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四十一章 孩子是花大熊的? 文 / 風染煙

    當那三人走進御花園時,也是看到了突兀地站在那裡的花朵,然後,均是低了眉眼,恭恭敬敬地在宮人的帶領下伏跪在地上,一臉的謙恭。

    「老婦花金蓮叩見皇上,皇后娘娘,皇上萬歲萬萬歲,皇后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民婦羅梅叩見皇上,皇后娘娘,皇上萬歲萬萬歲,皇后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草民花大熊叩見皇上,皇后娘娘,皇上萬歲萬萬歲,皇后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二嬸,你們……」

    花朵看著地上跪著的三人,眼裡越是震驚,這三個人,怎麼就跟鬼魂似的冒在了這個地方?他們出現在這裡,為的是什麼?一切都還沒開始,花朵就覺得,自己心頭的某個地方,就似塌了一般,痛不是,麻不是,苦也不是,似乎,沒了絲毫的感覺。

    那座上的皇帝看著出現在面前的三個布衣平民也是愣了一愣,轉頭看了一眼身旁滿臉鎮靜的皇后一眼,便是一揮長袖道:「平身吧。」

    然後,皇帝轉頭不解地看著座上的謝九歌道:「謝總管你這是何意?」

    「回稟皇上,下官在不久之前在外巡查之時,曾經無意與花朵姑娘見過一面,聽得其不少的不好的傳聞,當時已是震驚不已,因著與自己無關也就沒做多少調查,但是,現在此女乃鳳王心儀之人,想著她以後很是有可能成為堂堂鳳王府的人,必是要身世清白的,下官心下便是想著以前聽到的那些傳言,若是真的,豈不就是真的污了我皇家的血統?考慮到此,微臣便是請來了她的家人與她當場對質,看看那些傳言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還請皇上和皇后娘娘作證。」

    「哦?謝總管說的傳言,到底是什麼傳言?怎麼就和人家的身世清白扯上了?本宮倒是好奇呢。」

    皇后很是慵懶地倚在榻上,見著下面花朵臉上的震驚,臉上的笑容越見妖嬈了起來。

    正剝著蝦殼的醉月,看著地上的三人,心頭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強,放下手中的蝦子,皺著眉頭,滿臉的冰冷。

    「回稟皇上,皇后娘娘,花朵姑娘本是中州古川花家村人士,下官當時經過那裡時倒是聽得了她不少的傳言呢,其中之一,便是她的身世,有頗多的疑點,這個可以讓她的祖母花氏來告訴大家,大家一聽便知。」

    然後,謝九歌走到很是緊張得直發抖的三人面前,笑容很是溫和道:「你們不用緊張,將知道的一切都告訴給皇上和皇后娘娘吧,不要有一點隱瞞,不然,欺君之罪,可是要誅滅九族的哦。」

    「求,求皇上,開,開恩,老婦什麼都說,老婦絕對不會有半點隱瞞。」花氏被嚇得腳一軟,一下子便是又趴回了地上再也站不起來。

    看著這麼一下就嚇成了那樣的老婆子,皇帝微微皺了皺眉頭,「只要你如實交代,朕赦你無罪。」

    「是,是,是,民婦一定,一定如實交代。」花氏活了大半輩子,連那小小的花家村都沒有出過,卻是一下子就見到了傳說中人間最至尊的存在,這對於普通的人家來說,是多大的榮耀啊?一時間又是激動又是敬畏,身子都抖得不成樣子,看著她跪在了地上,羅梅和花大熊兩人也是跪了下來。

    「其實,這花朵根本就不是我家的孩子,她娘張羽本就是個身份不明的人,是我大兒子可憐她無家可歸才收留了她,想不到她竟是個狐狸精的妓子,千方百計地勾引我大兒子,我大兒子那時候不懂事,被她迷得神魂顛倒的,非要娶她不可,老婦不得已之下才同意了他兩的婚事,她嫁進我家之前便是有了身孕在身,不到七月的時間就產了一個女嬰,正是這裡站著的花朵。」

    「天,這姑娘她娘居然是妓子?那她……」

    此番話下來,又是一石激起千層浪,百官震驚。

    「祖母,你憑什麼說我娘是妓子?可不要睜著眼睛說瞎話,亂開腔是會害死人的,你說我娘是妓子是有什麼證據?」

    幾月不見,曾經的家人,就成了站在自己對面的敵人,這尼瑪血緣這東西,怎麼他媽的這麼可笑?至少也是一起生活了十幾年的人了,沒必要這麼來窩裡鬥吧?

    花朵從坐上走了出來,站在花氏三人的面前,冷著面看著他們,她倒是要看看,他們今日是要說出些什麼驚天動地的話來,尤其是讓她震驚的是,曾經她看做自己的母親一般存在的二嬸,也面無愧色地出現在了這裡,尼瑪她到底是有多恨她?

