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三十五章 塵封的過去 文 / 風染煙

    有句很出名的話——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其實就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是非,小到為雞毛蒜皮的事情的爭吵,大到國與國之間的矛盾,有人與人之間,有家族與家族之間,有國家與國家之間,或為利益,或為權勢,為著種種的理由。

    江湖中,為給這些恩怨是非畫上句號,誕生了一批專門接收刺殺任務的殺手,他們以刺殺為生,靠著刺殺的高額報酬支撐著整個組織的運轉,為了在重重的護衛或是保鏢的保護下將任務完成,又為了盡可能地保存自己的實力,減少犧牲,執行任務的人,從小就會接受非人的訓練,通過挑戰人類的極限,在機敏、靈活、速度、反應等上面都要比常人高好多倍。

    人類是聰明的生物,在殺手界中,殺手殺人的手段,經過一輩一輩人的積累越見豐富了起來,層出不窮,讓人防不勝防。

    若不是經歷了那件事,花朵也許永遠都不知道爺爺和外公他們的身份。

    春日的天氣,說晴就晴,說陰就陰,明明早上還是艷陽天,下午一到放學的時間,卻是烏雲密佈,雷聲滾滾,冷風陣陣。

    因為村上沒有六年級,朵朵便是跟著同村的小鳳一起上了鎮上的小學,徒步的話,大概要走一個小時的樣子就能走回桃花村,若是騎著家裡配給的自行車,二十多分鐘就能回家了,只是,那時候剛到12歲的朵朵貪玩,喜歡鎮上到村子間的那段山路,一年的時間來回走了幾百遍也沒有走膩過。

    桃花村是隱藏於大山深處的一個真正古村,坐落於兩座大山之間的一小平原上,少有外人遷來,總共50十戶不到的人家。村子前方有飛瀑落雪三千,後有星羅小水潭,是村子中大人孩子的遊玩天堂。

    那裡不論何處都是桃林遍佈,春日裡漫山遍野粉紅漫天,桃花釀最是醇香,每家每戶都釀酒,而且只釀二十壇,十壇封存於地窖,十壇高價賣給外面商家,遠銷中外。

    六年級的孩子,因為面臨著升學問題,老師總會讓孩子們留下來多補上一會兒課,一放學,時間就很晚了,山間一到晚間便是有些不安全,前些日子還有桃花村的人在那山道中打獵的時候失蹤的事情發生,半個多月過去了連屍身都沒有找到,便有傳聞說是山裡有什麼了不得的野獸,專門吃人的那種,學校方面為了學生的安全,便是要求學生家長盡量接送。

    「朵朵,跟我一起回家吧,外面快下雨了,我帶了雨傘。」

    眼看外面就要下雨了,再不回去的話就必須要冒雨前進了,山裡的路,一到下雨的日子便是泥濘得很,小鳳很是討厭那種把鞋子弄得很髒的路,便是催著朵朵一起走。

    「可是爺爺沒有來啊?我還要等爺爺呢。」

    平常都是李家兩個老爺子都是輪流來送朵朵上下學的,只是今日不知為何,早該到了學校門口等著她的爺爺卻是沒有現身,眼看那天就快黑了下來,最怕黑的朵朵撇撇嘴,等得有些不耐煩,眼淚早已盈滿了眼眶,委屈極了,眼看那金豆豆就要往下掉,說著說著也已經是帶上了哭音。

    山村裡,濕氣很重,尤其是這樣陰雨的天氣,千重青瓦白牆,早已隱藏在了水霧朦朧之中。

    「我們可以邊走邊等啊,現在學校就剩下我們兩個人了,待會兒天就黑完了,你不怕嗎?」

    小鳳想在雨下大之前趕回家裡,免得弄得一鞋子,一褲子的黃泥巴,眼看著就要下雨了,她也是有些不耐煩了,看著總是撒嬌滿身嬌氣的朵朵道:「你不跟我走我就自己走了,反正我要早點回家。」

    「可是我怕到時候和爺爺錯過了怎麼辦啊?」

    朵朵撐著頭坐在學校門口的石階上,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很是無辜地看著小鳳。

    看著還在作猶豫狀的朵朵,小鳳有些生氣了,跺跺腳道:「你不走我真走了啊!你就等吧,我反正一個人回去也不怕,就是不想裹了一身的泥巴。」

    那時候的孩子,懵懵懂懂之間,開始了對於美的追求,尤其是小鳳,每日都會在鏡子面前打扮好久,將頭髮梳了一遍又一遍,總想著有更適合自己的樣式,穿衣服也開始挑三揀四起來,深怕跟朵朵走在一起了會被比下去,又怕別人說她土氣。

