    「那個……」

    「娘子我們還是先做點別的事情吧。」

    「唔嗯……」

    ……

    然後,快到雞鳴之時,屋子裡都還有一陣陣嬌喘傳出來,惹得來伺候鳳王上早朝的花燕都紅了一張俏臉,帶著一眾同樣紅了臉的丫鬟站在門外走不是,進不是,一直持續到天濛濛亮,裡面的聲音才止住。

    天,王爺也特猛了吧?折騰到這個時候了,懷了孩子的夫人受得住不?

    「進來。」

    然後,醉月很是饜足地穿衣,容光煥發地去上早朝去了,留下被累得不行的人,補眠去了。

    當然,可想而知,她心心唸唸地要送林秀才去考場的一天,就那麼過去了。

    錯過了送林秀才進考場的機會,李朵朵一直心有愧疚,等放榜的日子,心頭更是緊張了,現在明著表達自己的想法也造不成林秀才的什麼壓力了,於是,某人就整天在院子裡面念叨,「考上,中,中,中,中!給老娘中!」

    看著院子裡如此神顛的人,花柔幾人看得很是不解,這夫人這幾天是得了魔怔了?

    只有那林秀才看著怪怪的人,嘴角的笑容很是莫名,她覺得這個狀元很有意思,就去考個狀元又何妨?反正他也是打算入朝為官的,就因為,她在這個地方,也許,她是需要他的幫忙的。

    然後就是,三日之內必上演的……

    「中狀元了!中狀元了!發達了發達了!」

    「……」

    「那個……」

    「娘子我們還是先做點別的事情吧。」

    「唔嗯……」

    然後就是「嗯嗯啊啊」到天明……

    王府盛傳,王爺雄風大振啊……王妃果然也非凡人,牛逼!

    ……十里京城,十里繁華。

    因著藍蒼國雲瑤公主的到來,碧水國邀請鷹王與雲瑤公主一同舉行為期三日的秋獵,新進狀元、榜眼、探花一同伴隨聖駕,各貴族皇室皆要出席,可攜帶家屬一同前往。

    這一次的圍獵有異於往日,這次皇上特地欽點民間首富劉清雲攜帶家屬一同參加秋獵,頗受官員和百姓不解,據傳聞來說,似乎這次皇上是有心要將青羅山莊的第一瑰寶劉詩雁許配於鳳王做側妃,而那遠道而來的藍蒼國公主則是有意將正室的位置交給她。

    這是一場守擂賽,所以,李朵朵是無論如何都要參加的,要將那些覬覦她男人的所有壞女人扼殺在搖籃之中。

    雖然老是這麼跑來跑去幸苦了些,但是,為了與孩子他爹的幸福,她就必須委屈自己和孩子了。

    「孩子,你要乖乖的哦,娘親要去把那些來搶你爹的女人趕跑才行。」

    坐在去往獵場的馬車上,李朵朵摸著圓滾滾的小腹,眼裡是上戰場一般的堅決,再瞟了一眼身旁的人,死妖孽,長得那麼好看做啥?就知道紅杏出牆,抬起腳便是直接踢了過去,恨恨地看著他道:「死鬼,老娘今日心情不好,給我剝葡萄去!」

    ------題外話------

    今天家裡有事,需要調和,佔用了時間沒法多寫,原諒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