    「回稟皇上,皇后娘娘,老婦敢肯定,她娘十有**就是妓子,雖然當時我大兒子才看到她時的情形老婦不知道,但是,她身上的衣服倒是不像是一般人家的,花哨得很,就算是有錢人家的小姐,也不可能像她那樣穿的那麼勾人,所以,老婦猜測她可能是因為懷了孕,才從妓院裡面跑出來的,在那段時間村裡還來過一批人打探她的消息來得。」

    「穿的花哨?穿得花哨就是妓子了?這身份是你說了算?」

    花朵很是好笑地看著這個老婆子,不要臉!她真想上去將她那顆心給挖出來,看看是不是被狗啃了!

    「無論怎麼樣,看來花朵姑娘也是個身世不明的人了,這個你可是承認?」

    一旁的謝九歌看好戲似的看著花朵,見著她面色變了臉上的笑容也越是迷人了起來。

    「這麼說來,鳳王他喜歡上的人,還是個身份不明的人物了?這樣的人,還有臉進我皇家的大門了?」

    皇后終於露出了她的本性,滿臉尖酸刻薄地看著花朵。

    「不管父母身份如何,這孩子都是清白無辜的,既然她已經落戶在了這花家村裡,終歸是這花家村的人,也就不是什麼身份不明的人物了,只要是醉月他喜歡,朕覺得也不用多做追究。」

    這皇帝,明眼人一看都看得出來,明顯是在為著鳳王這邊在說話,皇帝都這麼說了,下面的官員便是再沒了插嘴的餘地。

    其實,花朵那次,並不是想要真正殺死這謝九歌,只是,他當日便是與她作對,她只是想給他點顏色看看而已,並不是真心要殺他。

    畢竟,她聽得懂她的英語,那種感覺很奇怪,其實說來別人都覺得這是一件很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懂就懂唄,這有什麼,卻是對於花朵來說,雖然他們不是來自一個時空,卻是像是都是被這個世界所不容納,都是在小心地包裝自己,小心地保護著自己,就是那種,同時天涯淪落人的感覺。

    她殺那個大長老,其實也只是他自己心臟真的有病,醉月眼裡的殺意她也是看了個清清楚楚,與其讓玄冰教的那些長老來找醉月的麻煩,還不如她將這事情給攤下來。

    其實,她也知道,自己輕易殺不死這人,她也明白。

    現在,她是徹底明白了,這人,是她的敵人,她不可小覷的敵人,從一開始就是敵人,不會因為同事天涯淪落人而成為朋友,真成了朋友,那絕對是扯淡!

    總歸,心裡還是有些失望,原因嘛,不知。

    「謝總管,謝都督,皇上都這麼說了,你可還有什麼話說?」

    七月是梔子花開得最盛的時間,一朵一朵開得雪白,日照下更是芳香撲鼻,滿院清香。這人,哪裡有這梔子花乾淨,都是骯髒得可以。

    「當然沒話說了,但是,姑娘的那些齷蹉事,你以為你又能隱瞞多久?」

    面前的女子,看著園子中的梔子花的那種眼神,他清清楚楚地看到了裡面的失望,裡面的很多複雜的東西,心頭,有一瞬的震動,卻瞬時平息,他有他的任務要做,誰讓他們站在不同的位置,所以,不管是將來,還是現在,看到的風景注定不一樣,那種花,他從來不屑一顧。

    「齷蹉事?我做了什麼齷蹉事,你說清楚!今早上吃了臭豆腐?嘴巴怎麼這麼不乾淨?」齷蹉事,花朵聽著就是一陣的不舒服,她尼瑪光明正大地做人,會做什麼見不得人的齷蹉事?

    「放肆!一下賤民女,有什麼資格在堂堂都察院都督面前無禮?!」

    這花朵一而再再而三地口出不敬,皇后早就看不過去了。

    「皇后娘娘請息怒,下官遇到過不少的無禮之人,多這麼一個人不多,少這麼一個人不少,都習以為常了,只是先聽聽她不同父,不同母的哥哥怎麼說吧。」

    謝九歌轉頭,看向安安靜靜地跪在地上的花大熊道:「花大熊你還不快將那事情在皇上面前說出來?」

    坐在不遠處的醉月,瞇著眼睛,看著前面的人,手中的酒杯,瞬時成灰,只那酒水,突然失去了裝載的載體,一滴一滴地從桌子上落下,「滴滴答答」地滴在地面。

    感覺到這一細微動靜的鷹王,微微挑了眉頭。

    雲天夜也早已皺了眉頭,看著面前的幾人,滿眼的嚴肅。

    「回,回皇上,二妹她,她肚裡的孩子,是草,草民的。」

    ------題外話------

    上面一章實在是不好分開,所以煙新寫的又加在哪一章裡面了~親們別忘了回去看哦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