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五十二章 以醫謀路 文 / 風染煙

    看了富貴離開了之後,李朵朵也沒有要花柔給他們端椅子坐的意思,就讓他們一直站在那裡。

    「不知三位找我是有何事?」

    「朵兒啊,你現在過得還好吧?我們難得來京城一趟,這就要走了,過來看看你。」

    花氏看著被婢女伺候著過的舒舒服服的人,眼裡全然是羨慕,這種富貴人家才有的生活,她是想了一輩子都沒想到,卻是不想這女娃子攀上了有權勢的男人,得了這樣的好下場。

    「嗯,現在還行,我有身孕在身,多有不便,你們要回去的話我就不送了。」

    話語裡趕人的意思非常明顯。

    這麼直白的話,饒是臉皮如花氏那麼厚,聽得也是一臉的尷尬。

    「夫人,您別誤會我們的意思,我只是來感謝你的,若不是你給開的那副方子,我現在又哪裡能懷得了這個孩子?」

    花朵這樣的態度,羅梅早就料想到了,也沒有多大的不自在,反正這花家欠了這孩子良多,她再怎麼做,他們都不當有絲毫的抱怨。

    「哦,沒事,祝賀你,你自己注意身子就好了。」

    其實他們現在懷了孩子還是沒有懷孩子,於李朵朵來說都無關痛癢,都不是一家人了,早就斷絕了關係,她關心他們做啥?唯一的兩個親人,就只有花東生和富貴,其他的,要死要活不關她半毛錢的關係,反而是看著他們就覺得煩人。

    「我也再沒有別的期望,只希望夫人你諒解我們,那日宮中我們那樣說你,我們也是有苦衷的。」

    雖然是受人脅迫的,但是這樣將一個女子的清白毀了,羅氏說什麼都心裡極其過意不去,滿心的歉疚。

    「我明白你們顧忌的是什麼,只是我覺得你們那樣誣陷我,話語很流氓,我聽著噁心而已,好了,該說的也說完了,你們走吧,我要休息一下,待會兒還要去前面看病人。」

    剛才的意思沒懂麼?那現在她就跟他們說明白點。

    「三位,請離開吧,我家夫人要休息了。」

    對三人明顯沒好感的花柔,看著他們沒有要走的意思,也站出來要趕人,卻是一個不妨,被花氏一巴掌便是甩在了臉上。

    「你是個什麼狗奴才!連自己身份都不知道還敢在我老婆子面前耍橫!」

    在花氏看來,她是與這花朵同輩的存在,她身邊的婢女,身份自然是不能和她比的,若是現在不教訓教訓她,以後她還不是要爬到她頭頂上去了?

    這突然而來的變故,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全部都是不可思議地看著這個突然變得盛氣凌人的老婆子,她這是吃了啥了?

    李朵朵愣愣地看著這個眼前的場景,眨了眨眼睛,眼裡全是不可思議,她沒有看錯吧?這老婆子這是吃了什麼藥了神經不對勁?

    「夫人?」

    花柔也是被這一巴掌給打懵了,轉頭看著李朵朵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她在玄冰教待了這麼多年,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很讓人理解不了的事情,你說這樣一個農家的老婆子,她居然罵她狗奴才?

    「打回去。」

    「是。」

    花柔也不是個吃軟飯的主,「啪」的一聲果斷地打了回去,這下子,所有人清醒了,改成花氏懵了,捂著一張橘皮老臉滿臉不可思議地看著這個敢打她的侍女,轉頭惡狠狠地看著李朵朵道:「花朵,你居然敢讓你的侍女打我?」

    「她除了是我的侍女之外,還是我的姐妹,你打我姐妹的臉就是打我李朵朵的臉,我從來都是睚眥必報之人,憑什麼你打我我不還手?」李朵朵挑著眉頭很是不屑地看著花氏,「還有,我現在的名字叫李朵朵,不叫花朵,你們不要亂叫名字,我也和你們花家沒有絲毫的關係了,在我眼裡,你們可是半點都抵不上我這位貼心的姐妹的,不守本分的人,是該讓她記住點教訓」。

    「娘,您就別說那麼多了,我們走吧,該回去了,免得大哥和大成他們著急。」

    羅氏現在是覺得要好丟臉就有好丟臉,你說這婆婆是怎麼了?在人家的地盤上還以為是在自己家裡了?想怎麼來就怎麼來,這婢女一看就不是一般的人,她居然敢動手去教訓人家,現在被人打了一巴掌還是自討苦吃。

    「你給我走開!」這樣的氣花氏何時受過?在家裡誰人不是看著她的臉色吃飯?這二丫膽子是大了,居然敢這麼對她。

    花氏一把甩開羅氏的手,走上去指著李朵朵大罵道:「你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我花家好歹也養了你這麼多年,什麼好吃的好用的都先給你,現在倒好了,你發達了就打算來個六親不認?我告訴你,你休想!」

    「哦?我就是不打算認你們呢,你要怎麼辦?」

    李朵朵生平最討厭的就是別人威脅脅迫她,她倒要看看這花氏到底是要做些什麼?

