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妖孽教主的田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農家辣女 第二十八章 受刑 文 / 風染煙

    花朵就是再有多大的力氣,也敵不過兩個大男人的力氣,沒兩下便是被按在地上再也動彈不得,耳朵裡,只看到坐在幾步之外的女人嘴巴一張一合,似乎是在罵著自己,本就耳內轟鳴一片,外面什麼都聽不清楚,更加沒什麼精神去讀那女人的唇語。

    現在自己情況不好,必須先停戰為好,花朵只好抬頭看著蕭瀾大聲道:「你沒把事情弄清楚之前就不要來瞎胡鬧,該撒的氣也撒了,你和你的人打了我這麼多巴掌我也就不和你計較了,暫時我們就言和,有什麼想問的你自己回去問你的夫君,他若是想告訴你自然會將一切告訴你,不要在我這裡撒潑!」

    「我撒潑?」就像是聽到了這麼久以來最好笑的笑話,蕭瀾又是好笑又是諷刺地看著花朵,「若不是你們逼著本宮,本宮也不會這樣子!就算本宮不與你算這門子爛帳,我家四弟的仇你又怎麼說?他又何辜,你為何那般心狠要置他於死地?」

    想著在床上昏迷不醒的人,蕭瀾眼中越是憤恨了起來,幾步上去,扯起地上的人一頭凌亂的頭髮又是一巴掌狠狠地扇在花朵臉上,被人制住的花朵,連躲都躲不開,本就已經紅腫了的臉,如雪上加霜,更是痛得厲害了起來,臉上一陣火燒般的疼痛,頓時整個腦子都幾乎在嗡嗡作響了。

    「他和你有什麼仇?你要下那樣的狠手?該傷害本宮的四弟,本宮要你不得好死!」

    本就掙扎了那麼久,已經沒有什麼力氣了,花朵只聽到就如蒼蠅般在耳邊嗡嗡嗡的聲音,什麼都聽不到。

    「娘娘,您請息怒,莫要為著這種人兒氣傷了身子,不值」,一旁的冬兒生怕蕭瀾氣壞了身子,趕忙上去將人又給扶到了椅子上坐著,才看著那地上被打得暈頭暈腦的花朵道,「以著奴婢之見,這女子既然敢對四公子下那樣的狠手,看來也非良善之輩,莫不是故意去接近王爺的,圖謀不軌?」

    經冬兒這麼一提醒,蕭瀾又才想起不久前從皇后那裡回來的時候,才不小心地聽到那謝九歌的人在說這萬花樓如今的花魁與這謝千歲有著非一般的關係。

    這謝九歌本就是皇后的左膀右臂,這麼多年來為皇后除去了不少的眼中釘肉中刺,可謂忠心得狠,而賢王就是皇后現今存在的一大隱患,若不是她蕭瀾求情,皇后早就下令斬盡殺絕了,莫不是這皇后現在改變主意了?要那謝九歌暗中派人將王爺除去?

    想到這裡,蕭瀾突然就覺得一陣後怕,看著地上不再掙扎的人,眼眸裡越是冰冷了起來。

    「冬兒,本宮沒記錯的話,這幾晚上王爺都未曾回府歇息吧?」

    「是的娘娘,滿城的人都知道王爺是去了『萬花樓』那地方。」

    看著蕭瀾眼中一瞬而過的黯然,這冬兒心裡也是有點埋怨起來了這王爺,你說王妃對他那麼盡心盡力的,他怎麼還在外面沾花惹柳?若不是王妃的功勞,他還有今天麼?

    蕭瀾點點頭,看著地上的人道:「那你就是說,若是今日不是皇上將王爺招進宮中,王爺還是會去她那裡?」

    「這……」

    冬兒一下子就被難住了,說是吧,又怕王妃聽著傷心,說不是吧,怕又不是她喜歡的答案,一時間就為難了起來。

    「莫不是今晚那茶,其實該給王爺喝的?」

    想到這裡,蕭瀾驚得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有一瞬的時間,臉色卡白得沒有絲毫的血色,聽著她這麼分析的冬兒也是一驚,看著地上的人,也是一陣後怕,若不是這四公子和王爺命大,莫不是就著了她的道。

    「喂,現在沒有證據證明是我要害你弟弟的,至少也得等到宣判之後再作定論,到時候要打要殺隨你,現在你們沒憑沒據就不要在這裡亂咬人!」

    被人按在地上動不了,花朵也看不到兩人到底是在說些什麼,只希望這兩人趕快走,有仇,日後慢慢算!