    今日她穿的是她最好看的花衣服,開始愛乾淨的女孩子,更是不願意自己的花衣服上沾上哪怕一點的污泥,看著朵朵不走,也懶得管那麼多了,「小豆芽,我不管你了」,將那把小傘留給她,自己便是向著家裡的方向跑去了。

    朵朵在十二歲的時候都還沒怎麼發育,小小的,矮矮的,就跟那些三四年級的似的,害得兩個老爺子好不擔心,每天都會將小娃娃舉起來看看重了沒有,高了沒有,又以為是家養的大魚大肉營養不夠,虧著了娃兒,每日便是往著那山裡到處竄就為了打野味回來給孩子嘗鮮。

    「還真走了啊?」

    朵朵抱著手中的小雨傘,看著很快消失在了轉角處的小鳳,還是有些不捨,這鎮上一到下午的時間街上就基本沒人了,只聽得到石板路旁邊的清水溝裡的水,「嘩啦啦」地流著,寂靜得連蟲鳴都聽不到。

    早春的山中,還是很冷的,早上出門的時候,外公特意讓朵朵穿了她媽媽從城裡寄過來的才打好的毛衣,純白色的高領長款毛衣,都快到朵朵的膝蓋處了,像個小罩衣似的將小小的人整個都包在了裡面。

    下身穿著厚實的牛仔褲,套進村裡的秦叔手工製作的牛皮毛靴子,倒是熱和得很,長及腰部的長髮,也像是一件小披肩似的,擋了不少的寒風,所以,在校門口坐了很久的朵朵,也不覺得有好冷。

    天上的霧氣有些重了,似乎,很快就會凝結成了更大的水珠,空氣再是承不住這些水珠,被放逐的水珠,就會「嘩啦啦」地落成雨,落下來。

    朵朵將小鳳留下來的鵝黃色的貓兒傘撐開在頭頂,以隔開那些不斷落下的水汽,免得等爺爺來的時候身上的毛衣就濕透了。

    那時候,小鎮上大多數都還是古色古香的閣樓,小橋流水,頗有點江南的味道,「蹬蹬蹬……」不快不慢,又均勻節奏的聲音從前面的巷子深處傳來。

    被這一聲聲的似乎是皮靴走在地上的聲音驚擾的朵朵,抬頭向著聲音的來源處看去,水霧重重,遮斷了桃花香,她只看到,一抹青色的人影,正撐著一把油紙傘,被水霧遮掩在裡面,向著她的方向走來。

    「爺爺?」

    朵朵站起身來向著那人看去,卻是恍惚之間,似乎看到了他的身後,有好幾個人影,向著他奔來,然後,似乎還沒到他的身邊,又突然消失了身影,然後,傳來她聽不甚清楚的動靜,整個世界,又只剩下了一片清靜。

    那人沒有回復她,「蹬、蹬、蹬……」的聲音,依舊是富有節奏地響起。

    快晚上7點了,天色也已經暗得差不多了,朵朵瞇著眼睛仔仔細細地看了一下,只隱隱看出來那人是穿著一身青色的衣服,身高,要比家中最高的外公都要高那麼,嗯,一點點吧。

    有冷冷的風,從巷子裡吹來,她看到,那人,長長的馬尾,在風中飛揚,難道是個穿著皮靴蹬蹬蹬的姐姐?

    朵朵有些失望地坐了回去,小小年紀的孩子突然就懂了孤單寂寞沒人疼的滋味,眼中終於沒忍住的淚水「啪嗒啪嗒」地跟著下起來了的雨一起落在了腳下的青石板上。

    「爺爺~」

    朵朵一邊抹淚一邊想是不是因為昨天晚上將爺爺的鬍子給扯斷了一根,所以他生氣?故意不來接自己回家?反正她就只記得這麼一件非常過分的事情。

    「我以後再也不扯你的鬍子了,你別不要朵朵,嗚嗚……」

    想著可能是被爺爺給扔了,朵朵嚇得哭了起來。

    「蹬、蹬、蹬……」的聲音離得她越來越近,似乎是過客而已,朵朵只顧著自己專心地哭泣,哪裡還有時間去看那個奇怪的姐姐?