    「你今日若是不給我們一個交代,我就到處去給別人說,你是和大熊野合才懷了這個野種的!我們發達不成,這個王妃你也休想當!」

    本來花氏今日來之時想讓她把那四千兩的銀子給賠上的,但是現在,受了這份氣她也豁出去了。

    「娘,我們走吧,不要再在這裡丟人現眼了,二丫她什麼都不欠我們的,我們走吧。」

    羅氏覺得,自己這一輩子的臉都在這個時候丟夠了,走之前那邊的人都給了她們一百兩的銀子,她怎麼還在想要二丫來認她?明明就是她自己硬要將人家趕出去的,現在還死皮賴臉地賴在這裡是要作甚啊,一家子的臉都被她丟光了。

    看著現在的情況,連一旁的花大熊都紅了一張臉不敢看人。

    「花柔,將這三人趕出去!讓他們滾!」

    這花氏的嘴臉,李朵朵最是討厭,討厭到多看她一眼都覺得心煩,擺擺手便是讓花柔將人趕出去。

    「走吧!走了!娘!」

    羅氏和大熊兩人都拉著花氏往外走,那花氏也是來了牛脾氣,這時候哪裡還知道羅梅肚子裡懷著孩子,一下子便是將人給推開,她今日是賴定了這花朵,一定要在走之前從她這裡要些錢回去給家裡的孩子大人改善一下生活。

    卻是力道沒把握準,一下子就將羅梅給推了好大一個趔趄,剛好身後是涼亭的石階,肚子一下子便是撞在了上面,涼亭裡頓時傳來女子淒慘的尖叫。

    「我肚子,我的肚子!」

    這個情況李朵朵也是沒有想到,愣了愣,本來想上去看看情況的,想到了什麼,又重新躺回了搖搖椅上,示意身旁的花柔莫要去管。

    「梅娘啊,你,你沒事兒吧?」

    花氏現在才記起,梅娘肚子裡,有,有花大成的孩子,嚇得趕忙上去將人給扶起來,卻是看到羅氏撫著小腹臉色卡白,直呼肚子痛。

    「肚子好痛,肚子好痛!」

    羅梅知道,自己剛才那一撞,撞到孩子了,撞到孩子了,一把推開來扶她的花氏,卡白著一張臉看著亭子裡冷眼看著她的李朵朵祈求道:「朵兒,求你救救嬸兒的孩子,求求你,求求你,嬸兒對不起你,但是這個孩子是嬸兒想了好久的,期待了好久的,他的無辜的,求你救救他,救救他,嬸兒錯了,是嬸兒對不起你,以後做牛做馬一定報答你。」

    李朵朵面無表情地看了她良久,淡然道:「你孩子都已經被打掉了,我就算是大羅金仙也給你按不回去,你應該找的不是我,懂了?」

    「你說沒救了?怎麼可以沒救了?啊……」

    羅氏突然跪在地上,哭得絕望,這是她想了好久的孩子啊,孩子就這麼沒了。

    「都是你,你這個賤蹄子!」一旁的花氏,也突然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指著李朵朵眼裡全是憤恨,「你害死了我的孫兒!」

    「夠了!」一旁哭得絕望的羅氏,突然轉頭惡狠狠地瞪著花氏,從來未曾出現在臉上的惡毒之色,把花氏嚇了一跳,「都是你這個掃把星!我們一家子本來過的好好的,二丫對家裡那麼好,你硬要雞蛋裡挑骨頭將人家趕出去,現在人家發達了又想從人家這裡要錢回去,要不是你貪得無厭,我的孩子怎麼會流掉!要不是你怎日把家裡所有的錢都捏在手上大家吃不飽穿不暖,我早就懷上孩子了!你這個惡毒的女人!」

    「你,你說我什麼?」花氏滿是不可置信地看著這個家裡最是溫順的媳婦兒今日完全變了個樣子,像見著仇人一樣看她,「我,我還不是想要,要家裡過好一點,那個梅娘啊,咱們趕快去看大夫啊,你這孩子說不定還能保住呢」。

    現在花氏最擔心的還是孩子,拉著羅梅要去看大夫去。

    「看大夫?」羅梅扶著大熊一把將花氏的手甩開,「你眼睛瞎了嗎?這裡連御醫都比不上的大夫說我的孩子沒了!你要叫我去哪裡把孩子找回來!」

    羅氏情緒起伏太大,加上失血,正要開口罵下去,人一下子就昏了過去。

    ------題外話------

    (明天寫~)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