    「說!你是不是來行刺王爺的?是誰派你來的?亦或是你接近王爺有什麼目的?」

    即使沒有證據,在蕭瀾的心目中,這花朵早已成了要謀害她夫君的罪人,自動就把花朵的一切話語都聽成了狡辯,一句都聽不進去。

    地上的人卻是閉口不語,又開始一個勁地掙扎。

    「放開!放開我!你們這是對我動用私刑!你們沒資格來審問我什麼!」

    此時,花朵很想對著幾人便是一袖子甩去,可惜,今日貌似有些霉運透頂,早上遇到了一幫子土匪,袖子裡的藥粉一陣亂撒,給撒沒了,回來還沒來得及添置新的……

    「娘娘,看她嘴硬得很吶,這麼下去,到王爺回府的時候我們都還不知道她到底是誰的人。」

    看著天色也不早了,冬兒提醒著蕭瀾時間,若是再拖下去等到王爺回來了,恐怕今日咱們就得白跑一趟了。

    聽著冬兒這麼一提醒,蕭瀾也是皺緊了眉頭,想了想,便是示意兩名侍衛將人給綁在牢房的刑架上。

    「拿鞭子給本宮打,打到她說為止!看鞭子硬還是她的嘴硬!」

    從來沒有受過這等刑罰的花朵,硬是被那猝不及防的一鞭子疼得齜牙咧嘴,身子抖得不行。

    「死女人!瘋婆子!」花朵掛在那刑架上一陣亂罵,雖然剛才沒有聽到這兩人在說些什麼,也是大概猜出來了必定是在問為什麼要謀害她四弟的事情,邊喘著粗氣,眼眸裡也是冷了下來,看著對面的人道,「你莫要太張狂了,十年河東十年河西,我也不是任你揉捏的軟柿子,今日你若是做的太過分了,來日,我必當千百倍還回來,你若是不信就試試!」

    她花朵本來也算是冷情之人,尤其是那些敢欺負她的人,必當是要以牙還牙,即使是天王老子,敢以權謀私來害她,她花朵照樣整死!這世上很多人都是賤皮子,給臉不要臉,總以為自己手上有錢有勢就了不起了,卻不知自己就是一個弱小的人類而已,錢權買不來永遠的至高無上,說到底了,都是卑微的弱小。

    「哼,本宮倒是要看看,你個青樓妓子能拿本宮如何!給我打!」

    蕭瀾再是蕭家的庶女,也是貴族中的大小姐,從小就知人有三六九等,富貴貧賤,在她的眼裡,地位高貴的人,本就是有著決定下面那些低賤的人生死的權力,所以今日她即使要了這青樓妓子的性命,也是天理所容!誰讓她命賤如草,千人騎萬人踏,活該如此,何況還是想對王爺不利的人。

    即使王爺真正要怪罪起她來,也不能拿她如何,至少她的背後有皇后在,這就是權!他反抗不了皇后,也就永遠沒法反抗她!到時候若是翻臉,就不要怪她無情將他控制起來,完完全全地做自己的男人,外人誰也擁有不了!

    她們這樣的女人,若是愛一個男人到深處,卻又不得不對那人死心,那麼,若是有機會,她們也將變得可怕。

    花朵看著今日這瘋婆子王妃是定要拿著她不放了,也就不再多說什麼,盡力不哼出一聲來,外人面前,誰也別想她服軟,只是,那身上的鞭子,一鞭子比一鞭子重,痛得她難受的很,夏日本就衣服單薄,身上的衣衫也擋不住什麼外力,每一鞭子都是實打實地落在身上,沒一會兒便是疼得滿臉的汗珠。

    花朵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罪,平日裡本就怕疼怕得要命,不論哪裡有個什麼擦傷破皮什麼的都要在老媽的面前鬧個半天才肯罷休,這樣的痛,卻是罵人都沒力氣,只怕一罵人,嘴裡就全是疼痛的尖叫,那時候就特沒面子了,只得咬著嘴皮子在那裡悶哼,咬得滿嘴是血尤不自知。

    好歹那人鞭子揮來時主要是集中在上半身,沒有手賤到往她的小腹抽去,花朵一邊忍著疼痛,一邊也擔心著孩子的情況,天知道她花朵最是喜歡孩子,若是今日這孩子出了什麼事情,她必定要一把將那女人直接掐死!

    只是,她想不明白,明明,身邊有醉月的人在跟著的,為何,那人不出來幫她?明明知道她懷了孕還不去叫人來解圍?還是,她是太不得人心了?

    「呵,你倒是骨頭硬,打了這麼久一聲都不吭。」

    看著那侍衛手中的鞭子都快抽斷了,饒是蕭瀾也不禁佩服起來這花朵的硬氣。

    「本宮就不信今日讓你開不了口!冬兒,將東西拿出來,看來本宮還是帶對了麼,是時候給她用用了,她不是每日都和王爺玩兒這扎針的遊戲麼?本宮今日倒是要看看她是有多享受!」

    腦袋早已耷拉在了一邊的花朵,看著前面的丫鬟從懷裡拿出一大把別在布袋上的銀針,瞬時瞳孔緊縮,冷著臉看著對面的蕭瀾道:「女人,今日你這般做,愚蠢之極!豬腦子一個,鼠目短淺,半點比不上你那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姑姑!」

    ------題外話------

    今晚煙熬夜,明日補償~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