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四十八章 傳說中的親娘 文 / 風染煙

    臨近開店之際,手頭要忙的事情也越來越多,趙三娘和她的孩子妞妞第二天便是搬了過來,有了陳阿順的幫忙,很快就安定了下來,考慮到這兩人經濟的問題,李朵朵就先給他們兩每人預支了一兩的銀子作為生活開銷。

    西院的廚房什麼的金財都讓人重新整改了一下,規整亮堂了不少,朵朵便是把這個廚房交給他們兩家拿去用著,倒是這陳阿順的爹娘也是和善的人,現在兒子有了著落了,一兩的銀子根本就是他們以前一年的花銷,只要不亂用,去賭錢什麼的,一個月足夠他們三人生活了。

    兩個老人家看著趙三娘帶著孩子幸苦,做好了飯便是常常把兩娘母叫過來坐在一張桌子上一起吃飯,趙三娘開始還是挺不好意思的,後來看著這兩老這麼熱心,也就不多做推遲了,便是每家人輪流著做飯,風格不一樣的伙食,倒是吃的其樂融融。

    有時候中午在這裡待得時間比較晚了,有什麼好湯好菜兩家人也會端出來給李朵朵讓她吃點墊墊肚子,免得餓得厲害,知道她每日都是要回王府去吃飯的,也就沒有強留她下來吃他們尋常人家的飯菜。

    對於這兩家的為人,李朵朵倒是非常的滿意,心腸好,人又熱心,聽說東院住著她的親人,便是將富貴和林秀才的飯菜也是準備好了的,照著富貴人家的伙食去做,三菜一湯,兩葷一素,自己吃得差點,也不願將那兩人給虧待了。

    這種對自己好的人,朵朵自然也是不會虧待的,便是每家都又多給了一兩的銀子算是富貴和林大哥的伙食費。

    藥鋪開門還有三天的樣子,趙三娘每日都起得早早地,坐在院子裡翻看朵朵給她的那些醫書,看累了便是拿著帕子將藥鋪裡的那些櫃子桌子給擦得乾乾淨淨的,陳阿順也每日跟在林偉玉的身後,學著做賬和識別藥材。

    至於兩個老人家,沒事就在三個院子掃掃這裡,澆澆花,扯扯雜草什麼的,然後就是出去買菜回來給大家做飯。()兩人李朵朵也檢查了一下,身子骨還算是硬朗,看著花白了頭髮其實也才六十多歲,吃食好了營養什麼的自然就跟著上去了,看著兩個老人每日面帶微笑的樣子連著朵朵都給感染了,什麼不好的心情都煙消雲散了。

    據朵朵自己的觀察,這陳阿順不僅人很正直,做事也是很是勤快,又不死板,林大哥自然是不可能長久地待在這裡的,以著他的才能,保不準就是個大官,她的藥鋪必須要有一個她信得過的能長期任用的人,這個人,她覺得最適合的就是陳阿順。

    於是她便拜託林偉玉有空就教教阿順怎麼去做賬,然後就是讓他跟著識別藥材。

    除了那個柳如湮沒有來,大家各司其職,倒也其樂融融,院子裡的氛圍很是和樂。

    朵朵和他們雖然沒有血緣的牽絆,但是,卻有一種家的感覺,有李朵朵兩世都非常喜歡的家的感覺。

    ——(分割線)——

    在準備一些東西的時候,李朵朵也順便將三娘叫到身邊,邊讓她學習變告訴她相應的原理。

    「三娘,你知道我為什麼讓你將這些手術用具和紗布都放在開水裡煮上一個時辰?」

    朵朵用著竹子做的簡易夾子將在開水裡煮了很久的白紗布揀出來,放在用酒消了毒的銅盆裡,然後在院子裡晾好。

    「是否是為了讓紗布變得更加乾淨?我看醫書裡有一位前輩說過,若是髒物挨了傷口容易化膿。」

    三娘想了想說到。

    「其實你這樣理解也很正確,你可知道,這世界上也是有很多我們肉眼所不能看見的活物生存著的,傷口之所以化膿,就是因為傷口感染了那些東西,所以,我才一再跟你強調,在幫助有外傷的病人包紮的時候,千萬要注重你的手和這些紗布的消毒,不然,雖然包紮好了,用處也不是很大,還容易感染。」

    要做好這裡的工作,首先就要做好消毒,必須有必要的衛生意識,這是對病人負責,也是對自己負責,雖然這裡的條件簡陋,沒法達到現代醫學那樣發達的滅菌技術,但是,朵朵能做到的就會盡量做到。