    「蹬、蹬、蹬。」

    聲音,終止在她的面前,再厚的雨幕,也遮不住傘沿之前一片青色衣角。

    正哭得起勁的人,將眼淚草草抹掉,抬頭,看著出現在她的世界裡的人,黑色的圓頭及膝皮靴,被雨水洗刷得亮堂堂的,厚厚的鞋底,踩在離她的腳邊不足五公分的位置,難怪,這麼厚的鞋底,才會發出那樣響亮的聲音。

    為了遮擋大部分的雨,朵朵將傘沿壓得很低,只看得到她穿著的是一身深青色的長及膝蓋的大衣。

    那人,將腰身微微彎了下來,伸手到朵朵的面前,那只保養得非常好的手,攤開,上面是一個大大的棒棒糖。

    「姐姐?……」

    陌生人的東西,朵朵可不敢隨便要,爺爺和外公說過,只有人販子才會送小孩子東西吃。

    朵朵站起來,抬頭,看著面前的人,瞬時便是愣住了……

    如海一般的眸子,深邃悠遠,含著淺淺的笑意,完成了月牙溫柔地看著她,高挺的鼻子下面,一張不薄不厚的唇,也跟著翹起了小小的弧度,兩頰邊,幾縷調皮的髮絲,被風吹得凌亂。

    她的脖子上,有著爸爸才有的喉結,這人,是……叔叔?

    「朵朵吃糖。」

    聲音,也跟著她的笑容一樣溫柔。

    「你認識我啊?叔叔?」

    朵朵有些不解地看著他。

    「是啊,我認識你爺爺,所以就知道你叫朵朵」,男子笑瞇瞇地看著她說道,又把手中的糖向著她遞去,「你爺爺有事不能來了,讓我來接你回家」。

    都說是熟人了,再不接就不好意思了,朵朵想了一下,還是接了那只她最喜歡的棒棒糖。

    「謝謝叔叔。」

    原來不是爺爺不要自己了,朵朵高興地撕開糖紙,將棒棒糖塞進嘴裡,來慰勞自己剛才白流了那麼多的眼淚。

    「不客氣,我們回去吧。」男人向著她伸出手道。

    朵朵有一個李家的人都知道的毛病,其實,熟悉她的外人也是知道的,那就是,這個女女喜歡長得好看的男人,譬如她爸爸,一天到晚追在爸爸後面要抱抱,要親親,後面當然是兩個吃醋了的老小子跟著到處跑,跟著兒子吹鬍子瞪眼,最後,實在看不下去了就將兩口子趕回了城裡,讓他們單獨涼快兩個月再回來。

    「啪」的一聲,嫩黃色的貓耳雨傘就落了地……

    「叔叔……你長得好漂亮哦~」身穿白色長款高領毛衣的女娃,突然扔了手中的小雨傘,跟個小貓似的,毛茸茸的頭蹭在人家的身上,一臉的陶醉。

    那人似乎並沒有想到會有這麼一出,身子僵了一下,低頭,看著毫無防備地抱著自己的孩子,眼眸裡,劃過一絲淺淺的詫異,呵呵一笑,抬手輕輕撫上女娃柔順的頭髮。

    「叔叔真的長得很漂亮嗎?」

    「嗯嗯,好漂亮,好漂亮,比爸爸還漂亮。」

    朵朵點頭如搗蒜,抬頭,看著美麗的男人,眼睛完成了小月牙,「叔叔抱抱可以嗎?」

    「好啊。」

    有了美男人在眼前,朵朵早就忘了,校門口,那把被她遺忘在那裡的小黃傘。

    「叔叔,你是我爸爸的朋友,還是我爺爺的朋友,怎麼我以前都沒有見過你啊?」

    「是你爸爸的朋友,也是你爺爺的朋友。」

    「那你也做我的朋友好麼?」

    要是這麼漂亮的叔叔都做了她的好朋友,那還不將那一群的小夥伴羨慕死。

    「好啊。」

    「太好了。」朵朵高興地「啵」的一口重重地親在男子的臉上,還順帶蹭了蹭那一張十分好看的臉。

    男子淡淡一笑,也沒有太在意臉上的口水,只是抱著懷裡的人,向著前面走去。

    「叔叔,你都是我的朋友了,記得要一直一直地陪著我哦」,朵朵抱著那人的脖子,在他的耳邊,將她心目中對著朋友的定義向他說了一遍,「要陪我玩兒,不要笑我矮,不能搶我的棒棒糖,有欺負我的,嘲笑我的,你就打他!」

    「好啊,我可以陪你玩兒,也不會笑你矮,更不會搶了你的棒棒糖,有人欺負你我就打他,但是,你會為我做些什麼呢?」

    男子的話語裡,有些淡淡的趣味。

    「我也會保護你,不欺負你,不背叛你,寵著你,疼著你,不讓你孤單,不讓你寂寞,冷了給你捂手,熱了就給你扇扇子,生病了背你去醫院,有人欺負你我就打他,所以,你可不能背叛我哦。」

    小小的娃兒,根本就不懂什麼叫做孤單,什麼叫做背叛,冷了給他捂手那些,都是她從她爺爺和外公那裡學來的。

    「好啊。」

    ------題外話------

    這人是誰?可別問我~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