    「夫人,你說這世界上真的有我們看不到的生物嗎?」

    對於沒有見過的東西要馬上去相信還是有些困難了。

    「當然有了,你沒有看到的,你就不能否定他們的存在。」

    朵朵轉身又將鍋裡的手術刀、鑷子、鼠齒鑷、拉鉤什麼的挑起來放在專門定制的銀質消毒盤裡面,用消毒好了的紗布將它們擦乾淨,然後蓋上蓋子,放在專門放醫療用具的櫃子裡。

    「對了,三娘,你可知道蠱蟲?我說的那些東西跟蠱蟲有些相似,不是有很多蠱蟲也是大家肉眼都看不到的嗎?若是看得到的話,哪裡還有人上當啊?」

    帶著三娘熟悉藥鋪裡的環境的時候,朵朵突然想到古代裡說的蠱蟲這種東西。

    「我也曾在醫書裡大略地看了些,原來如此,三娘懂了。」

    「所以,三娘,我讓你嚴格按照標準去消毒,也是從我們自己的安全考慮,你可知道現在正在流行的天花,病人碰過的,用過的我們都不能用,都要用滾水煮煮把那些東西滅掉,就是跟我說的差不多的原理,他們的身上,都帶著那些我們看不見的,暫且叫它們『病毒』吧,若是不小心沾到了口裡,或是傷口上,我們自己也就很容易感染。」

    「明白了。」

    「等我得了閒,就去將人體的臟器和骨骼分別畫出來給你,三娘你有時間就多看看吧,這對你額學習是很有幫助的……」

    對醫生來說,最基本的就是要對於人體的骨骼組織有一個全面的瞭解,臟器位置,全身重要血管分佈,神經的走向都要有個全面的瞭解,尤其是在手術的過程中,只有對臟器和血管神經的基本位置瞭解清楚了,才不容易犯錯,遇到險要關鍵的地方才能避過去,避免了手術中人為原因造成的事故,當然,也不排除不同的人天生臟器血管分佈位置有變異,醫生也不是神通之人,有一雙什麼火眼金睛能提早看到,所以,有些時候,有些醫療事故也是難免的。

    朵朵正要與三娘講一些遇到的最多的緊急疾病,如闌尾炎、砒霜中毒、劍傷刀傷之類的,越是緊急的疾病,就約需要採取正確迅速的營救方法,與死神賽跑,為病患的生存爭取時間,這時候,就需要有一個良好心理素質,能準確判斷的醫療人員了。

    還沒有說到一半的話就被走進手術間的花柔給打斷了。

    「夫人,外面有人給您送了一張請帖過來,說是有人想單獨見見你。」

    「哦?單獨見我?」

    朵朵滿眼疑惑地看著花柔手上遞過來的燙金帖子,好奇地翻開來一看,「百味樓,山珍閣,今日午時,望單獨前來,不見不散。——青羅山莊劉行風」

    「劉行風?」

    她看著這似乎是有些熟悉的名字,努力在腦海裡搜索著這個名字的來歷,不是古川縣衙裡面的那個劉捕快不是?

    再低頭看著那青羅山莊幾字,姓劉?朵朵驀然想起前幾日聽到劉煜飛說的他那個什麼二叔,難道他那二叔就是劉行風?

    這百味樓,怎麼又是百味樓,誰家開的酒樓啊,重要人物要見個面都在這破地方,話說,這人單獨見她作甚?莫非是為了這次藥材的事情?

    「三娘,你先回去吃午飯吧,下午我們再接著談」,然後,朵朵轉身看著花柔道,「小柔你回去給王爺說聲,我今日中午有事就不回去用餐了,叫他一定要吃飯哈」。

    「奴婢遵命。」

    反正有影在,花柔也不擔心朵朵的安全。

    交代好了,朵朵這才換了一件看著還算正式的衣衫就出門去了。

    這百味樓,還是如她第一次來的時候,熱鬧得很,樓上樓下都坐滿了身穿錦緞羅衫的權貴,更有不少的紈褲公子,懷抱美人,邊吃邊享受著美人恩。

    「都給本公子讓開,不要來管我!」

    李朵朵想不到在這裡居然見到了那個沒被自己「毒死」的人,依舊是一身淺藍的精緻衣衫,千千髮絲被白玉冠整齊地豎起,一絲不苟,眉宇之間,現在全是陰暗落魄。

    那人似是喝多了酒,衣襟前被酒水濕了一大片,步態虛浮,若不是後面的那綠衣丫鬟給扶著,早就從那二樓的樓梯上摔下來了。

    似是根本就不知腳下的危險,手拿著酒壺不斷地往著嘴裡灌去,根本就不看旁人一眼。

    「公子您小心點,求您別喝了,您都喝得夠多了。」

    看著這蕭釋整日裡過著爛醉如泥的樣子,綠衣丫鬟已是帶上了哭音,這麼下去,這身子還能撐到幾時。

    「為什麼不讓本公子喝,嗯?本公子是誰?本公子是蕭府的四少爺!你們敢管我?小心我要了你們的狗命!」

    蕭釋搖搖晃晃地掃了一眼樓下因為他下來而安安靜靜地吃著飯菜的眾人,抬手指著那些人便是罵了起來,「你們這些狗!本公子就是要了你們的狗命你們是不是都不敢吭一聲?蕭家的四公子有什麼了不起?有種就來弄死我!我就站在這裡!我……」

    手指著指著,手指就指到了,樓下樓梯口站著的皺著眉頭看著他的人,平凡的容顏上,那雙微微狹長的鳳眸,依舊那麼懾人心魂,不容人褻瀆的高貴。

    「你……」

    ------題外話------

    煙這萬更更得有點蛋疼~前後兩章斷著來~

    本院,請勿轉載!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